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2202章 重大线索!
    这种假设当然是不存在的。

    这个潘卫明显是要把脏水往苏锐的头上泼,这个家伙是带着愤恨在“破案”——如果这能称之为破案的话。

    “为什么不存在这种假设?现在看来,你就是最大的嫌疑人!没有人比你的嫌疑更大!”潘卫怒道,这个家伙根本没有一丁点认错的觉悟!

    “在刑侦的过程中,千万不要有太强的主观情感介入,否则的话,这案子根本没法破,相信你们比我更明白这一点,对吗?”苏锐冷冷的说道。

    “我怎么主观情感介入了?我这是尊重事实依据!”这潘卫已经明显激动了起来。

    龚罗峰看了他一眼:“你先冷静冷静。”

    “我很冷静。”潘卫的表情很阴鸷。

    苏锐并不知道这哥们是什么背景来历,但很显然他应该和白家的关系比较近。

    “如果在这种时候,你们对我和对白秦川不能够一碗水端平的话,那么这件事情也就没什么好玩的了。”苏锐的脸上透出嘲讽的光芒:“直接把我枪毙算了。”

    “根据宁海市局的调查,张五生在撞车事故发生之前,收了一千万的现金。”龚罗峰看起来一点不乱,节奏感也把握的很好:“这一千万,就是他的卖命钱。”

    “是的,我知道这个情况。”苏锐的目光之中带着淡淡的微笑:“你不会认为这一千万是我拿给他的吧?”

    “并不是没有这种可能的。”潘卫又吭声了。

    “你给我闭嘴。”

    这一次,出言斥责他的并不是组长龚罗峰,而是苏锐!

    他现在真的有点后悔,为什么刚刚没直接把这货的脚趾骨给压断!这货简直聒噪到了一定程度了!

    当然,如果苏锐真的对其造成了伤害,那么无疑是给调查组把柄了。

    “你有什么资格这样对我说话……”潘卫刚想回喷一句,可是却发现了苏锐那寒冷的眼神。

    很平静,却充满了无尽的冷意,就像是冬天的湖面一样。

    潘卫竟然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他从来没有过这种经历——一个人的眼神,竟然能够拥有如此恐怖的威慑力!

    龚罗峰的面色很不好看,明明是他们在威胁苏锐,可是此时竟然角色反转了!

    而这个潘卫也是当真没用,顶多就是个色厉内荏的家伙,苏锐的双手都还被手铐铐着呢,能翻出什么浪花来?

    “这一千万的来源,我们会调查出来的,希望到那个时候,这一切和你并没有任何的关系。”龚罗峰对苏锐说道,他的声音沉沉的。

    “身正不怕影子斜,我从来没做过这件事情,何至于担心害怕呢?”苏锐淡淡的说道:“但是,我也想提醒龚组长一句,如果有人刻意的把脏水往我头上泼的话,希望你也能擦亮眼睛。”

    龚罗峰的表情微微一滞。

    其实,在这一刻,他竟然有了一种错觉——他忽然觉得,苏锐并不应该是凶手。

    这种感觉无法形容,也找不清楚来由,所以龚罗峰把这当成了“错觉”。

    不光是他,所有的调查组成员,都是先入为主的认为苏锐是凶手,是嫌疑最大的人,贺天涯被重创,苏锐就是最大的受益者,这几乎是首都所有知情人的公开想法。

    所以,尽管这些调查组成员不可能公开的违背法律,违背证据,但是他们也必须得破案——给所有人一个交代。

    如果这真不是苏锐干的,那么以龚罗峰行事方式,自然也不可能把脏水完全的泼在苏锐一人的头上,倘若能排除苏锐的嫌疑,龚罗峰肯定得寻找其他的真凶,在这一点上面,他并没有更好的办法。

    当然,龚罗峰和潘卫不一样,后者被苏锐压伤了脚,已经买下了仇恨的种子,此时就像是一条处于暴怒前期的恶犬,随时准备对苏锐释放出致命一击。

    如果让潘卫来负责整个案子的主审,那么对于苏锐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就算是苏锐没干的事情,都有可能被潘卫制造证据,强行把黑锅死死的扣在苏锐的头上,揭都揭不下来!

    “凡事都要讲证据,我不可能做出那种不尊重事实的决定。”龚罗峰看着苏锐的眼睛:“当然,希望你能好好的配合,这样我们接下来的调查才会更加顺利一点。”

    他换了一种说话的方式。

    如果一直都对苏锐很强硬,那么不仅收不到任何的效果,反而还有可能被苏锐所伤,甚至是反制,那可就变得非常大条了。

    而现在,通过龚罗峰的观察,苏锐貌似也不是那种疯狂到歇斯底里的人,只要保持住他的冷静,那么这件案子还能顺利的进行下去。

    “但是,我也同样希望你能明白一点。”龚罗峰看着苏锐:“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手,如果真的是你干的,那么凭你舌灿莲花,也别想从这里离开。”

    “龚组长,你跟他和颜悦色的干什么?”潘卫丝毫不悔改,怒气冲冲的说道:“对付这样的人,直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稍微上点手段,让他吃点苦头,他怎么可能不招?”

    稍微上点手段?

    让他吃点苦头?

    潘卫并不知道,他所说的这句话,简直是犯了大忌!

    苏锐是谁?

    他竟然要对苏锐上手段!

    这个家伙已经被仇恨和愤怒冲昏了头脑,在这种情况下,一切逻辑都已经成了扯淡,一切证据都已经无关紧要,甚至,如果可以的话,潘卫绝对会对苏锐屈打成招的!

    屈打成招!

    他难道不知道,这四个字早就已经成为了禁忌之词了吗?

    潘卫肯定知道,但是他应该是不在乎的,为了把苏锐彻底的拖下水,他愿意采取各种手段。

    “你最好冷静一点。”苏锐目光之中带着微笑:“我想,这里的摄像头并没有关上吧?你们对宁海市局的一些设备可能并不熟悉,所以我估计,这位先生刚刚所说的话,应该都被录下来了。”

    被录下来了!

    听了这话,这潘卫的表情骤然变得难看了起来!

    他的额头上也冒出了冷汗。

    宁海市局的审讯室都是有摄像头的,为了便于做记录,在审讯的时候,这里的摄像头是默认打开的。

    虽然潘卫知道,这视频几乎是肯定不会流传出去的,但是他刚刚失态之下所说出的“上手段”,无疑已经成为了把柄!

    要是别人一直抓住这个把柄不放的话,恐怕这潘卫也绝对不会好过的!

    龚罗峰看了潘卫一眼,把这个下属的慌张尽收眼底,不禁摇了摇头。

    他是知道这潘卫是什么背景什么身份的,如果真的从团队的角度来讲,他并不想让这样的人加入,可在由于某些原因,龚罗峰并不能把他踢出去——甚至还不得不让其在调查组内担任一个很重要的位置。

    “摄像头已经提前关上了。”龚罗峰沉声说道。

    他的经验丰富,自然不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

    听了这话,潘卫的心立刻放回了肚子里面,但是这货却仍旧有种心有余悸的感觉,同时开始对龚罗峰有些佩服了。

    在一开始的时候,这潘卫是不服龚罗峰的,毕竟后者的真正身份只不过是个私生子而已,可现在,龚罗峰在一些简单细节上的处理堪称缜密无比,这也让潘卫开始服气了。

    “很好。”苏锐微微一笑:“但是,关上了摄像头,你们也不能太肆无忌惮。”

    “我不会对你上手段。”龚罗峰很直接的说道:“关上摄像头的目的,是为了让我们之间说话更方便。”

    在这种时候,方便二字完全可以等同于另外一个词,那就是——无所忌惮。

    可惜的是,龚罗峰并不知道,摄像头虽然关上了,但是同样可以再度打开的!

    摄像头的另外一端,连接着一个满是屏幕的监控室,在这些屏幕上能够清楚的看到审讯室中所发生的情况。

    叶冰蓝的拳头已经紧紧的攥了起来。

    “太过分了,太过分了!”她先前看到了潘卫的表现,已经被气的不行了。

    这个潘卫明显是想要栽赃苏锐,这是叶冰蓝所不能忍的。

    龚罗峰团队里的某个人也真是神经大条,在关掉了摄像头之后便转身离开,去调查案情了,可他根本就没想到,这里是宁海市局,是罗飞良说了算的地方,就算这调查组成员强调过不许打开摄像头,但罗局长发话了,谁能不听?

    “那个潘卫无须理会,这个龚罗峰倒看起来不像是个冲动的人,他应该不会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来的。”罗飞良的识人能力比较强,还是可以轻松的判断出来这龚罗峰的真正性格的。

    “那我们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往我哥的头上泼脏水啊。”叶冰蓝担心的说道。

    “静观其变吧。”罗飞良看了一会儿,还不忘叮嘱了一句:“这审讯录像回头多备份几份,全部保存好,关键时刻能派上用场。”

    …………

    “来吧,现在说说我们的调查结果。”龚罗峰对苏锐说道:“我们安排了大量的人手进行排查,在一个小时之内,就摸清楚了那个给张五生家送‘冰箱’的人。”

    苏锐眉头一拧:“这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