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2219章 给老子滚!
    苏锐闻言,眼睛骤然间释放出浓烈的寒芒。

    既然已经从外墙痕迹上确定了凶手是从女卫生间爬过来的,那么为什么通过监控没有发现异常情况呢?

    为什么每个人都没有在卫生间里面停留太久呢?

    满是疑云!

    “看来那凶手还挺有脑子的。”苏锐微微的笑了笑:“那就从早晨开始查起。”

    从早晨查起!

    叶冰蓝微微颔首,若有所思的说道:“我们以前也遇到过类似的情况,凶手躲在卫生间的格子间里面好几个小时,然后才实施作案。”

    苏锐嘲讽的笑了笑:“他们以为自己很聪明,可是,处处都会留下痕迹的。”

    果然,半个小时之后,刑警把苏锐和叶冰蓝叫到了监控室。

    “就是这个红衣女子,从早晨十点钟进入了卫生间之后,就一直没有再出来。”这刑警用鼠标拉动着进度条,说道:“我们一直看着监控,等到晚上十点钟,她才再一次离开卫生间。”

    “那基本就和案发时间吻合了。”苏锐嘲讽的冷笑了两声:“在马桶上坐了那么久,不觉得腿麻吗?这一天下来,得闻多少臭味儿?”

    叶冰蓝本能的掩了掩鼻子。

    事情的经过和苏锐判断的没有错,这个女人在卫生间的格子间里面从早呆到了晚上,这才开始动手,真是够有耐心的。

    “现在只要找到这个女人,那么一切问题就能迎刃而解了。”苏锐说着,眼睛里面释放出了两道寒芒:“大家再辛苦辛苦,幕后黑手马上就要浮出水面了。”

    …………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幕后之人看起来布下了那么多局,把所有的证据全部引向夏清的身上,然而他们却没想到,苏锐对案件的侦破能力如此之强,短短几个小时之内就推翻了他们的所谓“证据”。

    “此人并不是我们公司的员工,但她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了员工卡,堂而皇之的出入大门。”夏清看着屏幕上的脸,摇了摇头。

    现在,她很是有些不舒服。

    对方既然可以捏造证据全部往她的身上栽赃,也同样可以直接拿走她的生命,以那个女杀手的能力,夏清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可能。

    “不用太担心了。”

    苏锐显然看穿了夏清的想法,握住了对方的手。

    感受到自己的手被苏锐那温暖的大手有力的包裹着,夏清心中的安全感便浓郁了不少。现在,在这处处杀机的生活中,也唯有苏锐能够给她带来这种安心的感觉。

    “有你真好。”夏清看着苏锐,轻轻的说道。

    她的眸光清澈如水,偶有一圈圈的波纹从湖心扩散开来,是她心中那淡淡的情怀。

    “放心,有我在,敌人嚣张不了太久的。”苏锐说道。

    有这一句话,足以安心了。

    “根据监控录像显示,这名女子在离开公司之后,叫了一辆出租车离开了。”叶冰蓝轻轻的咳嗽了两声,说道。

    “那就只有先找到这辆出租车了。”苏锐眯了眯眼睛:“大海捞针,不容易。”

    “嗯。”叶冰蓝点了点头,然后说道:“那不打搅你们了,我老在这里当电灯泡也不合适啊。”

    一句话把夏清弄了个俏脸通红。

    “忙了那么长时间,我们一起找地方坐坐吧?”她说道。

    在夏清看来,让叶冰蓝这样连轴转,她很过意不去。

    “职责所在,不能休息啊。”叶冰蓝笑着说道。

    这漂亮的妹子已经有了很重的黑眼圈了,然而,这样的熬夜在叶冰蓝的过往数也数不清,简直就是常态了。

    “铁人也不能这样熬,你先跟我们休息休息,然后再和同事们轮换。”夏清很坚持。

    现在叶冰蓝还年轻,因为过度熬夜和过度耗神所花掉的精力还能够补回来,可是,一旦过了三十岁之后,眼袋的水肿就不可逆了。那时候,就算是她再天生丽质,也很难弥补这种衰老速度。

    “那好,我去交接一下。”叶冰蓝说道。

    趁着这时候,夏清对公司的高管交代了几句,安抚一下员工情绪,确保不会再发生任何乱子之后,才放心的离开。

    苏锐在走出大门的时候,正好看到了龚罗峰:“龚组长,要不要一起出去喝杯咖啡?”

    喝个屁啊!

    龚罗峰觉得无地自容。

    事实上,龚罗峰能撑到现在真的不容易,因为邵飞虎的那一记耳光抽断了他半边后槽牙,让他的嘴里现在还满是血腥味,时不时传来的剧烈疼痛,让龚罗峰感觉到自己的脑子都快炸开了。

    再加上熬了一夜,他现在迫切的需要休息,如果再坚持下去的话,龚罗峰觉得自己可能要崩溃掉。

    而且,现在他口腔中满是伤口,喝口水都带来剧痛,更不可能答应和苏锐一起出去喝咖啡的要求了。

    他决定,在这件事情结束之后,无论如何都要以故意伤害罪来起诉邵飞虎,这一口恶气必须要出!

    “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龚罗峰冷着脸说道。

    然而,他这鼻青脸肿的样子,让人实在感觉不到任何的压力。

    “我建议龚组长还是快点找个牙科医院,弄个种植牙什么的,不然这样下去,你连饭都不能吃了。”苏锐看似无奈的耸了耸肩,“你要是在宁海饿瘦了,回去之后别人还得怪我没有招待好你呢。”

    听了这句话,龚罗峰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这得无耻到了什么地步,才能说出这种话来?

    龚罗峰深呼吸了几口,强行平复了心中的怒气,然后说道:“我先回去写报告了,告辞。”

    “行啊,最好写报告的时候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全部写进去,详细一点,千万不要有任何的遗漏啊。”苏锐笑着在龚罗峰的背后说道:“而且,我还得提醒你一句,看现在这形势的话,你的报告一定会被交到魏副部长的手中的,所以……”

    苏锐的话还没说完,龚罗峰就已经一脸黑线了。

    尼玛,自己现在连个报告都不能写了吗?

    现实确实如此!

    就在这个时候,没答应和苏锐一起吃饭的邵飞虎,却从嘉宝办公大楼里走出来了。

    他拍了拍龚罗峰的肩膀,说道:“你这家伙,最好收敛一点,不然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邵飞虎的力气很大,他这动作从表面上看来是在拍龚罗峰的肩膀,但是后者已经疼的龇牙咧嘴了——龚罗峰感觉到自己的肩胛骨都快要被邵飞虎给拍碎了!

    “滚!”

    邵飞虎忽然用力推了龚罗峰一下。

    后者根本无法承受这种力量,踉踉跄跄了好几米,然后猛然摔倒在地!

    这一次,他的脑门再次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本来已经有点微微结痂的伤口,重又皮开肉绽!鲜血瞬间渗出!

    趴在地上,龚罗峰疼的快晕过去了,眼前一阵阵的发黑,五分钟都没能站起来。

    苏锐能够猜到邵飞虎为什么出手,他微笑着摇了摇头:“你这是要给他一个下马威啊。”

    邵飞虎的嗓门不小,说话也没有任何回避的意思,龚罗峰虽然被摔的晕头转向,但也听的清清楚楚。

    “这不是下马威,我早就看到这货的眼神不对劲了,我敢跟你打赌,这次这老小子一头撞在南墙上,撞的鼻青脸肿,他的心里肯定已经把你和我恨到了极点。”邵飞虎对苏锐说道:“你说对吗?”

    听了这话,一旁的龚罗峰微不可查的打了个寒颤!

    他的确是想要报复邵飞虎的!

    他斗不过苏锐,难道还不能动一动这个粗暴的特种兵?

    可是,邵飞虎这一下直接说破了他的心声!这让龚罗峰的心里面涌出了浓浓的惶恐!

    “你就那么确定这一点吗?”苏锐微笑着说道。

    “当然了,要是换做是你,你被人打成了这逼样,你难道不会报仇?不会对那个人恨之入骨吗?”邵飞虎说道。

    而龚罗峰清楚的听到了“这逼样”三个字,身体再次一颤,差点没被气的吐血。

    “这倒说不定。”苏锐笑呵呵的说道:“我这人一向宽宏大量,而且,我觉得龚组长应该也不是这样小肚鸡肠的人。”

    苏锐才不会介意龚罗峰的报复,这货敢用手铐铐住他,就已经永远的站在了自己的对立面了。

    “希望如此吧。”

    邵飞虎走到了龚罗峰的身边,一把将其从地上揪了起来,说道:“你刚刚听到我所说的话了吗?”

    见到邵飞虎过来,龚罗峰眼睛里面的怨毒立刻隐藏了起来,然后摇了摇头。

    “再给老子装!”

    邵飞虎虽然没看清楚对方的怨毒之色,但他也算是眼光毒辣,别人的心思是什么样子,他一眼就能看穿。

    “给老子滚!”

    说着,邵飞虎再次一用力,把龚罗峰扔出了好几米。

    砰然一声闷响,龚罗峰重重落地!

    摔得这么狠,说不定他已经骨折了!

    苏锐摇了摇头:“我说,你要是把这人给打废了,那我们接下来的破案过程谁来作证了?”

    “谁说一定要这货来作证的?”邵飞虎笑呵呵的说道:“你明明可以找到更好的证人啊。”

    苏锐的眼睛一眯:“你的意思是……找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