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3461章 让婚纱变得不圣洁
    和蒋晓溪这次的“说走就走”,对于苏锐来说,还真的有点奇妙。
    事实上,这一男一女见面的次数并不算多,相处的时间满打满算也不超过一百个小时,但是,苏锐并不讨厌蒋晓溪,而蒋晓溪更是觉得苏锐是可以值得她付出信任的人。
    或许,两个人的关系能够进展的这么快,主要是因为——苏锐一直把白家当成了假想敌,而且蒋晓溪也是想要把白家往死里对付的那种,甚至不惜为此而牺牲掉自己的婚姻与终身幸福,所以……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句话在这里找到了最优解。
    “尝尝我这次从非洲的普勒尼亚带来的咖啡豆。”蒋晓溪说道,“味道更醇香,但是酸味也很明显,不知道你能不能喝的惯。”
    于是两人各端着咖啡,站在落地窗前,看着这清晨的城市。
    “你也去过普勒尼亚?”
    苏锐有点意外,把咖啡接过来,轻轻的抿了一口:“说实话,虽然普勒尼亚是著名的咖啡产地之一,但是我去了这么多次,一直都没有喝过那里的咖啡。”
    “我是去旅行的。”蒋晓溪说道,“去非洲走一走,看一看,散散心。”
    “一个人旅行?非洲可有点乱,你这样的外形,真是太不安全了。”
    非洲强…奸案频发,如果蒋晓溪在那边旅行的时候还穿着紧身的包臀裙,把两条大长腿暴露在外的话,那么简直是吸引别人来犯罪。
    “我当然懂得保护自己。”蒋晓溪笑着说道,“从上到下,我把自己给遮了个严严实实,连脚踝都没露出来。”
    “那也很危险。”苏锐的语气很认真。这种危险并不是只指的是“性…侵”,是关乎于生命的。
    “我还雇了八个女性雇佣兵,从头到尾保护我。”蒋晓溪说道。
    “八个女性雇佣兵……不得不说的是,你们这样可能更招人注目啊。”苏锐笑了笑,不过,蒋晓溪确实够有胆色的。
    “我去了非洲的很多国家,包括索马里,还去了一趟叙利亚。”蒋晓溪的眼眸之中露出了回忆的神色:“这是两个让人很怅惘的地方。”
    苏锐不禁无语了。
    他已经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夸蒋晓溪的胆子足够大,还是该说她太不要命。
    索马里和叙利亚,两个处于连年战火的地方,连小孩子都会开枪射击的地方。
    “我发现,你可能有厌世的想法。”苏锐说道。
    如果不是的话,为什么要跑到战乱中的非洲去旅行?想要切身体会一下在生命的悬崖边上行走是一种什么感觉吗?
    苏锐在说出这一点的时候,几乎百分之百的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厌世。
    这个蒋晓溪,绝对拿自己的生命不当一回事……和这一点相比,似乎她以自己的婚姻为代价去报复白家,也不是什么让人接受不了的事情了。
    “我难过悲伤的时候,去那里走一走,发现有很多人过的那么差,他们的生活条件差的超出我们的想象。”蒋晓溪笑了笑,“这样的话,我会觉得,没有什么是我克服不了的困难,有了比较,也就有了优越感,而优越感会带来幸福感。”
    “何必这样逼自己呢?”苏锐没有问原因,他担心自己问了,会再度把蒋晓溪内心深处的伤疤给揭开……谁也不知道这伤疤有没有愈合。
    从蒋晓溪被一句简单的“生日快乐”就给激动的泪流满面便可以看出来,这个女人并没有她表面上的那么坚强……只是平时并没有别人能够看到她的脆弱。
    “无所谓逼与不逼,我只是做了自己想做的,这大概就是我活着的目的吧。”蒋晓溪转脸看了看苏锐,微笑着说道:“否则的话,我都不知道支撑我活下去的动力是什么。”
    “生活很美好,要心向阳光。”由于这落地窗户正好对着东方,能够看到太阳初升的景象,“这句话是别人告诉我的,看似空洞,其实在特定的情况下,真的能给人以力量……我把这句话转赠给你。”
    “谢谢。”蒋晓溪深深的看了一眼:“你真是个好人。”
    苏锐并没有在意这个评价,而是单手把蒋晓溪的肩头扳过来,让她看着窗外:“你看,有什么是比阳光更暖的?当清晨的光芒铺满世界的时候,所有的情绪都该随着这光芒变得昂扬起来。”
    “你不仅是个好人,还是个诗人。”蒋晓溪说道。
    “光是凭这几句话,可当不了诗人。”苏锐回答。
    “不,我的意思是……你是生活的诗人,和文采无关。”蒋晓溪轻声说道。
    也许这句话之中有着一些别的情感,但是苏锐一时间却并不能明白。
    “我挺喜欢这咖啡的。”苏锐换了个话题,说道,“虽然烘焙的味道偏重一点,余韵中会有一股水果的味道。”
    “那我以后再给你带。”蒋晓溪说道。
    她看着那从东方渐渐铺开的日光,眼睛里面流露出了一丝痴迷的味道来。
    “真好看。”以前蒋晓溪不是没有看过日出,但是从来没有怀着这样的心情看过,此时此刻,她的眼神之中有一些悠远,也有着一些怅惘和迷茫。
    “喂,你有没有觉得我们两个现在很像是刚刚开房的情侣?”蒋晓溪用胳膊肘轻轻的顶了一下苏锐,随后问道。
    “不至于吧?”苏锐无奈的回答。
    其实……真的像,在酒店套房里面,一男一女穿着浴袍站在窗边,抽着事后烟,不,喝着咖啡,确实很有那种感觉。
    “算了,不逗你了。”蒋晓溪把咖啡杯轻轻的放下,用光洁的手臂挎着苏锐的胳膊:“走,陪我去试婚纱。”
    “呃……”苏锐说道:“那好吧……”
    貌似,苏小受同志极有可能又要被强行吃掉了,蒋晓溪这可是要把他往死里撩拨啊。
    …………
    “我喜欢这一件。”蒋晓溪挽着苏锐的胳膊,走到了一件婚纱的前面。
    “那就试试看。”苏锐说道。
    他觉得这事情有点疯狂。
    甚至到现在,苏锐都不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其实,穿上洁白的婚纱,应该是一件挺圣洁的事情,对吗?”
    “这个……没结过婚,我还不太清楚。”苏锐说道。
    “不过,你觉得我的功利心,是不是对这种圣洁的玷污呢?”蒋晓溪歪过头来,看着苏锐。
    “不,并不是这样。”苏锐说道,“圣洁与否都是人们从主观上加给某个事情的定义,你的观点本来就已经很特立独行了,所以用不着跟着别人的评价标准来要求自己。”
    “我说过的,你真是个好人。”蒋晓溪说道:“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把这行为变得不那么圣洁吧……好像,这样还挺刺激的。”
    说完,她的双手在腰间的浴袍带子上一拉,随后这浴袍便滑落在地板上了。
    苏小受登时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变得比之前热了一分。
    “怎么样,我的身材还算不错吧?”蒋晓溪对着镜子,左看看右看看,貌似很满意。
    “还好,还好。”苏锐的脸都红了,说道,“不,挺好的,挺好的。”
    “你看样子很紧张?”蒋晓溪笑了笑:“其实完全不用这样,在海边的沙滩上,比基尼比比皆是,我这又算什么?”
    她穿着一件白色的紧身短裤,由于要试婚纱的缘故,上半身穿着一件无肩-带式的白色抹-胸。
    这种装扮放在热带的海边,确实不算什么,可这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啊,这对任何一个男人都会形成极为强大的冲击力的。
    而且,蒋晓溪的身材极好,线条流畅无比,怪不得穿包臀裙的时候,能把那种性感发挥到极致。
    归根到底,还是底子好啊。
    苏锐苦笑了一下,随后说道:“看来……考验我定力的时候到了。”
    蒋晓溪对着镜子看着苏锐的局促模样,摇头笑了笑,然后开始穿婚纱了。
    “你会不会觉得我是个随随便便的女人?”蒋晓溪问道。
    不等苏锐回答,她就立刻说道:“其实我真的不是个随便的女人,也不乱搞男女关系,唯一喝多的那次,还……”
    她没说下去。
    也许那一次喝多,也是由于她抱着某种目的,抑或是想要为之后发生的事情种下一颗种子。
    现在看来,很明显,蒋晓溪所种下的那颗种子已经生根发芽,很快就要枝繁叶茂,把她成功的送到接近目的地的位置了。
    “不,我不认为你很随便,而是会认为……你对生活缺少眷恋。”苏锐说道。
    他的脸庞虽然还挺红的,可是言语之中满是认真。
    这句话让蒋晓溪的身体轻轻一震,甚至穿婚纱的动作都为之停顿了一下。
    “我对生活,缺少眷恋吗?”蒋晓溪自言自语。
    如果对生活充满热爱,谁会在旅行的时候选择去索马里或是叙利亚这种连年战火的地方?那是对自己生命的不负责任啊!
    蒋晓溪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后,又把婚纱穿好,对苏锐说道:“你不仅是唯一一个对我说生日快乐的人,还是唯一一个能看懂我的人。”
    苏锐点了点头,迎着蒋晓溪那清亮的目光,苦笑了一下:“我是不是该表达自己的荣幸。”
    蒋晓溪忽的展颜一笑:“何必聊这么沉重的话题,来,帮我把婚纱后面的一排带扣系上。”
    说着,她转过身来,露出了光洁的后背。
    ——————
    PS:第三更,感谢股神顾俊辰的三十万纵横币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