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1423章 终极武器!
    “风油精?”张斐然有些理解不了苏锐的想法:“你被蚊子咬了吗?要风油精做什么?不是有车前草的叶子吗?”

    “风油精能够起到的效果,车前草可不一定能够比得上。”

    见到张斐然还是有些不太理解,苏锐指了指躺在地上的石伟,笑了笑:“因为,这是一种审讯时的有效手段。”

    “那我找找。”这是张家的车子,并不是张斐然的座驾,她也不是很熟悉,只能钻进去翻找了。

    没想到,还真的被她找到了一瓶风油精。

    把风油精递给苏锐,张斐然疑惑的说道:“难道你要用这种方法来刑-讯逼供吗?”

    “是审问,不是逼供,这一点你要分得清楚。”苏锐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而且,既然某些东西能够加速我们审讯的进度,为什么不尝试一下呢?”

    张斐然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你待会儿不要走,也在旁边围观好了。”苏锐说道。

    “一个裸男,我才没兴趣看。”张斐然说着,撇撇嘴又走到了一旁。

    苏锐也不管她,找了一根结结实实的树杈,然后用腰间的黑色细带把石伟的两只脚结结实实的捆住,直接吊了起来,他的头距离地面有一米左右。

    “清醒一点。”苏锐拍了拍对方的脸颊。

    石伟看了看苏锐,还是那个猥琐的样子,不过眼底隐藏着的狠光却没有逃过苏锐的眼睛。

    苏锐对一旁的张斐然说道:“这个家伙之前是不是占你的便宜了?”

    张斐然点了点头。

    何止是占便宜,简直是上下其手,甚至连衣服都给撕掉了好不好。

    “那我给你一个报仇雪恨的机会,你觉得怎么样?”苏锐说道。

    “算了,动手的事情还是交给你吧。”张斐然甚至不想多看石伟一眼,不过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来,她的体内并没有太多的暴力因子。

    “是谁派你来的?”苏锐蹲下身子,问向石伟。

    后者现在很不好受,膝盖被四棱军刺给洞穿了,胸骨被苏锐踹的裂开了,后脑勺也生疼。

    最关键的是,苏锐把他剥光吊起来了,这让他头部开始充血,眩晕感更加强烈了,而且,这种一丝不挂的状态,让他很没有安全感,两条腿之间凉飕飕的。

    “好好交代,我可以饶你一命。”苏锐眯着眼睛笑起来。

    “我就是……”石伟的眼底闪过了一抹躲闪的意思,“我们今天晚上到这里游玩,看到这个女人很漂亮,所以才有了把她占为己有的心思。”

    苏锐又拍了拍石伟的脸:“你可不太老实啊,没有跟我说实话。”

    “我说的句句属实!”石伟忍着膝盖的疼痛说道,由于已经被吊了几分钟,他现在的脸色明显红的不正常了。

    “我可是跟你说过,如果不老实交代的话,会有你的好果子吃的。”

    苏锐拿起那瓶风油精,在石伟的眼前晃了晃。

    见此情景,石伟忍不住的打了个哆嗦!他似乎已经猜到苏锐要干什么了。

    “不说话,就让你感受一下捅马蜂窝的滋味。”苏锐恶趣味的笑起来。

    一旁的张斐然开始转过脸来,她很好奇苏锐接下来将会怎么做。

    “我再问你一遍,到底是谁指使你来的。”苏锐说道:“给你三秒钟的时间来回答。”

    石伟知道,自己真的不能说,否则引起的后果并不是他所能承受的。

    “我说了你就能放我一条命吗?”石伟说道。

    “我非常不喜欢别人跟我讲条件,而且,三秒钟已经到了。”

    苏锐站起身来,拧开风油精的盖子,然后将碧绿色的液体洒到了石伟两条腿的中间。

    几滴而已。

    石伟一开始只是感觉到很清凉,心想这也没什么嘛,可是,十秒钟过去,他便体会到了一股浓重的灼热之感!

    这灼热感觉越来越强烈,很快就把他的某个部位给包裹了起来!好似火烧一般!

    然而,在火烧的同时,那里又好像被无数针在扎一样,对对对,就是捅了马蜂窝的感觉!

    石伟开始发出痛哼来,伸出双手,不断的搓着那里!

    然而,越搓越热,越搓越辣!

    风油精的效果实在是太明显了,都没过半分钟的时间,石伟就已经疼的浑身发抖了!所有的毛孔都往外面冒着汗水,就像是刚刚从水里捞出来一般。

    张斐然简直惊奇的不行,她疑惑的说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风油精不是专治蚊虫叮咬的吗?怎么能起到这种效果?会那么疼?”

    “不是疼,是酸爽。”苏锐眯着眼睛盯着石伟,恶趣味的笑了起来。

    事实上,苏锐自己是没体会过的,但是他知道风油精的成分和人体的构造,因此对于网上流传的风油精的强大杀伤力,苏锐没有半点怀疑。

    “可他明明就是疼。”张斐然说道。

    “你不信我说的话,要不你也来体验一下?”苏锐把风油精的玻璃瓶往前一递。

    张斐然立刻领会了苏锐的意思,不过她已经快对这个家伙的调戏免疫了,冷笑两声:“我可不上当。”

    苏锐指了指石伟,对张斐然说道:“风油精的主要成分是水杨酸甲酯和薄荷脑,前者具有一定的消炎作用,但是对粘膜会产生极大的刺激,后者会使人感觉到冰凉,但是作用在某些特殊的部位,就会有灼烧感,这就是男人为什么不喜欢用一些所谓的清凉沐浴露的原因。”

    张斐然顺嘴接了一句:“为什么不喜欢?我就很喜欢用这种沐浴露啊。”

    苏锐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因为你不会有蛋疼的感觉。”

    张斐然的俏脸登时爬上了一丝红晕,别过脸去:“流氓。”

    反观这边,已经过去了两分钟,石伟疼的死去活来了!

    他甚至感觉到两条腿中间的那玩意已经不属于自己了,无论自己怎么抓怎么搓,那灼热感和针刺感就是没有一丁点的消失!

    或许被阉割了也就是这种感觉吧!

    “我真的是来游玩的,我一直都是越野爱好者!”石伟还在嘴硬的喊道,这货一边喊着还一边倒吸冷气。

    “那好吧。”苏锐摇了摇头:“看起来我这一瓶风油精都要作用在你身上了,刚刚只是滴了几滴而已,就能起到那么大的效果,要是这一瓶都洒上去,你会不会烧的想上天啊?”

    石伟听了,再度打了个冷颤!

    他现在真的想要把自己放到冰水里面,把那个地方给特么的冷冻起来!

    疼,实在是太疼了!要是再洒上几滴,估计自己就要废掉了!更何况是整整一瓶!

    苏锐则是二话不说,把剩余的风油精全部滴了上去。

    于是,歇斯底里的惨嚎声便响了起来!此时石伟发出的声音简直不似人腔!

    “他要是还不愿意交代该怎么办?”张斐然问道。

    “暂且等两分钟吧,如果他还能撑住的话,那我也很佩服他的意志力。”苏锐眯着眼睛笑起来:“连高级武器风油精都不能解决,那我就只有采用更加终极的手段了。”

    从苏锐的笑容之中,张斐然明显感觉到了一丝不怀好意,她说道:“不会又是什么恶趣味的审讯方式吧?”

    “美女,你有一点没搞清楚,不管是残暴的方式,还是恶趣味的方式,只要能够起到效果,都是好的方式。”苏锐说着,发现惨叫声已经停歇了。

    尼玛,这石伟居然疼晕过去了!

    苏锐愣了一下:“居然晕了?不应该啊!是这家伙的耐受力太差了,还是这风油精过期了?”

    张斐然捂着嘴笑起来:“应该不是过期了。”

    石伟疼晕了过去,便有些出乎苏锐的预料,事实上,能够被派来做这种事情的,意志力一定都还算不错,但是,对于这种不会轻易吐口的人,苏锐有的是办法。

    “你到车里等我一下。”苏锐说了一句,便一头钻进了密林里面。

    张斐然见状,连忙回到车里,把门锁上。

    不一会儿,苏锐就回来了,他的手里似乎捏着什么东西。

    张斐然下车问道:“这是什么?”

    “终极武器。”苏锐把手里的东西在张斐然的面前晃了晃。

    后者惊讶的捂着嘴唇:“这是……一条泥鳅?你的终极武器是……泥鳅?”

    “对啊。”苏锐微微一笑:“这种东西有时候所能起到的效果会非常超出你的想象的,不仅是在味觉上,还会在痛觉上。”

    苏锐说着,便把泥鳅放在了石伟的某个不可言说的位置。

    张斐然一脸震惊:“原来你是要让泥鳅钻他的……”

    纠结了半天,她还是没把“菊花”两个字给说出来。

    “是啊。”苏锐摊了摊手,一本正经的说道:“泥鳅这种东西,最喜欢钻来钻去的,友情提醒一下,你家的马桶如果堵了的话,买两条泥鳅放进去,分分钟就会通的。”

    张斐然的表情很是艰难,她都不知道苏锐怎么又扯到了马桶上面!这位新晋少将的脑子里面到底装的什么东西?

    而这个时候,泥鳅已经找到了入口,摇头摆尾的就钻了进去。

    张斐然看的两腿发软!她万万不会想到,居然能有这种审讯方式!

    又是用风油精滴,又是用泥鳅钻,我的天啊!这个人落到苏锐手上,得有多倒霉?

    “我这是在给你出气呢,你怎么还一脸嫌弃的看着我?”苏锐非常不爽的说道。

    张斐然没有半点感恩的意思:“你这样重口味,让人没法不嫌弃。”

    “我的口味已经很轻了,这次用的是泥鳅,如果我用的是黄鳝的话,那么这会儿这个家伙的肠子已经被咬穿了,到时候黄鳝钻进腹腔里面,伤口感染,他可活不了多久。”苏锐一本正经的说道。

    闻言,张斐然几乎绝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