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1516章 苏无限的大礼!
    苏锐并没有再戳自己,他把护腕给取下来,非常惊讶的打量了一番。

    在他看来,由泽尔尼科夫亲手打造的这一把四棱军刺,从来都是无坚不摧的,结果这短短几天以来,先是被司徒远空的皮肤挡下,再被这护腕挡下,军刺什么时候变得这般没用了?

    司徒远空能够挡下军刺,苏锐现在已经不意外了,毕竟他知道对方把功夫修炼到了每一寸的皮肤上面,如果在身体的某个地方集中力量的话,把那里的皮肤变得坚硬如铁,对于其来说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当然,苏锐并不知道,他当时其实已经在司徒远空的手指尖端留下了一个小小的伤口。

    司徒远空的皮肤防御能力是可以理解的,可是,这个护腕又是怎么回事?

    这把军刺可是泽尔尼科夫集成了这个世界上最先进的工艺手段才打造而成的,无坚不摧无往不利,如果说这护腕能够抵挡住军刺的攻击,那么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了!

    说明,这护腕的材质和工艺,和军刺非常的相似!

    军刺的尖端能够无往而不利,那么把那种尖端的材料做成防御武器,同样可以变成最坚硬的盾牌!

    最锋利的矛,最坚硬的盾,从某种程度上面来说,其实这并不矛盾的。

    苏锐反过来正过去的端详着这个护腕,眼睛里面的兴奋根本就止不住。

    “如果把这护腕的材料做成头盔,或者做成护甲穿在身上,岂不是可以在战场上横冲直撞了?”苏锐脑海里这样想着,于是就直接说出来了:“到那个时候,每一个战士都能够化身为战场上的装甲车了!而且比装甲车还要灵活的多!”

    试想,一堆打不死的战士在战场上发起冲锋,想想都让人感觉到心惊胆战!

    “你太异想天开了。”苏无限说道:“这种材料本来就难以合成,华夏的一大堆研究人员夜以继日,才弄出这么个护腕来,你以为这是烂大街的东西吗?还做成全身护甲,真亏你能想得出来。”

    “我这不也是美好的愿望吗?”苏锐也知道自己是想多了,他爱不释手的抚摸着护腕:“这就是你送给我的礼物吗?”

    苏无限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到苏锐说道:“我非常满意!”

    说这话的时候,苏锐的语气之中满是兴奋。

    别看这护腕只有十公分长,但是在关键时刻,这十公分就有可能成为保命的东西!

    有了最锋利的攻击性武器,还有了最坚硬的防御性武器,苏锐还担心什么?简直是无往而不利!

    “这个小玩意儿你拿去玩好了,放在我这里也派不上用场。”苏无限淡笑着说道。

    苏锐当即就把这看起来非常普通的黑色护腕给戴在了手上,然后仔细的盯着苏无限的书房,说道:“是不是你随随便便的从这里抽出个东西来,都能价值连城?”

    苏无限没好气的笑了笑:“你把我当成什么了,摇钱树吗?”

    “你其实和摇钱树也真的没什么区别。”苏锐笑眯眯的说道。

    “这个你拿去。”这个时候,苏无限又从某本书里面抽出来了一张黑色的卡片,扔给了苏锐。

    “这是什么东西?”苏锐不禁问道。

    这卡片只有巴掌大,但是却不是纸质的,而像是木质的,不知道是什么木头,即便卡片如此轻薄,但拿在手里仍旧很有分量。

    苏锐仔细的端详着这个木质卡片,他发现上面刻着一个白色的“令”字。

    这是个繁体字。

    看着这个字,一股古朴而庄重的气势便扑面而来了。

    “这是个令牌?”苏锐疑惑的说道。

    “你可以把这当成是个令牌。”苏无限笑呵呵的说道。

    “什么意思?”苏锐明显感觉到这令牌不一般,且不说那个“令”字能够起到怎样的作用,光是这块不知道什么材料和门派的木牌,就能拍卖出不错的价格来——光是原材料就已经很值钱了。

    从这一点来说,苏无限真是一个宝贝又一个宝贝的抛出来啊。

    “司徒远空曾经收过三个徒弟。”苏无限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道。

    “三个徒弟?”苏锐满脸都是震惊:“你千万不要告诉我,拿着这块令牌出去,可以号令他们?”

    司徒远空的功夫简直神鬼莫测,而能够被他收为徒弟的,也一定是武学天才,就算达不到他的高度,徒弟的功夫肯定也是相当骇人了。

    如果真的能够号令这三个徒弟的话——那可真是又一个价值连城的宝贝了!给一百个亿也不换啊!

    “一次机会。”苏无限竖起了一根手指:“你拿着这块令牌找到这三个人,他们会各帮你一次。”

    “他们会看在这块令牌的面子上帮我一次?”苏锐的两只眼睛里面都快要放出绿光来了:“而且还是三个人各帮一次?”

    “对,确切的说来,这是三次机会。”苏无限点了点头:“怎么样,这值不值十个亿?”

    “值啊!绝对值!”苏锐说道,满脸都是兴奋。

    他似乎生怕苏无限反悔,连忙把手里的令牌揣进了口袋里面。

    “这份见面礼还算可以吧?”苏无限笑呵呵的说道。

    “如果说这才是见面礼?那之前是什么?”苏锐疑惑的说道。

    在此之前,苏无限已经让司徒远空帮助苏锐打穴并传功,而刚刚又送给他了一个珍贵的护腕,难道说,这两样东西都不是他的见面礼,只有这令牌才是?

    “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

    苏无限能够轻轻松松的看穿苏锐的想法,直接说道:“之前司徒远空之所以会给你打穴,主要还是因为你的身体素质能够入的了他的法眼,在他看来,你的先天条件并不比他的那些徒弟差太多,否则如果你是个废柴,我就算说的口吐白沫,他也不可能答应的。”

    苏锐听了,沾沾自喜:“也就是说,司徒远空觉得我很不错?”

    苏无限没好气的笑了笑:“你可以这么理解。”

    “我瞬间觉得自己就嘚瑟多了!”苏锐倒是显得极为兴奋了,毕竟能够被司徒远空认可,怎么讲都是一件开心的事情。

    不过,听司徒远空的意思,好像说过自己基础很差吧?看来,这老头子也是个嘴巴不服输的家伙。

    “说实话,我觉得这已经是一番大礼了。”苏锐很认真的说道。

    “很少见你会有这么要脸的时候。”苏无限直接给下了个评语。

    苏锐当即就不满意了:“你这是什么话?我可是一直都很要脸的。不过话说回来,你那个护腕也很珍贵,说给我就给我了。”

    苏无限今天如此大方,这让苏锐越看对方越顺眼。

    他真的很想对着老天爷喊一嗓子:“这样的大哥不用多,来一百个就可以了!”

    “那个护腕也就是个小玩意儿,花了大价钱研究出这个东西,但是没法,在你的手里还能发挥出一点作用来,也算不上什么的。”苏无限说道。

    “所以,在你看来,也就只有这块令牌才是见面礼了?”苏锐说道,这货一直保持着喜滋滋的状态。

    “没错。”苏无限笑着点了点头,重又问了一遍:“还算满意?”

    “满意,简直太满意了。”苏锐连续的拍了拍手,而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脸上忽然就涌出了警惕的神色来:“苏无限,你这是不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啊?”

    “什么?”

    苏无限一脸的蛋疼模样:“你说我黄鼠狼给鸡拜年?”

    “是啊,我说错了吗?”苏锐继续警惕的说道:“事出反常必有妖!”

    苏无限哭笑不得,此时此刻他真想一巴掌扇死这个白眼狼。

    苏锐怎么就不想一想,那天价的伯顿酒店,自己都是毫不眨眼的就送给他了,自己给他的东西可绝对不在少数了,这次送东西难道还叫事出反常吗?

    “行了,别装了。”苏无限没好气的说道:“这玩意留在我手里也没什么用,不如就给你好了。”

    苏无限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就算我不给你,过一段时间,老爷子也得从我的手里面把这个给抢过去拿给你的。

    苏锐把手插进裤子口袋里面,抚摸着那块令牌上面的纹路,眼睛里面有着掩饰不住的期待,说道:“司徒远空的那三个徒弟都是何方神圣?我要到哪里才能找到他们?”

    苏锐的想法很简单,先找到这几个人,把他们都带在身边,遇到一次机会就派一个人上去,多爽?

    司徒远空已经是个巅峰大师了,他的徒弟肯定也是人形兵器!

    苏无限递给苏锐一个信封:“你去找找,这个地址已经很久了,我也不知道还在不在。”

    苏锐接过那个信封,一脸蛋疼的看了看上面的字:“我的天,这信封上的邮戳是二十年前的了?”

    “就是二十年前的。”苏无限点了点头。

    “原来你说的很久,居然是二十年前?”苏锐更蛋疼了:“你千万不要说,这二十年来,你都从来没有到这个地址去找过去看过?”

    苏无限非常确定的说道:“从来没有。”

    “那你给我的这个东西岂不是画饼充饥吗?”苏锐无奈说道:“况且司徒远空的徒弟应该也年纪不小了,要是等我找过去,发现人家早就入了土,我可是哭都来不及了。”

    苏无限摊了摊手:“那也只能说明你的运气不好,怨不得别人。”

    “我……”

    苏锐还想争辩什么,结果想了想,自己已经从苏无限这里拿到了这么多的好处,于是也就不再纠结了。

    毕竟不管能不能找的到,只要这令牌流传出去,绝对能够掀起轩然大波的!

    “我想去这三个地方找到他们。”苏锐很认真的说道。

    “在你去东洋之前吗?”苏无限转过脸来,一抹精芒从他的眼底释放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