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1733章 一个条件!
    若是论起当面对喷,真的没有几人是苏锐的对手。

    他很少会在意别人的眼光,既然这名叫做菅直一平(名字修改了一下)的大使馆武官对他不太友好,那么他就毫不客气的回喷过去,一句话差点没把菅直一平给憋死。

    咱们谁都不是谁的谁,所以不用太过在意彼此的感受。

    对于苏锐来说,这就是他的一贯做法。

    事实上,大使馆的武官们都有着搜集别国情报的职责,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这个事情,说他们是公开的间谍,这一点并不为过,但是大家看破却不说破,像苏锐这么直截了当的给把事情挑明了的,可真的不大多见。

    因此,这种不按套路出牌的做法,让菅直一平的面色难看到了极点。

    看起来这名武官的脾气很火爆,他当即就伸出手来,指着苏锐:“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这句话再配合上他那凶神恶煞的样子,显得杀气腾腾。

    “我想,你最好还是注意一点,这里是华夏的土地,由不得你来猖狂。”苏锐微微一笑,丝毫没有把对方的威胁给放在眼中:“否则的话,恐怕你的下场和你们那位吉田正男领事就一个样了。”

    听了苏锐这话,菅直一平更加愤怒了,不过,在他还没来得及继续发作的时候,就被岩田北英大使给拦下来了。

    岩田北英笑呵呵的说道:“苏先生,我们能不能找个地方详谈?”

    “我没兴趣。”苏锐看似“礼貌”的笑了笑,然后带着柯凝转身朝外面走去。

    “混蛋!”看着苏锐的背影,菅直一平低低的骂了一声。

    “哦?你在骂我吗?”苏锐的脚步止住了,然后转脸微笑着看向菅直一平。

    “不不不。”看起来岩田北英有点好好先生的味道,他先是瞪了菅直一平一眼,然后给苏锐解释道:“苏先生,你需要什么条件,我们可以详谈。”

    苏锐眯着眼睛笑起来。

    “我就喜欢岩田大使这种性格,这种打开天窗说亮话的方式,可比某些性格火爆的家伙要强的多了。”苏锐的话语之中带着刺,让一旁的菅直一平气的咬牙切齿。

    苏锐知道这东洋大使是在打着什么主意,那些东洋名流对于苏锐很重要,但是对东洋本国来说更加重要,且不说别的,如果这些各行各业的关键人物就这么遥遥无期的被华夏国安“调查”下去,会导致多少决策无法做出来?会有多少损失因此而出现?

    华夏方面只需要稍稍犯个“拖延症”,东洋的许多人就得哭了!

    因此,东洋方面真的耽搁不起!

    “那我们不妨找个地方详谈。”岩田北英听到苏锐的口气有一丝松动,不禁心中开始有了些许的喜悦。

    “不。”苏锐却微笑着摇了摇头,玩味的看着岩田北英,说道:“我要的东西,你们给不起。”

    给不起!

    苏锐说的是实话。

    他现在并不缺钱,而太阳神殿最近在金融市场上面更是赚的盆满钵满,岩田北英就算把他的权限提升到最高,又能够给苏锐多少钱呢?而且,东洋政府还未必会批准岩田的计划。

    无论是钱,还是物质,苏锐似乎都不太感冒。

    况且,这是涉及到华夏和东洋两国关系的敏感话题,苏锐可不会因为自己的一己私欲而葬送了这扩大战果的好机会。

    可是,他的拒绝,在岩田北英看来,却是一种谈判的手段。

    岩田认为并没有绝对的忠诚,所谓的忠诚,都是背叛的筹码不够高——岩田北英就是这样想的。

    “苏先生,您想要什么条件,尽管可以开口。”岩田北英说道:“我会尽最大可能来满足您的要求,只要您敢提,我就敢试着满足。”

    “是吗?”苏锐的嘴角微微翘起来,露出了玩味的笑容:“我想当你们国家的首相,你弄个首相的位置来给我玩玩?”

    首相!

    大使馆一行人都没想到苏锐竟然会提出这种条件来,因此一个个脸上都有点变色了!

    不带这样玩人的!

    岩田北英听了,脸上的笑容却并没有收起来,说道:“没想到苏先生比我想象之中还要更加的幽默呢。”

    “混蛋!”武官菅直一平终于要爆发了:“你这纯粹就是在玩弄别人!岩田大使!我已经说了,我们通过官方渠道来协调便可,为什么非得私下里来找这个混蛋?”

    看来,这个菅直一平已经快要被苏锐给逼疯了,丝毫不顾撕破脸了。

    其实,按照他本来的性格,虽然脾气火爆了一点,但是绝对不至于当面咒骂苏锐混蛋的。然而,苏锐撩拨人的功力实在是太强悍,三言两语就把菅直一平给气成了这个模样。

    听着菅直一平口不择言,苏锐笑了起来:“原来,菅直一平先生和岩田大使有着一点分歧啊,怪不得你一出现就冷着一张脸呢,既然这样的话,我建议东洋大使馆按照菅直一平先生的方法去做吧,该抗议就抗议,该投诉就投诉,千万别含糊。”

    其实,菅直一平本身就是带着气来的,他一直不同意用这种“委屈求全”的方式来私下里接触苏锐,受以前的教育影响,他的观点和吉田正男一样,根本看不起华夏人——即便苏锐颠覆了山本组,也同样没有被菅直一平给放在眼中。

    在菅直一平的心里,认为岩田大使这种“低声下气”的行为,不仅不符合相关的办事流程,甚至就是在丢东洋人的脸。

    听了苏锐这样讲,菅直一平的心里更加愤怒了,他说道:“岩田大使,我们现在就回去,向华夏政府提出抗议!”

    “欢迎欢迎,快点去吧。”苏锐才不想和这两个东洋人搅合在一起呢,那个岩田大使虽然看起来和蔼可亲的,态度也是毕恭毕敬,但是苏锐能够从他的目光之中看出来,这铁定是个老狐狸。

    岩田北英能够选择先在私下里接触苏锐,而不是接触相关部门,这就说明此人的眼光毒辣,已经准确的把握到了事情的脉搏,这样的家伙,远比菅直一平这样的莽汉要更难对付一些。

    岩田北英对苏锐勉强笑了笑,然后便转过身,狠狠的瞪了一眼菅直一平,对于这个总是拆台的副官,他的心中已经是非常的不爽了。

    “现在,我是主要负责人,请你听从我的命令,菅直先生。”岩田加重了语气。

    他是个华夏通,对华夏的一些潜规则和人情世故都非常的了解,可是这个武官才来到华夏不到一年的时间,在很多事情上面都是凭感觉来办事,一意孤行,这让岩田非常恼火。

    “岩田先生,我会把你在这里的所作所为向国内汇报的。”暴脾气的菅直一平完全不给岩田面子,转身就朝着另外一辆皇冠走去!

    看着那辆皇冠呼啸着离开,苏锐嘲讽的笑了笑:“岩田先生,看来你的日子也不太好过啊。”

    岩田北英的心中虽然气恼不已,但是当着苏锐的面,还是苦笑了一下:“在国内盯着我这个位置的人可绝对不在少数,但是他们又哪里知道,这个职位可远远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风光啊。”

    “好了,现在该走的人终于走了。”苏锐拍了拍身边柯凝,笑道:“岩田先生,去我房间里面谈吧。”

    听了这话,岩田北英不禁大喜过望,连忙答应。

    不过他才刚刚走了两步而已,就连忙喝止身后的两名保镖。

    “你们两个留下,不要跟着上楼。”

    听了这话,这两名保镖都面露难色,毕竟他们之前可从来没有遇到过大使提出这种要求。

    “按照我说的做。”岩田北英又加重了语气。

    两名保镖立刻停下了脚步。

    不得不说,他的这一番话极大的赢得了苏锐的好感。

    到了苏锐的病房里面,柯凝犹豫了一下,准备走出去,却被苏锐拉住了。

    “柯凝,你就坐在旁边,我和岩田大使的谈话不用避着你。”

    听了这话,柯凝的心中便传来了一阵欣喜。

    苏锐能够这样说,说明他早就把柯凝当成了自己人。

    岩田北英并没有坐下,而是开门见山的说道:“苏锐先生,请您开个条件吧,这次的事情对于东洋而言真的至关重要,请您帮我这个忙,拜托了!”

    说着,岩田北英还深深的行了一礼,标准的九十度鞠躬!

    让一位“长辈”这样对待自己,苏锐也站起身来,把岩田北英给扶起来:“岩田先生,不是我不开价,而是无法开价,你应该比我清楚,这些东西涉及到上层建筑乃至国家战略,并不是金钱能够衡量的。”

    “而且,那些人员我都已经交给国安了,现在是他们负责,你应该知道我们罗云路部长的风格。”苏锐摊了摊手:“现在这些事情彻底的超出了我的控制范围了,所以,你找我也是没用的。”

    岩田北英早就知道苏锐会给出这个答案,但他还是想要争取一番:“苏锐先生,如果你愿意开口的话,我想,罗部长一定会参考您的意见的。”

    “岩田大使。”

    苏锐摇了摇头:“我看你人不错,才愿意和你说这些,你要知道,曾经山本组做过太多太多伤害华夏人民感情的事情,国安的证据也非常充足,所以这次,我真的无能为力。”

    看到苏锐的态度如此坚决,岩田北英的眼中露出了无法掩饰的失望。

    他本想走一条捷径,结果这却是个死胡同。

    “如果说非要开条件的话,那么我便提出一个条件。”

    苏锐想了一下,很认真的说道:“只要你们能办到,我就开这个口,我的那一份利益,我便可以不要。”

    听了这话,岩田北英的眼睛里面顿时重燃希望之火。

    “苏锐先生,您快请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