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1877章 一触即发!
?    这按喇叭的行为,明显就是在向苏锐泄着不满!
    
        这个家伙之前没有动手,但是却被苏锐的血性手段吓尿了裤子,觉得万分屈辱,于是便想要在临走之前抗议一下。天籁小说.⒉
    
        他怂到了也只有用喇叭来表达自己态度的地步了。
    
        殊不知,苏锐最介意的就是这种事情了!
    
        在母亲的墓地前按喇叭?
    
        还能有比这种方式更过分的吗?
    
        墨先生刚刚爬上车,看到开车的打手竟敢这样做,差点没被气疯掉!
    
        这简直就是混蛋所为啊!你难道没看清之前对方有多么强大吗?
    
        人家愿意放你离开,已经是开恩了,你还要嚣张的表达不满?
    
        这就是不作死就不会死的典范!
    
        墨先生气的狠狠的往打手的后脑勺上打了一巴掌!
    
        当听到喇叭声之后,苏锐也停下了脚步。
    
        对于他而言,这喇叭的声音自然是极为的刺耳!
    
        此时,苏锐和完颜正雍之间还隔着十来米的距离!
    
        那刺耳的喇叭声完全打破了这片天地之间的宁静!
    
        完颜正雍清楚的看到,苏锐的面色几乎是在骤然间便阴沉了下来!
    
        这是苏锐母亲的墓地!
    
        他之前怕打扰到母亲的安眠,说话都是小心翼翼的,动手打人的时候还要磕头给母亲道个歉,可是现在,对方居然敢这样肆无忌惮的鸣笛!
    
        苏锐的心情本来就不怎么样,这一下更是糟糕到了极点!
    
        或许放在很多人身上,觉得这似乎并没有什么问题,可是在苏锐的眼睛里面,这就是天大的问题了!
    
        在对待母亲方面,苏锐绝对是玻璃心至极的!
    
        当苏锐转身的时候,那几辆6地巡洋舰已经开始加离开了!
    
        他们甚至顾不得路况太差,度猛然提升,冒着翻车的危险狂奔!
    
        完全给人一种他们被吓尿了的感觉!
    
        现在再想追,也是来不及了!
    
        苏锐一直看着这几辆车消失不见,然后才转过脸来:“完颜帮主,没想到你们来了。”
    
        完颜正雍的表情之中透着凝重:“我们应该是来晚了。”
    
        很显然,他从地上的血迹和碎玻璃渣子判断出来,刚刚这里应该是生过了一场战斗。
    
        完颜正雍的心情已经变得阴沉了起来,而一旁田秉毅的面色显然也不太好看。
    
        他们都觉得自己被打脸了。
    
        虽然远威帮在这片区域的势力比不上先锋会,但他们好歹是以北方第一地下势力而自居的,在这种情况下,苏锐来到北方,他们还没来得及尽东道主之谊呢,就有人敢来找苏锐的麻烦,着实把完颜正雍给气的不轻!
    
        在来到这里之前,完颜正雍已经让人在附近打听了一下,得知苏锐正在扫墓,因此还特地多等了一会儿,然而现在的完颜帮主后悔无比,早知如此,干嘛还要多等那几分钟?
    
        “和你们没关系,是我自己的事情。”看出了完颜正雍眼中的歉意,苏锐说道。
    
        “不,生在这里,就是我的事情。”完颜正雍完全没有任何推卸责任的意思。
    
        “好像这群人是来自先锋会的。”苏锐说道。
    
        “先锋会?这群混账东西!”听了这话,田秉毅已经在一旁控制不住的骂了出来。
    
        在败走宁海之后,先锋会明里暗里给远威帮使出了不少的绊子,否则的话,远威帮的实力至少还要比现在再强出两成以上!
    
        听到这先锋会居然好死不死的来找苏锐的麻烦,完颜正雍已经在心里面下了个决定。
    
        他和田秉毅对视了一眼,都不约而同的看到了彼此眼睛里面的决心!
    
        这次,真的要和先锋会不死不休了!
    
        即便苏锐不让他们这样做,他们肯定也会这样做的!
    
        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对视眼神,让北方两大帮派之间的全面战争一触即了!
    
        “苏锐,你把事情详细的说给我来听一听。”在下决心和先锋会开战之后,完颜正雍还是要了解一下详细情况的。
    
        苏锐简单的说了一下之后,完颜正雍的目光已经变的极冷,隐隐的流露出一丝让人感觉到震骇的状态来:“先锋会的这种行径,我绝对不能容。”
    
        完颜正雍的行事风格虽然非常的霸道,但是该尊重别人意见的时候,绝对没有半点含糊,他也根本不可能干出这种挖人祖坟的事情来的。
    
        完颜正雍也是略微相信一些风水的的,但是并不至于到如此痴迷的地步,至于冷光锋那种把所有的事情都归结于“气运”上面,完颜正雍觉得荒谬至极。
    
        苏锐也并没有阻拦完颜正雍,毕竟这次安排张紫薇带着精英战力来到北方,也是有着这方面的考量的。
    
        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之后,完颜正雍便带着一众手下走到芮红云的墓前,深深的三鞠躬。
    
        他的态度,和冷极扬致歉的嚣张行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苏锐看在眼里,并没有多说什么。
    
        完颜正雍鞠躬之后,便把这一片空间留给苏锐,自己则是去车子里面等待着了。
    
        …………
    
        “妈,对不起,打扰到你了。”苏锐站在墓碑前,苦笑了一下:“其实,我更想在你面前表现的像个三好学生,以免你在那边会担心我。”
    
        “不过,今天实在是迫不得已,妈,我是不会让人打扰到你的休息的。”苏锐看了看周围地上的一些血迹,无奈的摇了摇头:“妈,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看到刚才生的情况,如果没看到,真的再好不过,可是,如果看到了,我想您应该也能猜出来,这种情况几乎是我生活中的常态。”
    
        是啊,就是常态。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苏锐有点微微的感慨。
    
        “我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为什么我的生活之中会有这么多的冲突。”苏锐轻声说道:“可能我一天之中打过的人,比别人一辈子加起来都多,其实,谁不喜欢安安稳稳的生活呢?只是,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总会被很多事情牵绊住,总会被很多人注意到,有时候也会特别累,但是真的没办法。”
    
        “妈,你今天看到的这些,可能只是我生活的冰山一角,等以后有时间了,我再来陪你,把我这些年所经历的一切都说给你来听。”
    
        苏锐微笑着,只是笑容之中似乎带着浓浓的复杂意味。
    
        他这一生过的着实不算轻松,虽然最近看起来很光鲜,但是在很多时候都是踩着刀尖跳舞,稍不留神,就会落得个肠穿肚烂的下场。
    
        虽然苏锐有些时候的行事方式看起来大开大合,但是谁也不知道,他在做这些事情之前,会有多么的小心翼翼。
    
        他孑然一身的时候,或许还没有这么多的牵绊,可是,随着时间的展,他在意的人越来越多,心中的牵挂也是越来越多。
    
        在这种情况下,他越来越不可能彻底放开手脚、以不计后果的姿态来大干一场了。
    
        “妈,您多保重。”苏锐这一次用上了敬语。
    
        他深深的看了看这墓碑一眼,然后双膝再度一弯,砰然跪倒在这北方的天地里面。
    
        这一跪,足足跪了半个小时。
    
        没有人知道,在这半个小时里面,苏锐的脑子里面究竟在想些什么。
    
        站在远处,看着苏锐这样跪着,芮喜根又控制不住的抹着眼泪。
    
        今天所生的一切,都出了芮喜根的认知范围。
    
        他这一辈子都未曾见到过如此激烈的打斗,都未曾见到过这么凶狠的场面,他开始意识到,这个大外甥所在的世界,可能比他想象之中要更加复杂。
    
        可是,无论有多么的复杂,苏锐的心地都是好的,从他跪在母亲坟墓前的情景就可见一斑。
    
        在跪了半个小时之后,苏锐深深的磕了三个头,然后站起身来。
    
        这个时候,林傲雪也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后,林大小姐也径直跪了下来,默默的磕了三个头。
    
        虽然她一句话都没说,但是所有的情绪都包含在她这动作之中了。
    
        …………
    
        苏锐下了山之后,便乘坐远威帮的车子,离开了芮家。
    
        此次一别,不知道何时才能再相见。
    
        也许很久,也许很快就会再回来。
    
        芮家的所有人都依依不舍的来送别,性格爽直的姜虎还给了苏锐一个狠狠的拥抱,说道:“等咱们回到了宁海之后,去找陈凯出口气。”
    
        他虽然没有亲眼看到陈凯打姜爽的情形,但是姜爽那红肿的脸颊无疑已经说明了一切了,这可把脾气火爆的姜虎给气的不轻。
    
        “好,等我一回到宁海,就把这件事情给办了。”苏锐承诺了一句,然后重重的拍了拍姜虎的肩膀。
    
        被芮家人送到了村口,苏锐这才上了远威帮的车子。
    
        事实上,他是有心不在芮家人的面前展现自己的另一面的,特地让完颜正雍把车子停的远一点,然而,芮家人热情的把苏锐给送了那么远,也把那一排壮观的黑色车队尽收眼底。
    
        “这太壮观了。”姜虎情不自禁的说道。
    
        “咱这外甥,到底是什么人物啊?”小姨问道。
    
        那一排车队所流露出来的肃穆与庄重的气息,震撼到了所有人。
    
        “咱外甥可绝对不简单。”芮喜根并没有多做解释,只是感慨了一句。
    
        他知道,外甥是去做大事的人。
    
        “孩子,早点回来。”芮喜根在心中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