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权路迷局 > 381 疑点重重

“就在您麾下的市委办,他是华南大学的政治学硕士毕业,学业上还是比较优秀的。希望梁书记能多多提携!”小许笑着,话说得很是光溜。
    
    市委办。梁健现在对于任何靠近自己的事和物,都总是会下意识地保有几分警惕。不过,一个新进的人员,对于梁健来说,威胁是不存在的,只不过他既有小许这层关系,考的又是市委办,恐怕还是有企图的吧。
    
    梁健心里划了几道圈圈后,道:“政治学硕士,考市委办,是不是有点浪费?”
    
    “他这个人内向,其他岗位性格上恐怕不行,到市委办,跟着您多锻炼锻炼,也是好的。”小许呵呵笑着说道。
    
    “他叫什么名字?”梁健问他。小许一喜,忙道:“叫吴琼碧。”
    
    梁健眉头一皱,问:“是个女的?”
    
    小许点点头回答:“是的。”说完,观察着梁健的脸色小心翼翼地问:“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梁健道。
    
    “那这件事就拜托梁书记了。”小许又端起了酒杯:“我再敬梁书记一杯。”说完,自己将酒给一口干了。
    
    酒都已经喝了,虽然背后到底这小许是什么打算不好说,但这事情表面上看确实不是什么大事,小许毕竟是徐京华的秘书,虽然他和徐京华之间现在貌合神离,各自怀有心思,但还没到撕破脸的时候,小许的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
    
    梁健应下来后,两人闲聊了几句,潘长河和楚阳都回来了,小许又拿着杯子走了。他走后,梁健也想走,再在这里坐下去,也没多大的意思,潘长河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他肯定会千方百计想要来说服梁健的。
    
    所以,还没等潘长河他们坐下来,梁健就道:“饭也吃得差不多了,时间也不早了,今天就到这吧。我还有事,就不陪潘老板了。”
    
    潘长河见梁健要走,有些着急,忙到:“那地的事情?”
    
    梁健抿着嘴看了他两秒,又瞄了眼神色总是灰颓的楚阳,心里终究还是有些于心不忍。便道:“企业有难处,政府应该帮一把。这样,电池厂呢,我不要求你停工,但是泾县那边的事,你也别来求我。你要是自己能说服泾县的老百姓,把地卖给你,那我也不管。”
    
    这样的回答潘长河明显是不甘心的。他刚要再争取一下,楚阳忽然拉住了他。潘长河转头看向他,楚阳朝他摇了摇头,然后他自己上前一步,支吾了一下,对梁健说道:“梁书记,你放心,电池厂的事情,我一定会解决好的,不会给你添麻烦!”
    
    梁健看了看他,心里有生气也有无奈。他看了眼潘长河,心里又疑惑起潘长河到底用什么说服了楚阳,心里一动,便对他说道:“你还有事?没事的话,就跟我一起走吧。”
    
    “好的。”楚阳犹豫了一下,应了下来。
    
    出门的时候,潘长河说:“要不要跟许处长说一声?”
    
    “不用。”梁健道。
    
    潘长河一直将他们送到了车上。关上车门,梁健才觉得松了口气,这个潘长河太能纠缠。
    
    车子开出世隐庄园后,漆黑的车厢里安静得只剩下三人的呼吸声。梁健将车窗摇了下来,微凉的山风吹进来,让人头脑清醒,胸腔里的浊气都少了不少,一下子心情都开阔了。
    
    “你是怎么想的?”梁健转过头问楚阳,平静的声音在黑暗中,被风吹得有些冷。沉默,沉默,沉默。
    
    足足有七八秒钟的沉默,楚阳才终于开口:“荆州市没有钱!”
    
    钱!很简单也很现实的问题。荆州市没有钱,荆州市穷得叮当响,荆州市的老百姓,就快活不下去了……这是梁健上任以来,关于荆州听得最多的话。可是,一直在喊,一直没有改变。
    
    梁健当初为什么会松口电池厂落户荆州,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不想再看到荆州这么穷下去,没有钱,所有的抱负都是空谈。
    
    可没想到,电池厂的合同签了,工程落地了,却还是没钱!
    
    梁健看着黑暗中楚阳那个微微佝偻的轮廓,忽然觉得,一段时间不见,他苍老了很多。以前虽然头发也有白发,但起码身姿是挺拔的,可如今,连背也弓了。看来,那一次的事情对他打击真的很大。一个人的精神要是垮了,那么其他的一切垮塌也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梁健在心底叹了一声,他是同情楚阳的,却也有些怒其不争的火气。可终究,说出口的,也只剩无奈。
    
    “潘长河不可能没钱,这一点,你心里清楚。”。梁健道。
    
    楚阳似乎是点了下头,可又像是摇了下头。太黑,梁健看不清。几秒后,他说:“钱在人家的口袋,掏不掏出来,不是我能做主的。”
    
    “但是厂在你的地盘上!”梁健说。
    
    “许处长为了电池厂的事情已经去过两次荆州了。”楚阳回答。梁健心中一惊,他看着并不能看清的楚阳的脸,质问:“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楚阳回答:“第一次是一个月前,第二次就是昨天的事情。”说完,梁健还没整理好心里那又惊又怒的心情的,楚阳又跟着说道:“我能怎么办?他说没钱,我只能认!今天我是不想来的,可是潘长河和许处长一致要求我过来,我能说不吗?”楚阳说完,他忽然长叹了一声,长长的叹息声,在安静的车厢里荡起了回音,听得梁健心里是百转千回,郁闷至极。
    
    “梁书记,我知道,我辜负你的期望。我没用,可能我真的是老了吧!老了!老了!”连续三个老了,含着楚阳一腔的心酸。梁健原本准备说出口的话,又吞了回去。对他,他还能说什么。
    
    说到底,无非是有些人贪心不足。梁健也叹了一声,接着谁都不说话了。彼此都明白,还有什么说的必要?
    
    车子开到城里,梁健本想安排楚阳住一晚再回去,楚阳却非要回去,梁健就让小五送他回去。楚阳不肯,自己叫了车,走了。
    
    这个晚上,梁健久久难眠,总是想到楚阳弓着身体的模样,心里难以平静。
    
    第二天一早,潘长河就打电话来了,说是要来办公室拜访他。梁健找了个借口说要出去开会,不想见他。
    
    可他到办公室的时候,看到潘长河在门口站着。翟峰也在一旁无奈地站着。
    
    梁健眯了眯眼睛,走过去,先对翟峰训了一声:“潘老板来了,你怎么让他在这里站着,都不请到办公室里去坐着。”
    
    潘长河先翟峰一步,解释道:“是我自己想站着的,跟翟秘书没关系。我太胖了,医生说了,少坐坐,多站站。”
    
    “潘老板这么早地过来找我,有什么事吗?”梁健没有进屋的意思,潘长河意识到后,立即就说道:“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主要是昨天晚上忘了说了。电池厂的落成仪式,大概在三个月后,我想请梁书记来剪彩,不知道梁书记赏不赏这个脸?”
    
    梁健眉头一皱,问:“这么快?”
    
    “已经不快了,毕竟时间就是金钱啊!我原本计划是总共三个月完工的,现在已经拖延了两个月了。”潘长河道。
    
    梁健收起惊讶的神色,道:“三个月的时间还长着呢,到时候再说吧,有时间我肯定去!”
    
    “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潘长河笑着说道:“那就不打扰您了,我先走了,您忙。”潘长河说完,弓了弓身扭头就走。这下,轮到梁健心里开始搞不懂了,这潘长河难道一大早过来在这里堵他,就是为了说这么个事?
    
    梁健皱起眉头,一边进屋,一边心里却没了底。潘长河这人精明得很,他这么早过来,肯定是有着其他目的的。
    
    梁健想到他昨晚提出的要求,可刚才潘长河却矢口不提那件事,还真是让人弄不懂。梁健想了一会,没想明白,正好有电话进来,就暂时将这事放到了一边。
    
    却说潘长河。他从梁健这里离开后,先去了广豫元那边,寒暄了一会后,从广豫元办公室出来,他就给开始打电话了。
    
    “哥,是我,长河。”潘长河一边进电梯,一边对着电话那头说道。
    
    电梯门关上的时候,潘长河又说:“有件事,您得帮我一下。”
    
    “安吉拉的项目现在已经定了就在太和了,我也想分杯羹!”
    
    “我想把洪村那边的地先买下来。”
    
    “你放心,那点小钱我还看不上,我只不过就是想用这些地来换一张门票!”潘长河说这话时,笑得格外的自信。
    
    公务员面试还有一个星期的时间,梁健给成海打了个电话,打听了一下那个叫吴碧婷的信息。确实如小许说的一样,吴碧婷是华南大学毕业的政治学硕士。这样的简历,她其实可以去考省公务员,甚至国家公务员,何必来太和市这样一个地方。成海给的资料里,还有吴碧婷的一张证件照,照片上,吴碧婷梳着一个马尾,干净明亮,倒是看不出内向。五官也挺端正,本人应该长得不错。
    
    小许现在省长秘书的身份,西陵省的城市,吴碧婷随便挑一个,都要比太和市要好,为何就来了太和市。资料上显示,吴碧婷家是在晋州的,那就更加奇怪了。
    
    梁健心里打了好多个问号,但是已经答应了小许的事情,这个面子还是要给他的。于是,梁健跟成海打了声招呼,让他照顾一下。成海一听,就笑着问梁健:“方便说一下,这姑娘跟您是什么关系吗?”
    
    梁健打了个哈哈就过去了,没告诉成海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