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2063章 七个字的秘籍!
    偏听偏信?

    众叛亲离?

    这两个词已经是很重了!

    张不凡的心里面连续咯噔了好几下,他不知道师叔祖是不是发现了什么的,但是这些年来,张不凡自认为自己并没有做过什么会导致众叛亲离的事情——当然了,在自负之人的眼中,从来都不会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

    “以前的事情,不提也罢。”

    刘和跃似乎也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多加言语,摆了摆手:“回去之后,我的事情,不要再对别人提起。”

    张不凡立刻躬身:“弟子会守口如瓶的。”

    夜莺也跟着躬身。

    “我走了,希望你们以后也不要来影响我的清静日子。”老樵夫说完,便背起那一大捆柴火,准备离开了。

    看他的表现,压根就是把翠松山和张不凡当成了外人。

    这个时候,苏锐看着刘和跃的背影,觉得他真的就是山野之间一樵夫,朴实到了泥土里面,完全不会给人带来任何的浮夸之感。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老樵夫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强大气息外泄出来,谁也不会想到,这个每天砍柴做饭的老人,竟是曾经江湖之中的绝顶高手。

    以他当时的地位,即便被称之为天下第一也不为过!

    张不凡望着师叔祖的背影,他的目光之中满是感慨。

    在今天以前,张不凡认为自己的心将永远保持古井无波,可是从昨天到现在,他的心境被打破了很多次,可谓是波澜四起。

    张不凡略微有点失意的感觉,他知道,自己还有很长的道路要走,但是,如果想要在武学之路上面取得更高的成就,那么就得把凡尘琐事给彻底放下。

    可是,如果自己彻底的退居幕后的话,那么翠松山这掌门之位又该传给谁呢?

    老樵夫不知道自己的后辈有什么想法,但是他就算是知道了,也懒得管这些。此时,他已经走到了凯斯帝林的身边,然后站住了脚步。

    “长大成人了嘛。”老樵夫显然认出了当初的少年。

    “刘爷爷,您好。”凯斯帝林竟是脱口而出最流利最纯正的华夏语。

    此时此刻,他眼中的那一抹炙热终于得以完全释放!

    黄金家族的人都是骄傲的,在他们看来,自己的身体里面流淌着黄金血脉,这是世界上最高贵的血脉,拥有这种身份,是不可能也不该有偶像的,这也是对他们家族地位的亵渎。

    可是,在凯斯帝林的心底,却一直是有着一个偶像人物的,那就是刘和跃。

    曾经以一己之力独战西方所有高手而不落下风,那个年代的刘和跃堪称传奇。

    可是,这种传奇在西方黑暗世界的流传并不广,甚至几乎是被限定在极小的范围内才能为人所知,因为那些当年败在刘和跃手底下的人皆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如果他们还活着,那一定是地位极高的超级大佬,他们是不可能允己那么丢脸的事情被流传出去的。

    所以,刘和跃的威名才没有传遍西方世界。

    不过凯斯帝林是知晓这所有的一切的,在少年时期的他看来,亚特兰蒂斯的族长是无可战胜的,可是族长爷爷却曾经败在了刘和跃的手上,甚至差点被其打成废人。

    在这场战斗发生的时候,凯斯帝林还尚未出生,但这并不妨碍他对刘和跃产生敬仰。

    也正是因为这一场战斗,让刘和跃和当时的黄金家族族长不打不相识,刘和跃甚至亲自出手,帮助自己的手下败将疗伤,由此,凯斯帝林更加深了对这个老人的崇拜。

    对于黄金家族来说,族长的落败并不是什么秘密,他们甚至还专门把这件事情给写进了家族的编年史中,用以提醒后人,让所有人在翻到这一页的时候都知道——危机时时刻刻都在,想要依靠血脉来称霸世间,绝对是一件相当可笑的事情。

    或许,这种态度也能够从侧面反映出来,为什么黄金家族能够延续上千年而不倒——他们很少会骄傲自满,本来就很强大了,还要偏偏找到更强大的人来当做标杆,这种做事情的态度要是传出去的话,恐怕会让那些天赋不高还不努力的人羞愤欲死的。

    对于黄金家族而言,天赋固然重要,但是后期的努力比天赋更重要——这是一种生活态度。

    否则的话,凯斯帝林就不会跨越万里疆域,大老远的从地中海跑到了翠松山——他之所以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让自己变得更强大。

    他还要寻找未来的突破口!

    而在凯斯帝林的眼中,在未来能够帮助自己突破的,也就只有眼前这位山野樵夫了。

    因为,在凯斯帝林的少年时期,这位天下第一的老樵夫曾经对凯斯帝林说过这么一句话——等你成年了,就再来找我。

    等成年了,就再来找他?

    不可否认,凯斯帝林当年听到了这句话后,差点没激动死。

    因为,他的亲爷爷,在重伤之后,就是经过了这位刘和跃刘大神的指点,不仅伤势完全恢复,甚至实力方面也是突破了桎梏,更进一步了!

    黄金家族的血脉强大,他们其实不需要怎么练武,就能够拥有很强的力量和很快的速度,但是,几乎每个黄金家族的成员都不会对自己的生命之路怠慢,而凯斯帝林就更是如此了——他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可即便如此,凯斯帝林也从来没有停止过奋斗的脚步,反而他肩上的压力要比同龄人大上千百倍。

    在少年时期,凯斯帝林曾经和这位老樵夫生活过一段时间,当时他便听说这位战神一般的人物能够帮助黄金家族的子弟突破血脉桎梏,把潜力再拔高几分,当时,凯斯帝林就恳求老樵夫帮助他,但是老樵夫却说,必须等成年之后才可以。

    成年之后还怎么提高潜力呢?

    这句话被很多人认为是推托之词,可是凯斯帝林却深信不疑!

    所以,这才成为了凯斯帝林此行的主要原因。

    “能再看到您,我真是太激动了。”凯斯帝林由衷的说道。

    在这一刻,平日里高冷傲娇的黄金家族大公子,竟是有点像见到了偶像一般。

    其实,从一开始见到老樵夫的时候,凯斯帝林的心中就非常的激动,就很想把这种激动给释放出来,可是,那时候人太多,凯斯帝林只能把自己心中的激动化为眼底的那一抹炙热。

    现在,他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表达出自己的情感了。

    不知怎么的,这时候的凯斯帝林忽然有点怀念少年时期了。

    想到这里,他不禁看了军师一眼。

    可军师并没有在看凯斯帝林,他在和苏锐耳语着什么。

    “你爷爷的身体还好吗?”老樵夫问了一句。

    凯斯帝林从遐想之中回过神来:“我爷爷的身体还算可以,不过他的年纪已经太大了,这几年精气神儿已经和往常不一样了。”

    精气神儿?

    也不知道凯斯帝林这华夏语究竟是从哪里学来的,竟然来带着这么标准的儿化音。

    不知道为何,这儿化音从这个总是一副高贵样子的大少爷口中说出来,苏锐竟然觉得莫名的喜感。

    此时此刻,他忽然冒出了个想法——要是有时间的话,教凯斯帝林几句华夏的脏话,估计也挺有意思的。

    “年纪大了,这都是不可避免的事情。”老樵夫说道:“终归是要有入土的那一天啊。”

    他们就这样旁若无人的聊着天,而老樵夫对待凯斯帝林的态度,明显要比对待张不凡要好的多,也亲切的多。

    这一点让张不凡的心中竟然有点羡慕。

    毕竟这本该是自己家的长辈,结果却被另外一位长辈亲手推出家门,每每思及这一点,张不凡都觉得无比的后悔。而当发现刘和跃还活着的时候,张不凡的心里面就更加的后悔了。

    可是事已至此,说什么都晚了。

    “刘爷爷,您的身体看起来还是非常好。”凯斯帝林的眼底又涌现出了一抹灼热:“不知道我的爷爷是否可以向您一样……”

    他的意思表达的很明显,当然,这种问话也有点唐突,而老刘同志似乎却不太在意:“其实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七个字而已。”

    七个字?

    刘和跃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然后所有人都支起耳朵。

    这七个字一定是顶级秘籍!

    “刘爷爷请讲。”凯斯帝林明显也有点激动,堂堂大公子,遇到这种事情,呼吸甚至都开始变得急促了起来。

    没想到,刘和跃抚摸了一下胡子,然后紧了紧后背上的柴火,说出了让在场众人都绝倒的七个字!

    “粗茶淡饭山泉水。”

    纳尼?粗茶淡饭山泉水?

    听了这句话,苏锐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

    凯斯帝林也有点愕然。

    “你的爷爷吃这些吗?”刘和跃摆了摆手:“多年以前,我就看到他吃吃炸鸡,喝啤酒,老是吃这种垃圾食品,能活到现在也算是不错了。”

    炸鸡和啤酒?

    凯斯帝林很认真的拍了拍胸口:“刘爷爷,我向您保证,我回去之后,就把爷爷一日三餐换成粗茶淡饭山泉水!”

    这一刻,大公子的眼睛里面满是坚定!

    而一旁的苏锐简直快笑的直不起腰来了!

    ——————

    PS:第三更送上!大家快去微信公众号里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