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1570章 排名第三的武器!
    对于均可来说,这种滋味儿真的太难受了。

    在以往,从来都是他掌控别人的生命,什么时候能够轮到别人掌控他的了?

    可是,喉咙上面那冰冷的刀锋,以及那肌肤被划破的清晰疼痛,似乎在真真切切的提醒着他这一点。

    “怎么不回答我的问题了?”苏锐的目光冷冷:“你们到底想要什么样的死法,吱个声儿就行。”

    在苏锐看来,均可这种人渣是一定不能放过的,这个家伙必须要死。

    “你们要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们,只要你能饶我一命。”均可举着双手。

    现在看来,这货也就是个外强中干的家伙,平日里拿枪吓唬吓唬牧民们还可以,一旦碰到苏锐和周显威这种上过战场的,他们可就彻底怂了。

    “我现在真的很奇怪,你这种怂货的身上怎么能有这么多的刀疤。”苏锐摇了摇头,手中的军刺在均可的后背上从上往下的一划拉,一道血口子便清楚的出现了!

    “啊!”均可顿时疼的浑身都在颤抖!

    他知道如果再拖下去,肯定是被折磨致死的下场,因此一不做二不休,竟然猛地一转身,想要攻击苏锐!

    可周显威又不是吃素的,就在这均可猛的一转身的时候,他手中的匕首已经在对方的后腰处捅了一刀。

    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快的让人看不清!

    “兄弟们,给我干了他们!”

    由于周显威的出刀速度实在是太快太快,因此均可只是感觉到猛地疼了一下而已,并没有当成一回事。

    “我很为你的拼搏精神而感动。”苏锐压根就完全无视了均可的攻击,一脚重重的踹在了他的肚子上面!

    均可被踹的往后面倒飞出了十几米!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蜷缩成了大虾米!

    此时,他的肾脏也被周显威的匕首捅穿,鲜血直流!

    有两个家伙也想跟着动手,周显威一脚一个,全部撂翻在地。

    苏锐走到均可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淡淡的说道:“如有来世的话,再做个好人吧。”

    说着,他弯下腰,抓住了对方的脚脖子,然后狠狠一抡!

    于是,均可的身体被扔出了十几米远,重重的落在了海拉尔河之中!

    海拉尔河这一段还算是非常湍急的,均可落入其中,一下气就被冲走了,只能看着他的身子在水中起起伏伏!

    然而,肾脏被捅破,他越是挣扎,血就越是流的多!

    在这种情况下,他的小命算是要彻底的交代在这海拉尔河之中了!

    不知道夺走了多少人性命的均可,此时此刻终于也遭遇了同样的下场。

    苏锐并不知道,如果这个消息传出去的话,将会是怎样的大快人心。

    这一伙响马仗着自己有车有枪,在草原上横行霸道无人敢惹,经常看到有漂亮女人,就上前去给强-暴了,甚至还要当着别人老公的面,简直就是无恶不作,说是草原毒瘤也不为过。

    苏锐虽然不知道他们过往干过什么坏事,但是仅仅从他们今天的所作所为就能够判断出来,这些人压根儿就是该死。

    看到老大均可被这么轻轻松松的给弄死了,其他的响马们也胆颤心惊,一个个连忙跪下,根本就没有斗志了。

    十几个人面对两个人,他们居然开始求饶。

    “一群没有骨气的家伙。”苏锐摇了摇头,然后又抓起地上两个家伙的脚踝,全部扔进了海拉尔河里面。

    剩下的人更加魂不附体了!

    “周显威,交给你了。”苏锐摆了摆手,然后一屁股坐在了河边。

    “这种活我最喜欢干了!”

    周显威说着,每个人都给踹了一脚:“给我站起来,一个个跳河!能游出去就算你们幸运,游不出去就淹死在河水里面好了!”

    这些人迫于周显威的淫-威,一个个的只能站起身来,走到河边,扑通扑通的跳进去。

    这些人基本上都是没有受伤的,因此即便河水比较湍急,但是想要游到对岸去,也并不是做不到的事情。

    然而,周显威却根本不会给他们这样的机会,从河边捡起了一些小石块,瞄准河里的人,把手中的小石块一个个的扔出去。!

    一个家伙正在水里扑腾着呢,结果后背上重重的挨了一下,疼的他本能张开大嘴,直吸冷气!

    然而,他吸进来的并不是冷气,而是冰凉的河水!

    这一下,直接把他呛个半死,登时就被湍急的河水给淹没了!

    其他的人也是一样,被周显威砸的全部呛水!

    当他们疼痛劲儿过后重新浮上来之后,再次被砸的沉了下去,连续两三次,就被呛水呛的半死不活了!

    把手中剩下的石块天女散花一般的撒出去,周显威这才拍了拍手,然后笑眯眯的站起身来:“就这些货色,也想来跟咱们较劲,简直就是嫌自己活的太长了。”

    苏锐转脸看了看哈吉的尸体,这个所谓的部落第一勇士,竟然这么憋屈的死去,苏锐真的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多行不义必自毙。”苏锐知道,就算他今天不出手的话,日后这个哈吉也别想招惹满达日娃,不为别的,只是因为满达日娃的爷爷有个汉语名字……叫做邓年康!

    然而,苏锐疑惑的是,邓年康的功夫可以说的上是出神入化,但是为什么就没有把这些功夫传授给自己的孙女呢?否则的话,满达日娃那天在受惊的马群之中也不至于如此的被动了!

    在邓年康的身上,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以至于让他甚至说出了“邓年康已经死了”的话来?

    苏锐很想探究一下这其中的隐秘,但是却不方便打听。

    “希望到了东洋之后,他的那一刀能够发挥出惊艳之极的威力吧。”苏锐摇了摇头,努力让自己抛开这些心思。

    他把哈吉的尸体扔进了海拉尔河之中,然后望着起起伏伏的尸身,不禁说道:“希望河水能够荡涤你的罪恶,来世心胸宽广一点。”

    接下来,苏锐并没有立刻赶路,而是就这么坐在河边,目光之中满是湍急的河水。

    周显威知道苏锐是在想事情,因此并没有过去打扰他。

    苏锐坐了足足五个小时,这才站起身来,自言自语的说道:“还有半个多月的时间,老山本就要过生日了。”

    他望着河岸对面的碧绿草原,微微一笑:“老山本,我会送你一份大礼的。”

    显然,在刚刚保持静坐的五个小时之内,他已经把太阳神殿在东洋的行动在脑海之中模拟了好几遍了,各种行动方案对敌人所造成的伤害,以及自己所可能付出的代价,都在他的脑海里面有了清楚的思路。

    只是,在思考完这些东西之后,苏锐的脑海里面忽然浮现出了一张脸。

    那张俏脸的主人便是山本恭子。

    想着这个宿命之中的对手和冤家,苏锐就狠狠的摇了摇头。

    如果有一天,当他要与山本恭子正面对决的时候,他能不能下得去手?

    苏锐真的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他也猜不透自己到时候会有怎样的反应。

    “希望不会有这么一天吧。”苏锐摇了摇头说道。

    这个时候,周显威凑上来说道:“大哥,是不是又想女人了?”

    “少废话,回去吧。”

    苏锐踹了周显威一脚,然后转身上了猛禽。

    …………

    就在苏锐正对着海拉尔河发呆的时候,远在几百里之外的一顶蒙古包之中,一个老人正从床底下拉出了一个长长的箱子。

    他轻轻的打开箱子,像是打开了什么极为珍贵的事物一样。

    在箱子里面,有一个长长的东西被粗帆布包裹了起来。

    这老人自然就是邓年康了。

    他轻轻的解开帆布,先是露出了刀柄,然后继续解开,露出了锃亮的刀身。

    等到帆布完全解开之后,整个蒙古包里面似乎已经开始大放光华。

    那刀身不知道是什么材料所打造的,实在是太过明亮,明晃晃的,让人根本无法直视!

    然而,在这样的光芒之中,邓年康却仍旧直视着这把刀,无数的往事在他的眼中纷飞。

    他看到了战火硝烟,看到了生灵涂炭,看到了流血漂橹,看到了哀鸿遍野。

    在这把刀上,在他的眼里,似乎写满了如血也如歌的历史。

    望着这把刀,邓年康平时一直不含任何情绪的眼睛里面忽然泛出了深情:“听说有好事者在多年前排了个什么神兵利器的榜单,你在第三名,呵呵。”

    这把刀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仍旧是光芒大放。

    邓年康细心的把粗帆布重新缠起来,那闪耀整个蒙古包的光亮也随之而收敛了起来。

    “老朋友,陪我再走一次东洋。”邓年康说着,便把这长刀背在了身后。

    似乎只有在面对这把刀的时候,他的言语才能变得温和一些。

    邓年康刚刚走出蒙古包,就遇到了孙女满达日娃。

    “爷爷,你要出去?”

    看到爷爷这一身平日里极少见的打扮,满达日娃不禁讶异的说道。

    “我要出一趟远门。”邓年康说道,似乎在面对孙女的时候,他的话也并不是太多。

    “您去哪里啊?我可以和您一起去。”满达日娃还是觉得有些不正常,因为爷爷平时只会呆在蒙古包里面不出来,阴阴沉沉的,其他的族人都不敢和他多说话,似乎稍微多说两句,就能够被他的冰冷言语给冻住一样。

    而此时,从来不出门的爷爷,竟然说要出远门!满达日娃如何能够不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