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1605章 暴露身份!
    苏锐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是满负荷运转了,浑身上下就没有一处不酸不疼的地方!甚至有好几处主要的肌肉,都像是撕裂般的疼痛!

    苏锐知道自己已经不能再练了,如果继续强行咬着牙坚持,身体会被透支的,到时候练伤了可就得不偿失了,肌肉拉伤是小事,透支潜能才是大事。

    “看来还是不行啊。”苏锐感慨的说道,他就这么躺在浴室的地面之上,连个手指头都不想动弹一下。

    “从两秒钟提高到三十秒,居然花了这么久,这样看来,要坚持到五分钟的话,还不得好几个月之后啊?”苏锐自言自语,语气之中似乎带着些许的沮丧。

    但是,如果让司徒远空听到苏锐这样说,恐怕少不得要狠狠的把这小子修理一顿。

    这根本就是在得了便宜还卖乖!

    要知道,司徒远空所传授的七个动作,每当取得一点点的进步,都会对身体形成极为明显的改观!但是,想要继续取得进步的话,得让身体状态达到一个非常高且稳定的层次才行!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在司徒远空看来,以苏锐的基础,能够在五年之内登堂入室,都算是快的了!

    毕竟这七个动作是集各种武学于一体的!想要完全练成,真的要花掉一辈子的时间!

    然而,苏锐才练习了大半个月,就已经在生死关头完成了登堂入室,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之内,又从两三秒钟坚持到了三十秒,已经是非常让人咋舌的速度了好吗?哪怕司徒远空知道了,也得认为苏锐是个怪胎!

    当然,从这一点就能够看的出来,苏锐的身体基础实在是太好了,这种基础的坚实程度甚至要超出了司徒远空的预料,否则的话,在练习上又怎么可能进展的那么迅速?

    苏锐已经彻底的没力气去洗澡了,于是干脆在浴室里面倒头就睡,等到他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第二天下午三点钟了。

    躺在浴室冰凉的瓷砖上面,苏锐这一觉睡下来,不仅没有感冒,反而感觉到精气神儿都是前所未有的好。

    他深知欲速则不达的道理,并没有继续练习那个动作,而是冲了个澡,然后和山本纱织约了个地方。

    今天的山本纱织一改往日的穿衣风格,穿的是一件非常合体的连衣裙,虽然已经是秋天了,但是东洋的姑娘们穿的都比较少,似乎这种冷空气根本不会对她们造成什么影响,为了美丽,冻人又算的了什么?

    “金龙,你昨天晚上睡得怎么样?”山本纱织就像是个时尚丽人一样,坐在餐厅里面,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我睡的挺好的,不过看起来你休息的可不太好。”苏锐望着山本纱织,虽然对方已经化了妆,但是他还是能够看出来对方的微黑眼圈。

    山本纱织倒也是实话实说:“你不在身边,我就没有睡好。”

    昨天晚上对于她来说,真的是天人交战的一晚,想想自己白天做出来的决定,山本纱织终于感觉到了不真实。

    她居然在和太阳神殿联手,对付山本组!

    这要是传出去了,还不得让自己成为整个山本组的敌人?

    山本纱织真的太后知后觉了。

    可是,她也有她的苦衷,如果当时不答应苏锐的话,她认为自己一定会死的。

    为了保命才这样做,她有什么错吗?

    一想到这一点,山本纱织就重又变得理直气壮了。

    但是事实上,如果她当时拒绝了苏锐,苏锐也同样不会对她怎么样,那几句言语上的威胁,顶多算是恐吓而已。

    苏锐想要灭掉山本组,让这个组织土崩瓦解,但是却不想伤及无辜。

    而山本纱织这个从来不参与山本组的管理,只负责吃喝玩乐的富二代,在苏锐的心中自然属于“无辜”的那一类了。

    “今天晚上你们还去夜店玩吗?”苏锐问道。

    “你想去吗?”山本纱织已经开始以苏锐的意见为主了。

    “你可以叫上你的朋友们一起。”苏锐说道。

    为了避免山本纱织多心,苏锐特地没有点出纯子的名字。

    “好的,我现在就开始打电话。”山本纱织自然第一个就打给了纯子。

    第一遍铃声响起,没有人接。

    第二遍也是一样。

    苏锐的嘴角微微翘起。

    “奇怪啊,这个时候的纯子应该不在睡觉啊。”山本纱织笑了笑,又说道:“莫非是被哪个男人给搞得爬不起来床了。”

    苏锐听了,不禁咳嗽了两声。

    要是说纯子被哪个男人搞了,也就只有苏锐了。正是因为他的那一掌,把纯子给打成了重伤。

    “再打个电话问问吧。”苏锐说道。

    在山本纱织开始打第三遍的时候,电话终于被接通了。

    “纱织,找我什么事啊?”纯子的声音很慵懒。

    “纯子,你这个小**在哪里呢?”山本纱织笑眯眯的问道:“是不是昨天晚上用力过猛啊?”

    山本纱织并不知道,此时纯子那慵懒的声音里面,还带着另外一种感觉,那就是——虚弱。

    苏锐顿悟之下的那一下攻击,即便已经在关键时刻化拳为掌,但也仍旧有着无匹的破坏力,在这种情况下,纯子自然受了极为严重的内伤,而后来她又压制伤势强行提速逃脱,显然会导致伤势更加严重的。

    “晚上还出来玩吗?”山本纱织问道。

    “晚上你们玩吧,我就不去了,今天有点发烧了,身体不太好。”纯子说道。

    “你发烧了?不会吧,这可是难得一见啊,我这么多年可都没见过你生病呢。”山本纱织并没有立刻表现出同情来,而是有点幸灾乐祸。

    苏锐在一旁淡淡的笑了笑,这纯子可是中忍以上的水准,以她的这种身体素质,要是能生病可就奇了怪了。

    “我还不能发烧吗?”纯子说着,便想要急急忙忙的挂电话:“纱织,我先不跟你说了,我要睡一会儿。”

    “你在家吗?”山本纱织问道。

    “是的,我先睡觉了,晚上你们玩吧。”纯子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说了这么多,她的语气也从一开始的“慵懒”变成了真正的虚弱。

    就连山本纱织也听出了这种有气无力,她不禁对苏锐说道:“金龙,我们现在立刻去看看纯子吧,她一个人在家,我担心可别出什么危险了”

    苏锐自然立刻答应:“好,我们现在就抓紧时间过去吧。”

    他巴不得去好好的看一看呢。

    两人很快就到了纯子的住所,可是山本纱织连续敲了半天门都没有人来开。

    然后她开始给纯子打电话,隔着房门能够明显听到,手机铃声就在里面响起。

    “遭了,纯子别出什么事情了。”

    听着电话一直没有人接听,山本纱织不禁有些焦急,她虽然是个小太妹,但还是很关心自己朋友的。

    “要不,我把门踹开?”苏锐犹豫了一下才说道。

    “好,你踹开试试。”正当山本纱织准备让苏锐踹门的时候,纯子接通了电话。

    “纯子,我就在你家门口,你快点把门给打开。”山本纱织焦急的说道。

    “你等着,我马上就来。”纯子在说话间,还剧烈的咳嗽了好几声。

    又过了足足两分钟,门才打开了,于是苏锐便看到了满脸苍白的纯子,她的嘴唇之上甚至都没有半点血色了。

    她浑身上下也只是穿着一条贴身短裤而已,上半身赤着暴露在空气中,而她的左胸口已经不再是白皙之色,反而有一大片紫红的印迹!

    这都是苏锐那一掌所致!

    一掌之威,能够把一个十分接近上忍境界的中忍打的只剩半条命,苏锐还真的越来越期待自己日后能够发挥出怎样的威力来呢。

    他已经想好了,今天晚上要抓紧时间试验一下,看看自己在完全脱力之前,究竟能够打出几次这样强度的攻击。

    这种攻击显然是拼尽全力的,如果只能用个一次两次,就导致自己全身无力的话,那可就太得不偿失了。

    苏锐下意识的多看了那紫红一片的地方几眼,心想自己可真的不够怜香惜玉了,那一掌可是差点要把人家的山峰给打爆啊。

    见到苏锐也跟着一起来了,纯子的表情有些不自然,她用手挡住了胸口,说道:“进来吧。”

    昨天晚上在夜店里当着苏锐的面就能脱掉贴身的背心,不知道用胸前的山峰砸了苏锐的脸多少次,当时都不见她有任何的害羞,今天却用手挡住了胸口,很显然是欲盖弥彰了。

    “纯子,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山本纱织可没管那么多,猛地一把扯下了纯子的手,看着对方的胸口,震惊的说道:“你这里怎么又红又紫的啊?”

    说着,她身手就抓了上去。

    山本纱织才刚刚碰到纯子的胸口,后者就已经疼的叫出来了:“别碰,好疼!”

    一边说着,她一边还到吸着冷气。

    事实上,纯子不是不想穿衣服,而是这里受到苏锐的重击,实在是太疼了,就连皮肤表面都不能碰到任何的摩擦!

    纯子根本没多少力气,虚弱的说道:“坐下说话吧。”

    她已经知道,自己八成是要在苏锐的面前暴露身份了。

    ——————

    PS:第三更送上啦!

    这是感谢L涵哥哥的第七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