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1634章 关于神忍的消息!
    苏锐真的不想看到这样的场面。

    他无数次的想过,如果自己和山本恭子面对面的话,究竟该怎么面对。

    可是,今天这还不算真正的面对面呢,他就已经觉得有些无法接受了!

    从双方的立场来看,山本恭子这么做是无可厚非的,枪杀一个刺客,任谁都会这样做,可是,每当苏锐想起她那冰冷的眼神,胸口就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憋闷的让人发狂!

    山本恭子亲手杀了田秉毅的徒弟!

    其实,这就是山本恭子本来的性格,苏锐以前曾经无数次的听说过这位东洋的美女蛇,听说过她的行事方式是多么的狠毒狠辣,然而,他每次见到山本恭子的时候,在药效的刺激之下,对方都不是这个样子的。

    苏锐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山本恭子如此的冷酷无情!他觉得实在难以接受!

    外面的风越来越急,雨也越来越大。

    苏锐站在甲板边上,完全没有任何躲避的意思,任由这风雨把自己从头到脚浇个通透!

    在今天晚上,他都觉得无法面对山本恭子了,如果真的要到了需要彼此向对方开枪的时候,他又如何下得了手?

    这一会儿,田秉毅应该已经被黄梓曜转移到了安全的地方了。苏锐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目光之中充满复杂的神色。

    山本恭子之前打死青年刺客的那一枪,似乎让苏锐浑身的体力也被带走了大半,他撑着护栏,大口的喘着粗气,却也吸进来许多冰冷的雨水。

    “你在这里干什么?”这个时候,久洋纯子同样不顾风雨的走来,对着苏锐喊道。

    苏锐不答话,目光盯着下方的海面。

    “你在为那个华夏人的死而难过?”纯子再次喊道。

    风声太急,让她的喊声很快的就被吹散在夜雨里。

    “从你上船的时候起,就该想到会有今天!”纯子喊道:“你为了那个华夏人的死而难受,没有任何意义!这是他自找的,自找的,你明白吗?”

    苏锐当然明白,但是,明白不一定代表着接受!

    “我实在搞不明白,你有什么好难受的!我提醒你,这是山本组的船,你因为那个刺客而难受,他们会杀了你的!”久洋纯子喊道。

    “你难道不是山本组的人吗?你又何必对我说这种话?”苏锐回答道:“我什么都没做,他们凭什么杀我?”

    纯子想说她并不是山本组的人,但是此时此刻说这些根本没有用,毕竟她的立场已经非常鲜明的摆在那里呢。

    “你现在跟我回去!”纯子喊道。

    苏锐不吭声。

    “跟我走!”纯子不依不饶,上来扯住了苏锐的胳膊!

    其实,她大可不必去管这个男人的死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因为苏锐曾经化拳为掌救了她一命,也许是她看苏锐特别顺眼,也许是鬼使神差,总之纯子就是不想看到这个男人死在山本组的手中。

    “让我静一静!你走开!”苏锐回了一句。

    他说话的时候,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然而,手还没完全放下去,脸上便再次被雨水给布满了!

    “跟我走!”

    纯子的力气也不小,就这么死死的抓住苏锐的另外一条胳膊不放。

    “纯子,让我静一静,好吗?”

    苏锐转过脸来,抓住了久洋纯子的肩头,说道。

    “那好,我等着你!”

    纯子一声冷笑,直接靠在了栏杆上面。

    她想要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来,然而在这么大的风雨之中,烟盒早就已经湿透了。

    “你既然拥有这样的身手,那么这种情况肯定见过太多次了。”纯子在风雨之中冷笑道:“你是华夏人,我们是东洋人,如果你能彻底认清楚这一点,那么就不该和纱织继续呆在一起!”

    “闭嘴。”苏锐扶着栏杆,目视前方,满脑子都是之前山本恭子开枪的场面。

    说杀就杀,手不抖一下,眼睛也同样不眨一下!

    “陈金龙,我告诉你,这条船上还可能死很多的华夏人,我还可以非常确定的告诉你,如果太阳神殿被山本组灭掉了的话,山本恭子一定会挥师华夏的,她的第一个突破口就是华夏的北方三省!”

    华夏北方三省?

    苏锐听了,神情一凛!

    “我希望你明白,有些大势根本不是你能抗衡的!”久洋纯子对苏锐并没有什么恶感,因此并不介意把她所知道的山本组的消息透露出来。

    而且此时风雨太大,浪花惊人,说出的话瞬间就被吹散,根本不用担心会被别人听到!

    “太阳神殿是那么好灭掉的吗?”苏锐对着纯子喊道:“灭掉太阳神殿就挥师华夏,这是在异想天开吗?”

    纯子绕到了苏锐的跟前,挤在了他的身体和栏杆之间,抓着苏锐的肩膀,说道:“我告诉你,永远永远不要低估山本组,更不要低估整个东洋的举国之力!”

    “整个东洋的举国之力?”苏锐听了,眼睛深处有着浓烈的精芒在闪动!

    “陈金龙,我可以实话告诉你,我虽然并不知道山本恭子在这艘船还有什么具体的布置,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太阳神阿波罗不在这艘船上也就罢了,如果他在的话,那么他将必死无疑!”

    必死无疑!

    纯子的语气充满了肯定!

    苏锐盯着纯子的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结果吸进来的全是冰凉的雨水。

    “纯子,太阳神阿波罗死不死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只是不想再看到华夏人死在山本组的手里了!”

    “那你就闭上眼睛!当个鸵鸟好了!”久洋纯子重重的一拍苏锐的胸膛:“这是目前唯一的办法!”

    “你难道就没想过,万一太阳神殿赢了呢?”苏锐说道。

    这句话清晰的暴露了他的立场,但是放在此时的语境之中,却又显得非常合适。

    “赢不了的!”纯子微微的踮起脚尖,在苏锐的耳边喊道:“我可以告诉你,我的师父久洋天骏也在船上!阿波罗只要露面,那么就必死无疑!”

    然而,久洋纯子并不知道,太阳神阿波罗的真身已经露了很多次面了!

    “你师父只不过是个上忍罢了!”苏锐说道:“而阿波罗曾经在华夏连续杀了山本极战和稻本润一两大上忍,全华夏都知道!”

    “山本极战和稻本前辈确实很厉害的,但是……”纯子毫不犹豫的便说出了一个秘密:“我师父他可是早就超越了巅峰上忍的存在!”

    超越了巅峰上忍?

    苏锐的神情一凛。

    如果说久洋天骏是这种级别的话,难道他已经达到了传说中的神忍?

    苏锐从来没有见过神忍,尤其是前面加着“护国”二字的护国神忍,毕竟这种传说只是限定于东洋的幕府时代,现代社会根本就没人见过。

    可是,没人见过,并不代表着这种级别不存在!

    听到纯子这么说,苏锐的表情凝重了许多!

    “从我被师父收养的时候起,他就已经是超越了巅峰上忍了,现在,二十好几年过去了,谁也不知道他究竟达到了怎样的地步!”久洋纯子又说道:“而整个东洋,这样的存在,绝对不止我师父一个!”

    在来到这里吹风淋雨之前,苏锐真的没想到,居然得到这么重要的消息!

    他很想问问久洋天骏究竟住在哪个房间,但是仔细的想了想,还是作罢了,真要那样问的话,就太明显太明显了。

    “总之,我不希望再看到华夏人出现伤亡了。”苏锐摇了摇头,便转身朝船舱走去。

    “这是历史遗留问题,也是大势所趋!”久洋纯子说道:“我也不想参与这些争斗,但是山本组和太阳神殿已经是不死不休了!如果你觉得自己看不下去,就离开纱织!从此不要再来东洋!”

    “我的事情我来做主!”苏锐说道。

    “那么好,既然你不会离开,我就必须提醒你。”久洋纯子说道:“你现在一定一定不要再搀和进来了,否则对你没有任何的好处。”

    “我为什么要搀和?”苏锐反问道。

    “你打死了一个华夏的刺客,待船靠岸之后,山本恭子是一定会让人把你当成英雄大肆宣扬的,到时候,你以为你还能回得去华夏吗?”

    苏锐当然不怕这样的宣扬,毕竟他现在几乎等于换了一张脸,但是,久洋纯子的这番话还是让苏锐感觉到非常的不舒服。

    这种不舒服,来自于这番话里面的四个字——山本恭子。

    他没有了再说下去的兴致,转过脸,对着久洋纯子很认真的说道:“纯子,谢谢你的关心。”

    久洋纯子笑了起来。

    “你是不是很感动?有种以身相许的冲动?”纯子也是笑眯眯的说道。

    看来,这个女人的情绪调整功夫也是堪称一流的。

    “那就今天晚上吧。”苏锐盯着纯子,说道:“回去洗个热水澡就钻被窝睡觉,你觉得怎么样?”

    纯子伸出手来,抓住了苏锐的腰带扣:“你是认真的?我怎么不大相信呢。”

    “你一会儿就知道了。”

    苏锐在纯子的后背上面轻轻的拍了拍。

    似乎,这两人从一见面,纯子用种种**的方法开始试探苏锐,就已经让两人的关系变得与众不同了起来。

    此时,两个落汤鸡一样的人已经走进了船舱走廊,浑身上下都在往下滴着水!

    “我弄成了这个样子,可都是因为你。”纯子似真似假的说道:“你一会儿可得好好的补偿补偿人家。”

    就在这个时候,走廊里面传来了高跟鞋的声音,山本恭子的身影赫然出现在了走廊的尽头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