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2234章 你还记得福利院的大火吗
    这治安负责人是真的不想陪领导吃小龙虾,他在想,自己若是坐下,是不是得全程挨训?

    纠结了一下,他还是说道:“我可以站在一旁给您剥龙虾……”

    苏锐直接就笑的喘不过来气,这马屁拍的也太不准了,直接拍到马蹄子上了。

    要是这家伙真的剥了龙虾,传到网络上,定然又会引起轩然大波了。

    白克清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看你的出息,坐下。”

    大领导发话了,这治安负责人自然得听从,他小心翼翼的坐下了,浑身紧绷,后背挺的很直。

    服务员把餐桌收拾了一番,然后重新上了龙虾。

    “来,吃吧。”白克清说道。

    他的胃口真的相当不错。

    这负责人明显有点紧张,开始颤抖的戴上手套了。

    “基层工作不容易,我也没有压你们的意思,但是,有些地方的死角还是太多了,还是要多清理清理才行。”白克清说道。

    “是的,这次是我们的工作太不到位了。”负责人说道。

    “基层人员少,任务重,而且,首都这美食街每天客流量这么大,有不到位的地方也正常。”白克清话锋一转。

    这负责人和白克清之间的级别差了好几级,此时听到大领导竟然说出了这么贴心的话来,心中顿时一松。

    苏锐也点了点头,发生这样的事情,确实不能全怪基层警察,到处都有渣滓,白克清今天遇到了危险,可他并没有直接的发火,这已经相当的难能可贵了。

    “你也不用担心你的领导会批评你,他那边我会打招呼的。”白克清说道:“不过,这种事情很棘手,可大可小,如果能够减少一些发生的频率,其实更好。”

    “我回去之后一定加强管理,避免类似的事情再发生。”负责人表决心。

    苏锐却提出了不一样的观点:“其实,发生这种事情,已经不是公安部门的责任了,主要还是公民的素质参差不齐,就算是再多的警力也不可能完全杜绝这种情况的发生。”

    “这是一件任重道远的事情。”白克清轻轻的叹了一声。

    如果想要人人的素质都很高,这件事情就比较难办到,哪怕花上几十年的时间。

    这种问题确实太深奥,已经牵扯到了上层建筑的问题,白克清若有所思的看了苏锐一眼。

    苏锐却笑道:“三哥,我说这句话并没有别的意思。”

    其实,有没有别的意思,只有他自己知道。

    打机锋和藏深意,是苏锐最不喜欢但却很擅长的事情。

    那名治安负责人看了苏锐一眼,心头突突一跳,这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究竟是谁,竟然能够和白克清称兄道弟!

    他距离那个圈子实在是太过遥远,因此就算是想破了脑子,也猜不出来苏锐的真正身份。

    “任重道远,没有谁能够保证这一点。”白克清说道:“哪怕再过一百年,或许现状还不会有多少的改变。”

    苏锐点了点头:“这是实话。”

    “但是现状已经好很多了。”白克清喝了杯啤酒:“说实话,站在我们这个位置上,所有事情的出发点都是国家和人民,就算是再自私的人,也不会考虑自身了。”

    这句话让苏锐的心底触动了一下。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白克清的眼神告诉了苏锐,他没有骗人。

    他和苏意,都是有家国情怀的人。

    只是,最终谁能够跨出那最后一步,还要牵涉到很多方面,这种博弈和权衡是长期的。

    那个治安负责人一直处于神经紧绷的状态,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于是只能“适时地”插了一句嘴:“白主任,您真厉害,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苏锐听了,一口啤酒差点喷了出来。

    这个治安负责人明显很少进行溜须拍马之事,本身也过于紧张,这句话说的太刻意太生硬,让白克清本人都笑了。

    “这位大哥,你不用这么客气,否则白主任是会起鸡皮疙瘩的。”苏锐笑着说道。

    “哎,好好,我这人一遇到领导就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负责人很尴尬。

    苏锐转向了白克清:“三哥,我忽然觉得,你和我二哥特别像。”

    在这段敏感时期,苏锐所说的话可是个绝对的敏感话题,

    “我和苏意很像?”白克清摇头笑了笑:“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

    一旁的治安负责人这次终于明白苏锐到底是什么人了!

    这位可是苏意的亲弟弟!怪不得年纪轻轻的就可以和白主任拥有平起平坐的资格!

    他的手一哆嗦,刚刚剥好的小龙虾便掉到了地上!

    白克清看了这负责人一眼,然后笑着对苏锐说道:“我虽然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但是我不得不承认,你的观点是对的。”

    你的观点是对的!

    其实,在很多人看来,白克清和苏意都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前者早期的改革手段非常激烈,虽然起到了极大的效果,但是也会引发一些矛盾,中期之后,白克清的做法便不像早期那般,但毕竟之前的名声和印象已经改不掉了,可白克清根本不在乎外界的评价,该动手术刀的时候,他会毫不犹豫的动起来,这就是他的性格,恐怕永远都不会改变。

    而苏意相对于白克清来说,在很多举措上颇有点润物细无声的感觉,在当你还没意识到的时候,许多的改变就已经悄然发生了。

    当然,该铁腕的时候,苏意同样不会有任何的手软与拖延。

    苏锐现在觉得,其实两人各有千秋,并没有谁一定压过谁的说法。

    在这个位置上,要权衡太多的关系,要考虑太多的事情,最需要保持的东西,就是——理性。

    苏锐眼前是坚决支持苏意胜出的,但是倘若从全局的角度上来考量的话,似乎无论谁能走到最后一步,对全盘来说都没有坏处,只有好处。

    当然,倘若两人能够双剑合璧,威力更是无边了。

    可是这个结果却很难发生。

    接下来,几人并没有聊太多,埋头吃了起来,在集体对付了一百只小龙虾之后,才摘下了手套。

    “白主任,您今天的话我都记住了。”那个治安负责人说道:“回去之后,我会尽我所能的去整改。”

    “好,有难处可以尽管向上面提,大方向是好的,细节也要搞好。”白克清说道,然后示意对方可以走了。

    负责人点了点头,随后便受宠若惊的离开。

    能够和白克清吃了一晚上小龙虾,他是真的有了吹牛的资本了。不过如果把这消息透露出去的话,可能没几人会相信。

    …………

    “咱们哥俩走走?”白克清说道。

    “好。”苏锐笑着点了点头:“不过我啤酒喝多了,得先去个卫生间。”

    “一起吧。”白克清毫不避讳。

    于是,两分钟后,两个男人一起站在美食街的公共卫生间里撒尿。

    苏锐听着声音,笑了起来:“三哥,您这前列-腺可不大行啊。”

    “你到我这年龄,肯定还不如我。”对于苏锐的调侃,白克清一点也不愤怒,他反而笑了笑:“等你五十岁之后就知道了,这种毛病,躲也躲不掉。”

    苏锐并没有再和白克清讨论前列-腺等男科问题,两人方便了之后,一起走在美食街上,已经是晚上十一点钟了,街上的人仍旧是熙熙攘攘的,某几家特别火的龙虾餐馆,仍旧排了几百号的人。

    “有时候觉得,当个普普通通的上班族也挺好的。”白克清忽然感慨的说道:“像我们这样,哪里好?忙了一辈子,就没几天是为了自己而活。”

    没几天为自己而活!

    这可绝对是白克清的心里话。

    苏锐听了之后,苦笑了一声:“其实,我也是一样,没几天为了我自己活的。”

    “你要是从政的话,肯定是一把好手。”白克清感慨了一句:“唯一可惜的是,你的性格不适合。”

    论起心思的缜密程度和步步为营的手段,全天下的年轻人中真的很少有几人能够比的过苏锐的。

    可惜,志不在此。

    苏锐笑着摇了摇头。其实,以他现在所掌握的资源和背靠的人脉,如果有朝一日踏入仕途的话,定然直接就展现出一飞冲天之势,无人能挡。

    “会觉得有点可惜吗?毕竟以华夏的现状来看,你完全可以站在更高的高度上的。”白克清说着,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根烟,放在鼻间闻了闻,随后又收回去了。

    苏锐并没有从他的身上闻到任何烟草的味道。

    传说这个男人以前抽烟抽的特别凶,每天两包打底,在戒烟的时候,都会拿出一根烟闻一闻,却不点燃,现在已经戒烟许多年,可这闻烟的习惯却一直保留了下来。

    “当然不会可惜,如果我愿意走仕途的话,当初就不可能干出那么冲动的事情了。”苏锐笑道:“在部队里稳稳的升到少将,然后转业地方,一路青云直上,顺顺当当的,这是很多人愿意看到的情况。”

    苏锐停顿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可是,那样就不是我了。”

    那样就不是我了。

    世界上就又少了个热血青年了。

    “你这样年轻人,已经很少见了。”白克清抬头看着夜空,略带怅然的说道:“我们年轻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可惜,无法把心态一直保持到老。”

    苏锐能够从这句话中品读出很多的复杂情绪来。

    “三哥,我有个问题想问你。”苏锐犹豫了一下,说道。

    “尽管问好了。”白克清还是看着天上。

    苏锐看着白克清,终于问出了憋在他心中许久的一句话:“三哥,你还记不记得,以前在宁海的时候,第四福利院发生的那一场大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