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2021章 师妹吊打师兄!



    对于杜起名来说,拿下夜莺似乎并不是什么太困难的事情。



    他是张不空的大弟子,年纪几乎比夜莺大上一倍,用俗话来说,他练武的时间比夜莺的年龄还要长一些。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还打不赢这个比自己私生女年龄还小的小师妹的话,那么杜起名这些年真是白活了。



    夜莺虽然天赋不错,实力也还可以,可是她的年纪实在是太轻了,在杜起名的眼睛里面,夜莺的攻击有很多的破绽。



    长剑一挥,杜起名准备简单利落的把夜莺给擒住,当然,他是不敢杀了夜莺的,这可是他的师父张不空指名道姓要的姑娘,身为张不空的大徒弟,杜起名对于这些事情自然是非常的了解——甚至,在过往张不空用出某些手段来占有翠松山上其他女人的时候,这个杜起名还充当了拉皮-条的角色。



    翠松山上有一个在长老院负责端茶倒水的小姑娘,很少有人知道,这个小姑娘的真正身份其实是杜起名的私生女,按理说,杜起名应该偷偷的对其多点照顾才是,可这货偏偏反其道而行之——当张不空展现出对这个小姑娘的兴趣之后,杜起名甚至主动的说服私生女,让其去“侍奉”自己的师父!



    从这一点上面来说,杜起名干出的事情真的堪称禽兽不如!



    这个家伙与其说是张不空的弟子,还不如说是后者的走狗!



    此时此刻,杜起名相信,只要自己的长剑挥出,就一定能够逼退夜莺!



    不过,他的雪亮长剑之上才刚刚附着上力量,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就从他的心底升起了!



    “有诈!”



    杜起名大喊一声,硬生生的止住动作,连忙一个翻身!



    就在此时,枪声响起来了!



    也就是杜起名这个翻身的动作,救了他一命!



    那个比埃尔霍夫的手下,此时正举着手枪呢!



    原来,他之前并不是没有子弹了,而是把子弹留在了最关键的时候!留着对付最关键的人!



    能够成为比埃尔霍夫都如此看重的人,自然不是吃干饭的!



    由于杜起名先前出于本能的躲避了一下,因此那一发子弹并没有击中要害,而是打在了他的左肩膀处。



    不过,饶是如此,手枪的强大破坏力也是在他的肩膀上开出了一个血洞,骨头和软组织都受了严重的伤!



    现在看来,这条胳膊所能够发挥出的实力,或许不足他巅峰时期的五分之一了!



    夜莺也完全没想到枪声会再一次的响起,不过她也顶多是稍稍一愣而已,身体的动作并没有停,加速向杜起名扑了过去!



    她对战机的把握能力还是极强的!



    杜起名中了弹,感觉到自己好像是被棍子重重抽了一下,饶是以他的身体素质,在这强大的冲击力作用之下,都趔趄了两步,差点摔倒!



    可是,他还没来得及稳住身形呢,夜莺的鞭腿便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前!



    这是一个小师妹吊打大师兄的动作!



    砰!



    鞭腿抽在了杜起名的左臂上面,这一下虽然没有让他骨折,但是却牵动了肩膀上面的枪伤,让其痛的发出了一声大吼!



    夜莺的动作充满了连贯性,她一个剧烈的旋转,然后脚尖再次狠狠的踢向了对方的肩膀!



    杜起名这一次痛的半边身体都要麻木了!



    杜起名想要忍着疼痛回身防守,可是在这种情况下,他的反应速度已经大大的降低了,长剑都还没有来到夜莺的身旁呢,后者就再一次踹在了他的肩膀上面!



    夜莺的动作很简单也很直接,毫无花哨,就是对着杜起名的伤口猛攻!



    连续好几下攻击,让这杜起名快要疼的晕过去了!



    夜莺的脚尖甚至都已经顺着茶碗一样的伤口踢到了杜起名的肉里面,就算是意志再坚韧的人,都无法忍受这种痛苦!



    高手过招,机会往往是稍纵即逝的,这个时候,就看出来谁把握机会的能力更强了!



    夜莺抓住了机会,就弥补了实力上的差距,完成了绝大多数人都没想到的逆转!



    这样连续的攻击,不仅极大的破坏了杜起名伤口处的组织,甚至让他的这肩膀已经接近粉碎性骨折了!



    这种程度的骨折,让他的左臂已经完全无法发挥作用了!



    左臂无法进攻,无法防守,反而变成了累赘!



    在高强度战斗之中,这种累赘往往是要命的!



    杜起名自视甚高,可是却被夜莺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用手中的长剑以攻代守,阻止夜莺!



    可是,他现在的攻击已经和绵软无力差不了多少了,被夜莺轻易的躲过去之后,后者的小腿猛然一摆,然后狠狠的踢在了杜起名的两条腿中间!



    就算是把皮肤给练成了铁布衫,但是这里仍旧是无法消解的要害,夜莺的这一脚几乎把杜起名给踢的原地蹦起三尺高,然后重重的落在地上!



    他痛的浑身颤栗,完全提不起劲儿来防守了!



    “禽兽不如的东西!”夜莺冷冷的喝了一句,从地上捡起杜起名的长剑,然后猛然往下面一插!



    锋利的长剑轻易的穿透了杜起名的右肩膀,然后深深的扎进了泥土之中,只有剑柄露在外面!



    夜莺这一下也算是发了狠,直接把杜起名给钉在地上了!



    虽然她这一剑不算致命,但也重创了杜起名的肩胛骨,让其两条胳膊都无法使用了!



    “让你和张不空狼狈为奸!”



    夜莺还不解气,重重的踩在了杜起名的膝盖之上!



    后者的膝盖发出了咔嚓的响声,然后立刻瘪了下去!



    很显然,杜起名的膝盖也碎掉了,四肢也就只剩一条腿还能动了!



    “夜莺小姐,快走!”



    那中年男人的身手也不弱,撂翻了好几个翠松山弟子,继续和夜莺在夜色之中发足狂奔起来!



    “我在山脚下安排了一辆车,我们只要到了那里,翠松山的人就追不上了!”中年男人对夜莺喊道。



    夜莺点了点头,继续在山间猛掠。



    她已经彻底熄灭了去找张不凡的想法了,从这里到翠松山主殿的距离实在太远,他们两人根本不可能成功抵达那里的!



    此时,张不空也已经在他的房间里踱步了。



    他这个主谋,并没有立即现身,而是在仔细的盘算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在张不空看来,想要抓到夜莺自然是没什么难度的,只是,抓到夜莺之后又该怎么办,才能看起来了无痕迹的“占有”这个美女后辈呢?



    张不空望着窗外的夜色,眼睛里面露出了阴狠的神色,他自言自语的说道:“夜莺啊夜莺,你真是糊涂,屈从于我,自然会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现在非要逃走,可你就没想过,迈出了这么一步,你的生路可能也就彻底断绝了。”



    说到这里,他眼睛里面的狠辣之意更浓:“本来我看你挺优秀的,还想提携提携你,现在看来,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了!”



    如果让夜莺听见张不空此时所说的话,恐怕会怒极反笑的。



    他先前对夜莺一通威逼利诱,妄图将其彻底的占为己有,可这用他的话来说,竟然是“提携提携”?



    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不管怎样,你今天晚上都不可能跑出我的手掌心。”张不空攥了攥拳头,然后便走出了房门。



    这意味着他要亲自上阵了!



    而此时,苏锐已经下了高速公路,可距离翠松山还有一个小时的车程!



    比埃尔霍夫也还没得到手下人的回报呢,因此他倒是并不太着急,优哉游哉的坐在车子的后排抽着雪茄。



    在加油站的时候,苏锐已经上了他的车,现在两人正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呢。



    “亲爱的阿波罗,你看起来很紧张?”比埃尔霍夫嘿嘿一笑:“完全不用这样着急,如果翠松山那边敢让你的小女朋友出什么状况,那么你直接带领太阳神殿把那座山给烧掉,我想也不会有什么太大问题的。”



    “这里是华夏,搞出那么大的动静,后果我也承担不了。”苏锐摇了摇头。



    江湖里的水太深了,要是苏锐真的一把火烧掉了整座翠松山,那么结果就变得无法预知了,说不定会有好事者认为苏锐是在以一己之力挑战整片华夏江湖。



    到那个时候,事情可就变得不好收拾了。



    “其实没什么的。”比埃尔霍夫微微一笑:“要是我,这件事情就使劲往大了闹,波及的范围越大,你的声名也就越鼎盛了。”



    “这是两码事。”苏锐又催促道:“你快点问问你的手下,现在情况到底如何了。”



    “这一路上你都催了我八十遍了。”比埃尔霍夫越发觉得自己这趟华夏是来对了,通过夜莺的事情,他很显然已经极大的拉近了和苏锐之间的距离了。



    可是,比埃尔霍夫现在也联系不上他的手下——那个中年男人正和夜莺极速奔行在翠松山的松林之间呢,暂时还没有精力把消息给传回来。



    “联系不上,就说明出问题了。”苏锐眯了眯眼睛,一缕寒芒从其中释放出来。



    “军师,现在夜莺那边的情况不太乐观,你最好能够带人接应一下。”苏锐把电话打给了军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