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3451章 渴望闹苏无限的洞房!
    磨磨唧唧的,抓紧领证去。
    老爷子此言一出,苏锐和苏炽烟都立刻安静了下来。
    “爷爷,我没听错吧?”苏炽烟很是有些意外地说道。
    “你没听错。”苏锐把话头接过来,这个家伙不知道到底想到了什么,眼睛里面开始闪现出兴奋的神色来。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是不是就可以……闹洞房了?
    的确如此!
    啧啧,为什么一想起这件事情来,会让人感觉到如此的兴奋!
    苏锐简直期待的不行!这一刻,他真的想搜集全世界所有闹新郎的“陋习”,然后一股脑的全部都用在苏无限的身上!
    还有……如果……苏无限这个家伙结婚的话……自己是不是要给他当伴郎?
    呵呵,想要让自己当伴郎,门儿都没有,除非给他包个大红包!
    这两人要是结了婚,以他们的年纪,还能不能要的上孩子啊……
    这短短一瞬间,苏锐的脑海里面已经闪过了很多恶作剧一般的想法,从闹洞房到生孩子一条龙都想到了。
    然而,这只不过是老爷子的一句话而已,至于当事人同不同意,都还是另外一回事呢。
    “可是,爷爷,您之前不是……”苏炽烟欲言又止。
    “以前是以前,而且……”苏老爷子又说道:“这主要还是得看他们两个对此持什么样的态度,这种事情,旁人说了也是不算的,自然也包括我这个当爹的。”
    对于儿女方面的事情,苏老爷子一贯不会有太多坚持的。
    其实,罗露露虽然很泼辣,但是也是个极有能力的女人,也是个好人……只是不知道她和苏无限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俩人竟然兜兜转转了这么多年。
    “爸,要我说啊,你根本不用管,让他们俩爱怎么样怎么样。”苏锐笑呵呵的给老爷子倒了一杯酒,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模样:“我大哥他那么聪明一人,显然知道该怎么办,他不能下的决心,就算是别人给了他勇气,他也同样不会做决定的。”
    苏炽烟微笑着说道:“其实,不是爸爸他下不了决心,而是罗阿姨那边……”
    她欲言又止。
    “哦?怪不得罗露露之前说苏无限配不上她呢。”苏锐一脸八卦的神情,“怎么,难道是因为苏无限年轻的时候做了一些对不起罗露露的事情吗?比如说……大保健被发现了?”
    苏炽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摇了摇头,笑吟吟的:“不知道,我又不是亲历者,那时候我还小呢。”
    老爷子摇了摇头,笑呵呵的,并没有就此事继续发表评论,他端起酒杯,说道:“给你接风,我今天喝三杯。”
    “好嘞,爸,您说三杯就三杯,可不能贪杯。”苏锐笑眯眯的。
    回家的感觉,真好。
    在这个以往他认为有着很多隔阂感的大院子里面,苏锐找到了家人,也深切的体会到了“家”的感觉。
    这个院子,对他来说也不再陌生了,而是成为了一个真正的港湾。
    “你在索林共和国西北角放的那一阵烟花,不错。”老爷子喝了一杯酒,吃了一筷子凉拌黑木耳,说道。
    他的眼神里面有着非常明显的欣慰,以及……止不住的笑意。
    在老爷子的眼中,这个小儿子在某些时候,真的是和他年轻时候太相似了,只是,这小子要是别那么喜欢被动就好了。
    苏锐稍稍的有点意外,刚刚把一筷子凉拌猪耳朵塞进嘴里,还没顾得上嚼呢,就立刻囫囵着问道:“爸,您老人家是怎么知道的?您这消息也太灵通了吧!”
    放烟火……苏锐发自内心的觉得,老爷子这形容词……真好。
    “什么灵通不灵通的,你二哥早就给我打过电话了。”老爷子说道:“干的不错。”
    “对啊,咱们不能受人欺负,有仇不隔夜。”苏锐狠狠的嚼了一下嘴里的猪耳朵:“当场就得报!”
    这货说话的时候,还从嘴巴里面掉出来半条猪耳朵,让苏炽烟笑得不行。
    虽然不知道索林的西北角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苏炽烟隐隐能够从爷爷和苏锐的对话之中猜到一些情况,想着那一片满是硝烟的战场,苏炽烟的眼睛里面带着担忧,但是也流露出了一丝向往之意。
    如果从少年时期就选择当兵的话,那么苏炽烟现在说不定在战场上已经巾帼不让须眉了。
    “那帮雇佣兵简直嚣张的很,那什么索林统一阵线也是,一个小小的恐怖组织,以为有点钱,有几条枪,就敢太岁头上动土了?非得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不可。”
    “还有那个军事资源公司……”苏锐摇了摇头,“他们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负责人这辈子也不可能从监狱里面走出来了。”
    “你要对付索林统一阵线?”老爷子又端起一杯酒,和苏锐碰了碰,说道,“说实话,短时间内不容易有结果,对方的领导者太狡猾,很难找得到。”
    “还能比本-拉.登更难找到吗?”苏锐把杯中酒一饮而尽:“而且……我还和别人打了一个赌,说一个月之内把这同一阵线给团灭掉。”
    “一个月的时间,会不会太紧张?”苏炽烟一听苏锐要重上战场,立刻又有些担忧起来:“你才刚刚从战场上下来没多久,又要回去吗?”
    老爷子看着苏锐,倒是没多说什么,他知道,这个小儿子虽然有些时候看起来很不稳重,但是办事情总是特别靠谱,没准信的话他是肯定不会讲的。
    “不不不。”苏锐摆了摆手:“这次肯定不用我出手,放心,有人欠我人情,我会让他还的。”
    “那就好。”苏炽烟闻言,放下心来。
    苏锐和老爷子边吃边聊,两个人对非洲接下来的事情又聊了很多,苏锐发现,老爷子即便人在首都,看似连院子也不出,可是天底下所发生的那些事情,根本也逃不过他的眼睛。
    这么一席交谈之后,苏锐对华夏在非洲所面临的情势又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最后,还是老爷子的一番话,让他茅塞顿开。
    “你不需要去当个剿灭恐怖组织的先锋,恐怖组织是剿不完的,而且有着深层次的民族积怨和宗教原因在内。但是,即便如此,也要让他们知道,华夏是不好惹的,惹了就要付出代价。”老爷子的话语淡淡,可是又掷地有声。
    苏锐很认真的点了点头,随后又笑了起来:“现在连米国的陆军少将都知道那句话——犯我华夏者,虽远必诛。”
    …………
    和老爷子吃完了饭,苏锐又和苏炽烟在院子里面散了散步,后者像是想起来什么,望着天上的月亮,说道:“还记得那次走了一整夜,一直走到深山里面吗?”
    苏锐也笑了笑:“确实是难得的体验,有机会的话可以回去看看的。”
    “我回去看过一次。”苏炽烟笑了起来,在夜色和月光下,她的笑容如天际的星光般灿烂。
    …………
    苏锐回到了专属于他的房间,冲了个热水澡,只穿了一条短裤,窝在暖洋洋的被窝里面,浑身上下都舒服无比,每一个细胞似乎都酣畅的要唱出来。
    在哪里都不如在家啊。
    敲门声响起,苏炽烟在门外问道:“可以进来吗?”
    “怎么,要围观我睡觉吗?”苏锐笑呵呵的:“请进。”
    苏炽烟给苏锐端了一杯热牛奶进来,放在了苏锐的床头。
    “早点休息吧,在外面累坏了。”苏炽烟似乎本想在苏锐的床边坐下聊两句,不过想了想,还是起身离开了。
    “晚安。”在关门之前,苏炽烟轻声说道。
    …………
    不过,苏锐并没能安稳的睡觉。
    就在他刚刚准备关灯的时候,手机铃声便响起来了。
    一看号码,却是凯斯帝林。
    “这大晚上的,让不让人睡觉啊?”苏锐电话接通之后,没好气的说道。
    “我想对你说一声恭喜,也想对你说一声谢谢。”凯斯帝林的声音很诚恳,说道,“你为我做的这一切,我都会记在心里的。”
    苏锐听的身上骤然冒起了一大片鸡皮疙瘩:“等等,你说什么?什么我为你做的这一切?我为你做什么了?”
    为什么听起来有一种基情满满的感觉!
    这种感觉可不是肉麻,而是恶心!
    “怎么,你不知道吗?”凯斯帝林是何等聪明的人物,立刻就明白了:“你有个好女朋友啊。”
    “等等,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能不能说说清楚?”苏锐没好气的说道,他现在有点云里雾里呢。
    “兰斯洛茨答应向你道歉了。”凯斯帝林微笑着说道,“而且,亚特兰蒂斯的财权,从此被我握在手中。”
    “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苏锐觉得自己的理解能力似乎出现了问题:“兰斯洛茨要给我道歉?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看来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凯斯帝林笑了笑,“那我就长话短说吧,林傲雪小姐、洛丽塔,还有斯塔德迈尔联手,在金融市场上攻击亚特兰蒂斯旗下的相关金融机构和上市公司,让我们损失惨重,当然了,他们的损失要在我们之上。”
    苏锐听了,心情有点复杂,他沉默了几秒钟,又问道:“那……后来呢?”
    “后来,显然是你们赢了。”凯斯帝林说道,“虽然亚特兰蒂斯没有伤筋动骨,但是这一场金融战争能够打到这份儿上,已经让人叹为观止了。爷爷已经下了命令,让兰斯洛茨道歉,然后此事终止。”
    “你们家老爷子也出面了啊。”苏锐眯了眯眼睛:“我看兰斯洛茨那个混蛋还怎么蹦跶。”
    停顿了一下,苏锐像是想到了某个极为重要的事情:“那什么……我们这一次损失了多少钱?”
    对于某个铁公鸡来说,这个问题真的很关键。
    “你们之前损失很多,但是……从今天的趋势来看,你们要大赚特赚了。”凯斯帝林来说:“因为,你们的天才操盘手已经把这场金融战争……打成了货币战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