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2094章 那就引他出来好了!
    经过了苏锐的打穴刺激,夜莺的身体潜能被激发出来,实力提高了不少,她这一脚看起来发力很随意,但实际上快若闪电,甚至快要在空气中带出残影来了!

    夜莺的实力本身就极为不错,此时再度提高了一大截,已经可以称得上是相当不错的高手了!

    不过,由于突破没多久,对自身实力还未完全摸透,力量的掌控也不够精准,因此这一脚踢出去之后,夜莺便稍稍的有点后悔了,因为——这劲儿使大了!

    要是真的踢中了苏锐该怎么办?

    真是自相矛盾的心理。

    “你来真的啊!”

    苏锐往旁边骤然跨出了一大步,堪堪的避开了这一脚,夜莺见此,这才放下心来。

    “白色的。”苏锐忽然说道。

    “什么?”夜莺一时间有点没反应过来。

    “白色的,还带蕾丝边。”苏锐笑眯眯的盯着夜莺的脸:“还要我说的更明显一点吗?”

    夜莺的俏脸涨红了:“你就是个流氓!”

    “没想到你虽然看起来很保守,可某些衣服却还是挺性感的。”苏锐笑着说道:“我还以为你得穿那种平角灰布安全裤呢。”

    苏锐这句话让夜莺想杀人的心都有了!

    女人谁不爱美?自己穿漂亮一点的内衣又怎么了?为什么自己非得穿那种平角裤?而且还是灰布的?

    想到自己在苏锐的心里面竟然是这种老妈子形象,夜莺不禁觉得有点炸毛。

    “开玩笑,开玩笑。”苏锐立刻贱兮兮的说道:“当然,我还是很怀念当年你穿黑色比基尼的场面的,美不胜收啊。”

    听到苏锐提起当年的事情,夜莺的不爽之感也立刻烟消云散了,她和苏锐也算是真正的不打不相识了。

    “接下来打算怎么办?”苏锐抿了一口茶,问道。

    夜莺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师父想让我留在山上,过几年之后当他的接班人。”

    “你的性格比较冷,再加上实力高强,确实能够震住这门派,而且张不凡也不适合当个管理者。”苏锐说道:“他的这个决定是明智的,可是,你就会比较吃亏了,一个姑娘家的,当什么掌门?”

    苏锐毫不客气的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夜莺还年轻呢,正处于大好年华之中,在这种时候把她给限制在翠松山上,未免有点太不合适了,苏锐可不想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朋友这样蹉跎岁月。

    当然,这一切都还是需要征求夜莺的想法。

    “你自己的意思呢?”苏锐问道,他用脚指头都能猜出来,现在夜莺肯定非常的为难。

    一边是对自己有养育之恩的师父,另一边是花花世界和大好年华,选择起来真的太困难了。

    “师父的意思是,这几年随便我怎么折腾,等我玩够了,再回到山上接任他的位置。”夜莺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而且,他还说,说不定到时候会有更好的掌门人选。”

    “你师父给的条件算是非常宽松了。”苏锐思考了一下:“他想的很周全,还让你两不耽误,但是你那么年轻,恋爱怎么办?嫁人又该怎么办?”

    “师父他说这些都随便我。”夜莺在说到这个话题的时候,俏脸再度变得红扑扑的:“无论是恋爱还是嫁人,他都给我极大的自由。”

    听了这话,苏锐不禁有点瞠目结舌了!

    “我去,你师父为了把掌门之位这烫手山芋扔出去,简直连节操都不要了。”苏锐能够明显看出来,张不凡是铁了心的想要在武道一途上心无旁骛的走下去了。

    夜莺点了点头,她也明白,师父之所以说出这么丰厚的条件来,纯粹就是为了打动她。

    “那你答应了吗?”苏锐又问道。

    “我说我先考虑考虑。”

    “你若是答应了,那之后的几年里面,门派还是张不凡亲自管理?”苏锐问道。

    “翠松山暂时由几个师兄联合管理,维持日常秩序,但最后决定权还是在师父那儿。”夜莺思考了一下,然后带着征询的目光问向苏锐:“要不我就答应师父好了?反正还有几年的时间来作为缓冲。”

    苏锐点了点头,他知道夜莺是个重情重义的人,让她彻底拒绝张不凡,她自己也根本办不到。

    “那就答应吧,等过几年,你就算是想反悔也不是不可以的。”苏锐说道。

    “嗯,好。”夜莺点了点头,重又问向苏锐:“那这几年,我该去哪里?”

    这真是一个艰难的问题。

    看到苏锐愣了一下,夜莺立刻说道:“你可是说过,你来帮我考虑这个问题的。”

    得,苏锐被吃的死死的了,在营救夜莺的时候,他还真的说过这种话。

    “西方黑暗世界。”苏锐说道:“你愿意去吗?”

    其实这个答案他是早就想好了,那个混乱的地方非常磨练人的心性,夜莺如果去了那儿,也是个极大的锻炼,对于成长很有好处。

    “好。”夜莺的眼睛里面露出了向往之意。

    她从来不是个怕事的姑娘,对于未来,她虽然也像其他妹子一样会忐忑,但心中更多的是期待。

    “那西方黑暗世界那么大,我又该去哪里呢?”夜莺犹豫了一下,那片世界对于她来说,真的是个完全陌生的领域。

    “有我在,一切都没有问题。”苏锐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可是黑暗世界的天神。”

    “呸,不要脸。”夜莺啐了一口,然后站起身来,把苏锐的杯子倒满水。

    “要不你这次就跟我走好了。”苏锐说道:“带你开开眼界。”

    “开开眼界?”夜莺觉得有点突然:“现在就要去西方?”

    苏锐的眼睛微微的眯了眯,他不禁想到了那个来无影去无踪的身影:“不出意外的话,我们应该先去东南亚。”

    “去做什么?”

    “去抓魔影。”苏锐看着对方,眼睛里面带着挑衅的笑:“敢不敢去?”

    “那个家伙?”夜莺也回忆起来那天的情景了,魔影的速度实在是太快太快,几乎快要超出人体的极限了,给她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他被你的太师叔祖给打成了重伤,实力大损。”苏锐搓了搓手:“我可早就想干掉这个家伙了,正愁没机会。”

    夜莺并没有被身体内的战意冲昏头脑,她说道:“东南亚这么大,我们怎么去找他呢?”

    “这很简单。”苏锐的眼睛微微的眯了眯:“他如果不出来的话,我们就引他出来好了。”

    “好吧,那我得先准备一下,跟师父和师兄弟们辞行,最迟明天跟你下山。”夜莺说道。

    “可以。”苏锐说着,便把茶杯放下来,说道:“我走了。”

    夜莺倒是想让苏锐留下来多说几句话,可看到他这样讲,便没有多说什么。

    等到苏锐离开,夜莺回到了房子后面,望着悬崖下面的景象,她摇了摇头,轻声说道:“这次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回来。”

    …………

    苏锐一路下山,回到了车上之后,立刻给苏无限打了个电话。

    “老爷子在翠松山,你知道这事情吗?”苏锐问道。

    “我知道,我送他去的。”苏无限毫不掩饰。

    “他身体是不是不太好?”苏锐也直截了当的问道。

    “你怎么知道的?”苏无限的话语之中透着一丝凝重:“老爷子跟你说什么了吗?”

    “他只是催我早点要孩子,说希望明年这时候能够看到孩子出生。”紧接着,苏锐把今天的对话几乎全部向苏无限复述了一遍。

    老爷子今天这么着急,给了苏锐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他从来都没有见过母亲,更不想让与自己相认没多久的老爹也离开人间,那样的话,苏锐估计很难承受的住。

    “老爷子的身体本来就不太好,战争时期受过几次枪伤,最严重的一次是肺部中弹,加上当年的医疗条件太差,这也让他留下了咳嗽的老毛病。”苏无限说道:“也幸亏那时候敌人的三八大盖只是贯穿性强,子弹并没有在体内爆开,倘若击中他的是现代枪械,老爷子估计已经战死好几次了。”

    停顿了一下,苏无限又说道:“老爷子这些年来为了国家一直殚精竭虑,即便到现在都没停下,这也无形中让身体变得更差了。”

    苏锐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医生怎么说?”

    “医生也没有太好的办法,老爷子年纪也大了,身体机能下降的厉害,已经不适合再做手术了,所以只能静养。”苏无限说道。

    对于这一点,苏锐是明白的,多少老人在手术之前还能撑上一段时间,结果上了手术台之后,可能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那就是听天由命吗?”苏锐觉得喉咙里有点堵得慌。

    他知道老爷子年纪大了,这些都是即将要面对的事情,但是他的心中就是很难受。

    胸口好像压了一块大石头,呼吸都有点不畅快了。

    “应该等同于这个意思吧。”苏无限淡淡的说道。

    苏锐似乎也从他的话语之中听出了惆怅的味道来。

    “那医生有没有说,最多还能撑多长时间?”苏锐问道。

    “没有太准确的答案,要说十年八年的,肯定不可能。”苏无限说道。

    苏锐还是有点不死心:“就算是把世界上最好的医生找来,也没法治老爷子的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