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权路迷局 > 正文_2170副书记职务
高安雄被带走之后,会场很骚动。这时候,沈伟光对着话筒道:“好了,刚才是一个小插曲,现在继续开会。关于这次国际互联网大会的安保工作,我再强调三点。”仿佛刚才高安雄被中-纪带走,真的就是一个小插曲一般。高安雄的桌签被工作人员撤下,椅子也被搬走,边上的省领导往这边稍稍挪了挪位置,空位就被填满了。高安雄就如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其他的领导们又都开始认真听沈伟光讲话了,不管是真的、还是装的。
    梁健忍不住往高安雄曾坐过的位置望去,心中想的是,当官其实就是一个位置。当位置上没有你的时候,政治生命也就此结束了。
    接下去的几天,倒是显得很是庸常,没有什么大事。但是,梁健知道,这是年底大忙之前的平静。没有几天好日子过了。今年,各种大事都挤在一起了。年底要应付华京方面的各种检查,还要准备开年之后的“两会”,但是当前的头等大事还是十二月份的国际互联网大会……一系列事情在等着省委、省政府领导班子呢,不忙怎么可能!
    这段时间之所以能够安闲,还跟高安雄的被带离有直接关系。大家几乎都还没有缓过神来。拔出萝卜带出泥,高安雄这个江中的实际三把手,到底会不会带出别的人来,谁都说不准、谁都不清楚。也许,华京方面也充分考虑到了江中面临的重要工作任务,所以采取了快查快结的方式,对高安雄的违纪行为很快进行了定性,包括违犯八项规定精神,生活奢糜、贪图享受;收受下属和企业老板巨额贿赂,为工程项目审批、申报补助提供便利;插手市县干部工作等等。给予了其开除党籍处分,其他涉及犯罪的问题线索移交检察院。
    由此可见,高安雄已经不可避免地要遭遇牢狱之灾了,至于判几年,只对他本人是重要的,但是对于官场上来说已经全不重要,总之他已经出局了。接下去,大家关注的重点自然而然就转移了。转移到了哪里?自然是空出的副书记岗位,将会由谁来接任?
    这天中午,梁健因为早上吃得少,饿得也就早了。十二点零五分,他就下楼去了。在大厅当中,一个部门负责人见到梁健,就立刻凑上来套近乎,很是尊重的梁省长前、梁省长后,还试图立刻汇报工作。梁健没有给他好的脸色。因为这个部门负责人,就是在安保工作会场上,从他面前快步走过、唯恐避之不及的那个人。梁健漠然地说了一句:“我要去吃中饭了,下次再说吧。”
    那个部门负责人就是政法委副书记徐诚、综治办主任。看到梁健对待自己的态度,他愣愣地站在原地,好一会儿才似乎对自己点了点头,离开了。
    梁健走得快,听到前面几个走向食堂的人在议论着。“现在副书记空出来,你觉得谁最有可能上位?”“我觉得论资排辈,应该轮到王永梅了吧?她是组织部长,上副书记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不可能,轮不到王永梅,我倒是觉得很有可能是梁健。这段时间,你没有觉得他风头很劲吗?”“不会吧,他今年已经提过常务副省长了,马上又要提副书记吗?这也太快了吧!”“我觉得,这次我们省级班子中的人,一个都不可能提。为什么呢?今年江中的干部陈筱懿、刘甫团、高安雄相继出事,这说明我们江中的省级班子大有问题啊,华京方面能满意吗?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还提拔江中干部……”
    梁健无意去听这些议论,也为了避免尴尬,他放慢了脚步,让他们先走。“梁省长?”从后面传来一个女声。梁健一听就知道是省委组织部长王永梅,但他还是扭过了头去,等她。
    看到王永梅身穿深蓝色套装,他脑袋里,忽然一晃,差点错认为是胡小英。以前的胡小英,也穿得很简洁大方。但是,他立刻修正了这个错觉。笑着道:“王部长,今天你精神很好啊!”王永梅也笑着道:“看来,我平时让梁省长看到的,都是精神不振的样子呀!真不好意思啊!”梁健忙道:“哪里,哪里,我的意思是,你平时精神状态也很好,今天特别精神。”王永梅道:“过奖了。梁省长还没吃吧?”梁健道:“还没有啊。”王永梅道:“那正好,今天有幸跟梁省长共进午餐了。”梁健也笑着道:“荣幸之至。”
    在机关小食堂,靠窗、铺着白布的小桌子,梁健和王永梅各自选了爱吃的自助餐,坐了下来。王永梅话题转到了工作上:“叶丽同志还是很能干的,在乌山县委书记郁波红的问题上,她处理得很妥当。”梁健忙问道:“对了,郁波红现在是怎么处置的?”王永梅道:“郁波红是我们的省管干部,所以由我们处理。叶丽同志去了一趟乌山县之后,郁波红同志向省委组织部、省纪委坦白了自己的问题。考虑到他也没做过十恶不赦的事情,而且很多事情都是在高安雄的授意下去做,省纪委给予了他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同时对他进行降职处分,我们组织部将他调离乌山县,到省安监局监察大队任常务副队长,主要管小企业安全生产,同时要求他重点抓好乌山闯龙门小商品市场的安全生产指导督查工作。省纪委方面也已经同意了。梁省长,你觉得我们的处置妥当吗?”
    梁健说:“省委组织部作出的安排,肯定已经考虑了方方面面的因素,更何况省纪委也已经同意了,肯定是妥当的。”王永梅笑笑又道:“上次跟毕华部长的银怀之行,真的是收获满满啊!我们还发现了一个能干的年轻干部。”梁健好奇地问道:“是谁啊?”王永梅道:“就是那个女副县长何洁玉,很有干劲,各方面素质也很好,关键是懂得坚持。”梁健故意道:“可惜,个性太鲜明一点。”王永梅笑道:“她这个年纪,个性鲜明一点没什么不好。说白了,男领导,也喜欢个性鲜明一点的女干部,不是吗?”
    王永梅的目光盯着梁健。梁健想说,你干吗这么盯着我呀!然而,他最后还是说:“还需要锻炼、需要磨砺。”王永梅莞尔一笑道:“对,我们已经将她列入了县区长的后备人选,等乌山县闯龙门小商品市场的提升整治一结束,可能就考虑给她调岗锻炼。”梁健说:“永梅部长真的是慧眼识巾帼呀!”梁健用鲜榨饮料敬了敬王永梅。
    毕部长的电话是在晚上打过来的:“这次的事情,真的是出乎了我的预料之外。梁健,你这个事情做得好,做得真好!”梁健只是道:“要感谢毕部长、崔部长的关心和支持。”毕部长道:“我是想关心,可有时候也是有心无力。但是,崔部长是真的关心你啊!”梁健抱歉地道:“毕部长,可说实话,我也给你们都添了麻烦。有些事情我也做得不妥当,比如像鸳鸯浴之类的非常规手段,也不入流,不像是阳谋,而更像是玩阴的。”毕部长道:“这也是一个问题,但是你能够意识到,就充分说明了你有反省能力。这一点非常好。我们相信,你会更加成熟。”梁健马上道:“谢谢毕部长的信任。”
    毕部长又说:“今天,我还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从这件事情开始,高层首长才算是真的注意到了你。那天我和段首长一起去了高层首长那里,高层首长在批评了我们弄错情况之余,还问了一些你的情况。平时,高层首长对省级干部最多问一句,就不感兴趣了。但是,关于你,他竟然问了两句。”
    一句和两句,真的有区别吗?梁健心中暗笑。也许只有毕部长这样长期在组织战线工作的人,才能体会“一句”和“两句”之间到底有多大的区别。既然毕部长说这是一个好消息,那就是一种信号。梁健立刻感谢道:“谢谢毕部长,我会继续努力的。”
    毕部长道:“还有些事情,不方便在电话里说了。下次你来华京的时候再说吧。”梁健说:“是,这里一得空就回华京,拜访毕部长。”毕部长道:“以江中的工作为主,稳住,一如既往。”
    “稳住,一如既往”。
    挂了电话之后,梁健将这话重复了两遍,牢牢记在了心中。梁健猜测,毕部长说的不方便在电话中说的“还有些事情”,应该是跟副书记职位有关系了。梁健的心中不由激动了一阵。尽管梁健对自己说过,到江中的真正目的,并非是为了职务,但是有了越高的职务,就能干越大的事业。所以,面对一个更高的职务,梁健说完全不动心,那是假的。关键还是要调整好自己的心态,继续前进。喜欢我,可以关注我的个人微信公众号:行走的笔龙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