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2229章 哥俩好?
    在院门打开的时候,苏锐还抱着苏炽烟躺在地上呢。

    两个人这一跤摔的十分尴尬,皆是仰面跌倒,苏锐的后脑勺还磕在了地面上,让他眼冒金星,根本没注意到院门被打开了。

    苏炽烟倒是没受什么伤害,但是也被惊吓了一番,不过她这样仰面躺在苏锐的身上,忽然想起来曾经在浴室之中发生的事情——那一次,貌似他们也是这样摔倒的。

    一想到曾经的情形,苏炽烟便没了力量,一时间甚至忘记了从苏锐的身上站起来。

    “满满都是回忆啊。”罗露露穿着一身紫色比基尼,腰间系着一条纱裙,高挑的身材看起来风情万种。

    她推开院门,刚刚感慨了一句,便看到了前方躺着的两个身影!

    “哇哦,貌似他们有我们当年的风采……”罗露露赞叹的说了一句。

    穿着浴袍的苏无限抬起头来,也看到了这场景,整个人都不好了!

    苏锐仰面躺在地上,而苏炽烟正被他给抱在怀里呢!

    人世间本来有很多的巧合,但并不是所有的巧合都会变成尴尬。

    偏偏苏锐这人的尴尬指数特别高。

    苏无限站在那里,看着此景,甚至都忘了离开。

    大家都是成年男女了,谁还不明白这样的动作究竟代表着怎样的意思?

    “年轻人的事情,不用管太多。”罗露露看到苏无限似乎处于了爆发的边缘,于是在苏无限的耳边劝说道:“这都是俊男靓女的,要是不发生点什么才不正常呢。”

    听了这话,苏无限的表情僵硬,面色已经铁青了。

    他想要尊重养女的情感,不想干涉她的私生活,可是眼前这种情形,让苏无限实在是迈不过去这个坎儿。

    尽管他曾经提前做过很多的心理工作,他也知道苏炽烟和苏锐没有血缘关系,但是……想象归想象,现实归现实。

    苏炽烟先前听到了院门打开的声音,紧接着看到了苏无限,立刻,她的脑子嗡的一声响!在刹那间变得一片空白!

    “快起来。”苏炽烟说着,挣扎着起了身,苏锐压根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还在地上感慨他的后脑勺有多疼呢!

    结果,苏炽烟刚刚站起来,还没迈开一步呢,脚底再度一滑!

    砰!

    这一次苏炽烟摔的很有技术含量,她的胳膊肘不偏不倚的,正好砸在了苏锐的小腹以下!

    苏小受同志不知道对多少敌人的这种要害位置进行过攻击,可是这一次,终于轮到他中招了!

    苏炽烟的胳膊肘,携带着她的体重所转化成的动能势能,精准的命中了苏锐。

    如果没有亲身体验过的话,绝对无法想象这种疼痛!

    苏锐的双脚和头部登时就离开了地面,整个人被砸成了倒着的拱门,然后嗷的痛呼了一嗓子!

    这一下,苏无限和罗露露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两个人滑倒才会导致这样的姿势出现!

    看着苏锐疼的脸都变形了,苏无限忽然觉得空前解气!

    这个家伙竟然忍不住的仰头哈哈大笑了起来!

    可是苏炽烟却慌了,她连忙扶着苏锐,关切的问道:“疼的很厉害吗?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

    苏锐疼的满脸都是汗,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要不我给你揉揉?这样能不能减轻点?”苏炽烟内疚的不行。

    可是,当她准备伸出手给苏锐揉揉的时候,忽然发现,这地儿根本不是她能碰的。

    苏炽烟登时囧的不行。

    苏锐疼的倒吸冷气,满身都是鸡皮疙瘩。

    “没事,没事……”苏锐咬着牙说道,可是他这样子,任何人看起来都不会认为他“没事”的。

    …………

    十分钟后。

    一个大温泉池中,两男两女分坐四角。

    “这种滋味儿可不好受吧?”苏无限问道,可他的语气中明显带着一股揶揄的感觉。

    确实不太好受——苏锐的表情到现在还是发苦的。

    可是他越是这样,苏无限就越是开心。

    后者可以确定,自己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这么爽过了!先前在门口所产生的不快,此时全部都烟消云散了!

    “苏无限,你还有没有人性,老子都疼成这个样子了,你还笑?”苏锐差点没被气死。

    他现在捂着小腹夹着双腿的样子,真是要多小受就有多小受。

    苏炽烟在一旁红着脸,她可没有幸灾乐祸,反而内心充满歉意。可再歉意也没用,自己的老爹还在这里呢,她不可能当着老爹的面说出关心苏锐的话来。

    罗露露看着此景,早就笑的前仰后合了。

    苏无限的心情大好,然后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紧接着,他的脸色就变了。

    苏炽烟见此,几乎要把头给埋进温泉池中了!

    “炽烟,这茶叶是怎么回事?我怎么喝起来像是我书房里的冻顶乌龙?”苏无限冷着脸问道。

    “这茶叶……”苏炽烟实话实说,“是我从您的抽屉里拿的……”

    苏无限什么话都没说,动作停顿了一下,然后把茶水一口闷了。

    “爸,我想着你平时也不太喝,于是就拿给苏锐了……”苏炽烟说道。

    “女儿都是胳膊肘向外拐的。”罗露露笑道:“炽烟啊,你这都还没嫁人呢,就已经这样向着苏锐了,以后可该怎么办?”

    这么禁忌的话题,竟然被罗露露很轻松随意的说了出来。

    于是,现场的人都是十分的尴尬。

    苏炽烟使劲的咳嗽了两声,说道:“罗阿姨,这件事情其实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这次来见苏锐,主要是想和他商量商量最近发生的事情。”

    “那你们商量出什么结果来了吗?”

    “差不多了。”苏炽烟说道。

    “既然商量的差不多,那就抓紧去做吧,别拖着了。”苏无限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看你猴急的样子。”罗露露瞥了苏无限一眼,“年纪都这么大了还不安分,真是的。”

    说着,她伸手拍了拍苏无限的大腿。

    “你想什么呢?”苏无限没好气的说道:“我是嫌面前这两人看起来太碍眼了。”

    “那咱们走吧。”苏炽烟关切的对苏锐说道:“你现在能走吗?”

    苏锐哭丧着脸:“勉强还是能走的吧。”

    然后,这货便夹着双腿,撅着屁股,十分艰难的离开了温泉池。

    “哎呀,这屁股真翘。”罗露露看着苏锐的背影说道。

    后者听了这话,脚底一滑,重又摔倒在地。

    苏无限也是忍俊不禁,笑着喊了一声:“你要是去见白老三,可不能夹着裤裆去,不然老苏家丢人就丢大了!”

    苏锐转过脸来,带着惊讶的神情:“你怎么知道我要去见他?”

    苏无限没有任何解释,直接甩了甩手:“滚吧,快滚。”

    …………

    半个小时后,苏炽烟看着苏锐的样子,笑了起来。

    苏锐正闷着头坐在床上呢,这货刚刚在浴室里用凉水猛冲了十分钟,看起来状态好了一点了。

    “刚刚你的动作实在是太稳准狠了。”苏锐无奈的说道。

    “希望你能越挫越勇。”苏炽烟掩嘴轻笑,看到苏锐没事了,她也可以开玩笑了。

    “越挫越勇,这词放在男人身上行不通啊。”苏锐哭丧着脸说道:“要是再来一次的话,一准儿废掉了。”

    “我怎么可能再来一次。”苏炽烟的俏脸再度红了起来。

    她想到自己先前竟然说出了要帮苏锐“揉揉”的话,简直羞的不行。

    “你说我要去见白家三叔的话,还要买什么礼品么?”苏锐话锋一转。

    “空着手去也是不错的。”苏炽烟看了看手表:“要不咱们现在过去吧?”

    “他在宁海吗?”苏锐说道:“贺天涯伤成这个样子,他理所应当来看看的。”

    “他没来。”苏炽烟说道:“他知道自己如果现身的话,会引起多么大的效应,白三叔很显然是不想让这件事情继续扩大化的,他更不想让自己成为事件扩散的源动力。”

    “这是比较成熟的做法。”

    苏锐摇了摇头:“不过也太过于成熟了,熟透了,熟老了。”

    “怎么讲?”苏炽烟一时间没能理解这句话的意思。

    “要是我的儿子被撞的话,我是肯定不顾一切也要来看望的。”苏锐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我没法这么淡定。”

    “也许他们通过视频探望了呢?”苏炽烟说道,“毕竟白三叔特别的忙。”

    “好吧,这理由勉强能说服我。”苏锐站起身来:“我们换身衣服,直奔首都吧。”

    “嗯。”苏炽烟扬了扬手,在她的手心里面,静静的躺着两张高铁车票。

    苏锐露出了苦笑:“原来你早有准备。”

    “不光是我。”苏炽烟说道:“刚刚我爸他不也一眼看穿我们要去做什么了吗?”

    “嗯,苏无限这个混蛋。”苏锐忽然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头也不回的往外面走去:“刚刚苏无限不让我好过,我也不可能让他们好过的。”

    “你去哪里?”

    “去首都之前,我得做件事情。”苏锐说道。

    两分钟后,他站在那一扇最大的温泉池院外,望着那豪华的院门,牟足了劲儿,然后猛然一脚踹了上去!

    两扇大门轰然洞开,罗露露那泼辣的骂声立刻就传了出来!

    “要死啊,谁干的?”

    “祝你们玩的开心!”

    苏锐幸灾乐祸的喊了一嗓子,然后拔腿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