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1483章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苏锐曾经无数次的让他的敌人体会到过这种感觉,但是此时此刻,他却变成了苏炽烟砧板上的肉,想怎么切就怎么切。

    切……为什么这个词会让人感觉到两腿发凉呢。

    苏炽烟脱了苏锐的衣服之后,忍不住的往某个位置看了一眼。

    只是仅仅看了这一眼而已,就让她的面部温度直线飙升。

    这真的是苏炽烟第一次在现实生活之中看到这种画面,她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简直快要跳出来了,胸膛上下大幅度的起伏着,划出一道道雪白的弧线。

    由此可见,别看苏炽烟在造型圈子里很有名气,但是确实是洁身自好的。

    饶是如此,她还是撇了撇嘴,似乎带着不屑的语气说了一句:“切,真难看。”

    难看?

    好吧,这句话颇有一种“吃饱了还骂厨子”的心理。

    说完这句话,苏炽烟便把苏锐给艰难的从地上搀扶起来,让他从躺姿变成了坐姿。

    苏炽烟走到苏锐的身后,弯下腰,双臂从苏锐的腋下伸出,然后往上用力的提着。

    由于两人现在都是没穿衣服,所以难以避免的,苏炽烟的胸前便和苏锐的后背挤压在了一起。

    在这种情况下,苏锐是毫无知觉的,后背上传来的那种柔软之中还具有弹性的压迫力,还不足以让熟睡的他醒来。

    但是苏炽烟就不一样了,她那环绕在苏锐胸前的手,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对方有力的胸肌,至于那紧紧贴着苏锐的感觉……苏炽烟觉得自己的脑子里一片空白,根本找不到任何的形容词。

    与脑子一片空白相对的是,苏炽烟的身体却是一片火热,而之前喝下去的那几杯高度白酒,更是成了最有效果的助燃剂。

    “冷静,冷静。”苏炽烟在拖着苏锐的时候,仍旧不断的告诫自己:“我只是帮他洗一下,我只是帮他洗一下而已……”

    也不知道这种自欺欺人的说法究竟有没有效果,反正,当苏炽烟把苏锐好不容易的拖到了防滑浴凳上面坐好之后,她自己已经是香汗淋漓了。

    得,看这出汗的状况,苏炽烟之前的澡也算是白洗了。

    苏锐靠在贴着瓷砖的墙壁上,还在自顾自的睡着,根本不知道他的眼前有怎样的风景。

    苏炽烟的心脏还在迅速的跳动着,让她不得不用一只手压住胸口,才能勉强抑制住那种剧烈的跳动。

    她并没有立即给苏锐冲洗,而是深呼吸了好一会儿,待呼吸平复了一下,这才打开了淋浴花洒。

    温热的水喷出来,喷到了苏锐的身上。

    苏炽烟伸出手来,抹了点沐浴液,在苏锐的胸口搓了几下,这倒不是想要占苏锐的便宜,而是因为对方之前这里沾了一些呕吐出来的液体,需要洗掉。

    她这个时候确实还能保持着镇定,只是给苏锐用沐浴液洗了洗胸口而已,并没有洗全身,否则的话,这豆腐可是要吃个遍了。

    给苏锐冲了冲头发,然后又用自己常用的洗面奶给对方仔细的洗了洗脸,苏炽烟这才关上了淋浴。

    苏锐迷迷糊糊的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怎么回事?下雨了吗?睡个觉都要淋雨啊……”

    说着,他又把脑袋歪向了一边。

    这一下可把苏炽烟给吓了一跳,如果苏锐醒来,发现两个人都光着身子的话,那自己以后该怎么面对他呢?

    不过,眼看着苏锐睡去,苏炽烟的侥幸心理再一次的出现了,她用自己的毛巾给苏锐擦干了身上,当然也只是勉强擦干而已,至于某个部位,她顶多是轻轻扫过。

    可是即便这样,苏炽烟的俏脸也仍旧处于红透了的状态之中。

    苏炽烟本想把苏锐抱起来,结果看着自己一身的汗水,不禁摇了摇头,又打开淋浴重新冲了一遍。

    总算擦干了自己,苏炽烟开始用之前的动作把苏锐给架起来,然后把他的一条胳膊绕在自己的肩膀上,搀扶着走出去。

    这种肌肤的接触,让苏炽烟面红耳赤。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苏炽烟的面庞温度再度提升了一个等级,简直快要烧着了。

    怎么回事?

    由于苏锐的一条胳膊是从苏炽烟的颈后绕过来的,苏炽烟保持着一只手抓住他的胳膊、另一只手揽着苏锐的腰的姿势,因此,苏锐的那条胳膊便垂在了苏炽烟的胸前,被其这么一拉,正紧紧的压在她的胸口上面。

    这是苏炽烟的禁忌之地,从小到大,也就只有第一次见到苏锐的时候被这个可恶的家伙碰过!

    而这还是第二次!

    当然,如果硬要找出两次经历的不同之处的话,那么就是一次是苏锐主动的,一次是完全被动的。

    那么高耸的山峰,硬是被压成了丘陵了!

    苏炽烟脸上的红色一直蔓延到了脖子根!

    然而可惜的是,苏锐现在是无意的,他自己并不能够体会到那种极致的触感。

    苏炽烟的腿脚都快没力气了,只能勉力支撑。

    这一晚上,她算是把以前积攒的所有羞意都一次性的释放了出来,还好还好,这种窘态并没有被别人看到。

    “哼,敢吃我豆腐。”苏炽烟居然故作镇静的说了一句,只是,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她却完全没有想到,今天晚上到底是谁在吃谁的豆腐。

    她说完之后,居然鬼使神差的伸出手,在苏锐的后腰之下打了一巴掌。

    后腰之下是什么位置?

    啪!

    一声脆响回荡在浴室里面!

    “到底是经常锻炼,还真结实。”苏炽烟居然开始对着苏锐的臀部品头论足了。

    从这一点来说,苏炽烟算是满足了自己心里面的某种小愿望了。曾经苏锐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用那种屈辱的审问方式来羞辱她,而这一巴掌,也终于是相当于报了当时的一箭之仇了。

    如果苏锐知道他今天在迷迷糊糊的状态之下被苏炽烟给打屁股,估计得羞愤欲死吧。老子是爷们儿好不好,被一个女人这样打,算是什么破事儿啊!

    能够吃一次苏锐的豆腐,还在对方不知情的情况下,苏炽烟竟然隐隐的有种小得意。

    “别跟姐嘚瑟啊,不然姐姐分分钟让你变成太监。”苏炽烟说着,又本能的看了看苏锐的某个位置。

    真的是本能的,她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神。

    “切。”苏炽烟嘴里又吐出了一个字,也不知道这个字是个语气助词,还是个动词。

    要是个动词的话,估计苏锐真的要当场哭出来了。

    由此可见,男人不能醉酒,更不能醉酒之后落在对自己有“歹心”的女人手里,否则的话,下半身和下半生的幸福都会成问题的。

    此时的苏炽烟真的是非常得意的,然而,这种小得意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就已经宣告中止了。

    就在两人即将走出浴室的时候,苏锐晕晕乎乎的,脚下一滑,往后面仰面倒了下去。

    他完全是无意识的一滑,但是那架在苏炽烟肩膀上的胳膊却本能的一拉。

    他的胳膊本来就压在对方的胸前,这一下拉个正着!把苏炽烟也给拽倒了!

    “哎呀!”苏炽烟本能的发出了一声惊叫!

    砰!

    一声闷响,苏锐的身体重重的摔在了浴室地面之上,那被司徒远空给摔过一次的后脑勺,也再一次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

    由于苏炽烟的某个位置还被苏锐紧紧抓着呢,使得她也完全失去了重心,摔倒在了苏锐的怀中!

    “你这个混蛋。”苏炽烟的胸前被苏锐那一下抓的很疼,正倒吸冷气呢,忍不住说了一句。

    她的心里面还在不满地对苏锐吐槽呢,得亏自己还算比较丰满,要是个飞机场,你岂不是什么都抓不住了?

    不过,苏锐根本没能体会到这种极致的手感,在落地之后,他就本能的松开了手,而是转而捂着他的后脑勺了。

    “怎么回事,好疼啊。”

    也许只是由于之前已经把酒吐的差不多了,也许是由于后脑勺磕了这么一下,导致苏锐的酒意尽去,睡意也消散大半,一下子就醒了。

    他揉了揉后脑勺,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的身体上面压着另外一个身体——这似乎是一个一丝也不挂的女人。

    都说喝酒之后人体的感觉和触觉都是迟钝的,但是苏锐此时却异常的敏感,那种清晰的接触感觉透过肌肤传导到了他的心里,让他的小腹瞬间就火热了起来。

    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来,酒精真的会助长人在某些方面的兴致的。

    苏锐的身体尽管火热,但是四肢已经非常僵硬了,他仍是不敢去碰眼前的人。

    苏炽烟在听到苏锐的那声喊之后,脑袋里面霎时变得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竟然像是鸵鸟一般,干脆把脸埋在了苏锐的胸前!

    糗大了!

    丢人丢大了好不好啊!

    也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是因为身体本能方面的原因,此时的苏炽烟浑身都是滚烫滚烫的,看来,之前她喝下肚子里的那些高度白酒已经完全燃烧起来了。

    苏锐的身体僵硬,并没有立刻动作,而是花了十秒钟的时间冷静了一下。

    可是,身体被这样压着,某种本能的**在召唤着他,居然要强行冷静?冲动还来不及呢!

    根本冷静不下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