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1557章 姜铁山!
    听着周显威的喊声,苏锐的嘴角微微翘了起来。

    他知道,自己事先让周显威前去搜查姜怀雄的院子,已经有了新的结果了。

    不过,他并没有让所有人立刻去姜怀雄的院子里面查看情况,而是笑呵呵的说道:“如此胜景,姜铁山怎么可以不见一见呢?”

    姜铁山!

    卿罗山的掌门人姜铁山!

    苏锐竟然要让姜铁山出来,看看他的大徒弟究竟犯了怎样的罪孽!

    闻言,姜怀雄忍不住的打了个哆嗦!他完全无法想象,如果师父得知了事情的真相,会如何对待他!

    二师兄也有点着急:“师父最近一直在闭关,从不见客。”

    “从不见客?那都是屁话,难道我把这山门给砸光,他还能不出来吗?”

    苏锐说着,率先走了出去。

    他的目光直接锁定在最中央的那片类似于庙宇的建筑上了!

    而那里,就是姜铁山的清修之地!

    除了每天送饭打扫的小徒弟之外,任何人不得进入!

    “不要打扰师父!”这个时候,另外一个徒弟也喊道。

    “他不出来,你们能决定这姜怀雄的死活吗?他可是大师兄!”苏锐嘲讽的说道。

    那些弟子们便立即面面相觑,然后都不吭声了。

    对付这群家伙,苏锐有的是办法。

    不过接下来,他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举动。

    苏锐从花坛里面挖出来一块大石头,单臂一抡,这颗石头便像是炮弹一样,朝着中央那座建筑爆射而去!

    这一下,可谓是让那十几个师兄弟全部把心提到了嗓子眼!

    用石头去砸师父?

    苏锐随手就做了他们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他们心底都在诧异和猜疑,这个年轻男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能虎成这样?连他们的师父都是说惹就惹!

    哗啦!

    这是玻璃被砸碎的声音!

    苏锐扔出的那块石头,准而又准的绕过了院墙,砸中了建筑物中央的玻璃上面!

    所有人都清晰的听到了玻璃碎片落地的声响!他们的心脏再次跟着狠狠一颤!

    就连王莹武也有些紧张起来了!因为他深深知道,自己的师父究竟是多么的厉害!

    然而奇怪的是,他们虽然听到了玻璃碎裂的声音,但是却没有听到石头落地的声音。

    “姜铁山,老朋友来了,还不现身?”苏锐当即喊道:“当什么缩头乌龟?”

    在这卿罗山上敢称呼姜铁山为缩头乌龟的,苏锐这还是有史以来的第一个!

    “不许这么骂师父!”一个弟子喊道。

    苏锐转过身,毫不犹豫的一脚踹出,于是这个胆敢表达不同意见的弟子便被踹的重重摔倒在地,根本爬不起来了。

    苏锐这就是在用拳头表明,谁的拳头硬,谁才有发言权!

    如果功夫不够高,那么趁早别逼逼!

    就在这个时候,那中央院子的院门打开了。

    一个身穿灰色长袍的老者走了出来。

    他的头发已经全部白了,在夜色之下甚是显眼,脸上都是皱纹,显露出来浓浓的老态。

    但是这老态却并不影响他拥有一双明亮的眼睛,这双眼睛并不浑浊,甚至看起来还充满了犀利。

    他的个子很高,身材也很壮,国字脸,白色的一字胡,从他现在这样子,仍旧能够看出来,他年轻时候一定是个不怒自威的汉子。

    而在他的手上,居然托着一块和篮球一样大的石头。

    这还是之前苏锐丢进去的那一块!

    看着这个石头,苏锐笑了起来,只是笑容之中带着些许嘲讽之意。

    “姜老头,好几年没见面了,你现在活得还挺逍遥。”苏锐盯着姜铁山:“看起来身手并没有多少的退步。”

    看到砸碎玻璃的是苏锐,姜铁山就没有丝毫的意外了,他知道,恐怕整个华夏也这个家伙敢这样砸自己!

    “你再次来到这里,所为何事?”看起来,姜铁山对苏锐并不欢迎,也不知道他们两个究竟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往事。

    “我来帮你清理门户。”苏锐淡笑着说道,不过这话听起来却会让整个卿罗山上上下下的弟子们都很没面子。

    卿罗山的门户,还需要一个外人来清理吗?开什么国际玩笑!

    “你是不是操心的太多了?”姜铁山眯了眯眼睛,一缕冷芒从其中释放来开。

    这冷芒一出,整个场面的温度似乎都下降了好几分!

    作为宗师级别的人物,姜铁山随身携带着极为强大的气场!

    “你还认得他吗?”苏锐指了指王莹武。

    姜铁山甚至都没有看王莹武一眼,淡淡说道:“我极少认识师门之外的人。”

    这句话让王莹武的心瞬间就凉透了!

    很显然,姜铁山是不承认曾经有过王莹武这个弟子了!

    剥夺了姓氏和辈分,逐出了师门,从此姜铁山和王莹武便没有了任何的关系!

    看着此景,苏锐冷笑了两声:“姜铁山,你还是像以前一样六亲不认啊。”

    “以前的事情休要再提起。”姜铁山淡淡说道:“如果你们没什么事情的话,就可以下山了,我可以饶过你们强闯卿罗山之过。”

    “你饶了我们?”

    苏锐听到这句话,顿时像听到什么极其好笑的笑话一样!

    “姜铁山,你真是越老越糊涂了,几年前的事情你难道全部都忘记了吗!”苏锐的脸上满是嘲讽!

    “我说过,往事休要再提。”说到这里,姜铁山那瞪如铜铃的双眼之中忽然爆发出了一阵浓烈的精芒,眼看着就要动手了!

    似乎是感受到了这种威压,那十几个弟子们皆是往后面退了一步!他们已经很多年没有见到过师父亲自出手了!

    大战眼看着就要一触即发了!

    在之前的交手之中,苏锐给他们的感觉很强,但是和师父比起来,一定还是有着不小的距离的!这就是他们对自家师父的迷之自信!

    苏锐丝毫不惧,冷冷说道:“那位二师兄,你难道还不准备站出来讲解一下事情的经过吗?”

    很显然,苏锐也发现了,这里面除了王莹武之外,也就这个老二最正直了。

    果不其然,听了苏锐的话,二师兄连犹豫一下都没有,当即就站出来了。

    “师父,今天仁动师侄死了,死于大师兄姜怀雄之手。”

    “什么?”姜铁山的眼睛里面终于露出了意外的神色:“到底是怎么回事?”

    于是,二师兄便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完完整整的讲了一遍,没有任何的遗漏。

    听了他的话,姜铁山甚至都没有去查看仁动的尸身,便已经彻底确定了此事。

    他虽然对苏锐有一些不满,但是相信他是不会在这种事情撒谎的,而自己那个大徒弟……想到这里,姜铁山瞥向了一旁。

    姜怀雄此时此刻一句话都没敢说,正瑟瑟发抖呢!

    他知道,在师父的面前,任何的狡辩都是徒劳的!

    “为什么害死仁动?为什么陷害怀武?”姜铁山声音低沉的说道!

    听到从他口中说出了“怀武”两个字,王莹武顿时激动的不行了!

    这说明师父的心里面还有他!否则就绝对不会把这名字脱口而出了!

    “我……我……”姜怀雄趴在地上,语无伦次:“师父,我……他们陷害我!老二也被对方收买了!”

    “你满嘴谎言!”二师兄指着姜怀雄,气的浑身颤抖!

    苏锐啧啧笑道:“你看,姜老头,你的帮派内部都乱成什么鸟样了,我大老远的专门过来帮你清理门户,你应该好好的谢谢我才是啊!”

    在苏锐这外人的面前,几个徒弟居然发生了如此内讧,丑态毕露,这让姜铁山觉得非常恼火!

    “孽徒,我白养你那么多年,真是瞎了眼,去向卿罗山的列祖列宗磕头谢罪去吧!”

    姜铁山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他甚至没有去询问事情的原委,当即就要对姜怀雄动手了!

    看着姜铁山的动作,苏锐居然跨前了一步,拦在了他的前面!

    “姜老头,先别急着动手,你要是现在杀了这个姜怀雄,你会后悔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姜铁山凝视着苏锐,手掌已经开始缓缓蓄力了。

    今天,姜怀雄的表现实在是让他失望到了极点!亏他之前还一直把这个大弟子当成门派的接班人在培养!

    这些年里,姜铁山一直知道姜怀雄颇有计谋,但是没想到他的心思竟然深沉狠辣若此!为了陷害门派弃徒,他甚至不惜害死师侄!

    这种情况让姜铁山忍无可忍!

    “你给我让开!”姜怀雄的所作所为已经超出了姜铁山的忍耐底线,他的眼睛瞪着苏锐:“卿罗山的事情不需要你来操心!”

    “看看,看看。”苏锐摇了摇头:“是不是好心当成驴肝肺?姜老头儿,你就姑且听我一句劝,你想杀姜怀雄,什么时候都可以,拖上十分钟,会有更大的惊喜!”

    “好,那我就给你十分钟!”姜铁山对苏锐说完,还瞪了姜怀雄一眼,摇了摇头:“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

    姜怀雄哪里还敢答话,一直在不停的打哆嗦!

    他知道,师父已经对自己动了杀心!他能够活着的时间,也就只有十分钟了!除非有奇迹出现!

    “各位,请随我来。”周显威笑眯眯的在前面引路:“想必我的新发现是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

    PS:刚刚才写好,第三更送上!这一章是感谢凡所有相大哥成为盟主的第一更!

    昨天和前天的第三更,分别是感谢傲世益辰之前二十万赏的第三更和第四更,然而傲世益辰大哥昨天又砸了五十万赏……呃,烈焰真是债台高筑了啊。

    姑姑昨天做了个表格,烈焰一共欠了三十章!

    大家实在太给力了,老烈焰尽快还债,无惧伤害……真的吗?

    也幸亏姑姑的饼干帮烈焰抵挡了一下伤害,不然我们两个的手指脚趾加起来再加上小烈焰的都要数不清了。

    我先把十九号的捧场全部还完,然后按照时间顺序来,还完这一章,还欠二十九章!加油!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