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2320章 独臂男人!
    极限之上还有极限!

    司徒远空的那七个动作,在苏锐看来,已经把力量流转的所有方式全部精准的阐述了一遍,这是司徒老人家毕生的经验总结,已经很难再有新的突破了,可是没想到,在苏锐今天见识到了松本的攻击方式之后,竟然觉得这一切还可以有更新更强大的变化!

    他像是发现了新世界!

    可惜的是,现在苏锐并没有多少时间去体会新世界的模样,他不得不面对一个非常致命的问题——松本的长刀已经来到了他的脑袋上面了!

    浑身的力量骤然间爆发,苏锐猛然举起军刺,硬生生的抗下了这一击!

    松本携带着自上而下的力道,妄图在这一招之内解决问题,因此,当两人的武器发生接触的那一刹那,苏锐脚底的瓷砖都轰然碎裂了!

    然而,即便承受了如此强大的攻击力,苏锐仍旧站直了身体,完全没有半点佝偻的模样!

    “傻逼。”

    苏锐骂了一句,军刺猛然回收,身体也朝侧面跨了一步!

    在这种强力的相持状态中,竟然还能完成躲避!说明了什么?

    松本的心中猛然一凉!

    这说明苏锐先前根本就未尽全力!

    “你存在的意义已经结束了,接下来,该看我的了。”

    苏锐在闪身的过程中,说了这样的一句话,随后,他的右脚猛然暴起,狠狠的抽向了松本的腰间!

    面对这样的攻击,松本竟然也没有躲避!

    他想学着苏锐之前那种以攻对攻的方式,宁愿两败俱伤,也想趁机伤到对方,看看谁先能躲得开!

    毕竟,苏锐这次用的是脚,而他用的是刀!从武器上来讲,松本是占了绝对的大便宜!

    此时,松本的速度似乎要更快一步,他的长刀已经抢先来到了苏锐的脖子前面!

    “你死定了!”松本狞笑着大喊道。

    可是,就在这时,苏锐看也不看,忽然抬起了左手!

    他难道要用手臂硬接这一招吗?

    开什么国际玩笑!

    松本相信,自己绝对可以把苏锐的手臂和脖子齐齐削断的!

    真的能够做到吗?

    就在松本的狞笑已经放到最大程度的时候,他的武士长刀劈在了苏锐的手腕之上!

    可是,预想之中的血溅五步并没有发生,长刀竟然发出了铿然一声响,根本没有削断苏锐的手腕!

    松本反而发现,自己的手被狠狠的反震了一下!

    苏锐的手腕,似乎是金属做的!

    “这是什么东西?”

    松本大惊失色,可是他已经来不及防守了,苏锐的狠狠一脚已经抽在了他的腰间!

    松本的身体顿时失去了平衡,他的肋骨断裂了好几根,整个人直接砸到了泳池的另外一边!

    砰!

    天知道苏锐这一下使出的力道究竟有多大,泳池的另外一边墙壁竟是被生生的砸碎了!

    苏锐并没有趁他病要他命,而是静静的站在原地。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腕,内心深处还是觉得很震撼。

    刚刚那一下攻击如此狠辣,可是,苏锐利用苏无限给他的护腕,不仅轻描淡写的挡下了这次攻击,甚至他的手腕都没怎么感觉到撞击所带来的疼痛!

    这种材料真的太神奇了!简直坚韧无比,在阻挡攻击的同时,还能拥有无限的张力!

    松本这一下被撞得不轻,肋部传来的疼痛让他似乎有点直不起腰来!

    苏锐招了招手:“来吧,菜鸟。”

    菜鸟!

    这充满了侮辱性的词语,松本的面色都涨红了,他一声大吼,忍着疼痛,抓起掉落岸边的长刀,猛然一跃,竟是这么直接的翻过泳池,朝着苏锐当头劈去!

    这一次,他那招牌式的大波浪无轨迹攻击再次重现了!

    只是,也许是由于受了伤,半边身子的疼痛让他不能如臂使指的发挥,松本的攻击的速度已经比之前下降了好大一个档次!

    即便他还在变换攻击方向,可苏锐仍旧轻易的躲闪开来。

    而恰恰是由于松本的攻击动作变慢,导致苏锐可以更加详细的观察到对方的力量流转方式!

    在这防守的过程中,苏锐看起来很被动,可他的眼睛却越来越亮!

    不得不说,苏锐的悟性真的是少见的高,很少有人能够在这方面把他甩在身后。

    足足过了十分钟,松本都快打的没有力气了,却还是没能伤到苏锐的一根毫毛!

    而且,松本极为惊恐的发现,苏锐一开始躲避的还挺吃力挺狼狈的,可是现在已经越来越轻松了!

    甚至,他已经能够提前预判到自己的攻击位置了!

    在过往的这些年里,松本凭着自己出其不意的攻击方式,让很多高手都栽了跟头,越级反杀是经常发生的事情,可是现在看来,苏锐不仅没有在这方面吃亏,反而把他给看透了!

    终于,松本再度被苏锐一脚踹开了!

    其实,这一脚并不重,苏锐也只是借此拉开了彼此的距离而已。

    “很好,现在,该你试试我的攻击了!”

    苏锐眯着眼睛笑起来:“你仔细看好,是不是这样?”

    说着,苏锐的胳膊挥动了起来!

    松本更加惊恐的发现,苏锐手中的四棱军刺开始用一种看似纷乱的轨迹朝着自己爆射而来!

    是的,就是爆射!在爆射过程中,还能保持着那种大幅度转向,这种动作……简直和松本一模一样!

    虽然苏锐的动作并不像松本那样如臂使指,也不如他那么的灵活,可苏锐在短短的时间里面,就能做到这样的程度,已经是让人匪夷所思了!

    而松本真正练出这种动作,花了好几年的工夫!

    松本本能的想要举起长刀来格挡,可是苏锐的手臂骤然转向,那道乌光连续变换着攻击轨迹!让松本压根无从判断!

    若是放在以前,苏锐的攻击基本上是一招佯攻,第二招才是实招,和此时松本的动作是有着本质区别的!所以,现在苏锐的进步,已经算是质的改变了!

    松本意识到了,苏锐并没有想立即杀死他,而是在玩弄他!

    因为松本每每换一个防守动作,苏锐的军刺就能够绕开他的防守,从另一个角度出其不意的攻击!他明明可以杀死自己,可却偏偏不这样做!

    苏锐在拿着松本当人体木桩呢!

    “该死的!”松本被耍的团团转,气的直骂娘,可骂的再狠也没用,他现在根本破不了苏锐的攻击!

    这种攻击其实对步法的要求非常高,整个身体的协调性和力量流转都得达到很高很熟练的层次才能做出来,可苏锐在这方面本身就已经有了极强的基础了,因此现在并不像松本想象中的会遇到这么多的壁障。

    又过了五分钟,松本已经绝望了。

    他大吼一声:“杀了我,我的师父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苏锐冷笑着,军刺不停:“是吗,那就让他来好了。”

    松本的天资固然不错,但是苏锐认为他肯定不是靠着自己走到今天的,定然是有师父的,能够悟出这种几乎改变常理的攻击方式,这个师父一定是个惊才绝艳的人物!

    “等他来了,你就死定了!”松本大吼道。

    “那好吧,我期待着那一天。”苏锐眯了眯眼睛,眼里释放出了一抹冷芒:“那就……再见吧。”

    说着,四棱军刺在空中绕了一大圈,划出了一道极为完美的弧度,然后准而又准的扎透了松本的脖子!

    这道乌光一放即收,松本的颈椎也被军刺扎断了,他捂着脖子,脑袋耷拉向了一边,然后重重的栽倒在地!

    他的脖子上多出了一个触目惊心的血窟窿,鲜血从窟窿里面汩汩流淌而出!

    一个武道天才死了。

    苏锐默然的站在原地,看了对方的尸体好一会儿,然后才摇了摇头,走向了马场红叶。

    后者还蜷缩在墙角,捂着肚子,瑟瑟发抖。

    院子里面都是鲜血,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这对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场面的马场红叶产生了强烈的刺激。

    苏锐走过去,坐在了她的身边。

    后者本能的伸出双臂,把苏锐紧紧的抱住了。

    苏锐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你呆在我身边了吧?”

    马场红叶总算是认识到了,今天这经历将会成为她毕生难以忘却的……阴影。

    “我好怕,好害怕……”马场红叶连声音都在颤抖着。

    “快点离开这里吧。”苏锐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我们永远也不要再见面了。”

    苏锐之所以这样说,是在保护马场红叶,否则的话,在未来的时间里面,马场红叶还不知道得再被绑架多少次呢。

    马场红叶点了点头,她终于认清了现实。

    她喜欢这个男人,但是却没有呆在他身边的勇气。

    苏锐想要把马场红叶给扶起来,可后者双腿发软,根本无法自行站立,没办法,苏锐便把她横着抱起来,然后走进了房间。

    半个小时后,马场红叶终于冲掉了身上的血迹,当着苏锐的面换上了一身衣服,当然,她这并没有勾引苏锐的意思——刚刚经历了鬼门关,马场红叶哪还有心思往这方面想?

    “去找你的助理,离开这里,剩下的事情,我来搞定。”苏锐眯了眯眼睛。

    他给国安打了个电话,让他们来处理房间里的后续事宜,在马场红叶走后,苏锐随后也退了房。

    他要去清城。

    …………

    在一辆出租车上,一个抱着吉他盒子的男人面无表情的说道:“去清城。”

    出租车司机看了看他空荡荡的右臂袖管,不禁觉得有点奇怪,忍不住问了一句:“您少了一条胳膊,还能弹吉他吗?”

    ——————

    ps:今天就一更了,晚上要直播,下午得和主持人碰碰头。

    直播地址我已经写在烈焰的微信公众号里了,晚上八点开始,本烈焰的直播访谈,不见不散!

    咱们都要友好啊,要有爱啊,要多夸夸我,不要黑我,不然老是提大保健之类的,人家美女主持人会不好意思的。

    见证我们烈焰军团强大力量的时刻来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