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2222章 手上的纹身!
    这名出租车司机四十来岁,看起来老实巴交的,从来没有和警察打过交道的他,一听说自己可能载了个杀人犯,立刻就慌了,浑身的衣服都已经被汗水湿透了。

    苏锐看到他的时候,这个老实司机正在座位上打颤呢,从进入审讯室直到现在,他的手抖就没有停止过。

    “不用紧张,就是聊聊天而已。”苏锐笑着给这司机倒了杯水。

    后者还是没能放松下来,浑身都僵硬着。

    “我听说你很紧张?不过你只是配合调查而已,只要说出你所知道的事情,就可以离开了。”苏锐笑着说道。

    他想要用表情使得对面的男人放松下来,但现在看来略有难度。

    “我……我真的和她不是一伙的……”这司机还在连连摆手。

    “我知道你和她不是一伙的,你也不用太过于紧张。”苏锐微笑着说道;“但是你得知道,这件事情牵涉面比较广,你必须要想起来所有的细节。”

    “而且,只要你配合的好,等案件破了之后,我们会有奖金的。”

    苏锐说道。

    这一番连欠带吓的话让司机的情绪渐渐的稳定了下来,他喝了几口水,这才边回忆边说道:“昨天晚上我拉的这个女人个子不高,戴着口罩,但是头发是黄色的。”

    “嗯,请接着讲。”

    这些特征苏锐已经从监控中看出来了。

    “她上车之后有和你聊什么吗?”苏锐问道。

    “她的话并不太多,只是说了句目的地,然后几乎一路没说话。”

    “几乎没说话?你也没和她聊天吗?”

    “没有,我这个人不太会讲话,所以一路上也没说什么。”司机挠了挠头。

    “她有打电话吗?”苏锐又补充了一句。

    “没有,没打电话,不过她好像……好像发了条语音。”司机说道。

    苏锐的眼睛骤然间便亮了起来:“语音里面说的什么?”

    “她说她已经弄好了,然后后天回家。”司机想了半天,终于憋出来这么一句话!

    “后天回家,昨天的后天可不就是现在的明天吗……”苏锐再度问道:“其他话没有了吗?”

    “还有……”司机回想着说道:“不知道电话那边说了什么,好像是催她快点离开,但是后来这女人说她还有点事情要处理。”

    “还说别的了吗?”

    “没了,完全没了。”司机点了点头:“我确定。”

    “那好,最后一个问题,对方的目的地在哪里?”苏锐眯着眼睛问道。

    “天都家园。”听到是最后一个问题,这司机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神情。

    他一天要载几十个乘客,也幸亏苏锐发现的早,恐怕要是再隔两天的话,这司机的记忆就要出现混乱了。

    “天都家园。”听了这话,苏锐沉吟了一下,然后说道:“好,你现在立刻跟我们一起前去。”

    “不是说已经没我的事情了吗?”司机问道。

    “帮我们指认一下地点就可以了。”苏锐笑着说道:“至于你今天的损失,我们会如数补偿给你的。”

    司机连连摆手:“不要补偿,不要补偿,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

    天都家园是宁海当年最大的拆迁安置“小区”,说是小区,其实这地方大概能够容纳好几万人,简直和片区差不多了。

    当年这片位置很偏僻,房价也很低,但是这几年房产价格飞一般的增长,导致天都家园这安置“小区”的价格也是坐着火箭往上冲,早年拆迁的那些业主,家家户户都有好几套房子,随便卖上一套都够别人工作好几十年的,现在他们都已经过上了幸福的包租公生活了。

    宁海是国际化大都市,外来工作的人口非常多,天都家园的房租比较低一些,因此一般都会选择住在这里。

    可是,现在看来,那个杀手把住所选择在了天都家园,还是考虑的很全面——这片区域人口众多,鱼龙混杂,一旦混入其中,极难被发现。

    “这次难度有点大。”叶冰蓝说道,他们最头疼的就是进行人口排查,这么大的小区,每天租房和退租的人特别多,因此,警察们往往把天都家园说成是“添堵”家园。

    “是啊。”苏锐也轻轻的皱了皱眉头:“要是详细的排查起来,等有了结果,嫌疑人早就跑远了,甚至说不定都已经不在华夏了。”

    “哥,你有什么好办法吗?”叶冰蓝问道。

    “也算不上是好办法,但可以碰碰运气。”苏锐说道:“对了,你先布置下去,尽量排查租客,一个个比对,虽然有点费事,但是笨办法总比没办法要好的多。”

    “笨办法总比没办法要好的多。”

    叶冰蓝闻言,笑了起来:“这句话好,其实我们以前有很多很多的案子都是用这种笨办法破的,不管办法笨不笨,只要能破案,就是好办法。”

    苏锐点了点头,等叶冰蓝把事情全部安排下去了之后,他这才说道:“这个笨办法就要辛苦你的同事了,至于我们,来试着走一走捷径。”

    试着走一走捷径!

    叶冰蓝的眼睛骤然间亮了起来。

    她虽然不知道苏锐要采用什么办法,但是叶冰蓝的心中就是有一种莫名的自信——仿佛苏锐只要说出来,就一定能够办得到。

    看着叶冰蓝亮起的眼神,苏锐无奈的苦笑了一下:“我这真就是碰碰运气而已。”

    …………

    过了一个小时,他们终于到达了天都家园,这片地方看起来真的够乱的,虽然高层住宅林立,但是各种小吃摊却是占满了整整一条路,正值晚高峰时间,车子已经快要开不动了。

    面对这种情况,城管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毕竟这些小吃摊的价格低廉,每天很多打工者前来用餐,政府暂时没想出什么好的规划意见,所以这个老大难问题就这么一直搁置下来了。

    “再往前面走走。”出租车司机说道:“我当时是开进了大门,在里面五十米左右的一处小吃摊停了下来。”

    这个位置已经相当的精确了。

    “那个小吃摊的名字你还能记得住吗?”苏锐的眼睛骤然眯了起来。

    出租车司机的这句话给他带来很多的惊喜!

    “记得。”这个司机说道:“好像叫什么米老头包子铺。”

    “米老头包子铺?那个女乘客去这家店买包子了吗?”

    “我看到她下车在排队。”这司机说道。

    “非常好。”苏锐闻言,和叶冰蓝对视了一眼,他们都看到了彼此眼睛里面的亮光!

    还好,这个女杀手给了他们缓冲时间!

    她幸亏是明天才离开,要是今天就走的话,那么苏锐和叶冰蓝就算是赶到了这里,也没有任何的办法找到她!

    苏锐拍了拍出租车司机的肩膀:“师傅,你这个信息对我们而言太重要了,但是你能不能再好好的回想一下,这个女乘客到底有怎样的特征呢?除了身材娇小和戴着口罩之外。”

    毕竟,这种身材娇小的女生在华夏遍地都是,就算是苏锐的眼光毒辣,也有可能会认错的,这样可就容易打草惊蛇了。

    “我想想啊……”这司机也不再像先前那般紧张了,甚至有了配合破案的兴致,思考了十几秒钟,他忽然一拍手:“我想起来了,她的手上有纹身!”

    手上有纹身!

    这个消息太关键了!

    苏锐按捺住内心的情绪波动,很冷静的问道:“师傅,那是什么样的纹身?”

    “她是在付钱给我的时候我看到的。”出租车司机说道:“这个女人的手特别白,因此纹身很明显,我记得,好像是在手背上纹了黑色的蝴蝶。”

    “黑色的蝴蝶?是实心的还是空心的?”苏锐好像是想到了什么,眉头立刻皱了起来。

    “空心的,就是个蝴蝶的轮廓。”这司机说道:“虽然当时的光线并不是特别的好,不过……”

    司机又强调了一遍:“她的手太白太白了,所以那纹身还是挺明显的。”

    “有这么明显的纹身,还要来当杀手,真是给自己挖坑。”苏锐知道,这是个极为重要的讯息。

    不过,苏锐也立刻捕捉到了出租车司机话语中的另外一个关键点:“你说她的手很白,然后头发是黄色的,对吗?”

    “是啊。”

    苏锐听了,眉头轻轻皱起:“那她的眼睛你能看到吗?”

    “戴着个墨镜,大晚上的,我当时也觉得有点奇怪。”司机又说道,这个老实人现在已经完全进入破案的节奏了。

    “那有没有可能不是华夏人?”苏锐突发奇想。

    皮肤那么白,头发是黄色的,仅仅根据这些特征的话,并不能够判断对方就一定是华夏人。

    “有这个可能。”没想到,出租车司机还很赞同苏锐的说法:“我听对方说的华夏语有点别别扭扭的,好像并不是特别的标准。”

    “暂且将这一条作为一种可能性吧。”苏锐说道:“如果说对方是个白人,手上还有纹身,那么调查的范围就可以大大缩小了。”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所乘坐的车子已经开进了天都家园的大门里面。

    在这小区的主路两侧,仍旧是各种各样的小吃摊,其中一家摊点门前的队伍排的长长的,红色的牌子挂的老高,上面写着——米老头包子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