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2347章 何谓公理和道义
    对于苏锐来说,苏迎龙所提出来的要求正是他求之不得的事情,苏锐也确实没有把对方的威胁给放在心上。
    在他看来,这个纨绔子弟已经成了自己踩人路上的垫脚石了——苏锐注定要拿着此人来杀鸡儆猴的!
    因此,这个苏迎龙越是对苏锐做的过分,苏锐就越是觉得心情舒畅!
    使劲儿作吧,看看你究竟能够作到什么地步!
    苏家的某些人,可能也真的该好好的管一管了!家族那么的庞大,苏老爷子和苏无限不可能照顾到所有的角落,那么,就由自己代劳好了!
    微微一笑,苏锐说道:“你们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当然了,我会满足你的所有期待的。”苏迎龙阴森的一笑,一挥手:“快点把他给我带上车!”
    于是,两个黑衣人便从左右要架住苏锐。
    “不用了,我自己走。”
    苏锐拎着箱子,转身走向了远处的一排轿车。
    “少爷,我们准备怎么办?”那个为首的黑衣人露出了极为阴狠的目光来:“要不要弄死他?”
    苏锐的听力极好,已经听到了这句话,他的眼底也掠出了一丝冷芒。
    一言不合便要断人生死,这个黑衣保镖看起来也是够狠的。
    可惜的是,这次他遇到的是苏锐,后者已经把他的样貌给深深的记下来了。
    “放心好了,我会折磨死他的。”苏迎龙说着,还揉了揉自己的脑门,那里的乌青之色似乎越发的浓重了起来。
    苏锐把这些对话全部的收入耳中,主动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这是一辆宾利添越,苏锐坐的是后排的右侧。
    “妈的,那是我的位置!”
    苏迎龙怒道。
    这辆新车他还从来没有坐过呢,回国之前特地让父母买的,可是,这么好的座驾,他自己还没来得及享受,就被苏锐给抢先了!
    珍贵的第一次啊!
    “土包子!知不知道这车值多少钱!”他愤怒的说道:“就算把你给卖了,你都赔不起!”
    已经坐进了车里的苏锐显然是听不见这句话的,可是,就算是他听见了,也不会作何反应的。
    使了个眼色,苏迎龙让一个黑衣人坐进了后排,而他自己则是坐在另外一辆车上。
    除了宾利添越之外,还来了四辆奥迪车,前呼后拥的,显得好不气派。
    苏锐坐在添越上,把这一切都看在眼中,他眼底的冷芒更加浓烈了。
    “你们这苏少爷究竟是何方神圣?”苏锐淡淡的说道,“苏家的几个少爷在首都都挺有名的,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这号人物呢?”
    “呵呵,这也是你能知道的?”那个黑衣人冷笑着看着苏锐:“最好还是操心操心你自己吧!既然已经上了这辆车,能不能活着下去都两说了!”
    苏锐眯了眯眼睛,看了看车子的行进方向,似乎是在朝着苏家大院所在的位置行驶着。
    “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苏锐笑眯眯的说道。
    要是这辆添越最终开进苏家大院,那可就搞笑了。
    不过,和苏锐预想中的还是有点区别,他们的车队在距离苏家大院不远的地方拐了个弯,开进了另外一条路。
    这时候,坐在添越副驾上的一个男人出声了。
    苏锐一开始就注意到了他,但是此人一直没说话,也就没理他。
    其实,从先前的表现来看,此人的地位应该是不低的,毕竟,从开始迎接苏迎龙的时候,就连司机都下了车,可是这个家伙却一直呆在车上。
    这个男人看起来有四十多岁,个头不算高,眼睛很小,其中透着精明的神色。
    他的手中一直在摩挲着一个手串,而脖子上却挂着一大串琥珀色的佛珠,那色泽和质地一看便是价值不菲。
    不过,他穿着黑色衬衫,戴着佛珠,便给人带来一种很不和谐的感觉。
    他偶尔会从后视镜里面打量着苏锐,但是苏锐却压根就没和他对视过。
    “在首都,有些人真的是你所惹不起的。”这个男人翘着二郎腿,看着手中的手串:“不要以为自己有点钱,就能够谁都不放在眼里,我不妨告诉你,年轻人,这次你真的是踢到铁板了。”
    他的语速慢悠悠的,不过,这样的语速偏偏给人带来一种非常狠辣的感觉。
    这是个狠人——苏锐在心中做出了评价。
    “我只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罢了。”苏锐似乎还不死心:“怎么,照你这么说,这天底下就没有道义和公理可言了吗?”
    他是故意把自己表现的这般傻白甜,而苏锐越是这样,敌人可能越是提不起重视。
    此刻,苏小受化身成为了苏小傻。
    “你还真是够单纯啊。”那个男人冷冷的笑道:“我倒是很想问问你,这世间什么叫做道义,什么叫做公理?”
    “不违伦理,不违本心。”苏锐直接说道。
    “说的跟放屁一样。”这个男人嘲讽的冷笑道:“可惜你不知道,这世界上只有一种东西可以称得上是道义和公理,那就是这个。”
    说话间,此人攥起了拳头,给苏锐示意了一下。
    “拳头最硬?”苏锐还是冷笑了两声:“我觉得拳头还是应该用来应对外敌,至于欺负弱小……这算什么本事?”
    “你还是太年轻了些,小伙子,你看看我的手,仔细看。”这个男人的嘴角露出了嘲讽的冷笑,他指着自己的拳头:“你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了拳头……还有指甲缝里的污垢。”苏锐说道。
    这句话丝毫不给对方面子,可是,那个黑衣男人权当没听到,而是说道:“你只看到了拳头,却没看到拳头里面的……权力!”
    拳头里面的权力!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这个黑衣男人的眼睛里面竟是露出了一种飞扬的神采来!
    很显然,他有一定的权力,而且对更大的权力表现出了浓浓的向往之情!
    然而,他却不知道,若是真正的论起权力和势力来,坐在后排的这个年轻男人足可以对他形成碾压之势!
    “可是,有了权力又怎样?”苏锐继续冷笑着问道:“难道有了权力之后就能够逼迫别人吗?难道有了权力之后就能够仗势欺人吗?难道这样会获得快感?”
    “你说的没错!这样的确可以获得快感!而且是极大的快感!”这个男人对苏锐的添堵没有丝毫动怒的意思,反而微笑着说道:“你现在跟我说这些,说明你还从来没有体会过权力的味道,等你体会到了,就会明白,有权力的感觉,究竟多么爽!”
    “呵呵。”苏锐对此报以两声冷笑。
    对于苏锐来说,这种心态就是暴发户的心态,而且还是那种人品最恶劣的暴发户!
    “那你们就能欺负我了?”苏锐继续看起来“冥顽不灵”的说道:“难道你们的快感都是这样来的?”
    听了苏锐的话,这个男人的脸上露出了嘲讽的冷笑:“我可以非常确定的告诉你,你说的没错。只要能让苏少开心,那么就算是踩死你,又有何妨?”
    只要能让苏少开心,踩死你又怎样!
    这句话说的真是充满了霸道的意味!
    可惜他却不知道,在他后面的,是另外一个苏少,两个苏少碰撞在一起,谁会被赢?谁会被撞的灰飞烟灭?
    答案似乎很简单!
    然而,这么简单的答案,却还有很多人被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
    “这算是什么?草菅人命吗?”苏锐继续不开窍的问道。
    “草菅人命?呵呵,这句话的前提得建立在……如果你能称得上是人的话。”
    看你算不算是个人!
    这个黑衣男人摩挲着手中的珠子,说道:“你可能并不知道,在我们的眼睛里面,你连玩物都算不上,顶多就是个牲口罢了!”
    你不过是个牲口!
    这句话说的充满了高高在上的意味,充满了颐指气使的感觉!
    “你是苏迎龙的什么人?”苏锐冷冷的问道。
    不得不说,对方刚刚的那句话,已经深深的触及到了他的底线!
    有钱有势了就不起了?有钱有势就能够把人给当成牲口了?
    抱着这种想法的人,简直就是混账!
    苏锐的表情瞬间便冷了下来!
    那个玩着手串的家伙从后视镜里打量了苏锐一下,而后笑呵呵的说道:“何必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其实,你可以多看看美好的一面……譬如这辆车。”
    这辆车?
    这黑衣男人的眼睛里面露出了一丝得意之色:“这辆车价值五百万,或许,如果没有今天的话,你可能一辈子都没有机会坐进这样的豪车里面,不是么?”
    “我难道还需要感恩吗?”听了这话,苏锐眼睛里面的冷芒更加浓重了!
    这群人的优越感究竟是从哪里来的?他们凭什么看不起其他人?凭什么?
    “所以,你还是抓紧时间感受一下这辆车的豪华吧,看一看摸一摸,也许等到下了车,你某个方面的感知能力就要缺失了!”
    听了这话,苏锐的表情更加的阴沉了!
    “这难道是苏迎龙的爱车?”苏锐冷冷问道。
    “是我们的苏少最喜欢的车,我们老爷买来送给他当回国礼物的,不过他一直在国外,还从来没有坐过这车,倒是被你给抢了先。”
    “一个回国礼物,就这么的奢侈?”苏锐听了,表情之中带着冷笑:“那我完全可以先把这辆车给毁掉。”
    说着,他猛然一伸手,抓住了身边黑衣保镖的脖子!随后把车门打开,将其狠狠的踹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