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3475章 不愉快的见面!
    这个身穿迷彩服,头戴贝雷帽的女人,正是来自于亚特兰蒂斯家族的军事精英,法蕾尔。
    由于黄金家族成员的身体天赋和天生智力本来就极为的出众,因此,在这极好的基础上,家族会把成员们分成几个大的培养方向,譬如说金融类的、军事类的、科技类的等等。
    而法蕾尔,就是亚特兰蒂斯培养的军事指挥精英,而她在这方面,本身就有着极大的天分。
    上一次在德弗兰西岛海域毫无征兆的攻击米国军舰,就是出自于她的手笔——嗯,这女人的胆子确实也是够大的。
    所谓的“胸大无脑”,在她的身上应该是不太符合——这个词本身就是一种对于女性的误读罢了。
    不过,由于过于自信,法蕾尔并不想和任何人配合——天才或是专家,往往都是这样,他们只相信自己的眼光和判断。
    尤其是……最近,家族的亲王级人物兰斯洛茨公开向苏锐表示歉意,并且邀请苏锐上门打脸……不,是上门做客,这个举动无疑相当于狠狠的打了黄金家族成员们的脸!
    亚特兰蒂斯都是一群眼高于顶的人物,如何能够接受这样的现实!
    所以,这个家族的绝大多数人,此时对于太阳神殿都没有什么好感,法蕾尔就是其中之一。
    而且,或许是由于喜欢军事的原因,法蕾尔也是亚特兰蒂斯走向崛起的狂热拥护者,根本无法忍受家族刚刚浮出水面便栽了一个这么凶狠的跟头,甚至别人还用鞋底在黄金家族的脸上狠狠的蹍着!
    出于这些原因,法蕾尔并不想和苏锐配合,甚至,她还有点担心,苏锐会不会一见面就会以胜利者的姿态对其大加嘲讽?
    毕竟,这次黄金家族来剿灭索林统一阵线,完全是在帮助阿波罗和太阳神殿。
    “我凭什么要帮助一个让我们丢脸的人来打仗!凭什么要为了一个敌人而战斗!”法蕾尔在心中说着。
    一想到这些事情,她的心情就很糟糕,那漂亮的脸蛋上满是冷意。
    “歌思琳小姐什么时候来?”法蕾尔冷着俏脸问道。
    “大小姐还需要三天才能到达非洲,她现在正在前往米国做一些战前的筹备工作。”一旁的下属军官回答道。
    看来,这亚特兰蒂斯的内部竟然也分出了军衔,法蕾尔挂着的军衔赫然是两杠三星,上校!
    要说这亚特兰蒂斯家族里面没有大量的私兵,恐怕根本没有谁会相信。
    “好的,大小姐做的准备工作也很充分。”法蕾尔说道,还好,她这个时候并没有对歌思琳表达任何的不满。
    “走吧,去看看我们的合作伙伴。”法蕾尔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还专门把“合作伙伴”这几个字咬的很重很重。
    一辆越野车已经等在了这里,法蕾尔上车之后,从上衣口袋里面掏出一个墨镜戴上了,随后掏出了一个口罩,彻底的挡住了那漂亮的脸蛋。
    “这鬼地方。”她冷冷的说了一句,“开车。”
    于是,这一辆越野车便卷着黄色的烟尘,朝着索林的外交部大楼驶去。
    …………
    十五分钟后。
    法蕾尔路过了刚刚发生爆炸的广场,她看着广场中间的深坑,以及周围一片焦炭一样的碎裂地砖,还有那倒塌了的半截纪念碑,眼睛里面露出了清冷的意味。
    她嘲讽的说道:“听说这广场的名字叫做自由民主广场?之前索林统一阵线的恐怖分子就在这里把一百名平民砍断了双手?真是够自由够民主的。”
    那司机兼下属军官用复杂的眼光看了看她,随后咳嗽了两声,解释着说道:“是的,法蕾尔小姐。”
    “请喊我上校!”法蕾尔说道。
    “是的,上校。”这司机忍不住的在墨镜后面翻了翻白眼。
    “阿波罗就在里面?”法蕾尔指了指斜前方的外交部大楼。
    “是的,他在里面等你,法蕾尔小姐……不,上校!”司机说道。
    “那这么说,之前发生的那一场自杀式袭击,差点就把他给炸死了吗?”法蕾尔抬起头来,看着外交部大楼,那一面墙上的很多玻璃都被爆炸的冲击波给震的粉碎,半边墙都焦黑了,此时看起来跟废墟几乎没什么两样。
    “这个我也不清楚。”司机说道。
    “呵呵,阿波罗也就这点本事了。”法蕾尔眯了眯眼睛:“我一直都认为,太阳神殿之所以能够崛起,绝大部分的功劳都在军师的身上,至于阿波罗,只不过是个单体战力还算不错的家伙罢了,仅此而已。”
    说着,她推开车门,直接跳下了车,径直朝着外交部大楼走去。
    这司机兼下属军官看着法蕾尔的背影,狠狠的抽了一口烟,随后不爽的说道:“又是个被家族宠坏了的女人吧?所谓的军事精英,都是天天在作战室里的沙盘上模拟着作战,你们去过几次前线?打过几次仗?我为什么喊你小姐,不喊你上校,难道你的心里没点数吗?以为炸了一次米国军舰就算辉煌的战绩了?”
    看来,刚刚法蕾尔的训斥,让这个黄金家族的士兵心中极为的不满。当然了,他也是有着黄金血统的,只是出身没有法蕾尔更靠近嫡系罢了。
    亚特兰蒂斯布局全世界,在非洲同样有着极大的利益板块,而像这个司机就是常年呆在非洲,为了维护家族的利益,经常参加一些小型的战斗,也算是常年走在生死边缘的人。这样的战士,自然会对法蕾尔的颐指气使感觉到非常不满意。
    事实上,他们这些远在外乡拼命的家族成员,在得知兰斯洛茨向苏锐和太阳神殿道歉之后,并没有觉得丢人,反而觉得心中涌出无限的爽感,毕竟,在他们看来,家族那些眼高于顶的家伙早就该被狠狠的敲打一番了,也好让他们清醒清醒。
    战士和战士之间,都是惺惺相惜的,当然,这所指的是绝大部分的情况。至少现在,这个司机兼军官,就对阿波罗很有好感。
    抽完了半根烟,看到法蕾尔已经走进了外交部大楼,这司机又摇了摇头,说道:“你知道阿波罗在非洲打过多少仗吗?从参加维和到之前平定普勒尼亚的叛军,哪一次不是在前线拼命?你还有资格鄙视他?我想,一个能够让兰斯洛茨这种级数的大佬都低头的男人,应该会给你好好的上一课的!”
    说到这里,这司机的脸上露出了期待的神情。
    其实,从这一点上就能够看出来,亚特兰蒂斯的内部并不是平静无波澜的,更不是团结成铁板一块的,底层同样会对中层和高层心生不满。
    至少,在这个司机看来,如果把他放到法蕾尔的位置上,那么他说不定会比对方做的更好……只是,没这个机会罢了。
    …………
    法蕾尔在外交部大楼门口和司机交流的时候,苏锐也刚刚挂上了歌思琳的电话,他不知道歌思琳去米国做什么准备,但是,以黄金家族的强大财力……其实也不难猜到结果。
    法蕾尔戴着口罩和墨镜走进了外交部大楼,此时这大楼里面一片狼藉,很多工作人员都逃出去了,毕竟刚刚发生了一场自杀式袭击,谁也不知道下一次爆炸什么时候就会到来,在这种情况下,谁还有心思继续工作?
    “法蕾尔小姐?”苏锐看着出现在门口的女人,问道。
    即便对方仍旧戴着口罩和墨镜,但是苏锐也能够从气质上看出来,这个女人绝对是来自于黄金家族,她的身上带着一股如开屏孔雀一样的骄傲感。
    而苏锐最讨厌的就是这种眼高于顶的骄傲。
    谁给你们的优越感?血统吗?
    “我想,阿波罗先生还是叫我法蕾尔上校更合适一点。”法蕾尔说道,她的声音淡淡,似乎没有一丝温度,更遑论有一丁点的热情了。
    说话间,她摘下了口罩,但是并没有摘下墨镜。
    不过,苏锐并不知道这法蕾尔是不是个冰山一样的人,或许她也可能本身就是这样的冷淡性格,所以,尽管心中不太爽,但是苏锐却并没有为此而多说什么。
    “好的,法蕾尔上校。”苏锐摇了摇头,随后问道:“不过,我很好奇,这上校军衔是你们亚特兰斯蒂内部颁发的吗?”
    “我们亚特兰蒂斯内部会有独立的军方奇幻城国际娱乐,奇幻城国际娱乐内的人就会有军衔,不过,我想,阿波罗先生的关注重点并不应该在这个方面。”法蕾尔说道。
    “那我们的参考标准不一样。”苏锐淡淡的笑了笑,“我是华夏陆军少将,我想,我们中间还差着两个级别,既然我喊你一声上校,你是不是该喊我一声将军?”
    法蕾尔沉默了几秒钟。
    估计是被苏锐的这句话给憋到了。
    很显然,她意识到,苏锐这是在给她一个下马威。
    而且关键是,苏锐的这句话还是笑眯眯地说出来的!
    这是个笑面虎啊。
    可是,法蕾尔却根本没意识到,苏锐为什么会给她下马威?很明显是因为她对苏锐的冰冷态度,乃至出言不逊!
    “阿波罗将军。”法蕾尔冷冷的喊了一声。
    “是苏锐将军。”苏锐纠正了:“我是来自于华夏陆军,当然了,如果你要喊我阿波罗,请不要在后面加上‘先生’的后缀,确切的说,是要喊我‘阿波罗大人’。”
    要么喊我“苏锐将军”,要么喊我“阿波罗大人”!
    你这个女人不是能摆谱吗?那就看看谁摆谱摆的更牛逼!
    法蕾尔发出了一声嘲讽的冷笑:“年纪轻轻就当了华夏少将,看来,华夏军方也已经堕落的不成样子了,你这一颗将星值多少钱?年轻有为的阿波罗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