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1248章 茵比下毒?
    重大发现,绝对保密。

    听到坎特罗斯这样说,苏锐的表情也凝重了起来。

    但是现在的苏锐并不知道,坎特罗斯所谓的“保密”,只是一个将他留下来的借口而已。

    “赫斯基难道不值得信任吗?”苏锐问道。

    “不,我不在乎他值不值得信任,我只在乎知道这件事情的人越少越好。”坎特罗斯酷酷的说道。

    “那你觉得我值得信任吗?”苏锐又问道。

    “当然。”坎特罗斯的思路非常清晰,话语非常直接,面无表情的说道:“起码在这件事情上面,你不是凶手。”

    “很感谢你的信任。”苏锐看了看高里奇的尸体:“现在可以揭示真相了吗?”

    然而坎特罗斯的话让苏锐大跌眼镜:“然而真相就是没有真相。”

    “什么意思?”

    坎特罗斯和苏锐走到了尸体旁边,说道:“想要把毒素注入到死者的体内,就必须扎的深一些,太浅是不行的。而且,位置要尽量靠近心脏,这样才能最快的发挥出应有的效果。”

    苏锐眯着眼睛,仔细的看着高里奇的胸口。

    除了一些打斗伤痕之外,似乎并没有被针扎过。

    “我看过正面的每一寸皮肤,都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坎特罗斯指了指高里奇的胳膊:“之所以无从判断,是因为这个人的胳膊上有着无数的针孔,如果今天施毒的针孔混迹于其中,那么就很难察觉了,此人应该是个瘾君子。”

    苏锐的眼睛里面释放出了一抹精光来:“如果这些针孔的时间超过了二十四个小时,和新鲜的针孔相比,区别大吗?”

    “为什么问这个?”坎特罗斯扶了扶脸上的金边眼镜,说道:“会有区别,只要有参照就能判断出来。”

    “那就对了。”苏锐说道:“我确定对方在二十四个乃至三十几个小时以内,没有注射过药物。”

    那些红色药水早就被他给丢海里了,整个房间里一瓶都没有剩下,对方怎么可能再给自己打针?除非拿着空注射器扎着玩!想必对方也不会干出那么蛋疼的事情的。

    “如果你确定的话,这样就好办多了。”坎特罗斯又重新仔细的查看了一下高里奇的胳膊:“这个地方之前被我忽略掉了,现在看来,这些针孔应该都是之前形成的。”

    “真是扑朔迷离。”苏锐摇头叹了口气。

    “所有的悬案,都会有最终的结果。”坎特罗斯的声音听起来像是个久经考验的刑警。

    “还有什么地方最靠近心脏?”苏锐眯了眯眼睛,感觉到没有什么头绪,他并不擅长尸检。

    坎特罗斯把尸体翻过去,又仔细的查看着背部,还是一无所获。

    苏锐主动戴上了手套,抬起高里奇的左臂,仔细的检查着。

    “能把他的腋毛全剃掉吗?”苏锐问道、

    坎特罗斯看了看高里奇那浓密的腋毛,不禁皱了皱眉头,然后丢给了苏锐一把剃刀:“你自己动手。”

    苏锐也不喜欢给男人干这种事情,但是此时只能强忍着恶心动手了。

    等到刮完腋毛,苏锐就已经有了新发现。

    “你看这里。”

    他指着一处微红的腋毛孔,说道:“是不是针孔?”

    “针头恰巧扎进了腋毛孔。”坎特罗斯查看了一下,确认道:“没错,这里距离心脏那么近,毒发的速度也更快一些。”

    苏锐摘下了手套,说道:“胸口没有针孔,背部没有针孔,那么这里就是唯一的攻击位置了。”

    “而这个攻击位置,看起来有些特别。”坎特罗斯说道:“竟然是腋窝。”

    “也就是说,施毒者并没有从远处攻击,而是从近处下的毒,否则这针头无论如何也不会出现在这个位置。”苏锐的眼睛里面释放出了一抹精光:“但是,能够近距离靠近高里奇的,除了被扼住了脖子的茵比,就只有我了。”

    “不是你下的毒,自然就是那女人下的。”坎特罗斯冷笑着说道:“其实这案子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的扑朔迷离。”

    “茵比下的毒?这怎么可能呢?”

    苏锐满脸不相信:“她当时几乎快被对方给掐死,完全没有任何下毒的理由。”

    “况且,她的身上只是穿着一条短裤而已,绝对不可能携带注射器。”苏锐的眉头狠狠的皱了皱。

    “你了解那个女人吗?”坎特罗斯说道。

    “我……”苏锐犹豫了一下,发现自己并不了解,于是用了一个并不充分的理由:“我看人很准的,她并不是那样的人。”

    “我看人也很准的。”坎特罗斯说道:“我告诉你,没有人值得相信。”

    苏锐摇了摇头:“我还是不认为她是凶手。”

    “我既然说服不了你,那么你不妨直接去问问她好了。”坎特罗斯一边说着,一边摘下了手套,对苏锐示意道:“跟我去洗手消毒。”

    苏锐沉思着,其实,就算他不怀疑茵比,但是此时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她。

    难道说这个性格直爽没什么耐心的女人,身上竟然携带着见血封喉的剧毒?

    苏锐有点难以置信,但是谜底必须要揭开。

    “我们不妨打个赌。”坎特罗斯说道:“我赌你身边那个女人就是凶手,如果我赢了,那么你就请我吃顿饭,如果你输了,你就陪我看一场电影。”

    “打赌没问题。”苏锐无奈的说道:“但是能不能换个赌注?”

    坎特罗斯摇了摇头:“不行。”

    “那好吧。”苏锐说道:“教授,不管怎么说,我今天都要谢谢你。”

    “不用谢。”坎特罗斯竟然难得的露出了一丝微笑,如果是赫斯基等人见到了这种场景,恐怕会认为太阳已经从西边升起来了!

    看到坎特罗斯的笑容,苏锐很真诚的说道:“您很漂亮,教授。”

    “是吗?谢谢你的夸奖。”

    等到苏锐关门离开之后,坎特罗斯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的脸:“我的变化难道就这么大,你都完全不认识了吗?”

    说着,她叹了口气,走到窗户旁边,望着外面一望无际的海面“没想到我们竟然会以这种方式见面,可惜的是,如今的我,只能用这个名字,在这艘船上苟活下去了。”

    苏锐并不知道在他离开之后坎特罗斯所发出的一系列感慨,心事重重的回到房间之后,茵比正好洗澡出来,浴巾几乎包裹不住他的身材,大片大片的白色充满了苏锐的眼睛。

    茵比当着苏锐的面做了个诱人的姿势,发现对方并没有多少的反应,不禁无奈的说道:“不是说黑暗世界里面都充满了毒品和女人吗?你看到我这种大美女不感兴趣?”

    苏锐还是那句话——我不喜欢胖子。

    他并不愿意把人往坏的方面去想,他本来是准备留高里奇一命的,然后可以从对方的嘴里掏出幕后的主使者到底是谁,但是茵比在那个时候突然出现在顶层甲板,这真的是巧合吗?

    如果她不被高里奇差点掐死,那么苏锐也不会一脚踢死对方,毕竟在那种关头,他必须杜绝所有的风险。

    可是,看着茵比的样子,苏锐无论如何都无法把对方和杀人犯联系到一起。

    “你怎么了?”茵比看到苏锐有点不对头:“感觉你的情绪有点不太对啊。”

    “茵比,我有事情要问你。”

    苏锐很认真的把对方拉到了床边。

    “那么一本正经干什么?你难道想和我上床啊?”茵比说道:“你都有了蒋青鸢和山本恭子了,还想和我做那种事?”

    看着茵比不断打趣的样子,苏锐心中的预感越发的不妙了起来:“茵比,你知不知道,高里奇死了。”

    “我知道,但你那是为了救我。”茵比靠在了苏锐的身边,沐浴液的香气直冲后者的鼻间:“不过你不会想要让我报恩吧?我跟你说,给钱可以,身体可不行。”

    苏锐一直盯着茵比的眼睛,似乎想要看出一些端倪来:“关键是,在我动手之前,他就已经死了。”

    茵比一脸的难以置信:“不会吧?”

    “是中毒。”苏锐沉声说道。

    “中毒?”茵比听到这俩字,顿时就释然了:“要是中毒,那就是我干的,没想到啊没想到,哼,报应!”

    茵比口中说着想不到,但是苏锐更想不到,他完全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难道说茵比的身上携带着下毒工具?

    之前被劫持的时候,她身上光溜溜的,哪里能装得下注射器?

    茵比扬起了手:“你看这里。”

    只见她的手上戴着一个金色的电子手表。

    不,确切的说,这应该是一个手环。

    “这不止是个手环,还是家族给我装备的防身武器。”茵比说着,在手环的侧面按了一下。

    而后,一个足足十公分长的针头便弹射了出来!

    看到这个设备,苏锐便明白了。

    这手环里面一定装着毒液,在针头弹出的一瞬间就可以完成注射。凯蒂家族真的是财大气粗,连这么精巧的东西都能搞得到。

    “你杀了他,为什么不告诉我?”苏锐皱了皱眉头。

    “关键是,我也不知道我杀了他啊。”茵比说道:“我几乎都忘了手上这个武器了,被掐的晕晕乎乎的时候才想起来,然后随便挥了一下,都不知道有没有刺中对方,紧接着你就来营救我了。”

    茵比说的没有一点问题,也找不到任何的漏洞,这让苏锐的眉头缓缓的舒展开来。

    “茵比,我们是朋友吗?”苏锐问道。

    “当然是。”茵比正色道:“我不会在这件事情上面骗你,更不可能主动去杀了高里奇,这对我而言并没有任何的好处。”

    “我相信你。”苏锐长出了一口气。

    ——————

    PS:感谢大头盟主的万赏!

    感谢刘大公子、lover449、海的微笑、染血天下、江南怪才、最爱吃零食_、颖丽奕、天狼殿幻狼、恶魔炽天使、书友、哈哈pg明、哈哈pg明、锐意无限、金朝俊、Z嚸、马二全的捧场和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