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1868章 温暖如春的室内!
    是的,其实在芮喜根等人的眼睛里面,苏锐这些年就是在受苦,他们真的太心疼这个从小没有受到父母照顾的“孩子”了。
    
        无论苏锐多大,在他们的眼睛里面,永远都是红云的孩子。
    
        而芮红云的形象,也永远定格她那如花的年纪,永远也不会老去。
    
        在这三次干杯之中,陈凯都只是象征性的举起了杯子而已,连放到唇边意思一下的动作都没有。
    
        他这个动作并没有被其他人看到,因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苏锐的身上呢。
    
        对于这一点,陈凯的心里面还是有着一些不舒服的,在他看来,自己明明才是客人,自己明明才是主角,怎么这芮喜根说了一通,却从头到尾都没有提到自己呢?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苏锐的身上,陈凯的心里面怎么可能会好受?
    
        他是争强好胜的,尤其是在美女的面前,可是现在的情形,让他完完全全的落了下风!
    
        “大舅,我给您端酒。”
    
        苏锐此时根本就没有看陈凯,他知道,这么一个无足轻重的小角色,绝对不可能影响到他今晚的心情。
    
        “哎,好,好好。”芮喜根看着苏锐的动作,又要老泪纵横了,他把这一杯酒干掉,然后看着天花板,自言自语的说道:“红云,你看到了吗,你有个好儿子啊。”
    
        苏锐的眼圈一直红红的。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面,他喝了不少的酒,一帮亲戚都拉着他说着贴心话,而姜虎更是连续的跟他拼了不少酒。
    
        对于这些,苏锐可都是来者不拒,他发自内心的想要敞开了喝,这些家人让他愿意卸掉所有的防备。
    
    
        不知不觉,苏锐都喝掉了一斤半的白酒,这里可都是自酿的高粱酒,度数很高,即便以苏锐的酒量和身体素质,都有些撑不住了。
    
        不过,这种时候的他虽然感觉到晕晕乎乎的,但是却很快乐,这种感觉也让他非常的迷恋。
    
        这世间有多少的纷争,有多少的利益,有多少的刀光剑影,此时此刻,全部都远远抛开,而留在苏锐眼前的和心里的,只有这其乐融融的气氛。
    
        任外面寒风呼啸,室内却温暖如春。
    
        最感性的小姨也跟苏锐喝了好几杯,拉着苏锐的手,不停的跟他讲着芮红云年轻时候的故事。
    
        她明显是喝多了,语无伦次,舌头甚至都有些打结,可是苏锐却没有任何的不耐烦,眼中一直带着发自内心的笑意。
    
        他愿意被这样的情感所包围。
    
        而在这个过程中,陈凯一直像是个局外人一样,冷眼看着这一切。
    
        不,确切的说,是他主动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局外人,完全没有半点要融入进这个大家庭的意思。
    
        其实,这里的每个人都是发自内心的欢迎这位姜爽的男朋友,在这些老实人的眼中,陈凯和他们早晚会是一家人,可是,陈凯的一举一动,却表现出他根本看不起这些所谓的“家里人”。
    
        毕竟,生在宁海那样的国际化大都市,还拥有四套拆迁安置房,的确是一件非常值得骄傲的事情呢。
    
        在陈凯的眼睛里面,芮家人今天晚上和苏锐一起,这又哭又笑的,简直可笑。
    
    
        是的,在他的眼睛里面,芮家人那些积蓄了多年的情感,就是两个字——可笑。
    
        甚至是——神经兮兮!
    
        陈凯一个几乎生在蜜罐子里的“大少爷”,又怎么可能会理解这种心情呢?如果让他和苏锐的经历来互换的话,恐怕他早就变成了社会之中无可救药的渣滓了。
    
        在这顿饭期间,不是没有芮家人来和陈凯喝酒,不过这家伙都是面带微笑的拒绝了,声称自己不能喝。
    
        虽然脸上带着微笑,但是任谁都能看得出来,陈凯的笑容之中带着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距离感。
    
        这个家伙可不是不能喝酒,平时在夜总会,那洋酒都是敞开了喝,今天之所以不喝,主要是看不上这里的酒,也看不上这里的人。
    
        一顿饭下来,他连菜都没吃几口。
    
        在陈凯看来,这些伙食太过粗糙了,和宁海那精细的食物根本无法相比,那在苏锐口中觉得喷香无比的杀猪菜,甚至让陈凯无法下咽。
    
        不断的有芮家人在招呼他吃菜,可是陈凯却不动筷子。
    
        陈凯时不时的把目光投在林傲雪的身上,这样的姑娘实在是太漂亮,让他很难不去看她,或许,他之所以能够在桌子旁边坐这么久,主要就是因为林傲雪吧。
    
        终于,陈凯彻底呆不下去了,他没跟任何人打招呼,便径直走了出去。
    
        看到此景,姜爽便连忙跟了出去。
    
        “怎么了,饭菜不合胃口吗?”姜爽关切的问道。
    
    
        把陈凯带回家里,后者似乎并不适应,这让姜爽有点内疚,觉得是自己没有把陈凯给照顾好。
    
        “何止是不合胃口。”陈凯的脸上露出了嘲讽的笑容:“完全是难以下咽。”
    
        听到这个评价,姜爽的心里面是有些难过的,毕竟她希望平日里眼高于顶的男朋友能够认可自己的家,能够认可这里的一切。
    
        可是,她的努力并没有获得一丁点的回报。
    
        “那也不能饿着肚子啊,我去厨房给你煮一碗面条吧?”姜爽很担忧男友的身体。
    
        “不吃,压根儿没胃口。”
    
        陈凯没好气的说道,他把烟头扔在地上,用脚狠狠的蹍灭。
    
        “陈凯,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这么不高兴?”姜爽说道。
    
        陈凯转过脸来,看着姜爽的眼睛,眼神之中除了压抑着的愤怒之外,似乎并没有多少其他的感情在其中。
    
        “我才是客人,你说对吗?”陈凯对姜爽说道,口中的粗气已经喷到了对方的脸上。
    
        “你是客人,你当然是客人,可是……”姜爽无奈的说道。
    
        当陈凯把自己当成客人的时候,那么他就不可能把芮家人当成家人了。
    
        “可是什么可是?”陈凯表情之中的愤怒越来越重:“你们有点把我当成客人的样子吗?所有人都在围着那个苏锐转!”
    
        姜爽不禁觉得非常无奈,因为在她看来,这还真的怪不到苏锐的头上。
    
        这一晚上,没少有人找陈凯喝酒,可是陈凯一直表现出了过于高冷的姿态,简单的一句“我不喝酒”,就把那些敬酒的人给打发了,让别人敬而远之,这些都是被姜爽看在眼里的。
    
        “可是,我表哥他很可怜,失散了多年,这还是第一次回家……”姜爽有心解释,可是她忽然觉得,自己就算是说的再多,也是没有半点用处的,陈凯根本不会听她的解释。
    
        “我明天就回宁海。”陈凯冷着脸说道。
    
        “为什么要走那么早?我们不是说好要在这里过半个月的吗?”姜爽一听,顿时就有点慌了。
    
        “半个月,你开什么玩笑?”陈凯很不情愿的说道:“我一分钟都不想再在这里多呆下去了。”
    
        说着,他便甩开了姜爽的手,走出门去。
    
        望着陈凯的背影,姜爽觉得一阵阵的无奈。
    
        这绝对不是她想要的结果,本来,这次把陈凯给带回家,她就已经几乎磨破了嘴皮子,这才得以成行,可没想到陈凯最终竟然会是这样的态度。
    
        不知道什么时候,苏锐已经站在了姜爽的身后。
    
        他望着愤愤走远的陈凯,并没有立刻出声。
    
        小两口之间的事情,并不适合他过多的参与,苏锐也并不知道,他们还有没有别的矛盾。
    
        其实吵吵闹闹并不是什么大事,一件小事也不足以否定一个人,但是,陈凯今天下午的某些表现,让苏锐对他的评分很低。
    
        姜爽觉察到苏锐的到来,抹了一把眼泪,说道:“表哥,让你看笑话了。”
    
        苏锐摇了摇头:“你一直都是这么迁就他的吗?”
    
        姜爽说道:“也不是迁就,我只是本能的想对他这样……”
    
        “那他平时会不会在意你的感受呢?”苏锐摇了摇头,又问道。
    
        “这个……”姜爽犹豫了一下,并没有给出答案来。
    
        虽然她没有说明白,但是苏锐却知道答案了。
    
        一个如此自我的人,又怎么可能会在意别人的感受呢?
    
        如果姜爽嫁给他,一直忍气吞声的过日子,这样的生活怎么可能幸福呢?
    
        夜色已经很浓重了,姜爽有点担心的说道:“我去找陈凯,大晚上的,他一个人别走丢了。”
    
        “嗯,注意安全。”苏锐点了点头,并没有阻拦姜爽。
    
        其实,苏锐虽然看这陈凯不爽,但是必须要顾及到姜爽的情绪,自己如果乱棍打鸳鸯,又算什么事?
    
        “什么玩意儿。”这个时候,姜虎从堂屋里面走出来了,这个耿直的汉子往地上啐了一口,然后愤愤的说道:“真想把这货给揍一顿。”
    
        很显然,他早就看这陈凯不爽了。
    
        “你可千万别冲动。”苏锐生怕他闯祸:“不管陈凯这人到底怎么样,你都要尊重姜爽的意见,不能伤了你妹妹的心啊。”
    
        “四套房子了不起啊?我们这里就是穷山沟了,怎么了?看不上?看不上就回他的宁海去。”
    
        姜爽憋了一肚子气。
    
        今天晚上,他几次三番的找陈凯喝酒,想要跟他聊聊妹妹婚事的事情,结果对方表现的太过高冷,一滴酒不沾也没什么,可他对婚事模棱两可,这让姜虎忍不了了。
    
        当姜虎问陈凯准备什么时候带姜爽回去见父母的时候,没想到这陈凯竟是直接来了一句:“这是我自己的事情,我来做决定,不需要其他人的干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