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1563章 站在江湖与庙堂之间
    苏锐已经想好了,就算孙国伟不会跟自己去东洋,他也不会有半点遗憾。

    这样的人物,真的堪称国宝级的了。

    等到他们到了花园新村附近,出租车司机说道:“一般这个时间里面,老书记还在公园里散步呢,你们可以去那里找他。”

    看来,所有的清港人都知道孙国伟平时会在哪里。

    苏锐不禁感慨,如果司徒远空的最后一个徒弟也像孙国伟这般容易寻找就好了。

    等到两人进入了公园之后,远远的就看到了几个老人围在一起下棋,苏锐之前用手机查了一下,知道了孙国伟的长相,因此便径直走了过去。

    “老书记,我这下可将军了啊。”一个老人笑呵呵的说道。

    而坐在棋桌另外一侧的,就是孙国伟了。直到现在,本地人还是愿意喊他老书记,而不是喊“孙省长”。

    “哎呀,下了这几年棋,还是下不过老王啊。”孙国伟笑呵呵的站起身来:“到点儿了,我去买菜,回头还得接孙子放学呢。”

    孙国伟没有一点官架子,充满了亲和力。

    苏锐能够看的出来,这种亲和力绝对不是伪装出来的,而是深深嵌在骨子里的东西。

    孙国伟看起来也就是六七十岁的样子,和普通城市里的老人并无二致,如果非要说区别的话,也就是他的气色要好很多,脸上也根本没有什么老年斑。

    只是,当孙国伟走着走着,却停下了脚步。

    因为,苏锐和周显威站在了他的对面。

    “孙书记,您好。”苏锐客客气气的说道。

    “你们是?”孙国伟有些诧异的问道。

    “孙书记,我想请您看一下这个东西。”苏锐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直接掏出了那块令牌。

    孙国伟的眼睛微微的眯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

    他并没有去验证这块令牌的真伪,而是笑道:“等了那么多年,终于来了。”

    他果然是司徒远空的弟子!

    一想到对方还是官至正省级,苏锐心头那种不可思议的感觉又升腾了起来!

    “我也没想到,我要找的人,竟然会是您。”苏锐摇头苦笑道。

    “回家说话吧。”孙国伟笑呵呵的说道:“不要拘束,我早就退休了,你也不用喊我孙书记,喊我一声师兄就可以了。”

    师兄?

    听了这两个字,苏锐当即就愣住了。

    然后他满脸苦笑:“孙书记,我并不是司徒先生的弟子。”

    “哦?”听到苏锐的这句话,孙国伟微微一愣,似乎是有点意外。

    他上下打量了苏锐几遍,然后说道:“你见过师父他老人家吗?

    “见过,司徒前辈身体很好。”苏锐说道。

    “师父他有没有给你打穴?”孙国伟又问道。

    “有。”苏锐实话实说,对于这个造福一方的老书记,他并没有任何的隐瞒之意。

    “你要是真的不是师父的徒弟,他又何必亲自耗费体力给你打穴呢?”孙国伟笑呵呵的说道:“那可是他的独门秘技。”

    “据说是受人所托,具体的内情我也并不是特别的清楚。”苏锐想了想,还是没有把苏无限的名字说出来。

    “非也,非也。”孙国伟摆了摆手,“你并不了解我师父,他老人家如果不是真的看中了你的天赋,或者说觉得你小子不错的话,是绝对不可能亲自给你打穴的,哪怕再重要的人物所托也是没用的,所以这一点你还是要明白的。”

    苏锐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跟着点了点头。自己这么人见人爱的,以后可怎么得了啊。

    “师父给你传功了吗?”孙国伟又问道。

    “没有传功。”苏锐说道:“倒是教了我几个动作。”

    “几个动作?”孙国伟倒是觉得非常新鲜,“做来给我看看。”

    “以我现在的能力,还做不出来这些动作。”苏锐实话实说道:“不过我可以描述一下。”

    等到描述之后,孙国伟的脸上露出了震撼的神色来。

    良久,他才说道:“大道至简,大道至简,也只有师父这种惊才绝艳的人物才能做到这样!”

    苏锐听了之后,非常惊讶:“司徒前辈他老人家没有把这些动作传给你吗?”

    孙国伟笑道:“我们都出师几十年了,那个时候,师父他估计还没有总结出这几个动作来呢。”

    说到这里,他收起了笑容,正色说道:“小伙子,你一定要认真练习,这几个动作是师父他老人家毕生的精华所在,学会了这七个动作,他的所有功法都不用学了,人体是最精妙的仪器,你一定要好好体会,好好珍惜。”

    苏锐深深的点了点头:“我明白,孙书记。”

    “我都说了,不要喊我孙书记了,没人在的时候,你就喊我师兄好了。”孙国伟笑呵呵的说道:“师父既然把毕生精华都传给了你,你就是他的徒弟,无论你们之间有没有举行过拜师仪式,这都是无可否认的。”

    苏锐再次点了点头,他真的没想到,在一个照面之后,司徒远空竟然会愿意把他毕生的精华全部传授给了自己。

    那七个动作,看起来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珍贵的多!

    “你既然已经来到了这里,是不是见到了我的大师兄了?”孙国伟又问道。

    一老两少此时已经走到了花园新村,浓浓的生活气息迎面扑来。

    “是的,我们刚刚从阳安市来到这里。”苏锐便把钱胜喜的生活状态说了出来。

    “我那个师兄一直都是这样,他没有什么大志向,但是却是个朴实到骨子里的汉子。”孙国伟说着,已经带着苏锐来到了一楼的门前。

    苏锐对这句话深以为然。

    孙国伟掏出钥匙开了门,说道:“芝华,你去买菜,顺道把孙子给接回来。”

    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太走出来,她笑呵呵的和苏锐点了点头,热情的招呼了两句便出去买菜了,但是她并没有多问什么。

    苏锐当然也看出来了,这位老太太同样气色很好,气质和眼神都与钱胜喜的老伴儿非常类似。

    “说说吧,你们这次来,打算让我帮什么忙?”孙国伟说道。

    苏锐摇头苦笑了一下:“我下个月准备去东洋,去给山本太一郎过大寿。”

    “和山本组有过节?”孙国伟笑了起来:“那我知道你来找我是做什么的了。”

    “我现在觉得很为难。”苏锐说道:“我不可能让您这父母官来帮我这个忙的。”

    让一个曾经的正省级给自己当打手?

    苏锐甚至都觉得这太狗血了!

    他真的很难做出这样的决定!要是孙国伟在东洋有了三长两短,那么他还不得被清港人民的唾沫星子给淹死!

    “这并没有什么问题的。”孙国伟笑了笑:“我也很久没去东洋了。”

    看到孙国伟居然这么轻而易举的就答应了,苏锐的脸上全部都是难以置信!

    “怎么了?”看着苏锐那僵硬的表情,孙国伟笑了笑:“你还怀疑我老头子的身手吗?”

    说着,孙国伟端起桌子上的茶杯,然后轻轻一弹杯身。

    杯子里面的水竟然像是怒龙出海一样,化作一道水箭,直奔周显威的面门而去!

    后者本能的用手掌挡住了脸,水箭和他的手掌相撞,化为水花,打湿了他的袖子和裤子。

    “好疼!”

    周显威看着自己的手掌,那里已经被水箭给打的一片通红了!

    “好厉害。”苏锐由衷的说道!这等神乎其技的功夫,他自问自己绝对做不到!

    可是,一想到要让孙国伟这位曾经的正省级干部出手,他真的觉得太别扭了些!

    看来,江湖和庙堂,并没有着严格的界限,至少孙国伟就是如此!

    “所以,我去东洋,应该不会有任何的问题。”孙国伟说道:“你还在担心什么呢?”

    “那令牌的作用……”苏锐停顿了一下,又说道:“只是让您帮我一次而已,并不是让您全程都要帮我。”

    苏锐还是详细的解释了那个“一次”字面意思,他真的不忍心欺骗孙国伟。

    “我当然知道。”苏锐这么一解释,反而倒让孙国伟对这个小“师弟”的印象更好了:“只是这一点你完全不用担心,我自有安排,东洋的几个老朋友,也真的该会一会了。”

    说到这儿,苏锐分明看到,有两团耀眼的精芒从孙国伟的眼底释放了出来!

    此时此刻,孙国伟再也不是那个主政一方的封疆大吏,而是一个隐藏在民间的绝顶宗师了!

    “出世是修行,入世也一样是修行。”孙国伟就像是在解说着自己和大师兄的选择:“但是不管过程怎么样,到了结果那里,都注定是殊途同归的。”

    “殊途同归么?”

    听了这话,苏锐的眼底闪过了一抹复杂的神色,他好像想到了什么东西,但是又偏偏没有抓住。

    “这是我的号码。”孙国伟抽出一张纸来,刷刷刷的写了几笔,然后递给了苏锐:“到了东洋,联系我就行。”

    苏锐不禁有点意外:“您不和我们一起出发吗?您要先去东洋?”

    “是啊,我去过东洋很多次,对那里非常熟。”孙国伟说着,站起身来,笑容之中竟是露出了期待的神色来:“先去叙叙旧,然后打打架,至于最后杀不杀人呢,听你的。”

    听你的。

    听了这话,苏锐浑身狠狠的震了震。

    他真的不知道,自己何德何能,能够让一个造福一方的老人这样做!

    此时,用四个字来形容苏锐的心态,那就是——诚惶诚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