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1475章 狗大户啊!
    对于苏锐来说,现在的他还处于懵逼状态之中呢,

    后脑勺狠狠着地,摔得晕晕乎乎,否则以他爱面子的性格,又怎么会把自己的这些糗事主动说出来?什么翻墙落水被打之类的,那是打死也不能说的好不好?

    男神是不能有污点的!

    然而,苏锐即便是在晕晕乎乎的状态之下,也还能注意到这一点,那就是——没有去和苏耀国对视。

    不是他不敢,是他不适应。

    既然来了,就要好好的说说话,但是,总不能一直不看人吧?

    在战场上可以大杀四方毫不畏惧的苏锐,此时却悲催的发现,此时大院里的每一步,对于他来说都是个要费很大劲才能迈过去的坎儿。

    苏锐被苏炽烟搀扶了起来,他揉了揉后脑勺,忽然觉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而苏无限已经快步走向厨房安排了,老爷子已经发话让他亲自去办这种事情了,这在以往的苏家大院里面,基本上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苏耀国的心情真的很好。

    这种好心情的感觉是不同于以往所有的好心情的。

    儿子终于主动上门了。

    即便他是翻墙,即便他是采取的如此奇葩的亮相方式,但是,那又怎么样?终归是上门了!

    从这一点来说,苏耀国老人如何能够不开心?

    他知道自己的身体条件已经每况愈下了,一辈子有戎马有浮华,见过落寞也见过辉煌,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了——除了苏锐。

    此时,苏锐上门了,老爷子的心情如何能够不好?

    因为那么出色的小伙子,是他的儿子。

    只有当了父母才明白,“父母”这两个字,真的是个纯付出的职业,儿女对父母永远不可能像父母对儿女这样,不讲究任何的回报。

    就像此时的苏老爷子,他现在不是一个曾经在战场上所向披靡的大将军,不是个指点江山的国家领导人,而是一个普天之下最简单最常见最普通的父亲。

    一个为儿子取得出色成绩而骄傲的父亲。

    一个为儿子愿意回一趟家而开心的父亲。

    父亲对孩子的感情都是内敛的,就像这段时间的苏耀国,他可以为苏锐默默的扫清许多障碍,但是却不会让苏锐知道;

    他可以让很多人暗中帮着苏锐解决很多麻烦,苏锐就算知道了不领情,他也不会在意;

    他可以坐在隔壁的观摩厅里面,透过屏幕看着自己的年轻儿子被授予少将军衔,站在台上光辉无限,他只要一句话就能坐在台下,亲眼看着苏锐授衔,但是他却没有打扰,直到今天,苏锐都不知道那天苏耀国乘车跨越了那么远的距离来到陆特总部观看他的授衔仪式,即便老人家本可以在家看别人传回来的录像,但是,他硬是要在第一时间看到这一切。

    苏锐同样不知道,在他肩扛将星的时候,老人在隔壁发生了一场剧烈的咳嗽。

    今天同样如此,就连苏锐去叶家这种小事,苏耀国都要亲自去支开叶焕,为了给儿子“闹事”而留出空间来——从这个角度上面来说,苏耀国对苏锐是溺爱的,他想要把这么多年亏欠对方的全部补偿给他。

    好在,苏锐并不是一个顽固不化的家伙,别人对他的好,他全部都记在心里,即便嘴上不说,但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这八个字还是被他牢牢的记在心里的。

    当苏家这个庞然大物某一日突然出现在苏锐的背后之时,苏锐是反感的,是抵触的,是不愿意承认有这个“家”的。

    即便这个家族再强大,对苏锐来说也造不成任何的吸引力,他不想有这么个爹,他认为自己完全不需要。

    我二十多年都是一个人过的,而且过的非常舒服,如果你们想要接我回去,二十年前为什么不这么做?

    苏锐在意这些,每一个曾经是孤儿的人都在意这些。

    在选择回归家庭之前,他们的第一反应不是激动,不是渴求,而是怀疑。

    苏锐能够这样想是情有可原的,但是后来,他也理解了,毕竟苏耀国的位置非常敏感,他这个私生子极有可能成为敌人攻击苏家的把柄,最好的做法就是将其隐藏起来,做一个普通人,过着最普通的生活。

    可是,苏耀国并没有这样做。他没有让苏锐成为一个普通人,而是把其打造成了一把刀,一把锋利到极点的宝刀。

    他知道,强加给苏锐的这些能力与技能,日后是一定可以帮助到他的,虽然在学习和训练的时候很苦,甚至有着无数次的生命危险,但是苏耀国还是狠了狠心,把苏锐打磨的锐意无限。

    苏锐同样不知道,在他当兵的时候,每一周的训练报告都会被人秘密取走,然后接下来,这份报告便会送到苏耀国的办公桌上。

    苏耀国每次会花十分钟时间浏览这些训练报告,然后亲手把这些报告送进碎纸机里面。

    有些照片代表着过去,有些文字代表着未来。在那些被碎掉的训练报告里面,苏耀国看到了他的过去和苏锐的未来。

    他从来都不是个感性的人,事实上,在他的那个位置上,也绝对不会允许自己感性,但是这些年来,每当在面对苏锐的时候,他总会情不自禁的就流露出来这种情绪。

    苏锐并不知道,他所在的部队曾经好几次的在演习结束之后接受首长的检阅,而在检阅车或者主席台上,总会有一道目光,远远的从他身上扫过来,扫过去。

    父亲对儿子的感情是深沉的,是内敛的,是哪怕仔细去琢磨,都难以体会到的。

    幸好,苏锐并不是个完全不懂事的人,他敏锐的感觉到了一些东西,否则的话,也不会专门挑今天上门了。

    不过,需要明确一点的就是,苏锐这次上门,并不是所谓的“认祖归宗”。

    如果让他在众目睽睽之下,身戴大红花,恭恭敬敬的给“列祖列宗”磕头敬茶,那么真是打死他都做不出来这种事情的。

    所以,他才专门挑了晚上;所以,他才会翻墙;所以,他才变成现在这个模样。

    谁能想到,这一趟回归之路简直给历险记没什么两样。

    既然来了,那就得硬着头皮进来,否则的话,如果再给苏锐一次机会,那么他真的打死都不会选择来苏家。

    可是,木已成舟,改变与否已经由不得他来决定了。

    苏锐走在苏炽烟的身边,觉得极为的不自然,手好像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他现在的这种状态,像极了小朋友初次到学校报名的样子。

    苏耀国走到客厅,伸手指了指沙发,说道:“坐吧。”

    事实上,这个时候紧张的不仅是苏锐,苏耀国也是一样的。

    他事实上也有些不自然,坐在沙发上,轻轻的咳嗽了两声:“炽烟,烧水沏茶。”

    在最初的喜悦过后,老爷子发现,自己竟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毕竟,在这之前,父子两个似乎从来都没有这样相处过。

    苏炽烟连忙起身泡茶,她都感觉到了浓浓的尴尬,不禁苦笑不已。

    苏锐盯着苏炽烟的动作:“喝什么茶啊?”

    苏炽烟的身材饱满,从上到下都是魔鬼曲线,充满弹性的臀和腿被包裹在紧紧的牛仔裤里面,因此,这种弯腰烧水的动作,真的是很能吸引男人的眼球。

    当然,苏锐也只是在不自然之下,无意间瞄到这个画面的。

    苏耀国并不知道苏锐在看什么,他没等苏炽烟回答,就已经主动把话头给接了过来:“这里有很多茶,你想喝什么,就有什么。”

    苏耀国说的是实话,他们家里最不缺的就是茶叶,而且都是各地最极品的好茶,如果不是绝大多数送礼的人都被苏无限给拦了下来,那么他们老苏家的好茶还会多的不可想象呢。

    没想到,听了苏耀国的话,苏锐顺口接了一句:“什么茶叶都有?还真是狗大户啊。”

    狗大户?

    听了这三个字,苏炽烟的手一抖,差点没把水杯摔在地上。

    苏耀国也有些哭笑不得:“好,你说是狗大户,那就是狗大户。”

    “本来就是嘛。”

    苏锐仍旧盯着苏炽烟煮茶泡茶的动作,也不知道是在看她,还是在回避与苏耀国对视。

    怎么……怎么就那么别扭呢!

    看着苏锐正襟危坐目不斜视浑身紧绷的样子,苏耀国笑了起来,他何尝不知道自己儿子心里在想些什么,即便是他自己,一把年纪,已经见惯了风云,此时同样不是觉得很不自然吗?

    不过,看到苏锐那么紧张,苏耀国的心情反而放松了不少。

    “今天晚上喝点?”苏耀国笑呵呵的问道。

    可是,他没有等到苏锐的回答,后者反而连续的打了好几个喷嚏。

    落了两次水,到现在苏锐的身上还是湿嗒嗒的呢。

    苏耀国登时觉得是自己粗心了,说道:“炽烟,快点带苏锐去洗个热水澡。”

    听到这句话,苏锐简直如蒙大赦,他反正也在这里坐立不安的,于是连连点头:“嗯嗯,我得去洗个热水澡,不然要感冒了。”

    这货的体质那么好,感个哪门子的冒?

    苏锐忙不迭的跟着苏炽烟离开了。

    望着苏锐的背影,苏耀国笑了起来。

    对方现在紧张,很好,越紧张,说明越在意。

    对于这一点,苏耀国看的很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