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权路迷局 > _075你还好吗?

这一次的谈话中,刁一民还提到梁健不会藏拙。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回去的车上,梁健回想到这句话,有些不以为然。这个时候,他若是再藏拙,又如何能让刁一民放心出手,帮他争取这秘书长的位置。
    
    只是,陈杰……
    
    想到这个人,梁健心底就涌起一股复杂的情绪。不得不说,这将近三个月的接触,梁健对陈杰还是算喜欢的。在他看来,陈杰性格直接,说话虽然有些时候有些‘不合适’,但大多都是些实话。在这官场里面,身边有个说实话的人,是种不错的感觉。可没想到,陈杰却给他上了一课。
    
    梁健叹了一声。
    
    陈杰就像是消失了一样。明德在跟梁健通完电话后,就立即让人查看了酒店那边的监控,但只看到小姑娘在那位女警员走后不久,就偷偷摸摸一个人出了酒店,穿过了酒店外面的大街,往东走了大约一公里左右,往左转了个弯后,就不见了。而这个过程,陈杰至始至终没有出现。但明德相信,小姑娘的消失肯定和明德有关系。
    
    明德又让人查了小姑娘的手机通讯记录,却发现那天晚上,除了一个来自陵阳市的座机之外,并没有其他电话打入。那个座机号码也查过了,是梁丹家里的电话。明德也让人去了梁丹家里,并没有发现梁丹和陈杰的踪迹。
    
    明德不死心,又查了酒店座机的记录。才发现,在晚上九点多左右,有个号码打到了梁丹房间的座机上。九点多的时间,和梁丹出走的时间相吻合,如果没猜错,这个电话应该就是陈杰打的。
    
    梁丹安排在哪里,陈杰原本是不知道,他肯定是在局里打听了。明德没有去追究到底是谁告诉了陈杰这个消息,毕竟这样的事情谁也料不到,陈杰目前还是秘书长,打听个事还是容易的。
    
    打到梁丹房间的号码,经过查证后,是个公用电话。陈杰似乎对整个城市的监控布置十分熟悉,他所挑选的公用电话,也是个周围没有监控的地方。
    
    到此,又陷入了困局。明德想到梁健的态度,无奈只好一次一次地将搜索范围放大,终于在距离公用电话大约两公里远的地方,看到了一个身材形似陈杰的身影。他没有开车,一个人穿着身休闲服,带着个鸭舌帽,走在人烟稀少的大街上。
    
    发现他的,是个那个研究生。明德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嘉奖,一边又叮嘱:“盯紧他,看他去了哪里!”
    
    可是,喜悦没有持续多久,很快,研究生又失去了他的踪迹。这一次,研究生看花了眼,还是没能再找到他。
    
    而,梁丹也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没了任何踪迹。
    
    明德站在监控室里,满脸愁容,他可是亲口跟梁健说过,会找到他们的。现在这样的结果,他可怎么去跟梁健交代。
    
    正在他犯愁的时候,一个女警员敲开监控室的门,探进头来,小心翼翼地看了一圈,看到明德的时候,推门走进来,喊道:“明局,酒店房间里,有新发现。”
    
    明德回过神,忙道:“什么发现?”
    
    “不清楚,刚才李副队打电话来,让你过去看一下。”女警员低着头,不知为何不敢看明德。明德听了立即就走,走出几步,发现女警员还站在那里,便停下来,板起脸,喝道:“还站着干什么?等我找个轿子来抬你吗?”
    
    女警员的脸倏地通红,忙迈开步子跟了上去。
    
    明德哼了一声,往外走,走到门口又停住,转头叮嘱那研究生:“你再把视屏都看一遍,看看是不是有什么遗漏的。”
    
    没有进展,明德也不敢去向梁健汇报,只能寄希望于这个李副队在酒店那边的发现。匆匆赶到那边,李副队带着一个助手,站在房间门口正在询问一个酒店服务生。
    
    见到明德过来,李副队停下询问,等明德走近,道:“明局,这个服务生说他在昨天十点多的时候,见到过陈杰。”
    
    明德一愣,十点多,陈杰来酒店?这个时间,梁丹已经不在酒店,陈杰来酒店干什么?他看向那服务生,问:“你具体说说当时的情况。”
    
    陈杰是从酒店后门进来的,拦住了当时正准备溜到后面去抽根烟休息一下的他,问了他消防楼梯的门怎么锁了。他当时以为是酒店的客户来找茬的,心里还挺紧张,想着打听下这客户住哪个房间,回头跟经理好汇报。但当陈杰得知这个锁开不了的时候,就又从后门出去了。
    
    明德又问了当时陈杰的衣着。服务生说得跟监控视屏上看到的一样,休闲装,鸭舌帽。之所以记得,是因为当时他觉得很奇怪,大晚上的竟然还带个鸭舌帽。看多了美国大片,心里就自然而然脑补了很多场景,就难免多看了几眼,记住了他的样子。
    
    明德听完服务生的话,心里困惑就多了起来。十点多,梁丹已经离开酒店,这个时候,陈杰还来酒店干什么?来拿东西?
    
    明德问负责现场的李副队:“房间里有什么东西吗?”
    
    李副队摇头回答:“没有,那小姑娘走的时候,应该都拿走了,还带走了酒店的一些洗浴用品,和放在橱柜里的干粮。”李副队说这些的时候,旁边的助手苦笑着补充了一句:“回头还得我们赔钱!”
    
    旁边的服务生也是个会识趣的人,立即就接上话:“我们经理说了,这些东西就算了。”
    
    明德看向他:“那你先去忙吧,这里没你事了。”
    
    “好的。如果你们还有什么要问的,跟前台说一声找我就行了。”服务员说完,一步三回头,带着满肚子的好奇就走了。
    
    明德看向李副队:“要是这边查不到什么,就撤了吧,你去前台把帐结了,该赔的赔。”
    
    李副队点头。
    
    明德满脸愁容地走了。本以为,会有点进展,却不料,是多了些困惑。
    
    梁健回到太和的时候,明德还没找到陈杰和梁丹两人。梁健得知,这两人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之后,震怒的同时,也深感失望。陈杰让他失望,明德也让他有些失望。女警员做事不谨慎,看似好像是情有可原,却也从侧面反映了,工作流程的不完善。只不过,现在找到陈杰要紧。梁健担心,陈杰肯定是猜到自己这秘书长的位置坐不稳了,所以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现在梁丹也消失,万一陈杰做出点什么有失理智的事情……
    
    梁健收住了念头,没有再往下想。
    
    陈杰消失的事情,梁健嘱咐明德,先封锁消息,不要传出去。一边加紧寻找那个幕后之人,一边加紧寻找陈杰和梁丹。而在大楼里,梁健只说给陈杰放了假,让他先在家好好反省一下,等待组织上的处理。
    
    陈杰停职在家的消息一传出去,喧嚣了一天后,第二天这纷纷议论的声音就少了很多。而倪秀云也传来消息,市委秘书长换人的事情,已经提上了议程。倪秀云告诉梁健,市委秘书长的人选不多不少,正好三个人,代表着省里面的三个势力。一个是罗贯中一方,也是西陵省最是根深蒂固的一股势力,他推荐的人,是一个年轻人,比梁健还年轻,今年才三十四岁,之前一直名声不显,这一次忽然就提到了台面上。一个是由统战部部长徐京华推荐的,四十多岁,人倒还算稳妥,在省里也已经好几年了,无功无过。按资历,此人要是担任这市委秘书长也是可以的。最后一个,是由省长霍家驹推荐的,不是别人,是他的秘书。
    
    对于霍家驹这次的动作,不少人都表示很惊讶。习惯了他素来在会上沉默的表现,这一次他忽然毫不避嫌地将自己的秘书放到了台面上,与罗贯中和徐京华两方人做竞争,确实让很多人都大跌眼镜,十分不适应。不过,等他们回过神,一个个都是人精的他们,立即就意识到了一些东西,已经开始发生改变,看来这西陵省的天,也要变了。
    
    而这些人都没有意识到,这西陵省的天,之所以会变得如此突然,却是因为一个不起眼的市委书记。只有倪秀云隐约清楚,梁健这颗看似不起眼的棋子,在刁一民的那盘大棋上一招掀起的即将是怎样的风雨。
    
    收到倪秀云的消息后,梁健问倪秀云:“那你觉得,这三个人,哪一个的胜算更大一些。”
    
    倪秀云给梁健的回答是:“你要问我的看法,那我就不说谁的胜算更大,就说说,这三个人谁最适合你的那盘局。”
    
    梁健道:“那你说说。”
    
    倪秀云笑了一下,道:“我随便说,你随便听。你要不认同,也别笑我。”
    
    “姐这是哪里话,我哪有什么本事来笑你。你说吧。”梁健道。
    
    倪秀云收起笑声,认真说道:“从这三个人的自身情况来看,我觉得,统战部徐部长推荐的那位广豫元同志是最适合你的。罗贯中推荐的那位年轻人,我不清楚,没接触过。霍省长的那位杨秘书倒是接触过几回,人倒还算是不错,不过做事有些浮躁,而且也年轻,缺少点经验。我认为,你现在需要的是一个能办事的人,这个广豫元虽然没什么出彩的地方,但做事稳妥。这样的人,其实做适合做事。而且从政治立场上,徐部长徐京华同志一直是中立的态度,今后不清楚,但起码目前是这样的。”
    
    梁健听完倪秀云说的,沉思了一会后,忽然笑了起来。
    
    倪秀云误会,不由羞恼:“你刚还答应我说不笑的,算了,不跟你说了。”说罢,就要挂电话。
    
    梁健忙喊住她:“姐,你别误会,我不是笑你,我是在笑我们两个人。”
    
    “什么意思?”倪秀云不解。
    
    梁健解释:“其实秘书长这个位置到底谁来坐,我和你都做不了主,在这里瞎操心又有什么用!”
    
    倪秀云愣了愣后,也笑了起来,道:“你说得对!行吧,那就听天由命吧!就看你的运气怎么样了!”
    
    梁健点头,又道:“总之还是谢谢姐。”
    
    “以后别说谢,我乐意。”倪秀云说完,娇笑了一声,挂了电话。梁健被她最后这一声娇笑,撩得有些心猿意马,不由就想到了另外一个人。
    
    许久不曾联系,你还好吗?
    
    本书来自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