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2374章 一条好狗!
    苏锐来到了会议室,看到拉贝森还在一本正经的跟秦悦然讨论华夏的市场,不禁摇头笑了笑。
    他本来就觉得这拉贝森今天的表现有点不正常,还没想明白,程洋洋所提供的消息就让苏锐找到了答案。
    “还没聊够啊?”苏锐说道。
    秦悦然看到苏锐进来了,好看的大眼睛里面顿时流露出了笑意:“你回来了啊。”
    “出去透了透气,你们说的话题我都没怎么听得懂。”苏锐笑着说道,还不忘看了拉贝森一眼:“拉贝森先生不愧是商界精英,竟然懂那么多东西。”
    拉贝森笑着点了点头:“苏先生过奖了,我并没有那么的优秀,至少比起你来要差上许多。”
    不过,在他的笑容深处,却隐藏着一丝不为人所察觉的冷意。
    苏锐咧嘴一笑:“我也就是个小混混,其实真的没有你好,如果非得找出比你强的一点话,那可能就是——泡妞手段比你厉害一点点。”
    苏锐可真诚实。
    什么?泡妞?
    听了这话,拉贝森的面色再一次的阴沉了起来!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苏锐说着,转过脸去,勾起了秦悦然的下巴:“你说是不是,我的小美人儿?”
    这个动作可真是充满了挑逗的意味,让拉贝森顿时怒火中烧!
    “流氓,真讨厌。”秦悦然把苏锐的手给打开了,知道苏锐是在故意秀恩爱,不过她的性子虽然开放,但当着外人的面却还无法把演技发挥到苏锐那种程度。
    这两人的“调情”动作让拉贝森实在是忍无可忍了。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还有事情,接下来会继续在华夏的考察,悦然小姐,苏先生,就不打扰你们了。”
    说完之后,他合上文件夹,带着秘书朝着会议室门口走去。
    苏锐这货还好死不死的喊了一声:“喂,尊敬的拉贝森先生,你接下来的考察行程难道不需要悦然来陪同吗?毕竟你也是贵客啊。”
    听了苏锐的话,拉贝森差点爆发了!
    陪同个屁!贵客个屁!
    你们这是像把我当成贵客的样子吗?混账,欺负人!
    强行压下心中的怒气,拉贝森说道:“不用了,悦然小姐还是和苏先生约会吧,我自己考察就好。”
    说完之后,他便关上了会议室的门。
    怒气冲冲的回到了房间,拉贝森又摔了一堆东西。
    他的眼前始终是苏锐和秦悦然调情的场面!这对于征服欲极强的男人来说,绝对是不可忍受的!
    “混账,混账!”拉贝森气的大骂了好几句!
    “老板,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秘书问道:“还要继续考察华夏吗?”
    其实,他是不赞同老板今天的做法的,还装模作样的和秦悦然讨论了一上午,殊不知,这样的做法无疑就相当于别人打了你左脸一巴掌,结果你还主动把右脸凑过去。
    你看,这脸是不是都快要被打肿了?
    “考察个屁!”拉贝森说道:“我讨厌这个国家!”
    “那我们现在回国吗?”秘书说道:“您的飞机随时等候在首都机场。”
    “回去!”
    拉贝森重重的一甩手。
    他的心中满是愤怒,这一次华夏之行,对于他而言,从头到尾都是失败的。
    秘书连忙打电话安排去了。
    等他打完了电话,拉贝森又问道:“我昨天晚上安排的事情,你们去做了吗?”
    秘书立刻露出了笑容:“老板,您放心好了,他们人已经在路上了,不出意外的话,今天就能见到结果。”
    拉贝森仔细的想了想:“让他们先不着急动手。”
    “为什么?”秘书问了一句:“难道老板还想再在华夏多留几天吗?”
    “等我上了飞机再动手也不迟。”拉贝森的眼睛里面释放出了一抹寒芒。
    秘书点了点头,他算是明白主子的意思了。
    看来,拉贝森还是在意秦家在华夏国内的能量,万一他对秦悦然的酒店动手脚,后者脾气爆发不管不顾的话,那么拉贝森估计很难离开华夏了——撕破脸对谁都不好受。
    可报复还是要进行的,那就等自己离开华夏国境再说吧,到那个时候,秦家就算是再厉害,也是鞭长莫及了!
    拉贝森的算盘打的很成功,而他的秘书办事效率也是超级高,十分钟之内就安排妥当了一切。
    “老板,全部收拾好了,咱们现在要不要离开呢?”秘书问道。
    “走。”拉贝森怒气冲冲拉开门。
    结果刚走出房门,便看到程洋洋站在了门口,她已经换了一身衣服,是白色的修身长款连衣裙,完全不同于先前的商务套装,这衣服流露出一股浓浓的休闲气质。
    她的头发也没有再盘起来,而是柔顺的披在了肩膀上。
    她的俏脸之上,化着精致的淡妆,这样的打扮,让程洋洋至少又显得年轻了好几岁。
    要是有人说她是二十五六岁的女人,恐怕也会有人相信的。
    “拉贝森先生,请问您是要去哪里?”程洋洋问道。
    “回国。”拉贝森冷淡的丢下了一句,便直接朝着电梯口位置走去。
    秘书拉着行李箱跟在后面,他对程洋洋说道:“老板现在心情很不好,你就别往跟前凑了。”
    你别往跟前凑了。
    这句话带着些许鄙视之意,但是程洋洋听了,却深深的点了点头,说道:“谢谢您。”
    这秘书在程洋洋的腰间轻轻的抓了一下,低声耳语道:“接下来好好表现,我会在老板的面前替你美言几句的。”
    好好表现?
    对谁表现?
    这话语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说着,他的咸猪手又往下移,覆盖在了某处曲线之上。
    程洋洋的身体微微一僵。
    但饶是如此,她还是挤出了一丝笑容:“您放心好了。”
    秘书掏出一张名片递给程洋洋:“以后华夏方面的业务,你可以向我来汇报了。”
    说完,他便加快脚步离开。
    电梯门开了,拉贝森率先站了进去,秘书紧跟而上。
    然而,就在电梯门准备关上的时候,再度打开了,程洋洋也跟着进来了。
    “拉贝森先生,我得送送您。”她微笑着说道;“来到华夏,我都没能好好的陪陪您,真是太遗憾了。”
    程洋洋说话很有技巧,她用的不是“招待您”,而是“陪陪您”,这话语里面的意思可就区别大了去了。
    可惜的是,程洋洋的话音还未落,拉贝森就暴怒的低吼了一声:“给我滚!”
    给我滚!
    这三个字真是充满了强大的杀伤力!
    程洋洋的脸色骤然变了变,然后说道:“拉贝森先生……”
    她那大眼睛里面慢慢的升起了水雾,似乎完全不敢相信,这个暴戾的男人竟然会是平日里看起来彬彬有礼的集团大少爷。
    这还是昨天那个在床上为自己而着迷的男人吗?怎么提上裤子就不认人了呢?
    “没听见我的话吗?滚出这部电梯!”拉贝森再次粗鲁的吼道。
    这个家伙现在正在气头上呢,真是看谁都不顺眼,本来就急着离开,结果程洋洋还非得把电梯门按开,再刷一次存在感,真是惹人生厌。
    拉贝森在商场上是非常有能力的,但不可否认的是,一旦事情陷入了困境,他便会非常的暴躁焦灼,所有的涵养全都消失不见了。
    那秘书也提高了声音,厉声斥责道:“老板发话,你的耳朵聋掉了吗?快滚!”
    真是一条好狗。
    程洋洋的大眼睛里面已经开始有泪水滴落而下了,可是电梯轿厢里的两个男人却没有任何怜香惜玉之心。
    无限委屈的鞠了一躬,程洋洋说道:“对不起,拉贝森先生,祝您一路平安。”
    说完,她便立刻退出了电梯。
    等到门关上了,一道叹息声才在程洋洋的身后响了起来。
    “洋姐,你这又是何苦呢?”苏锐摇着头说道。
    “原来你都看见了。”程洋洋用手背擦了擦眼泪:“让你见笑了。”
    “洋姐,不是我说你……”苏锐说道。
    “有什么话房里说吧,我不想让别人再笑话我了。”程洋洋摸了摸眼泪。
    旁边正好有客房人员推着小车经过,好奇的把目光投向这边,这让程洋洋觉得很是有些丢人。
    “走吧。”苏锐无奈的同意了。
    他走在程洋洋的身后,看着后者精心打扮的这一身装束,不禁再度叹了一声。
    到了程洋洋的房间,苏锐说道:“你这样做,真的没必要。你明知道拉贝森会做出这种反应来,你为什么还要让他把你的尊严给踩在脚下?”
    原来,她是故意去送行的!
    “尊严?尊严是什么?”程洋洋说道:“当我从底层爬上来的时候,就已经不知道什么是尊严了。”
    “可没有人喜欢被践踏的感觉。”苏锐说道。
    “我就是想让我自己彻底死心。”在走回房间的过程中,程洋洋的眼泪已经被吹干了,只是眼眶还有点红。
    从这一点就能够看出来,她的情绪调整能力着实太强。
    想着那秘书放在自己屁股上的手,以及那暗示的话语,程洋洋便开始犯恶心。
    “图什么啊。”苏锐摇了摇头:“我喊你洋姐,是把你当成朋友,所以,我可以告诉你,你这么做,非常不值。”
    听了这话,程洋洋笑了一下。
    只是,这笑容之中却有很多苦涩的意味。
    “我不是男人,不能用拳头,我想要爬的高一些,就得小心的照顾到所有细节。”程洋洋盯着苏锐的眼睛,说道:“也包括这次送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