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3476章 我会狠狠操练你!
    法蕾尔把“年轻有为”这个词语给咬的很重,很显然,这不是夸奖,而是嘲讽。
    华夏军方看来也堕落的不成样子了,你这一颗将星值多少钱?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法蕾尔和苏锐的关系就走向了冰点。
    而因为刚刚的那句话,这一间办公室的气氛似乎都要凝固了!
    苏锐闻言,静静的看了法蕾尔两秒钟,随后拉开凳子,坐了下来:“我想,如果你再对我这样出言不逊,我不介意让你长长记性。”
    “呵呵。”法蕾尔冷笑了两声:“如果阿波罗大人对我不满意的话,那么你完全可以去跟凯斯帝林大公子说一声,把我给换掉,去找他告状,没问题的。”
    “不,告状,那是弱者的表现,更何况……以你的级别,还远远不够让我主动要求换人的程度。”苏锐摇了摇头,他盯着法蕾尔,眯着眼睛笑了起来,“放心,接下来,我会狠狠的操练你的,我会让你有个终身难忘的非洲之旅。”
    在这句话的后面,苏锐很想骂一句脏话,但是想了想,还是忍了下来。
    “呵呵,我不一定需要配合你,一个用钱或者关系才弄到将星的家伙。”法蕾尔冷冷的说道。
    她的话语之中满是毫不掩饰的鄙视之意。
    平庸的人总是不愿意相信奇迹,就像是很多好吃懒做的家伙总是认为,别人的成功一定是有着不可告人的黑幕。
    “那就为你所说出的这句话负责吧。”
    苏锐说着,身形骤然暴起!
    几乎只是一闪,他就来到了法蕾尔的身前!
    法蕾尔也是黄金家族成员,身体条件不可谓不出众,面对苏锐的攻击,她这一下反应也是极快,立刻往后退了两步,同时想要伸出手来,进行格挡!
    “阿波罗,你这是恼羞成怒!”法蕾尔阴沉着脸,说道。
    在此之前,她把太阳神殿的成功都归功于军师,认为太阳神阿波罗不过是坐享其成罢了,顶多他的单体战力强一点,但也只是一点点而已。
    无论是在军事指挥上,还是在单体对战上,法蕾尔都认为自己不会次于阿波罗的。
    可是,这一刻,她终于意识到,双方之间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她的双手尚未来得及到达格挡位置呢,苏锐的手就已经带出了重重残影,猛然拍在了她的胸膛之上!
    砰!
    一声闷响!
    法蕾尔只觉得自己的前胸像是被一辆高速行驶的汽车迎面撞过来一样,那看起来尺寸不小的两个安全气囊也几乎都要被苏锐这一掌给拍到爆炸了!
    她的身体倒飞而出,撞碎了隔壁办公室的门,然后撞碎了其中的两个办公桌,重重的摔在一堆碎片之中!
    “噗!”
    她的头一歪,本能的吐出了一大口鲜血,胸腔内部传来了火辣辣的疼痛感!
    苏锐这一掌让法蕾尔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了,强大的压力作用之下,她的呼吸变得极为困难,可在这种情况下,她的战斗本能还在,立刻从腰间摸出一把柯尔特手枪,想要对着苏锐开枪!
    然而这时候,又是一股大力袭来,直接作用在了她的手腕上!
    “啊!”
    法蕾尔一声痛叫,吃痛之下,根本握不住枪柄,那一把手枪也脱手飞出!
    她甚至都没来得及看清楚那一把枪究竟飞到了哪里,下一秒,法蕾尔就觉得自己的额头似乎是被枪口给顶住了!
    “这是一把不错的枪,可惜却落在了没有教养的人手里。”
    苏锐冷冷的说道。
    他没有丝毫怜香惜玉的心思,就这么保持单膝跪地的姿势,不,确切的说,他的支撑脚踩在了法蕾尔的左臂上,右膝盖则是狠狠的压着法蕾尔的胸膛!毫不留情!
    这种持续性的加压,让法蕾尔的胸腔简直难受无比,她又有了一股吐血的冲动了!
    关键是,她觉得苏锐的这个动作是在侮辱她!因为,她是个女人!
    “噗!”被苏锐这样压着,法蕾尔又吐出了一口鲜血!
    不过这时候,苏锐眼疾手快,那握枪的右手把她的脸往旁边猛然一推,于是,那一口血箭便喷到了墙上了!
    “我不想让你的血脏了我的衣服。”苏锐淡淡的说道。
    他所推的这一下,让法蕾尔的脸和地上的木屑碎片相摩擦,立刻出现了几道细细的血痕。
    至于这几道血痕会不会留疤,这才不是苏锐关心的问题。
    对于一个屡次三番用言语来挑衅乃至侮辱他的女人,苏锐只是轻飘飘的打了她一掌,已经是再“宽容”不过的了。
    “你这是对我的侮辱,我是个女人!”法蕾尔在吐血之后,终于觉得胸口似乎不是那么堵得慌了,也能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了。
    “哦?这个时候想起自己是个女人了?不要求男女平等了?”苏锐冷冷的说道,“不好意思,对我来说,这索林共和国就是战场,而你刚刚的表现,足以成为我的敌人,对待敌人,我必然杀之而后快,还管你是男是女?”
    苏锐这一番强势的话,让法蕾尔无法反驳,更何况,此时她歪着头,她自己的那把手枪正被苏锐握在手中,狠狠的顶在她的太阳穴上面呢!
    “你这样对我,黄金家族不会放过你的。”法蕾尔喘着粗气,说道。
    “我如果是你,一定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威胁我,哪怕只是言语上的。”
    苏锐说着,踩住法蕾尔左臂的那只脚骤然发力!
    后者的脸都疼的变形了!她觉得自己的大臂骨都要被压碎了!
    这个男人看起来并不是那么强壮,可是所发出的力量却恐怖如斯!
    苏锐的右膝盖还顶在法蕾尔的胸膛之上:“我希望你能明白的是,我刚刚之所以没有把你一巴掌拍死,并不是因为你的身上自带两个大号安全气囊,而是因为我只用了两成力。”
    只用两成力?
    法蕾尔觉得自己的胸腔已经痛的不行了,肺部火辣辣的,对方还说他只用了两成力?
    这要是全力而为的话,岂不是自己的心脏会直接被打爆?胸骨也全都片片碎裂?
    苏锐站起身来,法蕾尔感觉到胸腔和胳膊上的压力骤然一轻,那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又回来了。
    “如果你现在准备滚回亚特兰蒂斯,那么我不拦你,但是,我会让凯斯帝林给我换个能用的人过来,哪怕是条狗呢,也得起码是一条听话的狗。”
    要不要比比谁说话更难听?
    苏锐冷冷的说完,便走向门口。
    看来,他是饶了法蕾尔一命了。
    不过,在出门之前,苏锐看到了法蕾尔落在地上的墨镜,抬起脚,直接踩了上去!
    咔嚓一声,这名贵墨镜立刻变成了碎片!
    “下次在我面前,不要戴墨镜和口罩,否则我会认为这是对我的不尊重。”苏锐说着,转脸看了法蕾尔一眼,“另外,我需要强调的是,我的少将军衔,不是买来的,而是打出来的。我想,你现在应该深有体会。”
    说着,苏锐转身离开,朝着外交部大楼外面走去。
    法蕾尔躺在地上,喘着粗气,高耸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她的汗水已经快要把后背处的衣服给弄的湿透了!
    感受着身体的疼痛,想着苏锐刚刚所说出来的话,法蕾尔感觉到了浓浓的耻辱感。
    她想走。
    想立刻离开这个鬼地方!
    如果被阿波罗这么修理了一顿,就灰溜溜的滚回去,那可就太丢人了。
    法蕾尔丢不起这个人。
    她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看了看自己的那个已经变成了碎片的墨镜,然后摇了摇头,狠狠的揉了揉那几乎疼到了爆炸的前胸,随后拉过了一张凳子,坐在上面,捂着胸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苏锐走出了外交部大楼,看到了停在门口的那辆越野车,于是拉开车门,直接坐了上去。
    “哇哦,尊敬的阿波罗大人,你好。”那个司机兼军官说道,“我是亚特兰蒂斯家族的埃勒尔,也是家族驻索林区域事务的负责人。”
    他看到苏锐从外交部大楼里面走出来,就知道他一定是给了法蕾尔一个下马威。
    “我知道你,埃勒尔,你好。”苏锐微微一笑,主动的对他伸出了手:“凯斯帝林之前对我提到了你,希望我们接下来合作愉快。”
    埃勒尔根本不介意这种时候对法蕾尔补上一刀,他握着苏锐的手,笑道:“男人之间总是合作愉快的,可是,若是再加上一个女人,可能就会变得不太一样了。”
    苏锐哈哈一笑,然后掏出了法蕾尔的那把手枪,往中控台上随手一甩:“确实是个让人讨厌的家伙。”
    “哇哦,阿波罗大人,你把那一只骄傲的孔雀给缴械了?”埃勒尔哈哈一笑:“大人,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偶像!”
    难得见到姿态这么低的黄金家族成员,苏锐对这个埃勒尔也很有好感。
    “如果你们家族培养的军事精英都是像法蕾尔这样眼高于顶的家伙,那么……”苏锐摇了摇头:“这种只会纸上谈兵的人,会被苏马迪亚尼给啃的骨头渣都不剩的。”
    “我是这样想的。”埃勒尔狠狠的骂了一句:“胸大无脑的家伙。”
    看来,这句形容词全世界都通用。
    苏锐听了,摇头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毕竟,在他的那一掌之下,法蕾尔的某些位置可能更突出了……嗯,那是肿的。
    “阿波罗大人,我们初次见面,找个地方喝一杯?”这个埃勒尔笑眯眯的说道,看样子他是个乐天派。
    “不,等一下吧。”苏锐眯了眯眼睛,望向外交部大楼的门口:“我要看看这个法蕾尔是不是真正的草包。”
    他的话音尚未落下呢,就见到法蕾尔扶着墙,从门口艰难的走了出来,她的唇角还有着一丝鲜血。
    ——————
    PS:今天三更,晚上还有一章……看错这章标题的自觉去面壁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