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2232章 好狗不挡道!
    我若不想让贺天涯继承白家,那么他就永远都别想继承。

    这句话说出来之后,苏锐手中刚刚剥好的龙虾差点没捏住!

    这个答案又出乎了苏锐的预料!

    对于贺天涯这种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来说,难道继承白家的大权不是他们的归宿吗?

    放眼整个华夏,所有的大家族之中,每个核心子弟都挖空了心思想要争夺家族权力,可是,白克清偏偏反其道而行之!

    他甚至完全不让贺天涯接触家族核心层面,这在世家之中简直是不可想象的!

    “为什么呢?”苏锐忍不住的问了一句。

    以白家三叔的能力,想要让贺天涯成为白家的家主,这根本没有任何的难度!

    “现在子女们总是想要掌控自己的人生,可是,他们并不知道,父母的决定权才更重要。”白克清说道:“我愿意给贺天涯一个自由的环境,让他自己去决定自己的成长道路,当然,这个前提是我设定的。”

    苏锐理解白克清的意思。

    要是把贺天涯给放在国内的话,那么他从小在白家长大,耳濡目染的,长大了之后肯定和家族权力分不开干系,而白克清把他带到国外,无疑给他设定了一个自由的成长条件。

    这些年来,贺天涯很少会回来,就算是回来了,也顶多私下里探望一下白老爷子,至于公开露面这种事情,他基本上不会做。

    因此,贺天涯绝对算得上是首都世家中的一朵奇葩了。

    “其实,这次我的本意是不让他回来的。”

    白克清似乎是在跟苏锐解释:“但是,现在白家正处于风雨飘摇的时候,面对这种情况,老爷子给我打了好些电话,我若是再不让天涯回来,恐怕老爷子就得暴怒了。”

    说到这里,白克清的脸上露出了一抹苦笑:“所以……我不说的太透彻,但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我明白。”

    苏锐点了点头。

    但是白克清的这番话还是出乎于他的预料。

    因为,白家三叔似乎是在向他解释着什么。

    苏锐摇了摇头,继续开始对付小龙虾。

    “苏锐,你们年轻人打打闹闹很正常,但是,一定不要激烈到有你没我,就跟我和你家大哥一样。”白克清说的非常直白直接:“我和苏无限,这一辈子不知道明争暗斗多少次,但是我们两个仍然算得上是朋友。”

    “三哥,我明白你的意思。”苏锐惊讶于白克清的坦诚,毕竟,能够如此坦然的说出“明争暗斗”之类的话语,即便是放眼整个首都,貌似也没几个人。

    白家老三是在对苏锐说心里话。

    “只是……”苏锐叹了口气:“其实,争来争去,都是利益之争,我回到华夏已经很久了,也并不是一开始就和白家不对付……至于贺天涯,我和他更算得上是无冤无仇的了。”

    以前的确是无冤无仇,但是现在可就真的不好说了。

    “所以,我说你们年轻人之间的事情我不掺和。”白克清笑呵呵的又举起了一杯啤酒,和苏锐碰了碰,一饮而尽:“但是,还是不要太激烈的好。”

    苏锐深深的点了点头,他当然明白白克清的意思,这说是不干涉,但他还是对这次贺天涯的遭遇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当然,这种不满并不是冲着苏锐而来。

    “三哥,你有没有想过这次事情是谁干的?”苏锐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这个很敏感的问题直接问了出来。

    “我也不知道。”白克清苦笑了一下:“哪个当爹的都不想让儿子受这样的罪,要是知道谁是幕后主使者,你觉得我会让他好过吗?”

    他说的非常直白,苏锐点了点头。

    “不过,三哥,白家这次对我的误会可能会比较深。”

    苏锐说道:“所以,我虽然没从那场车祸中受到什么伤害,但是,找出幕后凶手也是我义不容辞的事情。”

    “好一个义不容辞。”白克清听了这话,把手套摘掉,直接拿起了酒瓶:“来,吹一个。”

    直接吹瓶子?

    苏锐愣了一下,似乎觉得这个提议和白克清的身份有点不太相符合,毕竟,那么大的一个领导,在小龙虾饭店里面对着酒瓶直接吹,给人的感觉确实有点太违和了些。

    然而,苏锐也明白,或许白克清就是这样的真性情,虽然他刚刚的话语之中有一些提醒或者说是建议的成分在其中,但是总体来看,白克清的表现确实挺真诚的,而且毫无架子,让人非常舒服。

    能够一步一步走到这样的高度,白家虽然有着一定的助推因素,但更多的还是靠白克清自己的努力。

    这些年,白克清很低调,一直处于厚积薄发的状况之中,谁也不知道他究竟积累了多么深厚的底蕴。

    这一点,苏无限恐怕就做不到,要是白秦川来见他的话,苏无限绝对不会多寒暄一句,而是开门见山的问其到底有什么事情,有事就说,没事就滚。

    其实,这些人都是妙人。

    苏锐和白克清的战斗力可谓是十分惊人,两人合力解决掉了一百只龙虾之后,白克清竟是又要了一百只。

    “我们能吃的完吗?”苏锐苦笑着说道。

    “你这小伙子可别比不过我这老家伙。”白克清笑着说道。

    “您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我确实比不上啊。”苏锐很认真的拍了个马屁。

    不过这确实是他心中所想。

    白克清的年纪其实不小了,但是看起来确实要比他的真正年纪年轻十岁以上,能够在每天那么高强度的工作状态下,还能保养的那么好,确实是相当不容易的。

    就在这个时候,服务员端着一大盘龙虾走了过来,结果,她被一个从桌子旁经过的壮汉挤了一下,餐盘一歪,结果少许的汤汁从餐盘中洒了出来,全部浇到了白克清的袖子上!

    虽然汤汁并不算多,但是白克清今天穿的是一件白色衬衫,红褐色的龙虾汤汁在袖子上异常显眼。

    这样的汤汁浇上去,洗都洗不干净,很显然,这身衣服是别想再穿了。

    服务员吓坏了,连忙低头道歉:“先生,对不起,对不起,我刚刚被挤了一下,盘子这才歪了。”

    苏锐连忙拿了几张抽纸,递给了白克清。

    后者擦着衣服,似乎并不介意:“没事,没事。”

    还好这是龙虾汤汁,要是开水的话,恐怕白克清就不能轻描淡写的这样说了。

    不过此时他的态度让服务员提到嗓子眼的一颗心落回了肚子里:“先生,谢谢您,谢谢您,您的衣服我会赔偿给您的。”

    可是,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那个壮汉此时却压根没有任何道歉的意思,反而推了服务员一把:“给我起来,好狗不挡道!”

    这货一说起话来,满嘴都是酒气,显然喝了不少。

    苏锐的眉头轻轻一皱,指着白克清的袖子:“没点道歉的意思么?”

    这个壮汉穿着黑色的紧身背心,露出了一身极有型的腱子肉,显然是个健身狂人,他嘲讽的看了苏锐一眼:“就你这小鸡崽儿,也想让我道歉?我特么又不是故意的,有什么好道歉的?”

    我又不是故意的!

    苏锐看了他一眼:“你这句话说得可真够理直气壮的。”

    “给我个说法吧。”白克清淡淡的开口了。

    先前,他原谅了服务员,但是,对这壮汉却是截然不同的态度。

    对方那一身肌肉虽然强悍,可白克清却没有半点退让的意思。

    如果对方刚刚态度很好的向他道歉的话,或许白克清就不予追究了,但是现在,对方犯了错,却还是如此嚣张的模样,白克清就不打算放过他了。

    如果这个壮汉知道,被他泼上龙虾汤的人竟然会是这个国家未来的高层领导之一,不知道他会作何感想。

    对于白克清的反应,苏锐并不意外,如果他连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勇气都没有,怎么可能走到现在这个高度呢?

    只是,看对方这腱子肉,如果一拳砸下来的话,白克清能受得了吗?

    此时,嘈杂的饭店已经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这几人的身上了。

    白克清一开口,带着一股淡淡的上位者威压,在场的食客们明显感觉到呼吸变得压抑了一些,但他们却没意识到是怎么回事。

    “老子就不道歉了,怎么着?弄死我啊?”这壮汉略微弯下腰,指着自己的鼻子,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

    “给你三秒钟,道歉。”白克清说道。

    他并没有抬头,而是看着桌上的龙虾盘。

    “哈哈哈,你们听听,竟然有人敢让我道歉!在这条街上,从来没有人敢对我说这样的话!”壮汉哈哈大笑。

    这时候,角落里一桌人全部大笑了起来,就像是遇到了天大的喜事一样。

    这群人个个都是肌肉壮汉,纹龙画虎的,看起来非常的凶悍。

    “我觉得吧,遇到这种人,别说给他三秒钟了,半秒钟都多余。”苏锐摇了摇头。

    “你说什么?”这壮汉对苏锐露出了狰狞的神情。

    后者看都没看,猛然一伸手,抓住了这壮汉的后脑勺,然后猛然一按!

    于是,这壮汉便失去了重心,他的脸华被丽丽的按进了一盆麻辣龙虾汤里!

    ——————

    PS:第三更送上,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