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1367章 完全不领情!
    就在特情局所在的化工厂里。

    已经是晚上七点钟了,中班的工人们也陆陆续续的上班了,机器全力开动,刺鼻的酸味从车间里面冒出来。

    就在那小楼下方的某个审讯室里面,章华处长还在守着苏锐呢。

    至于王安佳,则是坐在她的办公室里面,一边吃着盒饭,一边看着屏幕里的景象,目光之中的阴沉始终没有消失过。

    “我说过,今天无论如何,你都不能睡觉。”章华用手中的橡皮棍狠狠的敲在了苏锐面前的铁桌子上,弄的后者感受到身体传来了一阵清晰的震动。

    “你有病吗?”苏锐眯了眯眼睛:“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要睡觉了?”

    章华一阵气结。

    事实上他还真的没有看到苏锐哪里要睡觉,对方不仅没有丝毫的困意,反而还一直冷冷的注视着他,似乎在比谁的眼睛大一样。

    章华很希望苏锐提出来一些譬如“我要上厕所”或者“我要喝水”之类的要求,这样就可以为难对方一下了,可惜的是,苏锐愣是没有这么做。

    不喝水也不上厕所,肚子里没有一粒米,可饶是这样,他的状态看起来还极为的不错。

    倒是连续喝了好几杯咖啡的章华率先撑不住了,忍不住的打起了哈欠。

    事实上,他也是在特种侦查大队里呆过的人,否则全身上下也不会释放出标枪一般的气质,本来他认为自己可以熬的过苏锐,但是没想到,居然率先败下阵来。

    可是,这绝对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他要在苏锐就范之前做出改变。

    “来两个人,拿一包竹签来!”章华目光冷冷。

    竹签?

    听到这个字眼,苏锐的眼睛瞬间就眯了起来!

    在特种部队里面呆了那么久,苏锐不可能不知道这竹签是用来做什么的!

    很显然,章华是要来狠的了!

    他要用竹签钉进苏锐的指甲盖里面!

    十指连心!如果没有亲身体体验过,绝对无法想象出这种疼痛!

    对于这种行为,苏锐自然不可能坐视不理:“章华,你尽管试试,你往我的指甲里面插一根竹签,我就往你的脑袋里面插十根。”

    他的话语里面流露出来浓浓的森冷意味,这种味道让章华都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

    章华不知道苏锐身上的这种寒意究竟是从何而来,但是他在最初的寒战之后,注意到苏锐的双手还被铐着呢,在这种情况下,他还能翻出什么花样来?

    “在这里,从来没有人敢跟我对着干。”章华指了指自己的胸口,面目狰狞的说道。

    王安佳一直在监控视频里看着这一切,当她看到章华准备往苏锐的指甲盖里面戳竹签的时候,忽然感觉到有点热血沸腾了。

    是的,她的骨子里面一直有种虐人的**,虐待人的手段越是惨烈,越是能够激起她的某种快感,否则的话,王安佳的前夫也不可能因为这个原因而申请离婚了。

    王安佳现在也觉得自己的手段过于温和了,什么让苏锐不吃饭也不睡觉,这样得拖多久?自己可是对外特情局,就算用上一些非常规的手段来帮助审讯,也是可以理解的!

    因此,她已经决定,要亲自去观看苏锐被章华审讯了。

    毕竟,根据以往的经验来看,章华可是这方面的好手,一般人落到他的手里,都会乖乖吐口的。别国的顶尖特工都在章华的手里损兵折将,更遑论苏锐了!

    王安佳走到了审讯室,苏锐抬起头看到她,不禁微微一笑:“怎么,一听说要用竹签扎手指了,你就来了?”

    被苏锐一眼看透自己的想法,王安佳的面色稍稍的有些不自然,不过很快调整过来,冷笑道:“对付你这种无赖,这种手段都是必要的。”

    “虽然我很不喜欢你对我的评价,但是,你真的有一点说对了。”苏锐眯了眯眼睛,一抹寒冷的光芒从其中释放了出来:“我真的是无赖,而且,我一旦无赖起来,连我自己都害怕。”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苏锐这样说,望着他眼睛里面的寒芒,王安佳竟然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

    不过,这样也让她更加的气急败坏了起来:“章华,你的工具呢?怎么还没拿来?”

    章华听了,立刻走出去催促了。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辆黑色的奥迪A6已经风驰电掣般的冲进了这个化工厂的大门,然后一路不停,驶进了小楼的地下车库!

    这是对外特情局局长张全勇的车!

    他所在的医院比张玉干的位置要距离此地近一些,一路上催了驾驶员无数次,闯了几十个红灯,终于赶在首都军区的人到来之前赶到了此地!

    看到张玉干的人并没有提前赶来,张全勇稍稍的松了一口气!

    否则,以那些军人的作风,事情指不定会闹大成什么样子呢!

    张全勇并不知道被王安佳用“通敌叛国”罪名抓住的那个兵究竟是个什么身份,但是,他绝对无法无视张玉干的警告!

    也许是因为大病未愈,再加上车子刚刚开的实在是太快太猛,张全勇的面色苍白无比,下了车之后才刚刚走了两步,就已经“哇”的吐出来一大口。

    “局长,您没事吧?”驾驶员连忙上来搀扶。

    张全勇并没有拒绝司机的搀扶,而是说道:“去王安佳的办公室!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面,看看她折腾出来了多少好事!”

    张全勇扑了个空,无论是王安佳,还是章华,都不在办公室里面。

    那么,不在办公室,自然就只可能在审讯室了。

    张全勇朝审讯室快步走去,脚步明显有些摇晃。

    他年轻的时候,也是特工出身,知道在这种保密单位都会有一些审讯的“手段”,现在张大局长只希望王安佳不要那么糊涂,如果真的一时想不开给那个被抓的军人上了手段的话,可就一切都无法挽回了!

    到那个时候,面对张玉干,他这个局长根本就没法交代了!

    来到了审讯室跟前,张全勇使劲的拍了拍门:“王安佳,你在里面搞什么?给我出来!”

    他已经直呼其名了,说明心中的愤怒已经到达了一定程度了。

    王安佳听到局长竟然赶来了,面目之中露出了意外的神色,她也知道局长大病未愈,不过在这种情况下还能顶着身体的不适前来,说明苏锐在他们的眼睛里面还真的挺重要的。

    越是这样,就越是印证了王安佳的猜测——苏锐就是个棋子,是高层为了动哥哥王安国而埋伏下的一颗棋子!

    她的执拗性格一上来,偏偏要和上面的对着干!

    章华去拿竹签了,到现在都还没有过来,王安佳冷冷一笑,便打开了门。

    反正张全勇的身体不好,癌症手术之后,肯定会被调离第一线,在这种情况下,她王安佳还用得着怕对方吗?完全没必要好不好!

    望着面色苍白但是却满脸愤怒的张全勇,王安佳冷冷一笑,语带嘲讽的说道:“张局长,您老人家不在医院里面好好的养病,千里迢迢的跑到局里面指导工作来了?”

    千里迢迢?

    听着王安佳充满了讽刺意味的话语,张全勇目光里面的愤怒意味更加的浓厚了!

    自己才离开了多久,这个女人就要迫不及待的上位了?她难道真的以为局长之位已经落进了她的手里面吗?

    苏锐却玩味的笑了笑,他知道,自己被抓的事情肯定已经被秦悦然告诉了上面,这个特情局的一把手局长赶来“救驾”了。

    说是“救驾”,事实上也是在帮助王安佳解围,毕竟张全勇也是特情局的人,他的处理方式绝对不会像张玉干那么激烈。

    然而,可惜的是,这个王安佳貌似完全的不领情。

    苏锐有些恶趣味的想到,如果这个王安佳意识到自己把领导的好心当成了驴肝肺,会不会后悔的大哭一场呢?

    对于傻逼,苏锐从来都不会有半点的好感,尤其是王安佳这种被人当枪使还不自知的傻逼,更是如此了。

    被人当枪使而不自知?

    对,这就是苏锐的分析!

    不得不说,他的分析和事实的真相八-九不离十!

    这种智商不高心胸狭隘的人,真不知道她究竟为什么会这般自我感觉良好!

    张全勇不想再和王安佳撕逼,他看了看苏锐,发现对方的手正被拷在铁桌子上呢,连忙吼道:“快点给我放人!”

    王安佳索性也豁出去了,她双手抱胸,站在审讯室的门口:“张局长,我抓人的时候是有确凿证据的,这个人严重的危害到了国家安全,不能你一句话说放就给放了。”

    张全勇完全感觉不到自己还是个局长了,简直就是个被王安佳给呼来喝去的小兵!

    他气的直打哆嗦:“王安佳,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放人!”

    “很简单,我抓人时候是有证据的,只要张局长你出示相关证据,能够证明这个嫌疑人没有通敌叛国,那么我就可以痛痛快快的放人。”

    王安佳这话说的让人非常无语。

    谁能够拿出苏锐不是叛国投敌的证据来?

    这句话和“你说是你自己,你怎么证明你就是你”简直完全相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