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1492章 小院的门开了!
    事实上,苏耀国从起来之后,就开始对今天即将发生的事情抱有淡淡的期待,毕竟小儿子难得愿意回来,这让他的心情非常好。

    这些年来,能够让他抱有期待的事情,真的不算多了。

    但是苏耀国完全没想到,苏锐今天居然会采取这种方式来亮相!

    “你这是怎么了?”苏耀国望着苏锐,放下手中的剪子,不禁有些哭笑不得了。

    何必要摆这种姿势出来呢?

    苏炽烟则是毫不留情的揭穿了苏锐。

    “爷爷,苏锐本来想要进来看看您的,但是到了院子门口,他有些紧张,趴在门缝上看,于是,我就顺手帮了他一把。”苏炽烟拍了拍手,笑道。

    “你帮我你也不能用踹的啊。”苏锐从地上爬起来,打了打膝盖上的灰尘,没好气的说道:“而且,你真的是顺手吗?”

    明明是顺脚。

    苏耀国自然理解苏锐心中的纠结,笑了笑,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面继续,而是说道:“进来坐吧。”

    望着苏耀国的样子,苏锐并没有多说什么,挠了挠头,然后便硬着头皮跟进去了。

    进了客厅,老爷子让炽烟亲自去泡茶,而他则是坐在苏锐的对面:“昨天晚上喝了那么多,睡的怎么样?”

    到底是年纪大了,见惯了风雨,苏耀国的心境已经不一样了,而苏锐完全做不到他这种程度。

    听到老爷子问苏锐昨晚睡的怎么样,苏炽烟正在倒水的手一僵,茶水差点都洒出来了。

    她的俏脸之上也陡然腾起了一片红晕。

    还好,她现在是背对着老爷子,因此对方并不能看到她的异样。

    苏锐则是下意识的扫了苏炽烟一眼,笑呵呵的说道:“睡的挺好的,挺好的。”

    这回答明显有些敷衍了。

    不过还好,老爷子并没有问苏锐到底是睡在哪里的,否则的话,这一男一女还真的没法回答。

    难道说,他们要承认两人是睡在一张床上的吗?

    “苏无限呢?”苏锐不禁问道。

    其实这次来到苏耀国的小院里面,苏锐主要是来找苏无限讨债的,结果现在却没看到这个妖人、

    “他已经走了。”苏耀国笑着说道,此时,苏炽烟才刚刚泡好了茶,放在了茶几之上。

    苏锐顾不得喝上一口,表情之中带着无比的惊讶,说道:“他居然走了?那么他欠我的债是不是就想赖掉了?”

    苏耀国显然知道苏锐就是奔着这件事来的,摆了摆手:“你大哥他从来都不会赖账的。”

    苏锐的表情还是有点郁闷,顺口说道:“老爷子,这不是你说他不赖帐他就不赖账的。”

    听到苏锐顺口喊出的这声“老爷子”,苏耀国竟然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很显然,虽然苏锐没有喊他一声“爸”,但是,这句“老爷子”,无疑也是极大的拉近了彼此之间的距离了。

    必须要说的是,苏耀国真的挺喜欢这个称呼的,非常受用。

    “你就放心好了,你大哥真的不会赖账。”苏耀国还没说完,就已经被苏锐给打断了。

    “老爷子,这件事情你说了真的不算,毕竟十个亿对于任何人来说都不是小数目的,苏无限想要偷跑,也是可以理解的。”

    听了苏锐的话,苏耀国的表情顿时变得有些精彩起来,他甚至是哭笑不得了。

    咳嗽了两声,苏耀国问道:“你刚刚说什么?多少钱?十个亿?难道不是两个亿吗?”

    “哪有啊,明明就是十个亿啊!”苏锐说道:“难道不是吗?炽烟是可以给我作证的。”

    苏炽烟苦笑着说道:“爷爷,我就是被苏锐这铁公鸡给拉下水了,我真的是冤枉的。”

    “苏炽烟,你过河拆桥。”苏锐瞪了她一眼。

    之前明明说好要作证的,居然当庭翻供了,这成什么了?

    “是你贪心不足。”苏炽烟回瞪了一眼。

    苏耀国难得的翘着二郎腿,双手放于膝盖之上:“好,你说十个亿,你就十个亿好了,你大哥要是不给你,我去帮你要。”

    苏锐简直要瞪圆双眼了:“老爷子,此话当真啊?”

    这一声“老爷子”,又让苏耀国心花怒放。

    估计,苏锐要是喊一声“爸”,老爷子肯定直接做主去把苏无限君廷湖畔的那套豪宅抢过来送给苏锐了。

    苏炽烟简直都要惊呆了,要知道,她见惯了苏耀国一口吐沫一个钉,什么时候能那么“没有原则”了?

    从两个亿变成了十个亿,估计父亲都会欲哭无泪了!

    爷爷对苏锐这也太溺爱了吧?苏炽烟都觉得有点忍不了了。

    看着苏炽烟呆呆的模样,苏锐一脸的鄙视:“看到没,看到没,老爷子比你给力多了!呵呵,你要再作伪证,咱们可就友尽了。”

    苏耀国听到苏锐说出那句“老爷子比你给力多了”的话时,居然笑了起来,貌似,他还挺喜欢这种比较的,哪怕比较的对象是自己的孙女儿。

    苏炽烟知道,既然这爷俩都说出这样的话了,她也没有再坚持下去的必要,只能默默的祝福老爹了。

    这次真的要大出血了。

    而事实上,苏炽烟和苏锐都不知道,苏无限压根就是打算主动把这笔钱换成礼物给送出去的!

    “马上就中午了,留在这里吃午饭吧。”苏耀国说道。

    “老爷子,不吃午饭了,我赶着去收债啊。”苏锐发现,在他喊出了“老爷子”这个称呼之后,自己竟然不那么局促了!

    这简直就是个奇迹!

    “好,你大哥现在已经回到君廷湖畔的别墅了,你直接去找他好了,他那里的伙食更好。”苏耀国笑呵呵的说道。

    苏锐愣了一下:“我去君廷湖畔?”

    “是啊,你大哥不是早就让你去做客了吗?你可还一直都没去过吧。”苏耀国笑呵呵的说道。

    “苏无限胡说,他什么时候让我去过……”苏锐刚想发表不满,结果看到了苏炽烟,然后便想起来了。

    貌似在很早之前,苏无限就通过苏炽烟的口来转达了他的邀请,但是苏锐愣是一直都不买苏无限的账,所以从来都没有去过。

    “那我们走了。”苏锐对苏耀国说道。

    “去吧。”苏耀国乐呵呵的:“你大哥要是真的敢赖账,你就直接给我打电话。”

    “好嘞。”苏锐也彻底的放开了,既然来到了这里,那就没什么好再纠结的:“那老爷子您多保重身体。”

    “好。”苏耀国点了点头,眼睛里的欣慰完全都掩饰不住。

    苏炽烟也和苏耀国告了别,走出了小院,她对苏锐说道:“坐我的车走吧?”

    “对了,你这样一说,我忽然想起来一件事情!”苏锐一拍脑门。

    “什么事情?”苏炽烟疑惑的问道,看苏锐这惊慌的样子,还不知道遇到了什么大事呢。

    “就是严祝啊!我进来之后,被打的晕晕乎乎,忘了让严祝离开了。”苏锐说道:“不知道这小子是不是还等在围墙外面守着呢。”

    苏炽烟掩嘴笑了起来:“他肯定已经走了。”

    “为什么?你怎么就能那么肯定啊?”如果因为自己的原因导致严祝在车里窝了一夜,苏锐还有点不好意思呢。

    “严祝的性子你是不知道,他绝对不是个严格服从命令听指挥的家伙。”苏炽烟说道:“看到你进来之后,他肯定就找个地方睡觉去了,不信的话,你给他打个电话试试看。”

    可是,当苏锐给严祝打了电话之后,说道:“炽烟,你这次失算了。”

    严祝真的没离开,而是在车里窝了整整一夜。

    苏炽烟似乎有些不太了解:“他为什么没走呢?这和他的性子完全不一样啊。”

    认识严祝很多年,苏炽烟可以说是再了解不过了。

    “他担心我遇到了什么不测。”苏锐摇了摇头,自嘲的一笑:“看来,严祝远远比我想象的要靠谱的多。”

    “他靠谱的时候挺靠谱的,不靠谱的时候挺不靠谱的。”苏炽烟说道:“不过他这次能够在门外面守了整整一夜,真的让我非常的诧异,放在我爸的身上,他是绝对不会这样干的。”

    “这小子知道我误闯进了司徒远空的院子里面,一直没得到消息,一直就没离开。”苏锐说道。

    “他没打你的电话吗?”

    “接连掉进水里两次,手机一直黑屏,也就刚刚才能开机。”苏锐说道。

    苏炽烟摇了摇头,忽然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不禁笑着问道:“你这次是准备从大门出去,还是准备翻墙出去呢?”

    她的笑容之中,明显带着一丝戏谑之意。

    “翻墙。”

    苏锐毫不犹豫的给出了她这个答案。

    苏炽烟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瞬间连说话的兴致都没有了。

    翻墙进来翻墙出去,还能找到比苏锐更奇葩的人吗?反正苏炽烟是觉得自己再也找不到这样的极品了。

    两个人一边拌嘴,一边走到了一处回廊之上。

    苏锐望了望四周的情景,不禁说道:“这地方我怎么觉得有点似曾相识?好像以前有来过这里一样。”

    苏炽烟掩嘴笑了起来:“你不是以前来过,你是昨天晚上来过。”

    “我去!”

    苏锐瞬间就意识到这里是什么地方了,浑身的汗毛都要炸起来了!

    他头皮发麻,一把拉住了苏炽烟:“快点走,我们抓紧离开这里。”

    不得不说,那个白发老人真的给苏锐留下了太多太多的阴影了。

    想着苏锐之前被司徒远空单手举着走过来的情景,苏炽烟又忍不住的笑了出来:“那有什么好怕的,你让我走,我偏偏不走。”

    苏锐才不想在这鬼地方多呆一秒钟呢,正当他想要把苏炽烟给扛在肩上离开的时候……那小院的门忽然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