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1390章 真面目!
    秦冉龙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到,自己居然滑档了,尽管考出了不错的分数,结果到头来却没有大学可以上!

    如果按照事先填报的志愿,比对录取分数的话,秦冉龙是不会出现这种没学上的情况的。

    秦冉龙当时非要追究,但是这种情况非常合秦家长辈们的胃口,他们根本不理会秦冉龙的意见,二话不说,就把秦冉龙给弄进了军队里面。

    要知道,当时的秦家还是在首都军区最如日中天的时候,那么好的资源不去利用,反而让秦冉龙去上大学,简直是太浪费了。

    所以,秦家的长辈们根本就不想去追究秦冉龙的滑档问题,因为这正合他们的意!他们早就给秦冉龙设定好了人生路线图!

    如果不是秦冉龙实在是太过离经叛道了,说不定这货早就成为了首都军区的当家主力呢!

    当时秦冉龙-根本不知道这一茬,他都来不及调查事实真相呢,就被塞进了部队里面,也就是在那里,他遇到了苏锐,也遇到了柯凝。

    无奈,秦冉龙真的是志不在此,没几年的工夫就麻溜的复员转业了,秦家见状,实在无奈,只有让他去经营家里的一些生意,没想到反而被这个家伙给弄的风生水起了。

    “后来秦岭上的什么大学?”苏锐问道。

    “他明明有着上首都大学的能力,但偏偏报了军校,国防科技大学。”秦冉龙的眼睛里露出了讥讽的神色来:“这小子鬼精着呢。”

    听到秦冉龙这么说,苏锐对秦岭的另一面也有了自己的判断:“但是你怎么知道是他偷偷改的你的志愿呢?”

    “这件事情一直都是我心里的疑惑,后来我退伍之后,找到了当时的教育局长,专门找到了当年我填报的志愿卡。”秦冉龙说道:“和现在的网上填报不一样,当时所有的志愿都是手动用铅笔涂卡,当我找到我的志愿卡时,差点没被气疯了!”

    “怎么回事?”苏锐也非常有兴趣。

    “我本来第一志愿是首都大学,不出意外就能录取,首都大学那么多妹子,我也想快活快活,我的第二第三志愿也是绝对能录取的,按照当时的分数,不可能滑档。”秦冉龙咬牙切齿的说道:“然而,当时我发现,我的志愿卡上只特么的填了一个志愿,那就是首都大学的经济学专业!其他的志愿都被擦掉了!”

    苏锐不禁替秦冉龙默哀了一下,要知道,首都大学的经济学专业,几乎是整个华夏最高分的专业了,凭秦冉龙的那点分数,能够迈进首都大学的大门就已经不错了,想要上经济学专业,根本就是做梦。

    第二第三志愿都没有,铁定是要滑档的。

    “那你怎么能判断出来这是秦岭干的呢?”苏锐眯着眼睛问道。

    “当时全班都在教室里填志愿,填完了之后是由他统一收齐交给学校教务处的!”秦冉龙说道:“也只有他有作案动机和作案时间!”

    “后来怎么样了呢?”苏锐基本相信秦岭是故意而为之的了。

    因为秦岭知道,秦冉龙的性格绝对不适合混部队,一旦进入了军队里面,那性格就会让整个军营炸毛,这个叛逆的家伙不可能按照家族长辈给他设定的路线走的,而这无疑就是秦岭最愿意看到的事情。

    秦冉龙如果反抗的激烈,那么会让他在家族内部彻底失宠,而这样,秦岭就可以独挑秦家大梁了。

    不得不说,秦岭算计的真够阴险的,这让苏锐都感觉到身上有股凉意出现。

    一个从小到大不声不响算计你二十几年的人,可绝对不是善茬。

    咬人的狗从来都是不叫的,这句话可一点没错。

    秦冉龙从小就被秦岭算计到大,还从来没有长辈愿意听他的解释,就连苏锐都能感受这家伙心中满满的委屈了。

    从来都是秦冉龙欺负别人,没想到今天他还有被人骑在头上的时候,苏锐居然开始有种幸灾乐祸的心思了。

    “那后来呢,是不是秦岭还干过更加出格的事情?”苏锐知道秦冉龙一定还有更加严重的事情没有说出来,否则就不会连对方死了他也一点感觉也没有了。

    在秦家这样的大型家族里面,家族子弟之间的争斗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但是,像秦岭这么阴险的人却着实不多。

    秦冉龙一声冷笑:“这个家伙把几个女人的肚子都搞大了,你敢信?”

    “搞大几个女人的肚子?”苏锐越发的意外了:“你们老秦家的长辈们可都对秦岭印象不错啊,说他严于律己什么的。”

    “我呸!”秦冉龙听了之后,差点没气炸了肺:“严于律己个屁,他要是严于律己,我特么都是道德标兵了。整个家族也就只有我才知道秦岭的真面目,连我姐都不知道。”

    “大哥,秦岭表面上看起来道貌岸然的,但实际上心眼儿多的吓人,他这种人压抑的久了,就得寻求突破,有几个女人都被他给弄怀孕了,然后又逼的不得不流产!其中有一个甚至是首都军区机要室的女秘书!”

    “这些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苏锐说道。

    “我其实本来并没有一直盯着他,这些年来我虽然受了他不少的委屈,但是也都过去了,但是前一段时间,我去首都阜外医院和院长聊天的时候,就遇见了他带着一个女人来打胎,那女人一直哭哭啼啼的,不愿意打掉孩子,还被他噼里啪啦抽了几个耳光。当时护士都看不下去了,这件事情在阜外医院不是秘密。”

    苏锐知道,秦冉龙是做医药生意的,和首都各大医院的院长也都是老熟人了,谁让秦岭那么巧,偏偏去秦冉龙熟悉的那家医院打胎。

    “那家伙当时戴着口罩,但是我还是认出他来了。”秦冉龙的眼睛里面露出不爽的神色,说道:“我当时并没有当面揭穿他,而是悄悄跟着。要是我以前的性格,早就当面和他干上了,但是被这个家伙欺负了那么多年,我也会玩阴的了。”

    苏锐知道,如果秦冉龙当面和秦岭闹起来,估计秦家的长辈还是会偏向秦岭,毕竟后者从进入秦家以来,表现的都无可挑剔。

    “后来你发现了什么情况?”苏锐眯了眯眼睛。

    提到这件事情,秦冉龙义愤填膺:“我一路跟着他们,后来发现秦岭把女人送到一个居民区之后就离开了,不过,在临走之前,他还专门下车,打了那女人一巴掌。”

    “那一巴掌扇的可真够狠的,直接把刚刚流过产的女人给扇到了地上,然后秦岭才开着车离开,特么的,简直嚣张死了,和平时的样子完全判若两人。他让人家怀了孕,他让人家流了产,结果从医院出来还打一顿,这叫什么事?”

    苏锐知道,秦岭之所以有这种双面的性格,还是平时算计太重所导致的,平日里装的乖乖的,让他的心理压力非常大,需要一个发泄口,可能这让他的性格都扭曲了。

    “后来我去问了那个女人,结果她说她是一名普通的首都白领,也不知道怎么就被秦岭给骗上床了,这已经是她的第四次堕胎了。医生说了,如果这样堕胎,她基本上就不可能再怀孕了,可是秦岭仍旧让她这样做,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说到这里,秦冉龙叹了一口气:“唉,也是个可怜的女人啊。”

    “她告诉我,秦岭可不止她一个女人,而这些女人都是他的工具罢了,每次那啥的时候,这货居然都不愿意带套子,宁愿让女人去打胎!”秦冉龙愤怒了:“大哥,你说说,这还是人吗?”

    苏锐从秦冉龙提供的一些证据里面,足以判断出来,这个秦岭有着相当阴险的性格,甚至已经上升到了毒辣的层面。

    任何一个男人,看到自己的女人流产那么多次,恐怕都会觉得看不下去的吧,可是,这个秦岭居然还能暴打刚刚流产的女人,他的人性的确已经泯灭到了一定地步了。

    “对了,我还拍下来了呢。”秦冉龙拿出手机,调出了那天秦岭暴打女人的画面。

    “后来这女人怎么样了?”苏锐问道。

    “秦岭放弃她了,她的爱情没了,身体垮了,已经不适合在首都打拼了。”秦冉龙说道:“我给了她十万块钱,让她回老家了,以后的事情,我也管不了。”

    “那秦岭为什么要背叛秦家呢?”苏锐眯了眯眼睛:“靠着老秦家的这一颗大树,他完全可以走的非常好,这样做根本就是多此一举。”

    “他的野心可能更大吧,一个秦家满足不了他的胃口。”秦冉龙说道:“毕竟,有我在,有我姐在,他想要拿下秦家,至少还得很多年,现在,又有了你这么一个强大的姐夫,他的希望更渺茫了。”

    苏锐默然了。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苏锐都好端端的没有去招惹秦岭呢,这个家伙却主动上门了,简直是悲了个催,完全就防不胜防!

    一个秦岭确定了,可是,秦岭背后的人又是谁呢?

    苏锐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就在这个时候,几个特工来敲门了。

    “锐哥,锐哥,法医的鉴定结果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