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1037章 能不能帮帮他?
    普列维奇和克罗尼尔也不是傻子,相反,他们即便上了年纪,也比一般人犀利太多了。

    无论他们之前是如何的调笑,但是,歌思琳身上的血迹和血腥味道是无论如何也逃不过他们的眼睛的。

    虽然他们都不知道歌思琳的身份,但是能够被苏锐在深夜带到这里来,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他们不是朋友。

    关于这个没有信号的地方,还是苏锐当年在普列维奇的请求之下帮忙弄出来的,这也几乎可以称得上是一处秘密据点了,如果没有遇到特别重要的事情,苏锐绝对不可能把一个外人带到这里来。

    即便这个姑娘长得貌若天仙,也不可能是暴露此地的理由。

    而且,普列维奇夫妇还推断出来,这个女孩子的身份极为尊贵,一举一动都是充满了贵族气息,好像是欧洲中世纪的皇室公主。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不能怠慢,必须要选择帮苏锐一把。

    从头到尾,老两口一直在和蔼的说话,欢乐的打趣,但是,心中的戒备却是一直都没有放的下来。

    不过,他们的努力还是收到了不少的效果,至少,这个名叫歌思琳的姑娘对他们就没有半点的敌意,反而还脸红了好几次,这就是好的兆头。

    “外面的世界很危险。”克罗尼尔像是想起了什么往事,摇了摇头,似乎还有点心有余悸:“这些年来,跟着你隐居到这里,真的是个再正确不过的决定了。”

    普列维奇苦笑:“我这隐居是迫不得已,不是功成身退,而是走投无路了。”

    “不过我们的小伙子可不一样。”克罗尼尔有些感慨:“我们两个没有子女,一直把他当成我们的孩子看待,我不希望他出任何事。”

    “华夏有句老话,叫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不过你放心吧,这小子绝对比我强的多了。”普列维奇说到这儿,竟也摇了摇头:“不过,我还有一件比较担心的事情。”

    “你在担心什么事情?”克罗尼尔说道:“是关于阿波罗吗?”

    “当然是他。”普列维奇难得的露出了睿智的神情,这种表情在近几年里,已经很少在他的脸上出现了。

    似乎,露出了这种表情的他,才更像是当年叱咤世界政坛的那个著名政治家。

    “阿波罗这个小伙子很优秀,但是,他既然身在西方黑暗世界,却缺少了一个最重要的特质。”

    “什么特质?”

    “野心。”普列维奇非常确定的说道:“他没有野心,就没有狠心,而在这个黑暗混乱的世界上,没有野心,他就注定了身不由己。”

    克罗尼尔那略带浑浊的眼睛之中已经变得清明了起来,忽然说道:“那你能不能帮帮他?”

    普列维奇说道:“我一直在帮他啊。”

    克罗尼尔的语气空前严肃了起来:“普列维奇,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事!有些事情,只有你才能帮他!”

    听到爱人如此严肃的叫着自己的名字,普列维奇也同样严肃了起来,不过目光之中却带着一丝的惆怅:“其实,这件事情……真的挺难的。”

    克罗尼尔目光闪烁了一下:“只要你愿意去做,就没有困难。”

    普列维奇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克罗尼尔,你知道,我已经选择退休了。”

    “这是两码事。”克罗尼尔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还很不甘心。”

    你不甘心!

    当克罗尼尔说出这句话之后,普列维奇的身体登时颤了一下!

    “这么多年,我都知道,只是没说而已,你不甘心,很不甘心。”

    克罗尼尔说的是实情,即便现在丈夫看起来闲云野鹤的,但是要知道,他当年可是世界上最著名也最有能力的政治家之一,一身抱负还未能实现呢,就被美国的特工追杀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只能改名换姓的隐居起来,这种枭雄级别的政治家隐居多年,一腔热血无论如何也不会冷却。

    而且,克罗尼尔说的只是一个方面,普列维奇还拥有着别的身份,只是,相对于绝大部分人来讲,那些身份属于绝密中的绝密罢了。

    如果普列维奇此生不再出山,那么那些秘密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彻底的烟消云散。

    “你年轻的时候有很多的遗憾,只是,你还愿意眼睁睁的把这些遗憾带进坟墓里面吗?”

    听着爱人的话语,普列维奇的表情阴晴变幻着,很显然,这么多年以来,他从未有过如此的挣扎。

    克罗尼尔收起严肃的神情,温柔的望着自己的丈夫:“为了我们的小伙子,也为了我们自己。”

    普列维奇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无论你做任何决定,我都会跟随你。”克罗尼尔笑了起来:“就像当年你是个穷小子,我也一样义无反顾的选择了你。”

    此时此刻,克罗尼尔的笑容之中,仍旧依稀可以看出当年的绝代风华。

    …………

    在进入了浴室五分钟后,苏锐便吹着口哨从里面出来了。

    他穿着一身白色的浴袍,头发还有些湿漉漉的,还正在用毛巾擦着头发。

    歌思琳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那散乱的碎发和白皙的皮肤,竟让她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有种不同于往日的阳光之感。

    真是奇怪,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呢?

    现在的歌思琳本应该极恨苏锐,因为对方曾经让她无比的难堪和无助,两个人也处于“绑匪和人质”的关系,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歌思琳心中的恨意却无论如何也提不起来。

    从来没有和异性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过,她的鼻间也有苏锐身上散发的沐浴液香味钻进来,很好的味道,很怪的感觉。

    最关键的是,伴随着这沐浴液的味道钻进鼻孔里面的,还有苏锐那怎么也遮挡不住的阳刚之气。

    “好了,该你去洗澡了。”苏锐说道,他直接坐在了歌思琳的身边,然后一脸嫌弃的看着对方的军装,道:“这身衣服都是血,抓紧扔了算了。”

    看着苏锐那嫌弃的眼神,歌思琳差点没暴走:“如果不是你,我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血?如果不是你,我的卫队怎么可能出现那么惨重的伤亡?如果不是你……”

    眼看着歌思琳摆出了一副要吵架的架势,苏锐连忙摆了摆手:“别,我现在不跟你吵架,请你搞搞清楚,你现在是我的人质,人质懂吗?”

    “你!”

    歌思琳气不过,又要扬起手中的鞭子。

    不过,下一秒,她就已经丢掉了鞭子,捂上了眼睛!

    因为,苏锐的手已经放在浴袍的两侧,作势要拉开了!

    “你个流氓!”歌思琳还是黄花大闺女呢,什么时候见到过这种阵势!

    “我就流氓了怎么滴?我实话告诉你,整个西方黑暗世界里面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想要把我给推倒呢,今天让你看两眼,都是我亏本了好嘛?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了。”

    歌思琳真的是被苏锐的诚实和无耻给深深的感动了,扔下了鞭子,气呼呼的冲进浴室里面。

    “里面有浴袍,你可以把脏衣服换下来,不过内衣什么的这里可没有,你得自己手洗然后晒干了。”苏锐对着浴室门喊道。

    里面的歌思琳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堂堂的天之骄女,拥有最纯正的黄金血统,什么时候受过这种侮辱?歌思琳几乎气的要冒烟了!

    苏锐笑呵呵的坐在了床上,掀开被子钻进了柔软舒适的被窝里面:“小样,我还搞不定你?”

    笑眯眯的说完这句话,他脸上的笑意顿时就收敛了起来,任谁也看不出来,他之前竟然还笑过。

    “亚特兰蒂斯……”他轻声说道。

    在苏锐看来,把这么一个人质放在手上,和烫手山芋没什么两样,但是,所谓的黄金家族所施加给他的东西,他是一定要讨回来的。

    暂时的忍气吞声,只能让敌人更加的丧心病狂,变本加厉。

    一味的退让永远也不可能换的来真正的和平。

    此时此刻,浴室里面开始传来了淋浴的声音,看起来歌思琳已经脱完了衣服,开始冲澡了。

    苏锐是男人,不禁开始脑补歌思琳此时的画面。

    貌似,把黄金家族的公主给推倒,真的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侍寝?

    想着想着,苏锐便摇头苦笑了起来。

    他知道,这也只能是想想而已,他可不准备因为一时的色迷心窍而招致无穷无尽的报复。

    貌似,巴黎的那一场世界顶尖规格的医药论坛也要召开了,这边还有歌思琳这个大麻烦,再加上那个让人头疼的波旁灵修会,想想都让人有些头大了。

    为什么自己总是会碰到这种永远不消停的事情?接二连三的,一件事情还没搞定,第二件第三件事情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冒出头来了。

    苏锐仔细的想着最近发生的一切,一条一条的理顺了,他准备抽时间和军师完成思路的交流,看看接下来该怎么走。

    想到这儿,他又瞥了一眼灯光朦胧的浴室,脸上的笑容重又绽放出来:“这么漂亮的姑娘,我得张口问亚特兰蒂斯家族要多少赎金才合适呢?”

    这真是个幸福的烦恼。

    无论是精神上还是身体上,苏锐都已经很累了,他想着想着,便枕着枕头沉沉睡去了,甚至还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PS:明天一早去天津,有一章存稿,我会在走之前提前发上来。刚刚发错了,调整一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