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2243章 他还嫩得很!
    就在贺天涯和电话那端的男人交流着的时候,苏锐正乘坐着那辆立下了大功的出租车,来到了一个咖啡厅里。

    “今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你知道吗?”苏锐说道。

    “听说了。”苏意抿了一口咖啡,他接到苏锐的电话之后,就立刻从办公室里赶了过来。

    这间咖啡厅很有格调,苏意经常会过来,他平日里公务缠身,忙的不可开交,可是,很少有人知道,苏意很多决策的形成都是在这一间咖啡馆里发生的。

    “你觉得会是谁干的?”苏锐问道。

    “还能是谁?”苏意笑了笑,再度抿了一口咖啡,然后靠在沙发上,揉了揉眼睛。

    这句话已经表达了苏意的观点了。

    在旁人看来,这扑朔迷离的事情根本无从着手,可是在苏意看来,这并没有什么难度。

    到了他们这个年纪,已经经历了太多的风风雨雨,很多事情一眼就能够看穿了。

    他很累,很疲惫。处于这个位置上,无数的事情快要将他湮没了,以往的苏意能够游刃有余,可现在他的弦却也绷得紧紧的了。

    “你现在是不是很羡慕苏无限那样的生活?”苏锐一提起苏无限,压根就没什么好话:“这家伙总是呆在君廷湖畔,把自己伪装成世外高人,别人以为他是闲云野鹤,其实我觉得他就是个装逼货。”

    估计这个时候的苏无限又该打喷嚏了。

    苏意睁开眼睛,笑了笑:“只能说人各有志吧,我确实没有大哥那么潇洒。”

    “你还没说这次事情到底是谁搞出来的呢。”苏锐说道。

    “你心里都有答案了,还要来问我啊?”苏意笑了起来:“其实我可没有你想象中那么紧张。”

    “你知不知道这件事情爆发出来之后,可能会对你造成什么影响?”苏锐摇了摇头:“万一白克清他……”

    “白老三不是那样的人,否则的话,他又怎么可能走到今天?”苏意笑了笑:“这一点我还是很相信他的。”

    “巨大的利益面前,谁都可能铤而走险。”苏锐说道。

    “整个首都,敢这样铤而走险的,估计也没几个人吧,但是白克清一定不会。”苏意笑了笑,说道:“其实就算是你不去营救,白老三估计也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苏锐眯了眯眼睛:“这样看来的话,我们想到一起去了?”

    说完,他用手指沾了沾玻璃杯中的水,然后在桌子上写了个字。

    这个字是——贺。

    写完字后,苏锐用询问的眼神看了看苏意,后者点了点头,然后把杯中的咖啡缓缓的喝光。

    英雄所见略同。

    他们不需要事实依据,不需要蛛丝马迹,只要根据人物性格,就能判断出最终的结果。

    而这种结果,很大程度上是无限的接近于事情真相的。

    “你准备怎么办?”苏锐说道,“要敲打敲打贺天涯吗?”

    “目前看来,只要他不瞎搞,我是不会动他的。”苏意微微的笑了笑:“这样会乱了辈分的。”

    的确,苏意所说的没错,在首都这样长辈出手教训晚辈,会被人用唾沫星子给淹死的。

    “你竟然还抱着这种观点?这是保守,还是被动?”苏锐听了,没好气的说道。

    “再被动也不会有你被动。”苏意的心情看似并没有太坏。

    “可是,贺天涯都玩到你的头上来了。”苏锐撇了撇嘴。

    “他还嫩的很。”苏意给出来一个看似很托大的评价。

    嫩的很吗?

    贺天涯已经是聪明到了极点,各种阴谋诡计信手拈来,可是,在年轻一辈中如此杰出的人物,落在苏意的眼睛里面,竟然只是三个字的评价——嫩得很!

    苏锐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只是不知道贺天涯得知这个评价之后会不会吐血。

    “你给了我信心。”苏锐很认真的说道。

    “我看出来了。”苏意摇了摇头:“不过,还是不能掉以轻心,盯着你的人太多了。”

    “我已经开始布局了。”苏锐眯了眯眼睛:“我不能总是一直被动下去。”

    “的确,一直被动才是你的风格。”苏无限笑道:“这算是你的转变吗?”

    “不,你可以当成狗急跳墙。”苏锐一本正经的说着。

    而这句话却让苏意有点忍俊不禁了。

    “宁海那边的事情,你有眉目了吗?”苏意又问道。

    “根据我的猜测,宁海那次并不是贺天涯干的。”苏锐说道:“并没有谁傻到挖坑挖到差点把自己给埋了。”

    贺天涯被那辆渣土车硬生生的给撞到了河里,苏锐可是亲眼看到的。

    如果不是苏锐舍身相救的话,那么贺天涯肯定就淹死当场了!

    就算是贺天涯的性格中充满了冒险精神,也绝对不可能这样干的!

    “那可能是谁呢?”苏锐又说道:“我花费了那么大力气,好不容易找到突破口,结果证据链又断了,这让我很无奈。”

    敌人太狡猾了。

    苏意的人生经验这时候得以发挥作用了:“既然不能找到证据,那么就只有一个办法了。”

    苏锐紧接着把话头接过来:“我明白,你是要凭经验,对吗?”

    “根据我的判断……”苏意也用手指沾了沾水,在桌面上写下了一个字。

    苏锐的眼睛骤然间便眯了起来:“你认为……是他?”

    …………

    等到苏意离开之后没多久,有一辆轿车沿着道路缓缓驶来,透过车窗,苏锐看到了坐在驾驶室里的姑娘,然后笑了起来。

    来者正是周安可。

    她今天穿着职场女性最喜欢的修身小西装,可是这一身干练的衣服,却被她穿出了江南水墨画的感觉,周安可身上有着浓浓的水墨气质,无论怎样打扮,都能够让人一眼便认出她是个来自江南水乡的美女。

    看到苏锐,她的眼睛里面流露出无法掩饰的欢喜。

    不过,即便心中激动,但是以周安可的性格,把这种情绪表现在脸上的时候,就变成了淡淡的微笑,只是这微笑之中带着浓的化不开的甜意。

    苏锐伸出手来,把周安可拥入了自己的怀中。

    嗅着头发间的熟悉气息,苏锐说道:“感觉你最近变瘦了。”

    “这怎么能感觉的出来?”周安可反手抱着苏锐,这让她感受到了浓浓的安全感。

    不过,说完之后,她这才意识到苏锐真正想表达的意思是什么,于是俏脸顿时变得通红。

    从苏锐的怀中退开了,周安可本能的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胸前,然后说道:“我没瘦。”

    苏锐哈哈大笑。

    “时间不早了,我们去伯顿酒店吧?”周安可红着脸问道。

    “好。”苏锐说道:“你最近都住在酒店里面吗?”

    周安可拉着苏锐上了车,一边熟练的发动车子,一边说道:“住在酒店里也挺方便的,上班就下楼,下班就上楼,省的挤首都地铁了。”

    苏锐苦笑了一下,他知道,这个姑娘为了他,真的付出了不少。

    “以前在必康的时候,你的重心在财务上,现在的工作转向了全面管理,你能适应吗?”苏锐有点担心周安可嘴硬,吃了亏都不往外说。

    “还好,其实现在发现,全面管理并没有那么难,以前在必康的时候,财务上承担的压力确实是有点太大了。”周安可拢了拢头发:“伯顿酒店不会涉及到那么多的资本运作,所以相比较而言,轻松多了呢。”

    “那就好。”苏锐点了点头,忽然想起来什么,连忙问道:“这段时间,苏无限那个混蛋没有让你为难吧?”

    “怎么会……”周安可的俏脸顿时更红了一分,她不禁想起苏家送给她的那个“传家宝”了。

    能够获得苏锐家里人的认可,她的好开心。

    “不过小姑……不,姐姐找我吃过几次饭。”周安可又说道。

    “姐姐?”苏锐顿时反应了过来,这说的是苏天清:“她这个女流氓肯定又调戏你了吧?”

    “她可不是女流氓。”周安可笑了起来,不过回头想想,她忽然觉得苏锐说的貌似还挺正确的呢。

    “普天之下就她最流氓了。”苏锐没好气的说道。

    想了一下,周安可终于还是问了出来:“你最近见到傲雪了吗?”

    苏锐很坦然的回答道:“还没有,因为她去了美国。”

    “我听说……”周安可说道:“必康在美国花了很多钱。”

    “又是投资吗?”苏锐眯了眯眼睛。

    他以前是听谷若柳说起过,林傲雪曾经把必康大量的资金往海外调,大量投资海外资产,没想到这种情况目前还在继续。

    “傲雪啊傲雪,你在忙什么呢?”苏锐在心中叹道。

    很显然,林傲雪在用自己的钱给苏锐铺路,也许在日后的某一天,这些扔出去的钱,可能会发挥出意想不到的惊人能量。

    “你这次来,什么时候离开首都?”周安可问道。

    “明天。”苏锐回答。

    “这么着急?”周安可似乎是有点意外,眼神微微一黯。

    “我现在就像是个陀螺一样,整天连轴儿转。”苏锐苦笑道:“不把那些事情解决了,我的心永远安静不下来。”

    “这次出去……危险吗?”

    周安可很担心,她忽然觉得自己特别没用,似乎根本没有什么地方能够帮助到苏锐,甚至连帮他分担情绪都做不到。

    “应该……”苏锐不想骗周安可,“有点危险。”

    而苏锐这见惯了危险的人,都说有点危险,那事情的真相就是——非常危险!

    ——————

    PS:昨天看望了两位病重的老人,今天还要出去一整天,去办事,第二更晚上回来再写,估计要十点左右能发布,祝大家周末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