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1450章 惹毛了!
    叶冰蓝是知道苏锐的真正身份的,但是她却从来没有对外说过。

    在那一次,叶冰蓝被东洋上忍稻本润一绑架的时候,苏锐带着十二神卫惊艳亮相,大杀四方。

    也就是从那一次之后,叶冰蓝真正知道了,自己这个小哥哥是多么的厉害,他已经不再是当年福利院那个瘦瘦的孩子,而是一条能够叱咤风云的大龙!

    因此,听到李母居然这样不知天高地厚的说话,叶冰蓝在替苏锐打抱不平的同时,反而露出了微微的笑容。

    这笑容之中充满了嘲讽。

    当然,她是不准备告诉这些人苏锐的真正身份的。

    在叶冰蓝看来,知道苏锐身份的人并不多,她就是其中之一,对于她而言,这更像是一种难得的珍宝,她不愿意和别人分享自己哥哥的秘密。

    自己好好守着这个秘密,每天想上一想,似乎就能够获得很多的满足感。

    叶冰蓝的心思很简单。

    此时的她甚至有点骄傲:“我哥的身份,也是你们这些俗人配知道的吗?”

    当然,叶冰蓝并不知道苏锐是整个华夏在和平年代最年轻的少将,如果知道的话,恐怕她又得骄傲嘚瑟老半天了。

    苏锐像是没有听到李母话语之中的耀武扬威一般,微微一笑,说道:“在这个年纪,正科级确实挺厉害了,不错不错。”

    李母听了,骄傲的笑了笑,而李栋的心情貌似也好了许多。

    王茹开心一笑,她见到李栋都能够把苏锐给压下去,心中更加得意了。

    “冰蓝啊,我忽然想起来一件事。”王茹唯恐天下不乱的说道:“之前仕龙回来,他被人打的鼻青脸肿的,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王茹特地下了个套,没有把叶仕龙的原话转述出来,就是为了看看叶冰蓝会不会说实话。

    可是,她的计谋并没有得逞,伍静紧跟着解释道:“仕龙说是因为苏锐……”

    苏锐刚要解释,就见到叶冰蓝露出了非常不高兴的表情,然后简明扼要的把事情的经过讲述了一遍。

    听了之后,除了李家三口,在场的人都认为这就是叶仕龙的风格,这个孩子从小被赵楠惯坏了,素质差的要死,毫无教养可言,也就赵楠当个宝贝,放在谁的身上都把这孩子扔马桶里溺死了。

    “我哥根本没对仕龙动一根手指头,结果他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我哥的身上了,仕龙这还恶人先告状了?”叶冰蓝冷冷的哼了一声:“素质!”

    即便之前叶仕龙直呼叶冰蓝的名字,后者也从来没有生气,但是,对方这样诋毁苏锐,让叶警官很不高兴。

    一边是哥哥,一边是弟弟,但是叶冰蓝可没有手心手背都是肉的觉悟,在她看来,你怎么对我都没关系,但是你不能这么对我哥!

    由于赵楠和叶仕龙一直呆在房间里面没出来,所以这件事情也就到此为止了。

    这个时候,老三叶醇元一家也来了,叶醇书又拉着苏锐给介绍了一番,看他这么热情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在介绍自己的女婿呢。

    还没到饭点儿,人越来越多了,王茹觉得再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于是给女儿使了个眼色。

    叶婉君会意,微微一笑:“冰蓝,我妈看你一直没有男朋友,所以这次才把李栋给带家里来,要不你们聊聊天?聊聊彼此间的爱好之类的,也算增进了解。”

    今天叶家济济一堂,难道要让叶冰蓝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来相亲?这算什么?

    可是,叶冰蓝如果不这样做的话,无疑就会彻底得罪大伯一家了。

    她不是个会不顾一切翻脸的人,因此,还是忍着吃了苍蝇一般的恶心,坐在了李栋的对面。

    可是,那么多人的注视之下,叶冰蓝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她求助性的看了看苏锐,发现后者竟然露出一副看热闹的样子。

    “姓名。”叶冰蓝说道。

    此言一出,在场的人都愣住了,随后爆发出哄堂大笑。

    “冰蓝,你职业病又犯了,当你还是在审犯人啊?”叶婉君笑的那叫一个开心:“接下来你是不是要问人性别是什么了?”

    叶冰蓝似乎也有点不好意思,于是笑了笑:“你平日里在地震局具体负责些什么工作?”

    她这一笑,简直让李栋的眼睛都快直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姑娘!这一笑,简直让人的心都快要化了好吗!

    在这种状态之下,他甚至都没听清楚叶冰蓝在说些什么!

    “我家小栋平时在地震局办公室写材料,领导特别器重他。”李母抢着回答道,不过她这一声“小栋”,让周围的人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尼玛,都快三十岁的人了,你还叫他“小栋”?

    李母继续显摆的说道:“小栋的领导都说了,在他退休之前,要把小栋提拔成副局长。”

    苏锐闭上了眼睛,已经没有听下去的兴致了。

    在机关里工作过的人都知道,李栋一个主任科员距离副局长有多么的遥远,况且,这还是在首都这样的直辖市!

    叶冰蓝也不想说什么了,她看了王茹一眼,发现对方居然笑吟吟的,听的饶有趣味,心中便明白一切了。

    这个爱攀比的茹姨,肯定又开始借此机会来找优越感了。

    叶冰蓝真的不知道,对方这优越感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难道说是用李永恒和李栋来相比?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她还真的找对人了。

    此时此刻,叶冰蓝的心里就跟吃了苍蝇一样腻歪。

    事实上,李永恒是准备拆穿苏锐的真面目的,但是,由于苏锐此时此刻并不是以叶冰蓝男朋友的身份上门的,因此,李永恒的大招根本放不出来。

    此时李永恒并不怕苏锐会动手,因为在他看来,这里是叶家,苏锐如果在这里打了他,那么会引起叶家内乱的,他可没有这么傻。

    就在众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的时候,忽然听到叶婉君说道:“永恒,我的项链扣开了,你帮我戴上吧。”

    她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足够大厅里所有人听到的。

    于是,大伙的目光便本能的转向了叶婉君脖子上的钻石项链上。

    王茹非常恰到好处的解释道:“这是永恒送给婉君的定情信物,这一条项链就好几百万呢。”

    嗯,很值钱。

    在说这话的时候,王茹还扫了扫苏锐拎来的那一堆礼品,什么茶叶水果之类的,比起李栋来根本强不上多少。

    李永恒什么话也没说,给叶婉君弄好了扣子之后,便站在了一旁。

    王茹又像是忽然想起来什么,喜不自胜的说道:“对了,忘了跟你们介绍了,你们知道永恒的哥哥是谁吗?”

    终于要开始炫耀了吗?

    苏锐当然知道,但是他懒得说。

    其余人都是一脸期待的看着王茹,后者非常得意的说道:“永恒的哥哥叫李永兴,是宁海首富!”

    李永恒笑着点了点头,但是以他的性格,是不想“拼哥”的,至少不想那么公然的说出来,这样显得他很没有本事似的。

    其实,在场的又有几个人真的认识李永兴,但是他们知道“宁海首富”这四个字的含金量有多么沉甸甸!

    宁海本来就是全华夏经济最发达的城市,那里的首富得多有钱?李栋的母亲惊讶的长大了嘴,心想怪不得这青年开着宾利来呢。

    叶醇书和伍静也微微吃惊,没想到叶婉君这个男朋友竟然能有这么大的来头,不过他们对此并不是特别的感冒,毕竟钱多钱少并不能说明太多的问题,人好才最重要。

    苏锐听了,并没有反驳,李永兴现在早就已经交出了宁海首富的宝座,甚至连前十名都排不上了,而这一切,都是斯塔德迈尔和苏锐联手造成的!

    苏锐懒得揭穿这一切,他真的觉得王茹是个又肤浅又虚荣的女人,看来得找个机会告诉叶冰蓝,让她提防着对方一些。

    况且,苏锐觉得叶婉君这个当姐姐的也不是什么好人,那笑吟吟的,看起来很温柔,但只有苏锐知道,她绝对是在笑里藏刀。

    说曹操曹操到,苏锐才刚刚想到叶婉君呢,后者就忽然开口了。

    “冰蓝,我觉得李栋和你挺搭的,无论是工作上还是其他条件都不错,不知道你觉得李栋怎么样啊?”叶婉君微笑的问道。

    苏锐一听,登时心里就毛了。

    相亲还有逼着人当场表态的?

    不都是见个面之后,觉得有眼缘就接着联系,没眼缘就算了的么?

    叶婉君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她这是唱的哪一出?

    李栋听了这话,开始有些紧张了,叶冰蓝张了张嘴,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对于她而言,和这个李栋肯定是没有任何眼缘的,也不想和他有一丁点的交集,况且,她的心里面又不是没有人。

    而这个时候,苏锐却皱了皱眉头,开口了:“两个人还没聊几句呢,你问这种问题,是不是太着急了点?”

    听了他的话,叶醇书两口子都暗暗点头,很显然,他们对叶婉君的问话也是有些不满意。

    叶婉君看到苏锐斥责自己,不禁冷冷一笑:“我是冰蓝的姐姐,我对她的终身大事能不着急吗?你不是冰蓝的哥哥吗?为什么不想看着自己的妹妹嫁出去?除非你有别的不可告人的想法!”

    什么不可告人的想法?

    难道是想霸占叶冰蓝?

    叶婉君的话让在场的所有人浮想联翩!

    苏锐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真的不简单!

    他只是刚刚开口而已,对方就已经迅速的把矛头对准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