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3436章 来自总统的威胁!
    苏锐真的是要被这个叫拉斯格的米军战士给逗乐了!
    要不要那么呆萌啊!尤其是最后汇报这一句,简直让人有捧腹大笑的冲动。
    当然了,也就苏锐会有笑意,其他的记者都紧张的不行,毕竟这种当场折断手脚的画面太残暴了,让正常人根本接受不能。
    纳斯里特有些无奈,挥了挥手。
    于是,这拉斯格应了一声:“是!”
    是什么是?是你妹的是啊!
    纳斯里特的脑门上又多了几条黑线,因为,这拉斯格已经单膝跪下,膝盖顶在了奥利西奇的膝关节处,抓着他的小腿,再度反向一折!
    “啊!”又是一声惨叫,这个奥利西奇本来已经疼的晕过去了,而这一次又直接疼醒了过来!
    “报告将军,都断了,任务完成!”拉斯格这时候还浑然不知自己又会错了意,竟是啪的一个立正,汇报道。
    纳斯里特忽然不想跟这个手下说什么了,他无力的摆了摆手:“拖走,拖走。”
    而那拉斯格又是一声大吼:“是,将军,我这就把他给拖去喂狗!”
    说完,他便拖着满脸惊恐的奥利西奇风风火火的朝外面走去了!
    苏锐觉得这画面很有喜感,他很想笑,而周围的看客都很想哭。
    太特么的残暴了,太特么的血腥了,此时,甚至整个宴会大厅里面都弥漫着鲜血的味道!
    纳斯里特走到了苏锐的面前,和他重重的拥抱了一下:“我的老朋友,好久不见!想你了!”
    真是直白的话语啊。
    苏锐也笑了笑,说道:“最近一直在养伤,你一来就帮我出了气,我得谢谢你啊。”
    “咱们之间还用得着说这些!”纳斯里特搂着苏锐的肩膀,显得亲昵无比,说道:“倒是你,听说你受了不轻的伤,现在怎么样了?”
    苏锐说道:“已经没事了,本来想回到这边看一看,却没想到遇到了几个家伙在挑衅。”
    他一这么说,纳斯里特的眼睛里面就开始冒火了:“这群混蛋,简直就是找死!他们再敢跟你作对,我就直接打爆他们的脑袋!”
    他这声音很大,很显然,是故意说给在场所有人听的。
    这种事情绝对会很快传开,有了纳斯里特的这一次强势出头,接下来肯定也没有人敢找苏锐的麻烦了。
    “那我得请你喝一杯。”苏锐从一旁的桌子上捏起了一个高脚杯,递给了纳斯里特,和他轻轻一碰,说道:“友谊天长地久。”
    “我喜欢这句话!”纳斯里特哈哈一笑,一饮而尽。
    这两个男人显然已经成为了场间的焦点了,其他记者们看着和纳斯里特谈笑风生的苏锐,仍旧在猜疑着他的身份,有个别心思玲珑的人已经猜出个大概来了,越是这样,他们就越是震惊。
    纳斯里特看了看挽着苏锐胳膊的丽嘉,笑道:“新女朋友?”
    “丽嘉,我的舞伴,英国《太阳报》的驻非洲记者。”苏锐也笑着回答。
    丽嘉倒是不示弱的说道:“现在虽然还不是女朋友,但是未来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这让纳斯里特哈哈大笑:“这性格我喜欢,老苏啊,你可得小心一点了。”
    苏锐摇头笑了笑,不置可否。
    “谢谢将军夸奖。”丽嘉说完,主动对纳斯里特伸出手来:“将军,我对您和苏锐的友谊很感兴趣,如果可以的话,您能否给我一点时间,我们聊一聊这些故事?”
    “要把我和苏锐之间的事情写成故事,然后刊登在太阳报上吗?”纳斯里特笑了笑,并没有拒绝,不过他对太阳报是什么尿性真是非常清楚——开篇一句话,内容全靠编。
    “一定会是很正能量也很感人的报道。”丽嘉说道。
    “还是算了吧,我不想曝光自己。”苏锐在一旁出言拒绝了。
    以太阳报的发行量,估计这样的文章一刊登,自己在英国就要火起来了。
    “可以给你一个背影,不露面的,剪影也行。”丽嘉微笑着,她还挺执着的。
    “我觉得可以。”纳斯里特哈哈一笑,“反正也没有人会把太阳报的话当真。”
    “将军说得对。”丽嘉脸上的笑容丝毫不尴尬,这姑娘还颇有点自黑的幽默潜质。
    而就在那个愣头青拉斯格拖着被打断四肢的奥利西奇往外走的时候,沙巴克总统正好带着随从走了回来,一看到一个米军战士拖着一个满脸是血的男人往外走,沙巴克总统的心顿时咯噔了一下!
    “这是怎么回事?”他问道。
    傻大个拉斯格瓮声瓮气的答道:“纳斯里特将军很愤怒,让我把这个记者拖出去喂野狗。”
    沙巴克一听,知道出事了,立刻加快了脚步。
    他的嗅觉很敏锐,刚刚走到宴会厅门口,便闻到了从里面飘出来的淡淡的血腥味道,紧接着,他又看到了中央躺着好几个男人,个个都是满脸鲜血,奄奄一息。
    “尊敬的纳斯里特将军,请问发生了什么?”沙巴克总统立刻上前问道。
    一看到普勒尼亚的总统都来了,周围那些看热闹的男女记者们更是有些紧张,同时也对躺在地上的那些人投去怜悯的眼光,看来,这几个记者是真的踢到铁板了!那个华夏年轻男人,看着平平无奇,实际上却深不可测!
    纳斯里特看着沙巴克总统,嘲讽的冷笑了两声:“总统先生,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恩人的?”
    沙巴克总统清楚的看到了纳斯里特眼睛里面的不善意味,心脏猛然咯噔了一下!
    苏锐摆了摆手,说道:“没事了,一场误会罢了。”
    “这可不是误会,这群记者在威胁苏锐少将的生命,我看不下去,于是让人把他们给打了一顿。”纳斯里特嘲讽的说道,“在沙巴克总统的地盘上发生这种事情,我想,后续的处理应该就完全不需要我来插手了吧?”
    丽嘉听了这句话,眼前一亮!
    因为,纳斯里特分明说的是……苏锐少将!
    这么年轻,就已经是华夏的少将了吗?怪不得他身上的气质如此的与众不同!
    而周围那些围观者也是瞬间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这个年轻男人竟是华夏军方的少将,奥利西奇等人可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
    沙巴克总统的脑门上已经出现了汗水:“这是我的问题,请苏锐将军和纳斯里特将军放心,这些披着记者身份来蓄意滋事的人,我一定严惩不贷!”
    沙巴克总统的这句话,无疑相当于把这件事情给定了性了!
    他的用词是——披着记者的外衣来蓄意滋事!
    纳斯里特少将则是淡淡的说了一句:“不仅如此,我怀疑他们极有可能是间谍,前来刺探关于普勒尼亚的情报。”
    阴险啊。
    此言一出,在场的那些记者们都在心中骂了一句。
    既然这么一顶大帽子被扣到了头上,那么这些被揍的家伙基本上也是别想再翻身了!
    事已至此,看看谁还敢招惹苏锐,除非活的不耐烦了!
    “间谍?那就更不能放过了!”
    沙巴克总统强压着心中的愤怒,冷冷说道:“把这些人全部带走,全部接受调查!”
    这句话几乎已经宣判了奥利西奇等人的命运了!
    如无意外的话,他们根本不可能再从监狱里面走出来!
    一边是米国的陆军少将,一边是米国一个不知名报社的记者,就算是此事曝光出来,恐怕无论是米国当局,还是米国民众,都会本能的选择站在纳斯里特少将一边的吧!
    苏锐当然也不会觉得这样的处罚很重,他虽然善良,但却没有所谓的妇人之仁——奥利西奇等人之前既然威胁他的生命,那么就得为此而承担后果,这个因果逻辑很简单。
    于是,在沙巴克总统的命令下,一队军人跑进来了,那几个奄奄一息的闹事者便被拖了出去。
    事实上,之前米军战士下手就很重,如果这些人得不到有效的救治,那么恐怕也撑不了多长时间。
    这世界很残酷,做某些事情前一定要三思,尤其是在某些地方,你的命真的不值钱的。
    你不珍惜别人的性命,那么别人同样不会在意你的生死。
    沙巴克总统站在了话筒前面,清了清嗓子,说道:“各位记者朋友,这里刚刚发生了一点让我很不愉快的事情,我必须申明的是,你们是我的客人,而苏锐将军和纳斯里特将军,更是我的贵客!如果你们让他们不高兴了,那么我会怎么做,显而易见!”
    他的语气很重,言语也很直白,那就是——你们根本没有他们重要!你们敢让他们不高兴,我就让你们丧了命!
    沙巴克本想和这些国际上的记者们搞好关系,可是,如果这些人想要蹬鼻子上脸的话,那么他才不会客气!
    华夏对于普勒尼亚的重要意义显而易见,苏锐更是将这个国家从战乱的深渊里面一步步的拉出来,毫无疑问,苏锐就是这个国家最尊贵的客人!他要是不高兴了,那么你们所有人都别想高兴了!
    沙巴克总统的话语带着一股强烈的杀伤力,使得整个宴会现场的气氛变得无比压抑。
    “这里是普勒尼亚,是苏锐将军和纳斯里特将军联合平定的普勒尼亚!这里承载着华夏和美国以及整片非洲大陆的友谊,如果有人想要在这里搞事,我绝对不会轻饶他!”
    浓浓的威胁!