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1548章 青春在风中飘着
    被苏锐轻轻的拥在怀里,周安可的身体就像是触了电一般,狠狠一颤。

    这是她渴求已久的怀抱,此时此刻,终于让她感受到了那充满了安全感和生命力的温度!

    曾经的那些东西都像梦一样,如今却全部展现在眼前,周安可的心里面怎么可能不高兴呢?

    那种甜甜的味道在心里面化开,那种感觉真的棒极了!

    “苏锐,我刚刚……”她又想解释。

    “谢谢你,安可,你不用说,我明白,我什么都明白。”苏锐说道。

    他什么都明白,但是就有些事情想要开始,真的很难很难。

    “我也知道你明白。”周安可轻叹着说道。

    揣着明白装糊涂,周安可一眼就能看出来苏锐是这样的人。

    “可是,越是明白,越是怕辜负。”苏锐的眼眸里面闪过了一抹复杂的光芒。

    真的怕辜负。

    辜负你的青春,辜负你的容颜。

    你可以和时光一样美,但是我可以看着时光逝去,却不愿看到你在我的身上被耽误青春。

    之前苏锐的心思的的确确是这样,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不想去耽误周安可,即便心中有不少的好感,他也愿意去主动压下来。

    可是,在苏无限把伯顿度假酒店送给了周安可之后,事情渐渐变得不可控起来。

    事实上,从第一次来到莲塘镇的时候起,这件事情和这些感情就没处于苏锐的掌控之内。

    第一次来的时候,他的本意是寻找周显威,谁知道被明洁糊里糊涂的当成了闺女婿,直接弄了个订婚宴,差点入了洞房。

    直到现在,周安可主动的吻了自己,这一切的一切都不在苏锐的控制范围之内。

    这种情况相当纠结,但是苏锐没有别的办法,要么接受,要么拒绝。

    必须给出一个合理的答案,否则这么一直吊着人家,算是个什么事情?

    如果你真的能有胆子拒绝,那么就张嘴说,否则,你就在人家姑娘面前认怂好了!

    苏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他的心乱了。

    那混乱的程度,就像是那些被秋风吹落的树叶,纷纷扬扬。

    苏锐平日里的心境都是非常坚定的,宛若磐石,很难打开一条缝隙,但是今天,磐石居然变成了落叶,这种转变确实太大了些。

    “我也明白。”周安可抿了抿嘴唇,抬起头来,望着苏锐的眼睛:“但我还是不由自主的就这样做了,我愿意,我真的愿意。”

    周安可的智商也很高,那些利弊关系也是非常的清楚明白,她知道自己选择这一段感情有可能会遭遇什么样的结果,但是她宁愿面对有可能是飞蛾扑火的结果,也想要把青春两个字换成另外一个名字——苏锐。

    你充满了我的青春,你就是我的青春。

    认识了你,我的青春才刚刚开始。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苏锐”这两个字已经开始刻在周安可的心里面,越来越深刻,没有任何力量能够将之抹去,甚至连掩盖住都做不到。

    这是命中注定。

    他是她的劫数。

    从这一点来说,周安可的心思已经坚定的无以复加了。

    听到从周安可的口中说出“我愿意,我真的愿意”这几个字,苏锐也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狠狠一颤。

    这个看起来柔弱的姑娘,其实在感情方面,并不是没有主见的,她一旦认真起来,就坚定的让人心疼。

    苏锐本来是轻轻抱着周安可的,此时又用了一些力量。

    周安可非常喜欢这种被苏锐紧紧拥在怀中的感觉,如果能够给这种拥抱加个期限的话,她希望是——永远。

    我要紧紧感受着你的胸怀,永远都不要放开。

    足足拥抱了十分钟,苏锐才松开了手。

    他捧着周安可的脸,望着对方那如水的明眸,他似乎感受到了对方的眼神已经化为了两个字——笃定。

    这是一种对人生的笃定。

    周安可做出了这样的选择,不会犹豫,也不会后悔。

    苏锐望着她的眼睛,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在对方的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同样是轻吻。

    也只不过是蜻蜓点水的一般,再度让周安可的身体再度一颤。

    苏锐这样的回应,是对她之前勇敢行为的最好答案。

    生活就是这样,你的勇敢,终将收获美丽的回报。

    “我不在的日子里,照顾好自己。”苏锐轻声说道。

    “嗯,我明白。”周安可点了点头。

    “等我回来。”苏锐又说道。

    此去东洋,艰难险阻无数,归期又当是何时?

    “我等你。”周安可说完,又在心里面补充了一句:“我一辈子都等着你。”

    这句话她终究还是没有勇气说出来。

    其实这样挺好,就让那些代表着自己感情的言语在心中静静流淌。

    “你……注意安全。”周安可沉默了几秒钟,重又说道:“你在外面要照顾好自己,能不动手就不要动手。”

    苏锐笑了笑,爽快的答应了下来:“好。”

    可是,他答应了下来,又能真正做的到吗?

    几乎很难了。

    这一趟东洋之行,何止是动不动手那么简单的事情,打打杀杀会成为家常便饭的。

    说不定,山本组会血流成河,说不定,太阳神殿会折戟沉沙,这是一场宿命的决战,谁都躲不开,谁都逃不掉。

    当然,苏锐并没有打算告诉周安可这一点。

    她是他的一块净土,苏锐不想让她也跟着自己担惊受怕,这一朵美丽的水莲花不应该去遭受血腥之气的污染。

    两个人静静的相拥着,此时无声胜有声,一切尽在不言中。

    周安可反手抱住苏锐,也同样用力着,她久久不愿分开,似乎一松手,就再也抱不到他了。

    所谓依靠,应该就是这样的吧。

    …………

    等到苏锐和周安可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大门口的人们还在面面相觑,很显然,周安可的这个举动让大家有些震惊了。

    现在的小年轻,都是这么热情奔放么?周安可似乎平时也完全不是这种性格啊!

    明洁虽然一直在撇嘴,但是心里面倒是很高兴,她一直觉得周安可的性子太软,太被动,但是刚才的举动真是很合明洁的心意。

    “没啥没啥,小年轻嘛,大家谁没年轻过,都理解,都理解。”明洁跟乡亲们眨了眨眼睛,眼里藏不住的高兴。

    “妈,你说什么呢?”周安可嗔怪的看了明洁一眼,有时候,她对这个老妈真的是很无奈。

    周显威捅了捅苏锐:“喂,大哥,你这时间可不算太长啊,连脱衣服穿衣服包括在内,才二十来分钟。”

    苏锐听了,不禁无奈的摇了摇头,如果不是在莲塘镇,他非得狠狠的踹周显威一脚不可!

    居然这样调侃自己,难道不顾妹妹的感受吗?这个哥哥当的也算是极品至极了。

    周安可在一旁红了脸,不禁说道:“周显威,我忽然很想掐死你。”

    周显威哈哈大笑,摆了摆手,钻进了车子里面。

    苏锐轻轻的拍了拍周安可的胳膊,微笑着说道:“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的话。”

    周安可轻轻的点了点头,眼睛微微潮湿了。

    “嗯,我等你回来。”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让鼻子的酸意减轻一些,而后轻声说道。

    …………

    后视镜里那身穿白色长裙的人儿越来越远,苏锐还是不舍得收回他的目光。

    “我说大哥,你算是彻底的把我妹妹的魂儿给勾走了。”周显威啧啧说道:“你瞧我妹妹看你的那小眼神,简直是要多暧昧有多暧昧,情人眼里出西施啊。”

    苏锐没好气的说了一句:“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大哥,你怎么到哪都混得这么好,这明明是我家,可是我妈巴不得我早点走,对你可就是捧在手里怕化了。平时这莲塘镇里来来往往的人多了去了,也没人用这样的阵势送过别人啊。”周显威忍不住抱怨。

    “没办法,自带光环,惹人爱。”苏锐懒洋洋的回了一句。

    他从后视镜里面收回了目光,此时,车子拐弯,已经看不到周安可了。

    “惹人爱?大哥,你真不要脸。”周显威撇了撇嘴。

    连一向一本正经的王莹武都嘴角微微翘起,有点忍俊不禁。

    苏锐没好气的看了他们一眼:“每当我说实话的时候,你们就以为我在讲笑话。每当我讲笑话的时候,你们却以为我是在说实话。”

    听了苏锐这句话,周显威一拍手掌:“我去,这句话经典!”

    苏锐不再理会周显威,他掏出手机,看了看周安可发来的一条信息。

    信息的内容只有简单的八个字——注意安全,等你回来。

    从这个信息来说,周安可的关心和她的人一样,都是内敛的。

    这简简单单的八个字,背后又隐藏了多少汹涌的情绪?

    苏锐也简单的回复了一条——照顾好自己,不许生病。

    那边很快就回过来了,这次只是简单的一个字——嗯。

    苏锐似乎能够透过屏幕看到,周安可一边笑着一边用力点头的样子。

    收起手机,苏锐望向前方。

    江南的天空很澄澈,可是,他此行的结果,是否能如这天空一样?

    就连苏锐自己也没有任何的把握。

    “大哥,所有的票都订好了。”周显威说道。

    “说来听听。”苏锐的语气淡淡。

    “我们会在一个小时之后到达机场,如果飞机不晚点的话,下午三点左右我们就能够降落,然后转五个小时的普快列车,到达阳安市。”

    “当我们到达阳安市的时候,时间比较晚,已经没有前往普罗县大庙镇的班车了,要么过一夜,要么租车。”周显威无奈的说道:“可惜了,如果我们能够在那里有个太阳神殿分部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