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2028章 老子就是嚣张了!
    张不凡对于夜莺已经是失望透顶了。

    在他看来,自己花费了极大心血所培养出来的弟子,不仅没有理解他这个当师父的一片苦心,反而妄图逃跑。

    自己给她的这种宽容,难道都是喂了狗吗?

    要是独自逃跑也还能理解,可夜莺这种“勾结外人”来对付翠松山的做法,让张不凡的心寒透了!

    行走江湖,信义为先,张不凡真的无法容忍这种行为!

    在他的眼睛里面,夜莺的这种行为已经不是女大不中留了,而根本就是胳膊肘往外拐!

    本来弟弟的重伤已经让张不凡非常的恼火了,然而,张不凡还看到了周围的翠松山弟子们——他们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几乎是成片成片的,那些痛哼声也连在一起,让人异常的烦躁!

    张不凡简直要出离愤怒了!

    在他看来,夜莺的这种行为简直就是欺师灭祖的表现!

    勾结外人,残害同门,绝对不可宽恕!

    如果连这种行为都能原谅了,那么张不凡也就无法当这个掌门人了!

    张不凡之前一直稳稳当当的站在主峰的大殿之前,可他要是早意识到夜莺和太阳神殿的人造成了如此大的破坏性结果,恐怕早就按捺不住的冲出来了!

    “师父,你听我解释!”夜莺清晰的感受到了张不凡的杀意,连忙说道。

    “孽徒!你有什么好解释的!杀你一百遍都不能洗刷你的罪责!”张不凡的声音之中发着狠,他浑身的力量涌动,随时能够发出必杀之招!

    他是彻底的控制不住暴走的情绪了!

    张不空此时看起来有点虚弱的说道:“师兄,师兄,这等大逆不道之徒,还是快点将之杀了,清理门户……”

    这个家伙的牙齿都被打落了一大半,说起话来跑风非常的严重,在这种情况下,张不凡自然觉得自己的弟弟已经是惨之又惨了!

    可是,这位翠松山的掌门人又怎么会知道,他的弟弟之前还盘算着要怎么对付他呢!

    江湖看起来很平静,但也仅仅是表面上的平静而已,每个门派都是暗流汹涌,有野心的人到处都是。

    “师父,你听我解释,如果不是被张不空逼到了极点,我自然是不会离开的!我是有苦衷的!”夜莺着急之下,立刻大声喊道!

    “你胡说……不要为自己的行为狡辩了!”张不空勉强撑着身体站起来,他虽然双臂遭受苏锐的打击,但现在也已经恢复了不少,一身的伤势虽说看起来很吓人,但其实除了两条腿中间的算是重伤,其余的伤势都不是致命的。

    他看着夜莺,眼睛里面露出了阴狠和怨毒的神色来。

    如果不是这个女人的话,他的要害部位肯定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即便没有脱下裤子,张不空也仍旧能够感受到,自己的那个位置已经肿胀的不行了!

    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害,他日后还能不能当成男人都不好说了!

    他的目光里面怎么可能没有怨毒?他恨不得活活的撕了夜莺!

    “你说我是在逼你,你有何证据?”张不空冷冷的说道。

    “张不空想要让我陪他睡觉,我不肯,所以我才逃了出来!师父,请你一定要相信我的话!”夜莺闭着眼睛大喊道。

    之所以闭上眼睛,是因为夜莺实在无法承受张不凡的目光,她虽然占理,但师父的压迫性实在是太强,此时的夜莺已经是勉力支撑才能保持站立了。

    “一派胡言!”张不凡愤怒的一甩袖子,现在他处于气头上,自然是不相信夜莺的话。

    夜莺见此,继续说道:“师父,如果我想走的话,为什么不在受罚当日就离开,何必还要呆上几个月呢?要不是张不空逼迫我……”

    “放肆!”张不空面色微变,连忙加重了语气,冷笑着说道:“你满口胡言,公然侮辱翠松山长老,知不知道自己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这货自己给自己贴了个长老的名头。

    “张不空,你这个道貌岸然的家伙,你刚还说师父根本管不了你,你……”

    夜莺还想争辩,结果却被张不凡给打断了。

    “闭嘴!”

    张不凡的面色铁青,他的拳头紧紧握着,手背之上也已经是青筋暴起了。

    这个时候,翠松山的山林之间都涌动着淡淡的血腥味,被清风一吹,扩散的漫山遍野都是。

    张不空阴狠的看着夜莺,那眼神之中的意味谁都能明白。

    “白莺,你可知罪!”张不凡的声音很低。

    可是,熟悉张大道长的人都知道,他越是展现出这种状态来,越是说明他心中愤怒到了极点!

    “师父,我没做错!”夜莺焦急的要死,她跺了跺脚:“师父,你怎么就不相信我说的话呢?张不空真的想要让我陪她睡觉,甚至翠松山上所有的女人都被他占有过!”

    “我再说一遍,你给我闭嘴!”张不凡一声怒喝!他已经觉得自己要爆炸了!

    自己的这个好徒弟,把整个翠松山搞得一团糟,害得那么多弟子受伤,此时不仅不认错,反而还反咬一口,简直不能用过分来形容了!

    张不凡觉得心中的怒气完全压抑不住,陡然一伸手!

    他的拳头打在了旁边的松树上,这松树干干脆脆的被拦腰砸断了!

    如果仔细看去的话,会发现松树的断面光洁而整齐,其光滑程度和镜面差不多!

    只不过是含怒一击而已,就能够形成如此强悍的攻击效果,苏锐自问,自己绝对是做不到的!

    随着那一棵松树倒下,张不凡的怒气并没有半点的消解,反而更加的愤怒了。

    他深深的吸着气,似乎是想要让情绪平息一下,然而却没有收到半点的效果。

    “师父,如果不是万不得已,我真的不会出此下策的……”夜莺还想继续解释:“张不空让人把柴山都给围住了,如果我不强行离开的话,就要被他所侵犯了!”

    “你血口喷人!”张不空一副被污蔑的样子,指着夜莺,气的浑身颤抖,不得不说,他这份演技也着实是够逼真的!

    “白莺,好你个白莺,你被关在柴山,我让人好吃好喝的伺候着,然后你居然敢倒打一耙!该死的,你勾结外人,祸害翠松山,还想着颠倒黑白!我师兄他眼睛瞎了,居然收了你这么一个徒弟!”

    看到张不空如此的不要脸,夜莺快要被气炸了肺。

    可是,她没有证据,没有证据!

    “张不空,你……”夜莺指着张不空,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此时此刻,她感觉到空前的无助!

    “这世界上居然还有你这种人!既然自己不想要脸,那我就把你的脸皮给拿走好了!”此时,终于有人说出了夜莺想说的话!

    熟悉的声音响起,夜莺发现,苏锐在喊了一声之后,身形已经骤然动了起来!

    当老子不想讲道理的时候,老子就动手了!

    简单粗暴,不服就干!

    几乎是刹那间,苏锐就已经冲到了张不空的身前,一巴掌抽在了对方的胖脸之上!

    这一下,直接把对方抽的在空中连续的转了好几圈!

    当张不空重重落地的时候,他的半边脸颊已经高高的肿起来了,另外一半牙齿也都掉光了,满嘴都是血水!

    而当苏锐动手的时候,张不凡就站在他的身边呢!

    后者完全没想到,这个猖狂的年轻人竟然敢当着自己的面殴打他的弟弟!

    如果没有这个家伙,翠松山绝对不会接连遭受这种侮辱!这是对他的公然打脸!

    太嚣张了,太过分了!

    “大胆贼子!”

    张不凡喊了一声,手掌平平的朝苏锐推了过来!

    这一招在旁人看起来平淡无奇,但是苏锐首当其冲,他能够清楚的感受到这一招所蕴含着的强大威力!

    那澎湃的力量,已经要传导到他的身上了!

    “苏锐,快点躲开!”夜莺焦急的喊道!她可是深切的知道师父的实力有多强!苏锐根本不可能抵挡的住!

    听到自己的徒弟竟然给外人求情,张不凡的心里更加愤怒了!手臂上的力量也变得更加澎湃而汹涌!

    可是,苏锐并没有躲开!

    他的手猛然一扯!

    一个身影立刻飞了过来!

    于是,在张不凡和苏锐之间,便突然出现了一个大活人!

    张不凡赫然看到了苏锐嘴角那嘲讽的笑容!

    因为,被苏锐一把扯过来的,竟然是张不空!

    在苏锐刚刚抽了张不空一巴掌的时候,后者的腰上再次被神不知鬼不觉的拴上了那黑色细绳!

    苏锐从来都是走一步看三步的!

    这种时候,殴打张不空,肯定会遭到张不凡的反击,那么苏锐很显然要想好接下来该怎么办,否则充一次英雄就扑街,那就不是英雄,而是傻逼了!

    张不空夹在两人中间,如果张不凡的手掌继续往前攻击的话,那么他弟弟的脑袋就要妥妥的被打爆了!

    在这种情况下,张不凡只能硬生生的收手!

    他的力量本来是极为汹涌澎湃的,然而此时硬生生的止住,气血回流,体内的气息登时就乱了起来!

    手掌在张不空的脑袋前面停住了,张不凡此时极为的不好受,饶是以他的修为,都有种想吐血的感觉!

    “用力过猛,可从来都不是那么好受的!”

    苏锐喊了一声,他的右脚已经从侧面向斜上方抽了起来,正中张不凡的肋间!

    ——————

    PS:感谢叫爹你不吃亏、未来_EE、书友31345515、书友31835287、fang5、qw3236233、187613you、玩玩激情0、呜和老司机、书友34273744、天蝎ly999、厦门小武哥、lja1999820、飘渺一赤子、烈焰烂番薯(不是的不是的)、明明白白胖胖、烟炎i、我要天马行空、打工仔胡刚、全能小小梁、曾經只是曾經、残夜孤烟、水中泡泡、书友31274235、飞远飞、杨博雄、赵广锋、书友41008798、电鳗808、浊酒独饮o、赞少少、游月youyue、龙行虎爸、难得轻松的、安忆丶、司机王、流浪到淡水、水中泡泡、恶魔炽天使、AsOneJ、建总er_、生活百般滋味、休闲的等待、荣耀最后一刻、书友28802569、烈酒封喉1、般若婵娟、骑猫看天下的月票和捧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