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神话版三国 > 第两千四百九十四章 奋死一搏
    “来了,子敕和文休编撰好了勉强能用的鼓乐,可以极大加强士卒的组织力度,子乔他们被我打发走了,我准备将虚幻意志贯彻入云气之中。”中营之中的张肃抹了一把鼻血带着一种深沉的疲累说道,“不过这需要很多人从旁辅助,单凭我自己是没有办法做到了。”

    越强大,越逆天的天赋效果,所需要的基础素质就越高,如张肃这种天赋,在第一次绽放的时候就展开到这种程度,对于张肃来说简直是一种沉重的压力。

    “虚幻意志贯通云气?”张任像是抓到了什么,但又有些懵懂。

    “所谓的军团天赋不就是有着一个明确核心的意志与云气的自然结合后的产物吗?接下来我们很快就应该会创造出来有史以来覆盖范围最大的军团天赋。”张肃带着淡淡的自负说道。

    哪怕是只有一次机会,做到第一也是好的,毕竟这一刻,张肃真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到他所希望的时刻。

    “我去帮严将军去指挥了,接下来这一边靠你了。”张肃的意识缓缓地退去,“接下来我可能没有时间管你这边了。”

    张任和张肃的交流几乎是纯粹意识的交流,和之前张肃不太熟悉自己天赋的时候不同,现在的张任虽说和张肃说了一大通,但是在旁人眼中不过刚刚苏醒,甚至连数秒都没有!

    “公伟,你……”刘璋看到之前像是昏迷至死的张任突然弹起来,那一刻可谓是又惊又喜,惊得是张任怎么突然间就醒了,喜的是有张任在场,这局势还有希望。

    “劳烦主公担心了!”张任眼见刘璋的神情就知道刘璋抱着怎么样的想法,当即施礼,然后上前一步,头也不回的说道,“雷铜,你带着主公和后将军先行撤退,接下来这边交给我了。”

    雷铜闻言当即准备带着袁术和刘璋撤退,可惜当前贵霜大局势占优,又有内气离体率领精锐围堵袁术和刘璋,一时之间也难撤下去。

    见此张任也不多言,只是伸手抓起那柄扎了一根破甲箭的阔剑,直接薅断破甲箭的箭杆,气运丹田,高举阔剑,仰天怒吼,“以我之名,天命加持!”

    张任的怒吼如同雷音带着浩大的声势朝着四野滚滚而去,高举的阔剑依靠着天命指引直接形成了一道金色的光柱延伸到了天穹,浩大的声威让汉军即将溃散的军团为之一滞。

    与此同时张肃也成功依托自身的精神天赋将所有的士卒和严颜联通了起来,真正意义上完成了零距离指挥。

    “我是严颜,所有听到我声音士卒,除张将军本部,其余人等往右聚集,各部将校,精简结构,收拢自身麾下各层指挥,高一级指挥战死,低一级按照队伍序号直接接管军团!”严颜带着肃穆的声音趁着汉军溃散为之一滞的瞬间,传递到了所有人的脑海。

    随着那道直刺天穹的剑柱,以及张任那恢宏的宣言传递过来,拉胡尔指挥的孔雀军团和杜尔迦指挥的刹帝利武士军团动作都是一顿,因为他们的主将对于这个声音实在是太熟悉了。

    “杜尔迦,严颜交给你,我去解决张任!”拉胡尔对着杜尔迦招呼,之前下狠手以为将张任干掉了,没想到张任居然在这最关键的时候苏醒了,更重要的是那宏大的金辉。

    一个军团,在不同的人率领下有着完全不同的战斗力,张任高举阔剑宣告之后,带头冲锋展现出来的战斗力,就算是现在已经占据了绝对优势的拉胡尔都不敢轻视,实在是昨夜的对方太让人惊悸。

    伴随着张任的爆发,以及转化为鼓点的斯拉夫人史诗歌谣的加持的组织力度,外加严颜近乎零距离的指挥,原本即将因为防线大破而崩盘的汉军骤然一稳,或是朝着张任的方向汇聚,或是听从严颜的指挥配合着相互进行战场遮掩,降低伤亡的同时开始撤退!

    “众将士,随我冲锋!”张任高吼着一步跨出,带领着麾下士卒迎击上了当前士气高昂的贵霜士卒,身后跟随的亲卫甚至不需要张任任何多余的指挥,直接在张任的率领下撞了上去。

    靠着天命指引拉升上来的战斗力,以及张任近乎巅峰的爆发,一波反冲锋直接将贵霜迎面冲上来的本阵打的连连倒退,一时间原本大乱的汉军自发的追随张任朝着贵霜迎击了上去。

    雷铜也赶紧带着麾下本阵拱卫着袁术和刘璋撤退,可惜从另一方向冲过来的贵霜士卒在卡纳克的率领下死死的咬住了雷铜。

    “张任,受死!”班纳杰亲率本部,开启自身的神佛加持,如同火星撞地球一般和张任撞在了一起。

    班纳杰开启神佛加持之后,爆发出来的狂猛的巨力直接将锋头的张任打的倒退了三步,身上数处伤口也骤然迸射出了鲜血。

    然而张任就像是没有感受到疼痛一样,连退三步后,后脚踏实,以更快的速度反攻了上去,而后更像是疯魔了一样,狂舞着手上的阔剑朝着班纳杰连连斩击,身上的伤口不断的洒出鲜血,但是张任却未有任何的迟钝,反倒是伤势越重,气势越盛!

    “密技,气脉相通!”张任狂舞着手上的阔剑,每进一步身上气势狂增三分,刚猛的气势硬是在大军团作战的时候,如入无人之地,强行在贵霜大军之中杀出来一条血路,甚至身型都在作战的过程之中不断的拔高,不断的强壮。

    班纳杰的亲卫奋死阻击张任,然而面对开启密技将内气直接转化成气血作战的张任来说,区区普通士卒的阻击,仅仅需要用阔剑一刷就足够将对面砍死。

    童渊可是掌握着这个世界上最多密技的男人,而他张任可是童渊第一个弟子,哪怕是半途转修了军略,童渊依旧给于了很多的帮助,而这等阵战秘术,本就是童渊给张任量身定制的。

    “还不给我死!”阔剑轮舞,在战场上追着班纳杰杀出一条血路的同时,更是极大的拉高了汉军的士气,而张任现在要做的就是阵斩敌将,砍死这个看起来相当不错的强将,拔升士气,而靠着秘术的爆发,一阵强攻之后,张任终于逮住了机会!

    轮舞的阔剑在上一击砸开对方的防御之后,终于可以在这一剑之下将对手一刀两断。

    “叮!”张任看着挡在自己阔剑之前的大刀,也不顾不得再看对手是谁,深吸一口气,“禁术,气血相通!”

    张任怒吼的同时,甚至喷出来了一口鲜血,不过这一刻的他根本不在乎,内气在禁术的驱动下以极高的速度转化成了气血,下一瞬间张任的身躯以可见的速度膨胀了起来。

    原本不怎么明显的肌肉也鼓胀了两倍,力量,速度以及各方面都出现了极大的加强,至于这一招禁术会带来的近乎崩溃一般的疼痛,在张肃精神天赋的影响下,近乎只有些许扎针的疼痛而已。

    伴随着身体自然的拔高,胸口的三支破甲箭被不断扩张的肌肉挤了出来,而身上其他几处的伤势也被肌肉彻底封闭了起来,而张任也快速的从八尺高,看起来不太强壮的将帅,变成了八尺五,大胳膊快有普通人腿粗的超级壮汉。

    铠甲也因为张任身形的变化变得鼓胀了起来,自然散发出来的气势甚至让自身的发丝在云气之下无风自动。

    “好久没用过这种状态了。”双眼布满血丝的张任单手发力将尤利尔的大刀轻易的反推了回去,“给我滚!”

    张任很清楚现在局势,他要的就是反推,给刘璋和袁术他们争取时间,之前张肃给他用自身的精神天赋以第三视角展现过战局,张任很清楚,除非韩信下台,这一战绝无胜利的可能。

    因而张任从绽放天命指引开始就拼命的爆发近乎超越自身极限的战斗力,张任很清楚,在拉胡尔来之前,他多推进的每一步都意味着后面的刘璋和袁术会多一线生机,至于拉胡尔过来之后,张任根本没有能克制孔雀军团的手段。

    当然作为代价,张任很清楚自己现在的状态,这样频繁,甚至可以说是肆无忌惮的使用这些秘术和禁术,到时候恐怕自己下了战场恐怕也不大可能活着了。

    既然如此,那就趁着现在虚幻意志还有效果的时间,将自身所能爆发出来的一切尽皆爆发出来,至少要给其他人博一个生机!

    在张任这一侧,汉军的攻势近乎狂暴无双,张肃加持的虚幻意志,以及张任狂猛的爆发,让这一侧的汉军再次以为己方会像之前一般获胜,因而尽皆在张任的率领下疯狂反攻。

    张任的天命本身就是极其强悍的加持,而张肃的虚幻意志更是让汉军士卒近乎多了一条命一般,不过这种虚幻的意志并非是军魂那种抗拒死亡,否则的话,当前在场五万有余的益州军都具备抗拒死亡的能力,那么拼都足够拼到贵霜全军覆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