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1211章 扎卡警长
    “该死的贱人!”

    回到了办公室之后,沃顿狠狠的摔碎了桌子上的水晶茶杯。

    他是爱慕蒋青鸢的,但是,当他看到蒋青鸢对苏锐流露出了绵绵情意之后,这种所谓的爱慕,全部转化成了憎恨。

    “我要报复。”坐在椅子上大口的喘着粗气,过了好一会儿,沃顿才开始自言自语,此时的他红着眼睛,就像是一只饿极了的野兽。

    “蒋青鸢,我对你用情如此之深,你却把我的感情随意践踏,随意侮辱,等着吧,我会让你向我跪着求饶的!这一天很快就要来到!”

    说着,他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竟然嘿嘿嘿的笑了起来,只是这笑容之中带有一丝狰狞的意味。

    这个时候,沃顿的秘书走了进来,说道:“先生,几大投行的代表此时都在会客室等着您呢,您看要不要去见一见?”

    “当然要去。”沃顿的嘴角露出了一丝不知名的笑容来。

    不过,当他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发现了扎卡警长竟然也来到了,一见到他,立刻问道:“沃顿,发生了什么?你遇到了暴徒?”

    看到扎卡到来,沃顿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可不是么!闯进来一个恶徒,想要纠缠我们CEO,现在还在她的办公室呢,扎卡,我们可是老朋友了,你可一定得帮这个忙。”

    “真是好大的胆子!”一想到这里的CEO是那个极品东方女人,而且此时正在被纠缠,扎卡警长就觉得无法忍受。

    于是,他重重的跺了跺脚,对两个手下说道:“你们跟我来。”

    沃顿深知扎卡警长的办事习惯,望着他的背影,沃顿轻轻说道:“这叫什么?借刀杀人吗?”

    大腹便便的扎卡警长走到了蒋青鸢的办公室前,直接就推开了门,发现蒋青鸢正和一个陌生男人围在桌边低头商讨着什么,扎卡不问青红皂白,嘿嘿一声冷笑:“给我把这个人带走!”

    扎卡并不知道蒋青鸢是沃顿的女神,但是沃顿却知道这位警长对蒋青鸢是多么的爱慕。

    命令一发出,两名警察便立刻上前,想要扣住苏锐。

    苏锐又怎么会被人这样从背后制住,他转过身来,两只手平平伸出,直接抓住了两名警察的手臂。

    “你们是扎卡叫来的?”苏锐皱了皱眉头说道。对于这三名警察的举动,他的心里很是反感,因此手上的力量不自觉的就多加了几分。

    此时两个警察好似感觉到自己的胳膊已经被铁钳给牢牢的钳住了,疼的他们龇牙咧嘴,骨头似乎随时都要裂开!

    “给我住手!你这是袭警!”扎卡说话间直接就掏出了手枪!黑洞洞的枪口指着苏锐!

    由于门并没有被关上,因此背靠转角的沃顿把这里发生的一切听的一清二楚,当他意识到扎卡警长已经掏出了手枪的时候,嘴角顿时露出了一丝阴谋得逞的微笑来。

    “这可绝对不是个善良的警长。”他自言自语。

    而苏锐眯了眯眼睛:“我并不是什么暴徒,如果你一意孤行的话,我会认为你和刚刚报警的沃顿是一丘之貉。”

    可不就是么,这一下还真的被苏锐给说中了,就在五天前,扎卡警长还收了沃顿送的一个金表呢。

    蒋青鸢也连忙说道:“扎卡警长,这里面有误会,苏锐是我的朋友。”

    扎卡自然也知道这是搞错了,但是他仍旧用枪指着苏锐,嘴硬的说道:“我不管有什么误会,他已经构成了袭警,必须要跟我去警局走一趟!”

    “不然呢?”苏锐手上已然在使劲,那两名警察疼的浑身没力气,眼前一阵阵的发黑,几乎都快要晕过去了。

    “不然,我就开枪了!”扎卡充满了威胁意味的说道。

    可是,他还没说完,就有一个鞋底在眼前越放越大!

    砰!

    他被踹的重重跌倒在地,手枪也被甩飞了出去!

    “袭警,这是严重袭警!”扎卡捂着脸在地上歇斯底里的喊道。

    “我今天可就袭警了,怎么着吧。”苏锐说话间,用脚尖踢了扎卡的肋间一下。

    不知道苏锐踢到了什么穴道,扎卡竟是猛然倒抽了一口冷气,疼的差点没晕过去!

    “滚的越远越好,如果再敢来紫盾能源找麻烦,别怪我不客气了。”苏锐一把揪起了扎卡,眯了眯眼睛。

    这个警长少说也得有两百斤,可是就这么被苏锐一把拎了起来,看起来跟拎小鸡差不多!

    不知怎么的,扎卡竟然从这个家伙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杀气,这种凛冽的气息让他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滚。”

    苏锐的手一推,扎卡便踉踉跄跄的跌出了办公室,着实狼狈不堪。

    见到这个场景,沃顿有些意外,不过他没有选择出现,而是用手机给扎卡警长发了个短信,然后快步前往了会客室,他和那些投行代表们还有很重要的事情来商谈。

    蒋青鸢说道:“苏锐,这个扎卡可不是什么善茬,你打了他,想必此人不会善罢甘休的。”

    “不必在意。”苏锐无所谓的一笑:“我打过的人还少吗?说是警长,不过是一个地痞恶霸而已。”

    暂时把这些不愉快的事情抛开,苏锐又和蒋青鸢一起去见了老科学家闫光复,对于苏锐的到来,闫老异常惊喜,当初,如果不是这个年轻人找上门来,那么闫老的一系列研究成果还要继续放在抽屉里当废纸呢。

    “闫老,据说现在华夏的某些领导还在力邀您当科学院的副院长呢。”苏锐笑呵呵的说道。

    闫光复摆了摆手:“我只想搞科研,不想当官。”

    他这话说的简单,可是整个科学院里面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成为副院长,显然,老闫同志当年是被所谓的领导给打压的很惨。

    “我太喜欢您的个性了。”苏锐知道对方的脾气,并没有和闫光复多聊什么,站起身来,很认真的说道:“闫老,我会把您老人家的所有研究成果推向市场,无论花多大的代价,就让我们一起改变世界吧。”

    听到这句话,闫光复那苍老的身体忽然都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他看着对面这个比自己小好几十岁的年轻男人,很认真的说道:“士为知己者死。”

    …………

    从闫光复的办公室里面出来,蒋青鸢还处于震撼之中,她完全无法想象,苏锐当初究竟是怎样才从华夏科学院最偏僻的一间研究室中找到了这位老科学家。

    “其实,华夏还有太多像闫老这样的人,可惜出名的却往往是那些沽名钓誉之徒。”苏锐说道。

    “闫老现在可是能源界的大红人,不知道有多少传统能源巨头挥舞着支票来挖角,可是闫老仍旧不为所动,我想,这其中很大一部分的原因都是因为你吧。”越是和身边的年轻男人相处的久了,蒋青鸢就越是会发现他身上的闪光点,而且,似乎永远也发掘不完。

    “我已经开始布局中东传统能源产业了,当然,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苏锐说道:“闫老的安全一定要严格保护,如果那些传统巨头抱着‘得不到就毁掉’的想法,那么可就危险了。”

    蒋青鸢轻轻的咬了咬嘴唇:“的确,那些人什么都能干出来,我们不得不防。”

    “青鸢,紫盾能源对于整个太阳神殿来讲都十分重要,把你放在这个位置上,可以说压力比我这个甩手掌柜要重的多了。”

    “我愿意做这件事情。”蒋青鸢柔和的望着眼前的男人:“所以不要再说这些见外的话了。”

    苏锐的心里涌出了淡淡的感动,并没有再多说什么,他知道,如果忙碌可以让这个女人忘却以前的痛苦,那么他宁愿让她更忙一些。

    “对了,晚饭的地点由我来定吧。”蒋青鸢在说这话的时候,眼底有着一抹亮光。

    这亮光并没有逃过苏锐的眼睛,他有些意外:“怎么了,你难道还给我准备了惊喜?”

    “不,并不是惊喜,而是巧合。”蒋青鸢笑着说道。

    …………

    “这家餐厅的生意怎么那么火爆,要不我们换一家?”苏锐说道,此时两人已经站在了一间餐厅外面,而排队等座位的人至少有几十个。

    蒋青鸢说道:“这里是整个都灵最火爆的餐厅,已经十年了,每顿饭都会这样,但是不用担心,这里会有一个包厢永远给我保留着。”

    “永远为你保留着?”苏锐有些难以置信,调笑道:“难道说你是这里的老板吗?”

    蒋青鸢打了个响指:“你猜对了。”

    “这餐厅已经开了十年了,难道说十年之前你就已经来到都灵开了间餐厅?”苏锐更加有些难以置信了。

    “确实是这样,十年前我来意大利求学,顺便在都灵开了间餐厅,所有的细节都是我亲自设计的,这还是真正意义上第一个属于我自己的产业。”

    苏锐没想到,蒋青鸢不仅在大的决策上面能拿主意,在一间餐厅的装修设计上面还能够亲自动手,或许,这个女人会给自己带来更多的惊喜。

    “十年前,我开始创业,然后,你把紫盾能源集团的总部也设在了都灵,所以说我认为这不是惊喜,而是个巧合。”

    停顿了一下,蒋青鸢又脸庞微红的说道:“或者说,这是缘分吧。”

    望着眼前的极致女人,苏锐伸出手,捏住了对方那晶莹的下巴,直接就吻了上去。

    感受到从苏锐口中传递而来的浓烈的男性气息,蒋青鸢的身体一软,直接倒在了苏锐的怀中。

    而这个动作则是被某些人清楚的看在了眼里。

    扎卡此时已经换上了一身便衣,坐在一辆车子的驾驶座上,对副驾驶上的人说道:“这个男人会被打断腿,而这个女人,今天晚上会出现在我的床上。”

    副驾驶上的人赫然是紫盾能源的首席财务官,沃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