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2228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苏炽烟在温泉池边写了一个“三”字。

    很显然,这代表着白家三叔。

    白克清。

    苏锐的眼睛骤然间便眯成了一条缝,一股危险的光芒从其中释放了出来。

    看到苏锐这样的眼神,苏炽烟已经明白了他的想法:“你是不是还没想好要怎么面对他?”

    “我是觉得,还不到真正直面他的时候。”苏锐摇了摇头。

    他对白克清的情感是复杂的。

    “他的履历其实算是很辉煌的了,从政路上一帆风顺,政绩耀眼。”苏炽烟摇了摇头:“其实,白家现在几乎已经把所有的资源甚至是赌注压在了白家三叔的头上,但是现在看来,三叔的地位真是越来越高,可是他和白家之间的关系也是有点若即若离了。”

    苏锐点了点头,苏炽烟分析的完全没错,目前白克清就是给人一种这样的感觉,即便白家已经被苏锐给压得抬不起头来,甚至苏无限都强势出手,把白老四白国明给逼到了墙角,狼狈不堪,可在这种情况下,白家三叔仍是没有站出来,甚至还一再要求白家,不要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

    他就像是一个最普通的旁观者,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甚至,苏锐还猜想着,白家三叔会不会根本不在意白家究竟变成什么样子?

    在苏锐看来,白克清是胸怀天下的人,他的格局很大,眼光很远,做起事来雷厉风行,一系列的改革动作也是大刀阔斧。

    他这一点和苏意还不一样,苏意是那种典型的“表面风平浪静,可胸中却有整片山河”的人。

    其实,如果站在苏锐的角度,苏意和白克清都是难得一见的帅才,无论谁能够最终胜出,对民众都是好事。

    所以,不站到那样的高度,不坐在那样的位置上,根本无法想象他们的格局是怎样的。

    “白家三叔可能已经不在乎白家是怎样的了。”苏锐沉默了一下:“就算是我去找他,可能也不会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但是他一定会表态的。”苏炽烟说道:“如果他不在乎白家的话,就不可能让贺天涯从国外回来帮忙了。”

    “贺天涯回来可不像是要帮白家的忙,这个家伙压根就没有当个白家人的自觉。”苏锐说道:“这一点很明显,从他的姓氏上就能感受到。”

    “姓氏……”苏炽烟听了这话,掩嘴笑了起来。

    “你觉得这次的事情会是谁做的?”苏锐问道。

    “我不知道,反正不是你。”苏炽烟回答的很直接。

    “当然不是我,我是不会干出那么无聊的事情的。”苏锐轻轻的皱了皱眉头:“我反而觉得白秦川的可能性要更大一些。”

    “我也是这样认为的。”苏炽烟点了点头:“除了你之外,第二嫌疑人应该就是白秦川了,可是,这件事情的风险太高,简直和走钢丝没什么两样,如果一个不小心暴露了,那么等待着白秦川的可就是万丈深渊了。”

    敢对自己的堂哥下手,如果真是白秦川做的,那么这个人可就太危险了。

    可是,虽然他的嫌疑很大,但是苏锐分析来分析去,都觉得白秦川并不至于这样做。

    贺天涯根本就志不在白家,从他的所作所为来看,此人不可能和白秦川形成竞争关系。

    那么,除了白秦川以外,又会是谁呢?

    “我前天凌晨还揍了几个白家的亲戚。”苏锐笑道。

    “那肯定是他们找打了。”苏炽烟也掩嘴娇笑了起来,在这方面,她可是无条件的支持苏锐的。

    “那就这样决定了吧,我觉得我也得见见白家三叔,和他好好的聊聊,毕竟如果说要从整个白家里面挑出一个最尊敬的人,也就是非他莫属了。”

    说到这里,苏锐停顿了一下,苦笑道:“当然,这得建立在他愿意见我的前提下。”

    “他是肯定愿意见你的。”苏炽烟说道。

    “我觉得也是。”苏锐笑了起来:“而且我觉得,他可能早就想要见见我了。”

    “你这算是自恋吗?”苏炽烟打趣了一句,又给苏锐倒了杯茶。

    “这茶叶真好,我就知道苏无限藏了不少好东西,你以后都偷偷给我。”苏锐说道。

    “我爸他其实在很多方面都很大方的,就是茶叶和酒……这两样看的很紧。”苏炽烟掩嘴娇笑,“我要是想给你弄出来的话,可能还比较有难度。”

    “苏无限那个家伙,简直就是一毛不拔。”苏锐很不平的说了一句。

    可是,在说这话的时候,他却完全没有意识到,他曾经从苏无限的手中抠出过多少值钱的东西!

    又是茅台酒原浆,又是度假酒店的,这些东西要是变卖了,够普通人花上十辈子都不止的!

    “一毛不拔吗?”苏炽烟问道。

    “是啊,没见过比他更抠门的人。”苏锐说道:“比我还要铁公鸡。”

    …………

    “阿嚏!”

    苏无限忍不住的打了个喷嚏。

    “是谁在骂我?”他揉了揉鼻子。

    “最近感冒了吗?”一个好听的女声传了过来。

    这个女人穿着一身旗袍,极为流畅的曲线全部展露了出来。

    “没有啊。”苏无限有点诧异:“反正我一般打喷嚏,都是因为背地里有人骂我。”

    “感冒了也没关系,和人家一起泡个温泉不就行了吗?”罗露露的声音带着一股浓浓的娇媚味道。

    “这地方……”苏无限抬头看了看眼前会所的大门:“我们两个也是很久没来了。”

    “满满的青春哦。”罗露露的声音虽然让人听起来骨头都要酥掉了,但是眼睛里面却露出了回忆。

    “听说这一家会所被你给了炽烟?”苏无限问道。

    “我不给她还能给谁?好歹我也把她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罗露露说到这里,瞥了一眼苏无限:“至于有人愿不愿意我变成孩子他妈,可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唉。”苏无限叹了口气,然后不答话。

    “看你的样子,真没种。”罗露露很是不满。

    苏无限看了看身边的女人:“我有没有种,你不知道?”

    “那是当年,现在你有没有种,我可不清楚啊。”罗露露说道。

    说着,这个女流氓的眼神还往苏无限的腰部瞥了瞥,后者使劲的咳嗽了两声,掩饰尴尬。

    “这会所不是说上周就要开业的么?”罗露露说道:“貌似现在还不是营业状态啊。”

    “炽烟在搞什么?”苏无限皱了皱眉头。

    他对这间温泉会所是相当有感情的,自然想要见到苏炽烟把这个会所给管理的更有条理一些。

    “哎呀,不用管炽烟的想法,咱们先去泡个澡嘛。”罗露露对苏无限眨了眨眼睛:“趁着没营业,没有其他人,多好?”

    这两人真是一对欢喜冤家,上次见面还吹胡子瞪眼的,这次就要一起泡温泉了,要是苏锐看到这个情景的话,恐怕要惊讶的眼珠子掉下来了。

    当然,他可能很快就看到这个场景了。

    “露露姐,无限大哥,你们怎么来了?”小洛和琳琳连忙上前问道。

    “来故地重游呀。”罗露露的声音之中都透着魅然之意。

    苏无限的脸皮似乎不太厚,咳嗽了两声,虽然面色没变红,但也觉得有点尴尬:“现在没营业吗?”

    “是的,没营业。”小洛犹豫了一下,她想着要不要告诉苏无限实情。

    可是没想到,罗露露根本就没有多问:“没营业正好,把院子里最大的池子安排给我们俩,我俩当年可都是在那个池子里面泡澡的,整个院子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

    罗露露说着说着便要放飞自我了,小洛和琳琳的俏脸通红,简直像是要滴出血来了,而苏无限也在剧烈咳嗽着。

    罗露露根本不在意这些,她甚至还打了苏无限一下:“你看你的样子,怎么越老脸皮还越薄了呢?”

    琳琳和小洛还没来得及解释一下,结果便听到罗露露说道:“我们两个先去换衣服了,其他的事情你们不要管了。”

    说着,罗露露便拉着苏无限,轻车熟路的离开了。

    琳琳和小洛互相对视了一眼:“这该怎么办?”

    两个姑娘前所未有的为难。

    “我们去通知一下苏总吧?”小洛说道。

    “好,咱们一起去。”琳琳也红着脸说道。

    不过,她的步子才刚刚迈出去,就迟疑了一下:“万一我们撞见苏总和苏先生……那种画面的话,会不会有点不太好?”

    小洛跺了跺脚:“我们两个撞见的话,总比让无限大哥和露露姐撞见要合适吧!”

    “反正怎么都不合适。”无奈的说了一句,琳琳便朝温泉区跑去。

    可是这时候,罗露露的声音忽然传来:“你们两个过来,看看我这泳装合不合身……”

    于是,小洛和琳琳便失去了通知苏锐和苏炽烟的最后机会!

    …………

    “这一壶茶喝完了,我再去添一些水。”苏炽烟说着,便站起身来。

    “我也出去上个卫生间,这温泉泡久了,小腹涨的厉害。”苏锐很无耻的说了一句,也跟着走出了温泉池。

    苏炽烟轻轻笑着,可是这时候,她一个不小心,踩在了瓷砖的水渍上,一下子失去了平衡!倒在了苏锐的怀中!

    后者的身手虽然高强,但是也无法对抗这种没有摩擦力的情况,脚底一滑,这一男一女齐齐仰面跌倒在地!

    而就在这个时候,这大院的门被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