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2169章 揭穿真面目!
    苏锐的这个动作可谓是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夜莺刚刚走进大厅,看到这个场景,登时就愣住了!

    她可是清楚的记得,樊海珏先前还主动要当人质,以把夜莺给替换出来呢!

    可转眼间就成了另外的样子,这是怎么回事?

    夜莺看着苏锐眼神之中透露出的坚定味道,忽然想起了在边境关卡所看到的情形。

    那一次,一名缉毒警察因为毒贩而受伤致残。

    苏锐是军人,和毒贩本来就是不共戴天。

    而樊海珏又是最大的毒枭!

    从这一点来说,似乎一切就顺理成章了!

    可真正的原因是这样的吗?

    感受到了手腕上的冰凉触感,樊海珏的笑容登时僵硬在了脸上!

    “苏少,你在跟我开玩笑吗?”她不禁问道。

    “你看我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吗?”苏锐说着,往后面退了一步。

    樊海珏微微垂下头,她的眼睛里面反射着手铐的光芒:“既然不是开玩笑,那你能不能告诉我真实的原因?”

    “真实的原因?”苏锐微微一笑:“我想,有些原因,我就算不说,你应该也会知道。”

    说到这里,他加重了一丝语气。

    而随着这语气的加重,这大厅的气氛甚至都变得稍稍的有些压抑了。

    “我不知道,我不明白。”樊海珏说着,她的眼睛里面已经升腾起雾气来了:“我这么努力的想要获取你的信任,甚至连命都可以不要,可为什么换回来的却是这个结果?”

    黄梓曜本能的想要去替樊海珏辩解一下,因为他亲眼看到了樊海珏和那个外国狙击手搏斗的过程,那个女人当时可真的是连命都不要。

    这个心思简单的大男孩并没有想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过,他跟着苏锐那么久,对于苏锐的所有行动都不会质疑的,苏锐之所以这样做,定然有着他的理由——只是,这理由似乎和樊海珏的身份并没有太大的关联。

    “樊上校,不,昝将军,我想,你的演技已经可以拿奥斯卡小金人了,从头到尾,你真是把我骗得团团转啊。”苏锐嘲讽的说道。

    听了这话,樊海珏的大眼睛里面直接便涌现出了泪光,眼泪很不争气的滑落下来,打湿了衣襟。

    那样子真是楚楚可怜,可苏锐并没有任何动容,他的脸上一直挂着淡淡的微笑,淡定无比。

    似乎,这一切的结果,都在苏锐的预料之中。

    “原来,我在你的心目中,一直都是这样的形象吗?”樊海珏的表情之中带着难言的痛楚,那是一种心痛到了极点的模样。

    她抬起被铐住的双手,抹了抹眼泪,然后说道:“我付出这么多的努力,换回来却是这个结果,我真的好可悲。”

    苏锐还是不讲话。

    樊海珏抬起泪眼,继续说道:“我的所作所为,在你的眼睛里面,就是个笑话,对吗?”

    这话语之中带着很明显的自嘲,也带着很明显的悲伤。

    而苏锐却摆了摆手:“事实并不是这样,如果你都是笑话的话,那么普天之下的所有人都成了笑话。”

    苏锐眯着眼睛,他知道自己的话究竟代表着什么,也知道樊海珏究竟做了些什么。

    “不可否认,我真的几乎相信了你,你的演技实在是太完美也太逼真了,如果不是个别的细节有点违反常理的话,恐怕我现在还被你耍的团团转呢。”

    说到这里,苏锐停顿了一下,他的眼睛里面骤然腾起了一股浓烈的精芒:“当然,也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

    大厅里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静静等待着苏锐接下来的话。

    “或许,我早就没了命,你说是吗?”

    苏锐此言一出,众人便感觉到这大厅里面的空气似乎粘稠的无法呼吸,气氛充满了沉重的感觉!

    苏锐说他可能已经没命了?

    而樊海珏立刻感觉到十几道凌厉的目光射在她的身上!

    可她仍旧是勇敢的抬起头来:“苏少,话不能这样讲,你不能因为你是太阳神阿波罗,就可以随随便便的给别人扣大帽子!你所说的所有话,都是你臆想出来的!这些黑锅,我樊海珏不背!”

    “还有,你说我一直在演戏,那么证据在哪里?”樊海珏一边哭着一边说道:“你应该知道,我从头到尾都是真心实意的,我的所有行动都可以证明这一点!”

    她那又长又媚的大眼睛已经哭得红肿起来了。

    也幸亏在这大厅里面的全部都是对苏锐忠心耿耿的太阳神殿精英,要是这场景给外人看到了,那些男人会被樊海珏的魅力给弄的彻底神魂颠倒,非得为了这个女人跟苏锐拼命不可。

    “对,你说的没错。”苏锐点了点头:“的确,你的所有行为在我看来都是忠心耿耿的,没有半点瑕疵的,不光是我,恐怕全天底下任何人看到你的表现,都会认为你是个好人,是个对我没有二心的人。”

    “那你到底要怎样?”樊海珏硬生生的止住了哭声,看起来很倔强的说道,“反正嘴巴长在你的身上,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你还有什么想说的,那不妨一口气说出来,然后我给你慢慢解释。”苏锐眯了眯眼睛:“我会……逐条逐句的解释清楚。”

    “如果我要暗算你,为什么还要冒着生命危险去和那个狙击手搏斗?为什么还要干这么多危险的事情,你知不知道我有好几次都是险死还生!”

    “你这样做,恰恰是为了更加赢得我的信任,富贵险中求。”苏锐再度眯了眯眼睛:“其实,在和那个白人狙击手搏斗的时候,你完全可以对其一击必杀,但是你没有,反而让自己处于弱势之中,甚至尾椎骨都受了不轻的伤。”

    黄梓曜听的睁大了眼睛。

    “按你的意思,我是故意受伤的了?我有必要这样做吗?”樊海珏抹了抹眼泪,然后冷笑着说道:“你这明明就是血口喷人!颠倒黑白!我今天总算是知道,什么叫做舌灿莲花!”

    “舌灿莲花?”苏锐嘲讽的说道:“这四个字似乎放在你的身上才更合适一些吧?”

    要是放在以往,樊海珏听了这话,肯定会回一句——你又没有尝过我的舌头,怎么知道我舌头能有怎样的技能呢?

    可是,现在的她已经全然没这种心情了。

    手腕上那锃亮的手铐,让樊海珏已经彻底的收起了自己的所有魅惑气质和挑逗心思,她必须要开始正视那个最严重的问题了。

    如果不解释清楚的话,那么苏锐一定会杀了她的。

    当然,樊海珏并不知道,就算她真的能舌灿莲花的说服苏锐,对方也不可能将其放了——毕竟,在这次,苏锐身后站着的可是华夏政府啊,双方的立场从根本上就是完全对立的!

    “我完全没有必要故意受伤,你可以仔细的回想一下,如果你当时不出现的话,我可能已经遭到那个狙击手的毒手了。”樊海珏盯着苏锐的眼睛,那目光十分的清澈,似乎一点杂质都没有。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是要这样展现出你的演技来吗?”苏锐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在你看来,我浑身上下都是戏,对吗?”樊海珏冷笑道:“那既然这样,还有什么好说的?直接把我枪毙算了!”

    说着,她立刻闭上了眼睛,一副宁死不屈的模样。

    “我之所以说你是故意的,并不是无的放矢。”苏锐的语气很平缓:“你记不记得,我们后来在偷袭制高点的时候,一路上我让你干掉了好几个敌人,你都没有失手,对吗?”

    “是的,但这能说明什么?那几个家伙的实力都比不上那个白人狙击手!”樊海珏说道:“而且,我能够战胜他们,也是占了偷袭的便宜,并不意味着我能够打赢所有人!”

    “错。”苏锐摇了摇手指:“你说错了,而且大错特错。”

    大错特错?

    苏锐很快就给出了他的理由:“那个白人狙击手的近身实力并不强,只不过是力气大点而已,他要是碰上后面几个人,估计根本撑不过几招,我让你出手,就是为了观察你的动作。”

    樊海珏的神情不变,但是眼底却藏着一抹意外的味道。

    “你可以仔细的回想一下你先前的动作,对后面几个身手更强的人,你都能一击必杀,可对一个更弱的狙击手,反而纠缠了那么久,甚至还让对方把你给打伤了。”苏锐摇了摇头,冷笑道:“你这样的行为,除了故意拖延时间、等着我过来救你之外,恐怕也没有别的作用了吧?”

    “我明明是在帮你的忙,可落在你的眼睛里面,这一切就成了特意做给你看的了?”樊海珏再度睁开眼睛:“你这样说,让我非常非常寒心!”

    “谁强谁弱,我通过一些习惯性动作就能判断出来,这一点谁也别想欺骗我。”苏锐指了指自己:“我是行家。”

    樊海珏被狙击手打伤之后,还能对那几个敌人一击必杀,足以说明这个女人的实力要在这些敌人之上!而这么强悍的女人,竟差点被实力弱上一筹的狙击手给打死,谁会相信?

    ——————

    PS:原来后知后觉的发现,明天就要高考了,高考的小伙伴们,希望你们都能梦想成真,然后过一个快快乐乐的暑假,然后每天睡懒觉看小说,多好。

    对于考上大学的同学们来说,这绝对是你们有生以来最爽的一个假期,相信我,以后再也没有假期能比得上这个暑假了。

    考不上的话……老烈焰当时也是回头复读了一年,读了所谓的高四,才上了本科,再然后裸考公务员,凭借着一张脸,拿了全市面试第二高分,当时全市第一名曾当了五年的老师,口才太好了,实在没拼过他。

    再然后,精力实在分配不过来,干脆辞了职,不理会周围绝大部分人不理解的眼光,开始全职码字之路了。

    我说这些其实就是为了表达一件事情——考不上的话,也不用太灰败,因为谁也不知道,未来究竟会是什么模样……就像我以前并不知道,我竟然能找到一个那么美那么好的老婆。

    所以,安心考试吧,欣喜或沮丧,既重要也都不重要,生活这时候才开始渐渐的露出模样。

    你活成什么样,生活就回报你什么样。

    不管怎样,别忘了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