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2034章 不同的立场和相同的心境!
    这些身穿白袍的人,自然就是翠松山的长老们了!

    夜莺看到了这种情形,眼睛里面控制不住的流露出担忧的神色。

    在她这种从小就在翠松山长大的核心弟子眼中,那些长老几乎是不可冒犯的,可是,苏锐对着那长老院又是放火又是打枪的,就算是神仙也不可能保持淡定的!

    “苏锐,你要小心。”夜莺在心中轻声说道。

    一旁的弟子见到夜莺的表情,顿时明白了她的想法,不禁叹了一口气:“师妹,你又何必如此呢?”

    他和夜莺同为张不凡的徒弟,从小感情深厚,一起长大,所以这个时候也才只是叹气,并没有出言中伤。

    夜莺摇了摇头,她望着苏锐的身影,平日里一贯坚强且倔强的心里面忽然涌出了一种无法形容的悲伤。

    这种悲伤把她瞬间包裹在内,一时间让她的呼吸都变得有些艰难了起来。

    如果苏锐最终陨落在此的话,那么夜莺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如果她早知道会有今天的事情发生,那么肯定一开始就向师父低头认错了!

    “放开我。”

    夜莺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量,竟然挣脱了两个师兄的胳膊,然后砰然双膝跪地!

    “师父,我错了。”夜莺喊道,在这一刻,她泪如雨下。

    其实,她从头到尾都没有错。

    但是,为了苏锐,夜莺愿意向师父低头,愿意做出所谓的委曲求全的举动。

    她不想看到苏锐因自己而受到任何的伤,她也不想看到翠松山变得满目疮痍。

    或许,把在场的所有人都算在内,夜莺才是最难受的那一个吧。夹在中间,两边却都是她在乎的人。

    看着夜莺跪下哭着认错的模样,苏锐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

    他的双手垂下来,并没有再做出任何的攻击性或者防御性的动作,如果再继续下去,夜莺会更加的为难。

    毕竟现在面对的是张不凡,不是张不空。

    倘若后者在场的话,那么苏锐将会毫不犹豫的祭出最强杀招。

    而且,现在周围有很多的白袍人,苏锐也没有对张不凡出手的可能。

    苏锐知道,这些都是翠松山的长老们,不过现在看起来的话,这些长老们都有些狼狈,他们的白色长袍上面沾染了许多的灰尘,甚至有的白袍还被火给烧掉了一大半,简直是看不下去。

    这二十几个长老们之中,至少有一大半的脸上都被烟给熏黑了,其中一个最黑的黑脸正死死的盯着苏锐,目光之中满是愤怒:“是你这个逆贼在翠松山闹事的吗?”

    苏锐的眉头挑了挑,的确是他闹事的,然而他却觉得自己并没有回答这货的必要,真以为把脸涂黑了就成包青天了吗?

    看到苏锐没理自己,这黑脸长老眼睛里面的愤怒之意更加的浓烈,他算是被烧的最惨的那一个,本来想要跑出门去来着,结果一开门,一大片烧着了的木头房檐便掉在了他的头上,这一下,别说脸被烧黑了,就连头发眉毛都被烧掉了一大半,真是要多糗就有多糗。

    “我错了,师父,一切都是我的错。”

    夜莺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在夜色下显得十分清晰。

    她这么一开口,便把所有的注意力都吸引到她的身上了。

    人总是喜欢自动脑补的,即便他们本来并没有看到这里发生了什么,可是,一个闹事的年轻男人,一个漂亮的女弟子,正常人都会本能的往某个方面去联想。

    这个黑脸长老一肚子火正没处发呢,见到夜莺主动认错,顿时说道:“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能是怎么回事?肯定是这女弟子勾结外人,把翠松山祸害成了这个样子!”一个长老说道。

    这发话者的一身长袍被烧掉了一半,下半身直接变成了裤衩,两条白净的大腿暴露在风中,让人不仅有点无语——这么一个老家伙,竟然没有汗毛。

    想必,这家伙心里面的愤怒应该比黑脸长老还要更多一点。

    “老东西,说话注意一点。”苏锐目光冷冷:“什么勾结?不知道事情的原委就不要胡乱的发表意见!”

    说话的时候,苏锐已经准备对这无-毛老家伙出手了。

    这无-毛长老闻言便转向了苏锐,吼道:“男盗女娼!如果不是你们这一对狗男女,翠松山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狗男女?

    五毛长老说出了这句和他的身份极为不相符的话。

    张不凡听了这话,眉头也皱了皱。

    苏锐也注意到了张不凡的表情,他的眼睛微微的眯了眯。

    很显然,对于这个无-毛长老的话语,张不凡很不爽。

    他的徒弟就算是再怎么错,也只能由他来教训,别人根本没有资格指责他的弟子,哪怕那人的身份是翠松山的长老。

    “有伤风化!有辱门风!这样的狗男女就该吊起来,让所有人都看看他们是多么的光彩!”无-毛长老还在叫嚣着,这货脸涨的通红,脖子上面青筋暴起,歇斯底里。

    苏锐的眼睛里面瞬间便释放出来两道冷芒,夜莺都已经这样低头道歉了,然而这长老居然还不分青红皂白的说出“狗男女”、“有辱门风”之类的话来,这绝对是触犯了苏锐的逆鳞。

    别人骂他侮辱他都没什么问题,但是,绝对不能对他在乎的朋友口出恶言,这是苏锐完全无法容忍的事情。

    于是,他的身形猛然一动!

    这无-毛长老就站在距离苏锐不足五米的地方,这点距离对于体力充沛的苏锐来说,完全可以眨眼即到!

    “张不凡,你还愣着干什么?快点把这对狗男女给杀了!不然小心你的掌门之位!”那无-毛长老觉得对着夜莺破口大骂还不够爽,又把矛头对准了张不凡。

    今天,终于能够真正行使一下长老的权力了,这种对着掌门人大骂的感觉,真特么的爽。

    可是,这家伙还没爽完呢,苏锐的身影便陡然出现在了他的身前!

    这个老家伙先前一直是低估了苏锐,在他的眼睛里面,这样的年轻人就算是修为再高,也会被他一个手指给摁倒在地,他完全没想到,苏锐的速度竟然能够快到这种地步!

    这样快的速度,让那无-毛长老的眼前一花!

    他的辈分很高,实力本身还算可以,平日里在翠松山根本不可能有人用这种语气跟他讲话,更不可能有人对他出手。

    可是,在这种情况下,这无-毛长老根本没有看清楚苏锐的影子。

    紧接着,这无-毛长老便感觉到一股劲风已经是迎面扑来,他的脸顿时狠狠一疼。

    连躲都没能躲一下,他的鼻子便干干脆脆的中招,鼻梁骨发出了咔嚓一声响,鲜血瞬间从鼻腔之中炸开了!

    如果没有体会过鼻梁骨破碎的感觉,那一定无法想象出这是怎样的一种痛苦,此时,无-毛长老只感觉到眼泪狂涌而出,鲜血、鼻涕、眼泪,三种液体糊了一脸都是。

    这是鼻腔受伤的本能反应,就算是强大如张不凡,他的面部若是被正面击中的话,同样会落到这种下场的。

    无-毛长老的身体往后面趔趄了几步,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这也是他的修为够高,否则的话,苏锐这么狂猛的一拳,基本上是会把他的颈椎给直接打断的。

    被当众打成了这个样子,无-毛长老的心中愤怒无比,可是,他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此时的形象有多么的喜感。

    由于袍子被烧掉了一半,因此在他一屁股坐在地上之后,裤裆处的风景便彻底的暴露了出来,那灰色的裤衩,让人无法直视——看起来又黄又污,不知道多久没洗过了。

    老道士都是那么不讲卫生的吗?

    可那两条又细又光滑的白腿,让人很难把他当成一个老头子。

    苏锐的突然动手,让现场顿时寂静了。

    张不凡见此,并没有立即出手。

    这位翠松山的掌门人见到这位刚刚质问自己的无-毛长老被打成这个样子,心中竟然有种说不上来的爽感。

    自己是掌门人,就算是有千般不对万般不好,也不至于在众人面前这样质问自己的,这本身就是一件非常过分的事情。

    真的当自己是长老,就可以耀武扬威的吗?这样让自己这掌门人的面子往哪里搁?

    长老长老,这个词很简单,顾名思义,长的太老了就是长老!张不凡可不愿意在这两个字上面赋予更多的深层意思!

    虽然张不凡的心境修为已经到了非常厉害的地步,可是他也是人,也是要面子的,无-毛长老刚刚的喊声着实太过分了些。

    张不凡忽然意识到,苏锐的突然出手,竟让他的心里面有种出口气的感觉!

    这种感觉着实不太对啊!

    这与现在的场合极为不搭!

    毕竟,现在的苏锐可是整个翠松山的敌人!

    如果今天张不凡不能亲自出手将其拿下的话,那么接下来他将无法掌控翠松山!

    因此,苏锐今天必须要留下来!否则,翠松山将成为江湖中人茶余饭后的谈资,翠松山弟子们也会因此而变成笑柄的!

    堂堂的名门大派,屹立南方百年,若是今天被苏锐这小子给平推了的话,那么张不凡还不如自杀算了!

    因此,张不凡发出了一声冷喝:“竖子敢耳!”

    吼完了之后,他便朝着苏锐扑了过去!

    而这个时候,张不空不知道何时已经悄悄的出现——出现在了夜莺的身后!

    ——————

    PS:刚到酒店,这一章是在高铁上写的,昨天吹牛说今天要三更,不知道能不能做到,先发一章,第二章可能要晚一些……发现来开会的熟人太多了,如果有第三更的话,那就算是彩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