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2371章 恼羞成怒!
    没等苏锐和秦悦然说话,拉贝森已经站了起来。
    “不再吃一会儿了?”苏锐笑道,“拉贝森先生,你的饭量看起来还真的挺小的,感觉不像是个正常男人的状态啊。”
    噗!
    秦悦然正在喝水呢,结果忽然听到苏锐反讽了一句,竟是没能保持住淑女的形象,直接喷了出来!
    而拉贝森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沉了起来!
    他愤怒的一甩手,直接转身走了出去。
    “告辞。”程洋洋也连忙追出去了。
    而这时候,秦悦然还趴在桌子上笑的直不起腰来呢!
    …………
    回到了房间,拉贝森把外套狠狠的扔在了床上,然后喘着粗气说道;“我很愤怒,我很愤怒!为什么会有这么贱的人!”
    没错,和苏锐接触了不过一个小时而已,他就已经看穿了苏小受的本来面目了——贱。
    他所说的每一句都是那么贱,小贱后面还有大贱,而且,在说出那么贱的话语之时,他还能配上一本正经的神情,让人觉得他简直贱的突破天际!
    “该死的,他就是贱中贱的王中王!”拉贝森用华夏语骂了一句。
    不得不说,但就这句话而言,他对华夏语理解的还蛮深刻的。
    “少爷,您消消火。”程洋洋从身后轻轻的抱住了拉贝森。
    后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转过身,把程洋洋给推倒在了床上。
    一肚子火没处发泄,正好这个女人可以帮帮自己!
    五分钟后,苏锐和秦悦然已经来到了拉贝森的房间门口。
    “拉我来到这里做什么?”
    秦悦然问道。
    “当然是向拉贝森先生道歉了,刚刚我确实有点过分。”苏锐说道。
    “装什么装,我才不相信。”秦悦然撇了撇嘴:“你会是那种知错就改的人吗?”
    苏锐笑了起来:“我平时也从来不犯错啊。”
    “所以一看你就没安好心啊。”
    秦悦然说完,忽然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因为,从门缝里已经传来了一些让人面红耳赤的声音。
    很显然,这是来自于拉贝森先生和程洋洋女士的。
    “我们来的可真是时候。”秦悦然小声的说道。
    苏锐耸了耸肩,说道:“我真的是来向拉贝森先生道歉的,不信我证明给你看。”
    说着,苏锐竟是伸出手,在门上咚咚咚的敲了起来!
    急促而响亮的敲门声传进了房间内,把正处于激情状态下的拉贝森和程洋洋给吓得不轻,竟是直接停住了!
    “是哪个混蛋?”拉贝森气急败坏的骂道:“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苏锐隔着门喊道:“拉贝森先生,是我,我是来专程道歉的,刚刚我说错了话,所以想请求你的原谅。”
    苏锐?
    听着这个声音,拉贝森简直快疯掉了!
    这个男人专挑这时候来到这里是什么用意?
    他难道真是来道歉的?
    综合其先前的表现,拉贝森简直一百个不相信!
    “拉贝森先生,请您打开门,我要当面向您道歉!”苏锐的声音听起来简直是诚意满满!
    可是,旁边的秦悦然简直要憋不住笑了,她捂着嘴,靠着墙,浑身颤抖!
    “我不需要你的道歉,你也没做错什么,你走吧,我要睡了。”拉贝森强行压下心中的怒气,可是,他说出来的话还和低吼一样。
    苏锐说道:“没关系,拉贝森先生,你把门给打开吧,悦然也想来你的房间里坐坐,她就在我旁边呢。”
    一听秦悦然也来了,拉贝森简直感觉到一个脑袋两个大!
    搞什么飞机!
    拉贝森看了看被自己压在身子底下的程洋洋,忽然没有半点欲望了。
    来华夏这么一趟,简直快要被搞死了!
    “你们回去吧,我要睡觉了。”拉贝森有气无力的说道。
    现在连衣服都没穿,房间里还有一个女人,怎么去开门?
    苏锐说道:“看来拉贝森先生是真的生气了啊。”
    “我没生气!”拉贝森低吼道:“我已经睡觉了,请你不要再来打扰我了!”
    “那好,晚安,祝你和程女士玩的愉快!”苏锐哈哈一笑,便拉着秦悦然跑开了。
    后者进入了电梯,终于不用憋着了,开始放声大笑,简直笑的快要站不住了!
    和苏锐在一起之后,秦家大小姐貌似开始对这种类似的恶作剧充满了兴趣!
    “苏锐,你真是太坏了。”秦悦然想着某人在房间里面可能面对的窘境,笑的完全停不下来!
    “我就是去道歉的。”苏锐一本正经的说道,“可是我搞不懂,他为什么那么生气?”
    能不生气吗?
    秦悦然上气不接下气,干脆不说话了,用拳头不断的捶着苏锐的胸口。
    而此时,拉贝森正在房间里面,郁闷的抽着雪茄,而程洋洋则是光着身子躺在床上,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沉默了足足半个小时,拉贝森才闷声闷气的说道:“你走吧。”
    程洋洋听了,很聪明的没有再多停留,而是走到拉贝森的旁边,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下:“亲爱的少爷,愿你能有个好心情。”
    这一吻之中似乎带着无限的情感。
    可惜的是,无论程洋洋做出多少努力,永远也不会改变自己在拉贝森心中的定位。
    等到程洋洋关上门离开,拉贝森这才猛然一砸桌子:“苏锐,秦悦然!”
    喊完了这两个名字,拉贝森那英俊的面孔已经变得狰狞了起来!
    很显然,他认为今天苏锐虽然不给自己面子,但是其中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来自于秦悦然!
    把秘书叫到了房间里面,拉贝森说道:“我要报复!”
    从小到大,拉贝森从来没吃过那么大的亏!
    尤其是,苏锐在把自己气的离开饭局之后,还专门过来道歉,那特么的是道歉吗?完全就是在羞辱!
    “老板,您先消消气。”秘书尽职尽责的说道:“让我分析一下报复的可行性和具体方法。”
    “我从来没有这么窝囊过!”拉贝森怒道。
    到了他们这个层次,面子已经成为了他们最在乎也最重要的事情,丢了面子,无异于丢了条命。
    当众让他们丢脸,简直和杀了他们没什么两样。
    这就是所谓的尊严,很可笑的尊严。
    苏锐是不在乎自己的做法给拉贝森造成了怎样的影响,在苏锐看来,对方觊觎秦悦然,不断的出手试探,自己这么做,就是在敲打敲打这货,让他明白秦悦然是不能碰的。
    苏锐觉得,没有一个大耳刮子把拉贝森抽翻在地,自己已经很仁慈了。
    “十分钟内,给我个答案!”说着,拉贝森便开始抽烟了。
    他平时就像个骄傲的孔雀,每当人们看到他的时候,都是看到他的开屏状态,可是,并没有多少人知道,一旦把最美的尾巴收起来,拉贝森会变成什么样子。
    歇斯底里,睚眦必报,这或许就是他愤怒之时的最好写照了。
    平日里的他看起来彬彬有礼,可是一旦到了愤怒的关头,这位马尔默家族未来的继承人可能变得异常暴戾。
    当然,这样的性格,也许和他从小到大养尊处优分不开干系,没有经受过任何的风浪与挫折,以为全世界都得让着他。
    这秘书也是拉贝森的左膀右臂了,平日里给他出过不少的坏主意,这时候他想了想,说道:“老板,您还准备追秦悦然吗?”
    秘书得先弄清楚老板的报复尺度才行。
    “追个屁!我要让她亲自低头向我认错!”拉贝森低吼道:“我把她当成了合作伙伴,可她把我当成了什么?”
    其实,他从来也没有把秦悦然当成合作伙伴,而是当成了准备征服的女人,抑或是说,只是为了满足他的征服欲望罢了。
    或许,如果他真的“追”上了秦悦然,恐怕也不会有任何珍惜的,几天之后就弃之如敝履了。
    “老板,秦悦然的家庭在华夏国内地位比较高,我觉得,我们不能轻易得罪他们。”秘书斟酌了很久,才说道。
    啪!
    这秘书还没说完,脸上便挨了一巴掌!
    他还没来得及用手捂住火辣辣的脸颊,便被拉贝森揪住了领子:“我等了你十分钟,你就给了我这么一个答案?”
    “老板,这是真的,我这是最慎重的答案了。”秘书忍着疼说道:“华夏和我们国家不一样,秦悦然的家族在华夏首都的能量,绝对相当于我们马尔默家族之于瑞士。”
    拉贝森想着苏锐今天晚上对自己的羞辱,眼睛里面已经很明显的开始冒火了:“那么你的意思是,我就完全不能动她了?无论她怎么欺负我,我都得忍着受着陪着笑?”
    这秘书也有四十多岁了,经验丰富,帮助拉贝森干了不少的脏活累活,因此拉贝森非常看好他,不过,今天拉贝森也真是被气的彻底失态了,所以才会抽了手下一巴掌。
    “老板,您先别着急。”秘书深深的吸了口气:“如果我们要在华夏继续扩大业务版图的话,还是不宜和秦悦然发生冲突,虽然他们在酒店业方面的经验比我们差很多,但是某些方面的能量却可能大到了恐怖的程度!”
    “我需要你给我一个可行的办法,而不是忍气吞声!”拉贝森说道,他的面色已经完全涨红了,脖子上青筋暴起,和白天那彬彬有礼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老板,容我想想,容我想想。”秘书的额头上已经冒出了细密的汗水,声音之中都带着微微的颤音。
    没办法,愤怒之下的拉贝森所释放出来的气场实在是太可怕了!
    停了十几秒钟后,秘书才气喘吁吁的说道:“老板,我们不在华夏国内动手,但不代表我们不可以在欧洲动手啊!”
    ——————
    PS:第三更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