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权路迷局 > 2289人心思动
    会议上,省纪委副书记、监察厅长张棕富布置了这次巡视的主要任务,对巡视组和被巡视单位都提出了纪律要求。谢斌华、倪金分别代表自己所在的巡视组作了表态发言,省发改委、省商务厅、省住建厅、省文化体育厅、省旅投等八个被巡视单位的领导都做了表态发言。

    胡小英自然也做了表态发言。梁健在胡小英表态时,目光看着对面的墙上,似乎什么都没有看。但是,胡小英的每一句话,他都听在耳中。没有听到任务不妥的地方。

    最后,省长戚明作重要讲话。戚明指出:第一,要高度负责。一定要把巡视工作作为当前的一项重要工作来抓,既然开展了工作,就要善始善终地抓到位。第二,要找出问题。巡视组找不到问题,是失责。在找出问题的同时,要指出问题的根源,说得出所以然,并敦促各单位整改落实。第三,要懂得甄别。要把大胆创新和不计成本区分开来。当前,有些单位打着创新工作举措的由头,其实是不切实际,博取自己的名声,造成国有资产大量损失,这种问题巡视组要格外重视。

    大家听到这话,当然或多或少都有些明白了,戚明的矛头是指向胡小英的。因为,胡小英自从担任旅投集团老总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东湖景区所有风景点,都向游客免费开放。这一举措,不仅在宁州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同时,也吸引了媒体的关注和全国各地游人的注意。但是,这同样也造成了东湖景区一年数百亿的门票损失。戚明针对的应该就是这个事情。

    大家心知肚明,当然也没人把话头挑明。

    胡小英坐在那里,脸色未变。梁健坐在那里,不动声色,直到会议结束。所有的话,梁健上次前往省旅投调研的时候,都已经说了。他相信胡小英应该有所准备了。所以,会议一结束,梁健没有多话,也没有跟人多说,就径直回自己的办公室去了。胡小英也很是淡然,会后就回去单位了。

    但是,并非所有人都能如此镇定。

    省住建厅长江涛跟着戚明到了办公室:“戚省长,沈、章两人一定要把我们住建厅纳入巡视单位,目的显而易见,这是要针对戚省长您啊!”戚明目中露出了一丝阴沉:“这一点我怎么可能不知道。所以,你要多留点心,做好应对举措,不能让他们抓住任何把柄,否则你当副省长这个事搞不好就要黄。

    江涛目前最大的希冀就是当上副省长,一听到这个事情可能要黄。他就急了:“戚省长,幸好到我们省住建厅巡视的是倪金,他是我们的人。戚省长,你一定要找倪金谈谈,让他在巡视我们住建厅的时候悠着点。”戚省长道:“倪金以前是我们的人,但是如今人心变得快,他还是不是我们的人,有待考量。明天,我就找他谈个话,让他认清形势、坚定立场,否则我也不会让他好过。”

    第二天一早,倪金被叫到了戚明的办公室。戚明跟他讲得很直白,让他在巡视省住建厅等部门的时候,要注意方法,小问题肯定要有,但是大问题肯定不能有。倪金从戚省长办公室出来时,心头就些乱。他低着头走出过道,差点与一人撞上了。接着,他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叫自己:“倪金同志。”

    倪金抬头瞧见是梁健,心头不免一震,吓了一跳。梁健正看着自己,倪金仿佛被看穿内心的想法一般惶恐。梁健却若无其事地道:“倪组长,到省长那里去了?”倪金点了点头道:“是的,梁省长。刚才,戚省长找我去聊了。”

    “那真是太巧了。”梁健笑着道:“我本来也正想找倪组长聊聊呢!现在碰到你了,正好,进来坐坐吧。”倪金心中升起了一丝为难,梁省长找自己聊聊,肯定是要让他严格巡视住建厅等单位的问题了!心里虽是这么想,但他不得不跟着梁健走入了办公室里。

    梁健没有叫秘书,亲自给倪金倒了一杯茶,跟倪金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倪金有些惴惴不安,茶也没有喝,说道:“梁省长,省委和省纪委让我担任巡视组长,我深感责任重大、压力也很大。”梁健笑道:“这一点可以理解啊!巡视工作不好做。”倪金表态道:“但是,我们一定会按照省委、省政府和省纪委的要求,把工作做深、做细、做实。”

    梁健却朝倪金摆了摆手道:“倪组长,今天让你进来坐坐,并不是要让你向我表态的。该表的态,你在会议上已经表过了。今天,我纯粹就是跟你一起喝口茶、聊聊天。”这让倪金更为疑惑了。那么,到底梁省长要跟自己聊什么呢?倪金心来没底,只好挤出了一丝笑来:“好啊。”

    但是,接下去,倪金还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这时候,梁健说话了,没有让两个人冷场。他说:“巡视工作不好做,对巡视组长本身就是考验。但是,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做不好的人,会把事情搞砸,甚至耽误前程。但是做得好的人,却能因此增加在领导心中的分量,甚至被看中,以后担任更重要的岗位。上次,我就跟你举过一个例子,那个巡视组长最后担任了巡视单位的一把手。不过,这个巡视组长,当时也遇到过麻烦,也有过犹豫。但是,一位资深领导对他说了几句话,他听进去了,后来才得到了重用。”

    “那是什么话?”倪金的脸上露出了很感兴趣的神色,“不知梁省长方不方便说?”梁健笑道:“没什么不方便说的,现在人家都已经提拔了,也算是一段佳话。我现在简单地跟你说一下。

    “当时,那个巡视组长的上面有两种不同的声音、两种不同的要求。其中一方,让他在巡视的时候,一定要往深了查;另外一种,让他蜻蜓点水。他也不知道听那一方面好,因为哪一方他都得罪不起。带着这种疑问,他找到了我认识的那个老领导。听后,老领导对他说,不管你以后是要听谁的,首先你自己手里必须要有干货。如果自己不能查到问题,那么让你往深里查的一方,会认为你没本事;让你蜻蜓点水的一方,也不会觉得你的这种听话有什么价值!现在,你是巡视组长,找出问题才是你的本职。等找到了问题,再决定听谁的。在没有找到问题之前,你这个巡视组长还没有选择权。那个巡视组长恍然大悟,才有了后来的提拔重用。”

    “倪组长,我也没有什么其他好的经验,可以教给你的。关于巡视工作,我也就只有这么一个故事。”梁健说完了,就站起来,“喝一口茶吧,我也还有事,下次在巡视过程中如果遇到什么问题,可以来找我。”

    倪金听了梁健的话,也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他明白了,其实他倪金现在还没有选择权,手中没有问题,巡视组长就是不称职的。领悟到了这一点,倪金狠狠地喝了一口茶,杯子中几乎少了一大半,他说:“梁省长的话,给了我很大的启发。我知道该怎么开展工作了。”

    那天下午,有两个人找到了戚明的办公室。让戚明恼火的是,这两个人来自同一个市,而且都想离开现有的工作岗位。

    这两个人,一个是凉州市委书记柏海洋,他说,自己听说最近副省长、涌涛市长两个副省级岗位都要补缺。副省长的岗位他暂且不想了,但是,涌涛市长的岗位他很想争取一下,希望戚省长看在他常年在凉州这样的不发达地区坚守的份儿上,这次一定帮助自己想想办法。

    另外一个是凉州市长杨润泽,他听说,这次省里要动干部,希望到一个相对发达一点的市去担任主官,最好是书记,实在不行,发达市的市长先过渡一下也行。

    戚明一听就有些恼火,凉州市和涌涛市都是他戚明的大本营。尽管柏海洋去了涌涛市,仍旧是在自己的地盘上,但是涌涛市的一把手周宏超现在跟自己关系微妙,柏海洋去了也无济于事;反而,如果这两个人一起离开了凉州市,就等于是将凉州拱手让人了。

    但是,这些火又不好冲他们发,毕竟这些人在不发达地市呆得时间不短了,一定程度上也是在为他戚明作出了牺牲。如果话说得太直接,伤了感情就不好了,如今人心思变,说变就变,戚明不能再失去盟友了。所以,他只好敷衍说,他会考虑的。

    刚打发完了柏海洋和杨润泽,省委组织部长王永梅又来了。她说,这次想建议戚省长的秘书汤东明同志去担任重要岗位,问戚省长同不同意。

    戚明很是窝火,今天这是怎么了!难道真的是人心思动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