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1519章 归来的白家二少
    秦家的姐弟两个,自然是秦冉龙和秦悦然。

    苏锐在来之前,特地把他们给叫上了。

    毕竟白忘川害死的是秦岭,无论秦岭的人品到底如何,终归是秦家的子弟,因此,在对白忘川的最终处理上面,秦家人是有发言权的,而且,苏锐也愿意让他们掌握这种发言权。

    秦冉龙今天穿着一身牛仔裤配长袖t恤,从头到脚这一身的价格绝对不会超过五百块,和他这“顶级大少”的身份明显有些格格不入了,而秦悦然则是穿着一条黑白格子的铅笔裙,上身则是一件纯白色长袖衬衫,衬衫的下摆扎在铅笔裙里面,把窈窕的身材清晰的表达了出来,显得非常的高挑而出众,在微微的秋风中显得极为亮眼。

    “姐夫,上我们的车。”秦冉龙招了招手,这一声姐夫喊的亲切而自然。

    上车之后,秦冉龙亲自驾驶,苏锐和秦悦然坐在后排。

    几天没见,秦悦然的俏脸之上带着些许的疲惫之意,很显然,这几天里面,她也一直在熬夜整理材料,分析对手情况,秦家能够做出那么犀利有效的反击,并不全是秦冉龙的功劳,秦悦然也是出了大力气的。

    不过,在见到苏锐之后,秦悦然浑身上下的疲惫就已经完全消散了,她瞬间又变成了那个时时刻刻都神采奕奕的君澜女王。

    苏锐坐在秦冉龙的身后,秦悦然就这么主动的依偎了过来,靠在了苏锐的怀中。

    苏锐嗅着秦悦然头发上面淡淡的香味,不禁觉得心头升起了一股温馨之感。

    秦悦然抬起头来,嘴唇对着苏锐的耳朵,所呼出的温热气体让苏锐觉得耳根痒痒的。

    “我想你了。”秦悦然低声说道。

    苏锐笑了笑,本来揽在秦悦然肩膀上的右手一路下滑,然后捏了捏她那充满了弹性的大腿。

    秦悦然的身体一软,忽然转过脸来,抱着苏锐的面颊,然后她那火热的唇便贴上了苏锐的嘴。

    这是完全超出苏锐预料之外的动作,毕竟秦冉龙还在前排开着车呢。

    秦悦然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开放了?

    不过,苏锐并没有机会想太多,因为秦悦然的温度已经通过她的唇舌传递了过来。

    苏锐的脑子嗡了一声,所有的思路瞬间便不清晰了,本能的开始回应起秦悦然了。

    秦冉龙正开着车呢,发觉后方两个人都没有讲话,于是便从后视镜里看过去,发现两个人正吻的难解难分呢,顿时控制不住的喊道:“要不要这么辣眼睛?你们这样做,也太有伤风化了吧?有没有考虑过我这个单身狗的感受?”

    苏锐倒是想要分开,但是秦悦然不依不饶,仍旧非常主动。

    秦冉龙继续打断道:“喂喂喂,你们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啊?不行了,我这车没法开了!”

    秦悦然终于转过脸来,她的面色之上满是潮红,对秦冉龙斥道:“你给我闭嘴,不然我打断你的腿,好好开车!”

    说完之后,秦悦然再次堵住了苏锐的嘴。

    当着外人的面,她自然不会如此主动,但秦冉龙又不是外人。

    女王就是女王。

    “姐,我给你跪了。”秦冉龙说完,便继续开车了,不再看后面辣眼睛的画面。

    足足吻了五分钟,秦悦然才分开,她显得有些气喘吁吁,明显刚刚的接吻让她消耗颇多。

    她的眼睛似乎也都要滴出水来了,已然是有些情动了。

    对于这种情况,苏锐也有些哭笑不得,他也有了一些感觉,但是总不能在这这里面就地解决问题吧?

    秦冉龙瞄了瞄后视镜,嘿嘿的笑了笑:“姐,要是你有需求的话,我可以随时下车的。”

    “滚。”秦悦然没好气的说道,然后理了理自己的衣服。

    她倒是真的想要把秦冉龙这个超级电灯泡给赶下车,然后好好的和苏锐你侬我侬一番,哪怕不做那种肢体接触的事情,好好的聊聊天也是可以的。

    然而,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秦悦然还是能够分清楚轻重缓急的。

    小声的和苏锐聊着天,秦悦然似乎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一个多小时之后,他们就已经到达了目的地。

    “时间过的真快。”秦悦然看了看手表,本能的说道。

    苏锐从她的话语之中听出了一丝不舍的意味,他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有种情感,叫做亏欠。

    也许一辈子都弥补不完。

    …………

    不得不说,王莹武的效率真的很高,不但抓住了白忘川,还几乎把那溃不成军的白家私兵给团灭了。

    白家投入了巨大的人力物力所培养的一支队伍,就这么硬生生的被打散在中东的蓝天与黄沙之间,他们真的是哭都来不及。

    王莹武早就向苏锐做了汇报,但是却没有收到苏锐的回复,因为当时苏锐还趴在司徒远空的小院里面睡的昏天黑地呢。

    当苏锐看到消息之后,王莹武已经带着白忘川雇了一架私人飞机从中东飞回华夏了。而那个时候,关于白忘川的通缉令还没有发出来呢。

    所有人都在寻找的白忘川,此时就在苏锐的手上。

    这是一片棚户区,居住的都是一些外来的务工人员,不过由于之前政府对外地人口的管控,此地已经是没什么人了。

    既然没有人,也就成了最好的藏人地点了。

    苏锐的车子已经停在了棚户区的门口,王莹武就站在那里。

    今天的他穿着一身简单的休闲装,但是浑身上下还是流露出浓浓的精干意味来,似乎经过了这一段时间的锻炼,他身上的气质又有了些许的变化。

    “人在里面吗?”苏锐问道。

    王莹武点了点头:“就是状态不太好,有些歇斯底里的。”

    苏锐的嘴角微微翘起,“他要不是歇斯底里,那就不是白忘川了。”

    对于这个男人,苏锐可谓是有着最深刻的了解了。虽然他们认识的时间并不算长,但是彼此间的那几次接触,足够铭记终身的了。

    秦冉龙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大仇得报的笑容来:“嘿嘿,这个小子,以前害得我掉进化粪池里面,现在可让我逮到报仇雪恨的机会了!”

    秦悦然鄙视的看了自己的弟弟一眼:“看你那没出息的样子。”

    几个人走进了一处活动板房里面,发现白忘川就蜷缩在角落里,他的手脚都被手铐限制住了。

    当然,这并不是简单的铐住,深谙此道的王莹武甚至专门给他采取了一种非常特别的动作。

    白忘川的右手腕和左脚踝铐在一起,左手腕和右脚踝铐在一起,这种姿势显得非常的憋屈,他连身体都伸不直,又怎么可能有逃跑的机会呢?

    看到苏锐几人进来,白忘川的眼角登时抽搐了好几下。

    他的眼睛里面释放出来怨毒的光芒:“苏锐,果然是你!果然是你干的好事!”

    “就是我干的,你现在才意识到吗?”苏锐淡淡一笑,嘴角微微翘起,眼睛里面满是嘲讽之意。

    联想着自己在中东大地上面被追的稀里哗啦的情形,白忘川眼中的怨毒再一次加深,他歇斯底里的吼道:“我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多的苦,从来没有受过这么多的委屈!苏锐,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拜你所赐!”

    “这点苦算个屁啊。”秦冉龙不屑的说道:“要不你去尝试一下掉进化粪池里的滋味,如何?”

    白忘川望了望秦冉龙,再次怒吼道:“秦冉龙,你也参与了,是不是!该死,你们都该死!”

    “给老子闭嘴!”

    秦冉龙走上去,一脚重重的踹在了白忘川的鼻子上面。

    后者顿时感觉到自己的脸上冒起了浓浓的酸意,鼻子眼泪都是狂涌而出!根本就说不出话来了!

    “你才是罪魁祸首,居然还有脸质问起我来了?”秦冉龙冷冷笑道:“我虽然不喜欢秦岭那个吃里扒外的家伙,但是他是死在你的手上的,你杀了一个秦家人。”

    秦悦然也站在一旁盯着白忘川,眼睛里面绽放出无数的冷芒。

    “秦岭……”白忘川念叨了一下这个名字,眼睛里面释放出嘲讽的笑意,这笑意明显带着一股疯狂的味道:“秦岭,只不过是个空有野心没有能力的傻逼而已!连自己多粗多长都认识不清楚,还妄想着拥有整个秦家,就这智商能活到现在,都是他命长了!”

    话糙理不糙。

    白忘川一吼完,发现秦岭和秦悦然并没有愤怒的回应。

    很显然,他们也认为白忘川说的是实话。

    这是对秦岭非常中肯的评价。

    苏锐听过秦冉龙讲过一些关于秦岭的历史,觉得这是个好高骛远却又心思深沉的家伙,眼高手低却又急功近利,能够有今天的下场并不奇怪。

    白忘川看起来也并不是个完全的草包,他把秦岭分析的十分透彻,也许,从他找到秦岭开始合作开始,就已经准备把对方当成炮灰了,只是手段实在是过激了一点。

    既然白忘川有这个心思,那么秦岭的最终死亡也就不是什么意外了。

    “让你嘚瑟,嘚瑟个毛线啊,给你看看这是什么东西。”

    秦冉龙说着,把一张纸扔到了白忘川的面前。

    在那张纸上,印着白忘川的黑白头像。

    这张纸,是……通缉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