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权路迷局 > 正文_2135顶破天
上一次书记办公会议,陈筱懿托病请假。与其说是真的身体不舒服,更因为想要把搞砸150亿美华集团项目的恶劣影响降到最低。但是,今天陈筱懿却是不得不出席。省纪委把领导干部个人重大事项报告工作的全省试点放在了宁州,陈筱懿想找个借口不参加,但是章平心却说,专等陈筱懿书记什么时候有空再开。章平心是认真的,这点陈筱懿很清楚。陈筱懿也没了办法,只好答应来参加会议。
    书记沈伟光、省长戚明、副书记高安雄、纪委书记章平心、常务副省长梁健、省委秘书长狄旭杰、组织部长王永梅、宁州市委书记陈筱懿一同参加。书记办公会议室虽小,阳光却很好,窗子敞开,秋日凉爽的空气透进来,桌子上的龙井茶水冒着白烟。
    陈筱懿多次向梁健这边投来疑问的目光。他和刘甫团设计借助媒体来搞乱梁健形象的事情,看来是没有得逞;上午的时候,他还接到了一个消息,梁健秘书牛达的小舅子也已经被弄出去了。这两次失利加在一起,让陈筱懿非常的不爽,但是又无能为力。他朝梁健投去的目光中充满了敌意。似乎梁健也感受到了,朝他也投来目光,却只有磊落、淡定和一点点的笑意。
    沈伟光的秘书小卢,将沈伟光前面的材料理了理,又在沈伟光耳朵边上嘀咕了一句。沈伟光就点点头,然后朝各位成员缓慢扫视了一遍,说道:“那我们就开会吧。这次要研究的是领导干部个人重大事项报告这件事。这是党要管党、从严治党的一项新的举措,上面已经在省部级领导干部中都已经开展了,相信各位领导也都已经填过,上报了中-纪-委和中-组-部。这项工作华京方面很重视,我们更加不能马虎,抓好了这项工作,等于是抓好了领导干部管理的前道关口。”
    沈伟光继续说:“所以,前几天章平心书记向我提出要开展这项工作后,我当场就同意了,并交代了省纪委和省委组织部一起抓。章书记、王部长是吧?”章平心微微地点了下头;王永梅则用力点了点头,一副很赞同的样子。
    沈伟光继续说了下去:“为了给在全省提供经验,所以我们先在宁州市进行了试点。宁州市委高度重视这项工作,活是陈筱懿书记接去的,用了这短短几天时间就把第一轮填报给收集上来了。现在先由宁州市来汇报吧。”
    宁州市纪委和市委组织部的负责人一同坐在末席,具体操作因为是组织部在进行,所以由宁州市组织长进行了汇报。完了之后,宁州市纪委书记葛为又汇报了核实情况。再后来,作为党委一把手,陈筱懿补充道,根据省委的要求,宁州市委疾风骤雨地抓了这项工作,市纪委、市委组织部狠抓填报、核实、要求整改工作,目前已经取得了阶段性成效,为从严治党在宁州的落实再添有效的制度保障……等等。
    陈筱懿在说的时候,大家都面无表情,或望着对面的墙壁,或翻阅桌上的资料,或看着杯中的茶水。“我的补充就到这里。”陈筱懿狠狠喝了一口桌上的茶水,算是已经完成了今天的任务。
    沈伟光又抬眼问会议成员:“大家有什么意见,议一议。这项工作很重要。”王永梅是除了陈筱懿之外,排名靠后的常委了,也是省委抓这项工作的负责人之一,她必须发表看法,就道:“我认为啊,省委在这个时候开展个人重大事项报告工作,是非常及时、非常必要的。所以,我们会同省纪委一起抓这项工作的试点工作。宁州市委也高度重视,在短短一个礼拜左右的时间内,就完成了第一轮的填报工作,为全省推开这项工作提供了经验。”王永梅的话中,对宁州的工作都是充分肯定的。
    按照惯例,轮到梁健来发表意见了。陈筱懿的目光就盯了梁健,他真不知道梁健又会说出什么话来。然而,梁健却道:“书记,这材料我再看看,如有想法等会再说,没有想法就不说了。”大家都朝梁健看了一眼,眼神有些怪怪的,但是既然他这么说了,在会议上也不好强迫他立刻就发言。
    沈伟光就道:“那梁省长就等会再说吧,章书记,你先来说说吗?”章平心就往前坐了下,表情严肃地看向了宁州市纪委书记葛为:“葛为同志,那些领导干部填上来的个人重大事项报告表,你自己看过吗?”葛为一惊,抬起头来看着章平心,心里已经有点虚了,说话也不太利索:“看,是,看过的……”章平心再次肃然地问:“看过谁的?”葛为又是一惊,脑袋里飞快旋转着,搜索着名字。终于想到了一个,马上回答道:“市住建局长丁破天。”章平心道:“丁破天是吧?你说说,他的个人重大事项报告中,填了几套房产?”
    葛为额头都冒出了一丝的细汗,脑袋里拼命地不断搜索。他是从省纪委常委到宁州市纪委当一把手的,对章平心的行事风格也非常的了解。他知道章平心的工作作风非常实、也非常细。你想要糊弄他的话,没两分钟就会被当场戳穿。所以,葛为说出“丁破天”的时候,也不是乱说,他的确是看过丁破天的个人重大事项报告表。他当时就担心说不定某一天会被章平心问到,所以就有意地留了一手,没有想到真的派上用场了。
    葛为带着一份侥幸的喜悦,回答道:“章书记,我看过丁破天的个人重大事项报告表,他上面填写的是两套房产。”没错,填的就是两套房产,葛为是记住了的。葛为想,章书记应该会对自己的回答满意了吧?
    没有想到的是,章平心又严肃地抛了一个问题过来:“你们纪委核查过了?两套房产是对的?”核查?那些个人重大事项报告填写上来之后,市纪委有关部门是做过核查的。葛为就道:“是核查过的,章书记。”章平心道:“核查过的?你们说他是两套房产,我掌握的,怎么是他、他老婆和子女名下,有七套房产,而且每一套都超一百二个平方,其中有一套是三百个平方的,还有宁州市中心延庆路上,有一个两百平米的店面。这些情况你们没核查出来!”
    葛为和他边上的宁州市委组织部长,脸上都已经通红。他们知道,章平心说出来的话,不会是假的。今天他们在省委书记办公会议上当面出丑,这对他们个人的影响就太大了。
    陈筱懿这时候倒是出来说话了:“章书记,我们的工作没有做好,回去后重新对每个领导的个人重大事项报告表进行认真审核!”章平心没有再说什么。
    省副书记高安雄却说话了:“你们宁州市的一个组织部长、一个纪委书记,工作不够细致、不够深入啊!一项工作既然做了,就要做好、做实,否则比不做都不好。你们看是不是?”宁州市纪委书记和组织部长两人都快想找个地洞钻下去了。
    沈伟光又问戚明:“戚省长,你来说说吧。”戚明看了一眼大家说:“该说的大家也都说了。我只说一句话,既然让宁州做试点,就要有试点的样子。其他还是听沈书记指示吧。”戚明说得少,并不是他真的没有话。他自己说得少,一定程度上,就是让梁健别再说的意思。
    沈伟光却看着梁健道:“梁省长,你刚才说,还要看看材料。现在怎么样了?有什么意见吗?还有时间。”众人又都看着梁健,他们都想,刚才戚明都已经说了“听沈书记指示吧”,梁健应该是不会再说什么了吧?否则就太不给戚明面子了。
    没有想到的是,梁健却把材料推了推,然后说道:“刚才章书记说了,宁州市住建局长丁破天,家里有七套房产,还都是大户型和店铺。这个丁破天啊,我看真的是要‘顶破天’了。房子是用来住的,华京方面的这句话,他到底是没有听到,还是听到了不理解!我说啊,这样的人要好好查一查。这不仅是对我们的事业负责,也是对他本人负责。我就说这一点。”
    陈筱懿像是被人用刀在胸口插了一刀子般疼痛,就差要吐血了。丁破天可是他陈筱懿这边的人,是陈筱懿提拔他去掌管市住建局这样的实权部门的。现在梁健建议说要查他,就等于在他身上挖出一块肉般让他心痛。
    没等陈筱懿开口,章平心就对陈筱懿道:“陈书记,丁破天是市管干部,查的事情就由你们市里去查了。但是这次可不能跟填重大事项报告表一样敷衍过去了。省纪委收到很多关于丁破天的信访件,假如有些问题、有难度,查不出来或者查不深,我们省纪委可以来进行指导。”陈筱懿脸都绿了,可还是硬着头皮道:“我们市里自己查、自己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